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得法修心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一名二零一四年得法的學員。把我修煉兩年多大法在我身上顯現的神奇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並請指正。

與法有緣

我媽媽一九九八年就得法了。那時我已經結婚,不在她身邊,但離的不遠,可以經常回家。

媽媽以前身體一直不好,不是這疼就是那疼,總吃藥,一陣風就能把她刮倒似的,還做過兩次手術,是有名的病包子。一次我回家看見我媽正在煉功,說煉的是法輪功,我也沒怎麼往心裏去,就說:「就當體操練吧。有個精神寄託也是好事,還能鍛煉身體。」可媽媽說:「可不是那麼回事呀!你看看這本《轉法輪》就知道我煉的是甚麼了。」

我翻了翻《轉法輪》,甚麼天體呀、宇宙呀,甚麼原子、分子啊,這和鍛煉能有啥關係?看不明白,看一會兒就睏。媽媽說:「這是天書,是寶書。我看這書的時候,這字上好像有一層東西,五顏六色的,看不太清。有時字還會動,還會變。」媽媽只上到小學二年級,可她看起《轉法輪》來可認真了,不認識的字就找字典,要不就問我們,一天不落的看,每天還堅持煉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對人、做事。

就這樣媽媽的身體神奇般的好了!二十來年了一片藥也沒吃,幹起活來比我都能幹。雖然我心裏認可大法好,可是每次回家看書都看不進去,媽媽的話也就當耳旁風。可誰要說大法不好可不行,我都要反駁幾句。

與法結緣

我以前身體非常好,出了名的能幹。可是到了中年積勞成疾,甚麼病都找上門來了:高血壓、腦動脈硬化、胃病、婦科病等等,一把一把的吃藥。但是這些還不算甚麼,吃藥還能頂著,照常上班。可是有一天得了心臟病,有要死的感覺。家人把我送到醫院,幾天就花了一萬多。醫生說我以後不能幹重活,藥也離不了,很貴的藥,天天都得吃。而且這病還會反覆,不知道甚麼時候就犯,去不了根,只能維持。這不是判了我「無期徒刑」嗎!

病痛的折磨,再加上心裏想著自己成為了家裏的負擔,甚麼都幹不了,就覺著活著沒啥意思。女兒成天擔心,不敢離開我半步。

媽媽來看我說:「這花著錢,遭著罪的,還不能徹底好,啥時是個頭啊?」又說:「你要想徹底好,只有學大法。」我問:「能行嗎?」媽媽說:「那你就試試,又不花一分錢。我早就和你說過,大法無所不能,你就是不往心裏去,這回你可能該得法了。」

媽媽給我拿來了大法經書《轉法輪》。我開始坐都坐不起來,就躺著看,也沒抱多大希望。心想:醫院都治不好的病,看書就能好?不太相信。可沒想到的是:我剛剛看了兩天,就不那麼難受了。就能坐著看了。又看了兩天,我能下地正常走路了!再看了幾天,我能洗衣服、做飯、做家務了!丈夫和女兒不讓我幹,怕我累著。我說:「沒事。」母親又教我煉功,不長時間,我的心臟病徹底好了!真是太神奇了,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是不會相信的。

我的病好了,又能上班了。現在幹多累的活都沒事。我知道這是大法救了我,是偉大的師尊救了我,讓我有了健康的身體,歡樂的家庭。最讓我感觸的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甚麼都不怕,比有多少錢都幸福!

法中修心

通過學法知道法輪大法是宇宙中最高的佛法,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通過修煉,提升人的道德層次,為人處世都要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時時、事事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最終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雖然知道了很多的道理,可是從小被灌輸的黨文化很難去掉,不知不覺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會撒謊。

我是乾裝修工作的。一天給一家二樓幹活,因為認識只要了一千二百元錢。這時四樓也要裝修,看我們活幹得好,也讓我們給幹,講價是一千六百元(是正價)。二樓先裝完了,當天幹完活後,心裏老怕四樓的人知道二樓裝修價格,那肯定會有意見,就告訴二樓的主人和幹活的工人說:四樓要問就說二樓也是一千六百元幹的。可當時沒意識到這是在撒謊,還讓別人也撒謊。修煉人怎麼能撒謊呢?「真善忍」三個字,首先沒做到「真」,可自己還覺的是小事,不算甚麼。

幹完活拿了四樓付的工錢,還使勁往工作服的兜裏塞了塞,就怕掉出去。

可是回到家怎麼數四樓付的錢也是一千二百元。怎麼著也找不到少的四百元錢了。我把丈夫也叫來幫我找,就是找不到,把兜翻個底朝天還是沒有。心想,如果掉在路上就更找不回來了,因為馬路上都是人。我感覺很壓抑,因為丟的四百元錢對於我們這個普通家庭來說不是一個小數字。

後來又一想:不對啊,錢不可能丟,是不是因為自己做錯了?師父告誡弟子遇事向內找,於是對丈夫說:「別找了。」丈夫還怕我上火,安慰我說:「丟就丟吧,財去人安。」我說:「不是那麼回事,是我做錯事了!」然後又對女兒說了這件事。女兒說:「媽呀,你可長點記性吧,你看你丟的錢正好是這倆家的差價。以後可別說謊了!」女兒也信大法。我說:「對。」

我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說謊了。」

我的心放下了。要是以前可不行,丟了這麼多錢,得好幾天吃不好睡不好,還得生氣。可現在我的心很平靜。

吃完晚飯我學了一講《轉法輪》,學的很認真,沒有想錢的事。學完法安安穩穩的睡了一大覺。

第二天早晨吃完飯要到學法小組去學法。我剛到樓下車棚,就看到那一疊錢立在最顯眼的地方。昨天晚上我根本都沒從兜裏往外拿錢怎麼掉出來的?更不用說在這麼顯眼的地方,我們來找了多次,我和丈夫兩個人都快掘地三尺了,也沒找到它!真是太神奇了!我拿著錢跑上樓,到師父法像前磕頭:「謝謝師父的苦心點悟!」

我真高興,我高興不是因為錢找回來了,而是知道師父真的在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有師父管著我當然高興!我跟師父說:「我一定好好修!信師信法,一修到底。」

還有一次去廠裏幹活,廠裏準備了兩大捆塑料布要鋪在地上,怕地上髒。鋪完場地還剩了不少。吃完午飯,一個同事讓我幫她卷了一大卷,準備拿回家用。她說是公家的又不是個人的。我覺的她說的話有道理,我也卷了一卷裝在兜裏準備拿走。

下午開始工作了,可剛幹了一會兒我的腳腕子就像扭了一樣的疼。我知道我的腳腕子根本就沒碰著,疼痛卻越來越厲害。我知道不對了,哪兒做錯了?忽然腦中閃出師父講的法:「在心性的提高方面,突出的例子特別多。有個學員是山東某某市針織廠的,學法輪大法之後還教其他職工煉,結果把一個廠的精神面貌全帶動起來了。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別人一看他這樣做,誰也不拿了,有的職工還把自己以前拿的都送回廠,整個廠出現了這個情況。」[1]

我知道錯在哪兒了,趕緊把塑料布送回去。我這才知道,師父為甚麼老說讓我們多學法多學法,就是讓我們過關的時候能想起法,想起自己是個修煉人,甚麼事該做,甚麼事不該做。過了幾天我的腳也就好了。

雖然我們見不到師父,可是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點悟著我們。我深深的感到把自己融入法中的快樂!我要做真正的大法弟子,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