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身心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八週歲,妻子說:「你的臉色真好看,白裏透紅,嘴唇紅潤,像嬰孩一樣,滿大街找不到,年輕人都找不到你這樣的。」我告訴妻子,大法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1]

我身邊有一群修煉人,有小弟子,也有八九十歲的老年人,各個身心健康,朝氣蓬勃的。

修煉後,我兩眼的視力還和年輕時一樣,八號小字在六十~七十釐米遠的距離,我都能看清楚;一口壞牙全好了,心臟病、神經性頭痛、下顎關節炎、皮膚病、頑固的失眠症、低血糖、氣管炎、痔瘡等病全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啊,現在我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吃藥了。

這些妻子都知道,妻子從心裏服氣。大法弟子也經常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到神佛的保祐。那年非典爆發,真是人心惶惶,滿街上都是戴口罩的人。妻子說:「我不怕,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十多年來妻子一般的感冒、發燒都染不上。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啊。二十多年沒吃藥了,感覺真爽!

我十九歲當兵,我們是炮兵部隊,重型火炮。我是一個營的陣地指揮員,少校軍銜。十六年的軍旅生涯,到九三年的時候,我已經很憔悴了,皮膚病使皮膚變的粗糙,夏天不敢穿短袖襯衫,不敢穿背心,很自卑,用了很多藥,不見任何效果。我們營年年承擔訓練改革任務,每年要打幾十至上百發的炮彈。一次齊射就是十二發炮彈,連續三至四個齊射,至少三十六發炮彈。巨大的炮彈爆炸聲和衝擊波,使我患上了嚴重的神經性頭痛。一聽到炮聲,我就頭痛,疼得很厲害,聽力變的遲鈍,一般小一點的聲音都聽不到。我們部隊在炮兵靶場附近,一年四季都能聽到炮彈爆炸聲,後來我對實彈射擊很害怕,也很痛苦,都成了職業病了。

長期的緊張生活,我開始嚴重的失眠,這個病對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太殘酷了,幾乎一整夜都睡不著覺,天天、月月、年年都是這樣,那種痛苦能讓人精神崩潰,太痛苦了。後來又患了下顎關節炎,發病嚴重時張不開口,不能說話,也不能吃東西,只能喝豆漿和奶粉。九四年,我三十五歲的時候,轉業回到地方工作。

一天,上班的時候我突然昏倒,上醫院檢查心臟出了問題,從此以後,胸部經常疼痛,一把一把的吃藥,病不但沒有好,反而越來越重,醫生當時的結論是心肌缺血待查。我的身體徹底垮了,經常有一種恐懼感,說不定甚麼時候就能死過去。期間,學了許多氣功,花了不少錢,病情也沒有好轉,每天在痛苦中掙扎著,真是萬念俱滅,生不如死的感覺。

九六年六月份,我的生命出現轉機。我父親病重在北京空軍總院搶救,在北京的書亭我請了《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在護理父親的時候,我開始看大法書。看完一遍書,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好像我前半生所有的疑惑和不解全都有了答案。

父親出院後,我回到家中繼續看書。看書的時候經常困,坐在沙發上就能睡著,醒了,繼續看,一會兒一小覺,睡眠的質量很高。我發現只要一上床閉上眼睛,二三分鐘,就能進入夢鄉。嚴重的失眠症在看書中不治而癒。

我知道是大法師父給我治好了病。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聽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1]就這樣,失眠症在不知不覺中好了。

後來,我在公園找到煉功點,開始煉功。神奇的事接連不斷的發生在我身上,煉功的第十天,我發現困擾我多年的皮膚病好了,不知不覺中心臟病也好了,所有的病都不見了。從此,我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現在我快六十歲的人了,現在身體非常健康,是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戒煙、戒酒、戒賭

修煉前,我有很多不好的嗜好,抽煙、喝酒、打麻將賭錢。人說,抽煙、喝酒的人沒有臉,一點不假。我的氣管不好,抽煙也很難受,就是戒不了煙。喝酒不知醉過多少次,有一次喝吐血了,我的兩個部隊同事都是喝酒死在酒桌上。妻子又擔心又害怕。我戒煙、戒酒有上百次,沒有一次成功的。酒從來沒有戒過。喝多了也後悔,醉一次,十天半個月身體都緩不過來,對身體的損傷很大。

轉業到地方工作後,喝酒的場合也很多,抽煙也是經常有人給煙,又沾染上賭博的惡習。後來修煉法輪功後,知道大法要求修煉人必須戒煙、戒酒、戒賭。我決心戒掉煙酒、賭博等不良嗜好。決心一下,就不再想了,很輕鬆的就戒掉了煙酒和賭博,沒有一點副作用和不適的感覺。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當然你要不想修煉,我們就不管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你就應該把它戒掉。」[1] 師父說的話都是真理,當我想戒掉這些不良習慣的時候,師父就幫了我。

母親相信大法好

我的母親是一名中共黨員,聽信了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特別是中共惡黨栽贓法輪功編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等對母親的毒害相當大,母親曾跟我斷絕關係好幾年,我回家,晚上母親睡覺的時候,她把自己臥室的門插上,怕我殺她。

二零零七年秋天,母親來我家,我給母親放《二零零七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風雨天地行》光盤看,看完後,母親明白了,說:「我們不反對,我們擁護法輪大法。」

兩年後,母親來我家,我給母親放師父在大連的講法錄像。母親問我:「你是按照你師父的法做的嗎?」我說:「我是按照我師父的法做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母親說:「按照你師父講的去做,一點錯都沒有,全是叫人做好事,做善事。」

母親是被中共整怕了,我們家是警察世家,父親是警察,兩個妹妹和大妹夫是警察,小妹夫在司法機關給警察領導開車,小外甥是警察。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叫警察當打手,母親怕他們丟掉飯碗,明真相後,母親退出了中共惡黨的黨、團、隊組織。四年前,母親腰病嚴重,神經性的疼痛無法忍受,她說:「從來沒有這麼疼的」。妹妹、妹夫聯繫北京部隊301總院和北京積水潭醫院的專家會診,結論一致:脊椎嚴重變形呈S形,當時母親已經七十七歲了,醫生不同意手術,有危險,只能臥床平躺,保守治療。家裏買了輪椅。

我在電話中告訴母親,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好的,母親在電話中苦笑,她不相信念「法輪大法好」就能治病,半個月後,我打電話問她病情好轉沒有,她說:「疼死了,沒有這麼疼的了,打封閉針止痛都不好使。」我說:「您從內心根本就不相信,您百分之百沒有念,如果您真心念了,百分之百會有效果的。」我說:「您的兒子能欺騙您嗎?」她問我念甚麼,我告訴她一遍。又過了幾天,她來電話叫我們回家。

回到家裏,我給母親放《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光盤,她坐在輪椅上看,看半個小時就得上床平躺一會。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開始默念。她叫我和妻子用輪椅推她到街上轉轉。我們推著母親在外面轉了半個多小時,母親從輪椅上下來說:「你們回家吧!我在下面坐一會。」母親在下面呆了兩個來小時,從此以後,母親再也沒有坐過輪椅,能夠自理生活了。母親說:「我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好!』我每天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專家治不了的病,念「法輪大法好」,病就好了,真的太神奇了。

妻子經常和母親通電話,母親的聲音洪亮,一頭黑髮,牙齒整潔、笑聲朗朗。妻子說:「媽現在越來越好,身體的毛病也少了。」她說:「媽是真信法輪大法、真受益了。」

當警察的兩個妹妹的轉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政治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共真是太邪惡了。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和「一千四百例」偽案,欺騙了多少世人啊。一天,大妹來電話叫我放棄修煉,我沒有同意,她就歇斯底里的狂叫:叫母親和你斷絕關係。後來母親真的和我斷絕關係好幾年。

大妹、小妹的單位都非法關押了大批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承受了各種酷刑、藥物和奴役迫害。她們所在單位都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的案例在明慧網上曝光。

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是來早與來遲。由於她們參與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給家庭和親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先是一名親屬失蹤,多年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一直沒有音信,親人的失蹤給家人打擊很大。接著父親住院期間,因醫生下錯藥,父親不幸去世。父親是一名離休警察,退休前一直擔任領導工作。醫生是一位年輕醫生,事故發生後嚇哭了,家人沒有追究她的責任。後來,母親莫名其妙的在大平地上摔跟頭,一次在小妹家樓下,母親無緣無故的後仰,重重的摔倒在地,後腦勺摔在地上,摔得母親兩眼冒金花,疼痛難忍。再後來,大妹的身體出了問題,眩暈、頭疼、臉色焦黃、打哈欠,訪遍名醫還是治不好,班也上不了了,三天兩頭請病假。

我告訴母親,人做錯事就會摔跟頭,這是上天在警告您呢,中國傳統文化中就是這樣講的。妹妹們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您和家人對大法敵對態度,都會給您和家人帶來災難的,法輪功的師父和大法弟子們是真正的在救度眾生,中共誣蔑法輪功是在毀滅人,如果還不覺醒,更大的災難都可能降臨的。

在電話中,我告訴大妹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好的,我給她講了幾個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體得到康復的實例,她說:「知道了。」隔一段時間,我問母親大妹的病情,母親說:「沒有完全好轉。」

回家後,我給兩個妹妹和妹夫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告訴她們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並用化名為他們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在明慧網上為全家人發表了「嚴正聲明」,大意是:鄭重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兩個妹妹表示,不參與迫害,他們(那些法輪功學員)的年齡和爸媽的年齡差不多,我們不去迫害他們的。

神奇的是大妹發表聲明後,真心悔過,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病一下子就好了。全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她們真正相信了法輪大法慈悲救人的真實不虛。

兩個外甥明真相得福報

剛剛迫害那幾年,家人都抵觸法輪功,回家後,在家裏呆的時間短,我發現每次回家都看不到外甥,我知道兩個妹妹不讓我見外甥。我告訴妹妹,一定要把法輪功的真相告訴孩子們。不能叫中共的邪惡宣傳把孩子們毀了。

一天,給大妹家裏打電話,妹妹、妹夫不在家,大外甥接的電話。我告訴外甥:「有一件事舅舅得告訴你:舅舅是修煉法輪功的。電視、廣播、報紙上宣傳的『自焚、自殺、殺人』等等都是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千萬不要相信。我們修煉法輪功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不說謊話、不說假話、不欺騙人。善,就是與人為善、先他後我、助人為樂,對誰都好。忍,就是能夠寬容別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大忍胸懷。舅舅不會欺騙自己的外甥的,都是為你們好。你馬上要考高中了,每天騎自行車上學很辛苦。舅舅告訴你一句話,一定要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會得到神佛的幫助的。祝你考入一所好的學校。」大外甥說:「知道了。」後來在電話中,我把法輪功的真相又告訴了小外甥。

兩個外甥明白真相後健康的成長。大外甥考入北京一所名牌大學,畢業後在北京一家大企業做業務經理,月薪近三萬元。小外甥大學畢業後如意的當了一名警察。我告訴小外甥「槍口抬高一寸」,到甚麼時候也不能把槍口對向善良的百姓。小外甥心知肚明。

痴呆的八旬離休警察不到一天時間康復啦

同學英的父親是一名離休警察,八十來歲了。年前得了老年痴呆症,從醫院回來就臥床不起。英的母親幾年前去世了。英只好放下自己的孫女回家照顧老父親,英每天很辛苦,照顧好父親後,她就上微信和同學們聊天,同學們稱她是孝女,「夜貓子」,每天都是最後一個下線。一天天的熬日子,不知道要熬到甚麼時候。他父親經常不想吃飯、不起床,病情一天天的不見好轉,一發燒把英嚇得夠嗆。

看到英的苦衷我就想幫幫她,修煉後,這已經成習慣了。師父告訴弟子們要救度眾生,多救人,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就能把人救了,告訴危難中的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夠使危難中的人遇難呈祥。

下午的時候,我告訴英試試吧,給老爸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清醒時告訴他默念,因為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誠心敬念會得到神佛的保祐,試試吧,你真心的話一定會出現奇蹟的。下線後,過了一會兒,她又上線,說了幾句,她說:「我老爸可能好了,不跟你嘮了,他要吃飯了,我得給他做飯吃。」

第二天下午,英上線說:「我老爸好了。今天上午十點左右我睡著了,十二點十五分,我丈夫來電話把我叫醒。這時看到老爸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說:『我女兒太累了,睡得真香,叫她多睡會兒,我有女兒太幸福了。』老爸明白的時候真是個好老爸。」

她在微信中發來好幾個讚。

前幾天,她還在抱怨父親,她說:「下一輩子再也不給他當女兒啦。這一輩子我把命還給他。」我說:「孝敬父母是有福報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就講『百善孝為先』。孝敬父母會感天動地的。」英是很善良的,她的善心得到了回報。

小孫女的發燒好了

今年正月初六,是同學們聚會的日子。初五,英在群裏向同學們求救,小孫女發燒了,甚麼辦法都不好使,她很著急。同學們有的給她出主意,告訴她趕快到兒童醫院,過年期間兒童患感冒的非常多,告訴她別交叉感染。

我給她發信息,我告訴她「佛法無邊」,就念那九字吉言就會轉危為安。告訴小孫女也念。她說知道了。不長時間,她在群裏發信息:小孫女的燒退了,謝謝大家的幫助。她單獨給我發信息:「太感謝老同學了。」我告訴她:「大法福益眾生。今後遇到危難時、心裏苦惱時、病痛時,心中就念這九字吉言,就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小孩子經常念會開智開慧的,平時經常念會得到神佛的保祐,天賜幸福平安。」

老警察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心裏頭踏實!」

我們小區有一位退休警察,七十多歲了,老伴是教師。女兒患精神殘疾,老伴患有心臟病。老警察很苦惱,他退休前在區公安分局任職,我的老岳父在市公安局任職,這樣我們說話很投機。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相信,我告訴他退黨團隊保平安他相信,我告訴他叫阿姨和他女兒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平安的。他和家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後來一位大姐送給他一本大法書籍《轉法輪》。他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很反感,他和家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一家人幸福平安。他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頭踏實!」老警察的身體一直也非常好。

在我的身邊發生了很多這樣神奇的故事,我的心願是把法輪大法的福音告訴眾生,告訴更多的中國人,特別是想告訴那些參與迫害的公檢法的人員,告訴他們的家人,叫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叫他們都能受益,因為他們都是我的親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