從大法中修出的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夏,我們一家三口從我妹妹家返程,買的是硬臥票,分別為上、中、下鋪。我們對面是一對近八十歲的老夫妻。

一聊才知道,那位男的是一位離休幹部,參加過中共所謂的「解放戰爭」和「朝鮮戰爭」,後轉業到北大荒某農場,雖然是離休幹部,但工資並不高,孩子們的工作也不好,因無錢買房,老兩口現在住的是岳父母的房子。因老家消費低,前段時間回老家看病、養病的。這次是兒子和孫子來接他們,為了省錢,兒孫們買的是硬座票,所以和他們不在一個車廂,一路上也沒辦法照顧二老。

知道緣由後,我們盡力照顧二老,為他們打水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要休息了,二老犯難了,一打聽才知道,他們買的票是一個上鋪、一個下鋪。當時買票時,他們就要求售票員照顧一下,給兩張下鋪,但售票員不管,讓他們到火車上找列車長換票。上車後,這位離休幹部找到列車長說明情況要求換票,但列車長也不管。老幹部很生氣,自語道:「為共產黨獻身了一輩子,拋頭顱,洒熱血,現在有困難了沒人管了,找誰誰不管,真是卸磨殺驢!」

我想也是,一個近八十歲的老人怎麼往上鋪爬,並且還有病。我就對老人說:「咱倆把鋪換過來,你睡我的下鋪,我睡你的上鋪,」他很感動非要把上下鋪的差價給我們,當時為了老人睡的安心,我們就把錢收下了。

第二天早上,兩位老人要下車了,我們又把這個錢還給老人,兩位老人說甚麼也不要,說:「這已經很感謝你們了,多虧遇到你們這麼好的人,要不可真是麻煩事。」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叫我們做好人,每一個煉法輪功的人都會這樣做,所以這錢我不能要,電視裏演得都是對我們的造謠,你看我們像那種人嗎?」他說:「如果中國人都像你們一樣,中國就好了。」他明白了之後,也就不推辭了,把錢收下,謝過我們之後下車了。

有一次過大年前,我和丈夫去百貨大樓給丈夫買鞋,買鞋的人很多,售貨員忙不過來,丈夫選中了一雙鞋,喊售貨員過來開票,等了很長時間,售貨員也不過來,丈夫開玩笑的說:「再不過來,我把鞋子拿走了。」過了一會,售貨員過來說:「你不會拿走的。」丈夫說:「我怎麼不會拿走?」售貨員指著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我說:「一看這位大姐這麼善,你們就不是那種人。」

前幾年,婆婆要搬新家,我和丈夫特意請假回家裝修,因為要安窗簾,我們就去了多年前曾經給我家安過窗簾的窗簾店。當我們走進店裏時,老闆說:「你們又回來了?」(因我們在外地工作,每年回老家一兩次),我說:「這麼多年了,你還記得我們啊?」(我給他做過「三退」),他指著我丈夫說:「不記得他了,但還記得你,你話不多,但很如貼(方言即感覺好的意思)」。

像這樣的事情很多,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在人們心目中的形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