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在中共的造謠宣傳和恐怖高壓下,我說過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做過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事,燒毀過大法的書,犯過大錯。現在,我和母親及孩子向李老師真誠的道歉,真心悔罪。我們明白了大法是真正偉大的佛法,師父是救苦救難的真神真佛,師父心繫的是所有世人啊。

被醫院判了死刑的我,絕處逢生,神奇的康復。這是大法洪大法力,是師父無量慈悲救度眾生的體現。弟子萬分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並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

以前我怨恨過同修,在此也向同修賠不是。我們要向受矇蔽的人們,用自身的經歷告訴他們大法好。

一、罹患肺癌晚期 生命到了盡頭

我生長在川西平原一個貧寒之家,從小就缺少父愛,那時生產隊靠勞動掙工分分糧吃飯,生活很艱難,家中也很缺錢。姐沒讀多少書就休學了,她們勞動供我上學,我讀完職高就一直從事幼教。

幾年前一次體檢時醫生說我肺部有炎症,我想沒甚麼大不了的,扛扛就好了。每次查出都沒去醫治,可是這兩年來病情逐漸惡化,伴隨鼻炎、咳嗽痰多、頸部酸痛,以致整個肩部也不適、疼痛;還長了鼻息肉,經常出現間歇性身體發冷或者發熱出虛汗,痰中常常帶有血絲;食物要清淡的,不然吃過就會咳嗽不止。去年十二月中旬,去醫院做手術切除鼻息肉,查出我肺部有腫瘤,醫院要我們先摘除腫瘤再做掉鼻息肉。母親和姐擔心是癌症,還為我暗自流淚,去過廟裏燒香求平安。

為了更有效的根治,我們決定去華西醫院檢查治療。去年十二月三十號,帶著一家人的牽掛我住進了華西醫院,姐、母親、女兒、親戚都來看我,輪流陪我。做CT、B超、穿刺、核磁共振、驗血等等。姐整夜睡不好覺,擔心最壞的結果。檢查結果如她所想,醫生給姐說了沒告訴我,怕我承受不了打擊,病情惡化。可是姐背著我哭了,眼睛哭腫了,哭我的命太苦,遭到這麼多的不幸,咋活得出來。由於過度悲傷,她以前的病又犯了,期間也在華西門診檢查治療。專家會診後決定我回家,當時沒有告訴我嚴重程度,也沒有給我開甚麼藥。他們都治不了,回家慢慢拖著等死,拖一天算一天。我現在知道那是肺癌晚期,醫院沒治了,全家人都處於極度悲傷之中。

二、援助之手

我前夫是法輪功學員,他自從修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好了,人也變的更誠實善良,煉功後脾氣也改好了,更能主動承擔家務,每月的工資基本上都拿回家作開支,孝敬老人,細心照管孩子。當時我們看到他的變化,都支持他煉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前,我還曾向一些友鄰介紹法輪功,偶爾也看大法書,跟著比劃一下動作,在家中建立了學法小組。可是《轉法輪》我自己還沒有完整讀過一遍,江澤民和中共的鎮壓就開始了,我不敢煉,就放棄了。丈夫不願放棄信仰遭受過嚴重的迫害,被多次騷擾、抄家、關進洗腦班、監獄、被罰款等。我們精神受到很大壓力,經濟上受到損失,也很擔心他的安全。我對他有怨氣,考慮到孩子的將來,考慮到自己的事業不受影響,我與他離了婚。由於受輿論的矇蔽,怕受牽連,在那種恐怖氛圍中,我們還對大法和李老師有過不敬的言行。

雖然離了婚,他出獄後還是時而來看我和孩子,幫我做點事,三姐(也是大法弟子)也來看過我,希望我能走入大法中來受益,說我畢竟有那麼大的緣份。可我心中有怨,對他們宣傳法輪功也不理解,怕迫害不願修大法。

前夫聽說我的病情就想到畢竟我們以前是夫妻,在他流離失所的時候我還資助過他;他坐牢的時候沒盡到父親的責任,孩子的養育都是我負責的,以前沒有盡到責任他覺的心中有愧,就想對我伸出援手,願多幫幫我走出困境。他下班來看我,並請了一週假陪著我,安慰照料我。三姐也來探望我,送真相護身符,並告訴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奇蹟出現,我不是很相信,本來是想通過手術醫治,醫院不要我,現在我就聽聽勸告煉法輪功治病,死馬當活馬醫。

頭兩天他陪著我讀《轉法輪》,他上班後我就自己看書,當讀到第五、第六講時我就恍惚看到了李老師煉功的場面。在通讀寶書期間,我的牙齦左邊、右邊交替的發腫,消腫也快。有時感到胸腹腔內有流體在湧動、肺部的筋陣陣扯痛,頭皮上長出的一些小包塊都在消弱。沒有像一些同修出現的全身都有法輪轉動,師父給學員淨化身體的感受那麼明顯。

我悟性差,學的不入心老想著自己的事業,家庭干擾大。天天還是堅持煉動作,大概學煉了五十天後,我姐叫我到本地醫院照一下CT複查肺部,檢查後在她們看來說是嚴重了,母親要我必須吃藥,不讓我煉了。我也想到這是假相,也許是老師考驗我是不是堅信大法,我還是堅持煉。但又在家人勸說下吃草藥,還吃保健品,想保命甚麼辦法都試試。同修看我還那麼執著自己的事業,本應該甚麼都不做了靜心休息調養,多學法,還像正常人那樣忙事幹,命都不顧了。很著急,叫我參加集體學法。

在學法組,同修們看上去都比實際年齡小很多,個個都那麼和善、坦誠,我感到很親切而可信。和他們一起學法,聽他們談體會,如何嚴肅對待修煉,如何走過病業生死關,對我的觸動很大。

三、心性提高 神奇現

我利用週六、週日去三姐家一起學法、交流,找到了想治病的這顆心也得放。我認識到不能只煉動作,必須向內找,找出各種人心並抑制它,按照法的要求做到,也就是實修。三月二十八號我註銷了經同學介紹而加入的交錢後返錢這些不符合煉功人的貪圖便宜的事,以後不能再參與。

通過靜心學法看到了法中更多的內涵。還學會了發正念。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身體輕飄飄的,精力充沛,非常舒適。煉了兩個多月,醫院治不了的所有的症狀全好了。半個月前我出現了一次消業,全身發癢,撈起一些小籽籽,怕有人看見我去三姐家,我認識到是一顆怕心在干擾。我就提前去三姐家加緊和她一起學法,這種狀態四天就過去了。我悟到師父將我體內的病業往外推,吃藥就是又將病業壓入身體內了,不能再吃藥了,吃藥就是不信師不信法、悟性差的表現。我吃過甚麼偏方,吃過美極客小分子鈦、蘋果幹細胞這些昂貴的保健品,以後一概不能再吃。母親見我好了,也同意我不吃藥。

通過這次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身體更好了。煉抱輪的時候感到身體很輕鬆。在大法中開智開慧,我工作得心應手,也能放下執著幹事的心了。

四、親友得福報

我的表姐身體多病,我修煉後就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她回去後天天都在念,現在身體好了想煉法輪功,幾天前還帶來一個鄰居找到我說想煉大法。那個姐見我就問我,我都快五十歲了,怎麼這麼年輕皮膚這麼好,是不是化了妝?她們覺的大法太神了。

母親今年八十四歲,人善良,長期燒香拜佛,有時朝廟,有病了也請「仙婆」下陰。零五年她在廚房內摔了一跤斷了三根肋骨;幾年前一次她從床上摔下導致尾椎骨折,骨壞死,還換了一根骨頭,花了幾萬元,人也受罪。大概一個月前,她站在小凳子上關門插門銷,一不小心又摔了一跤,她從地上爬起來啥事也沒有。我說是我師父保護了她,她說是她供的菩薩保祐了她。其實,佛像在元月份我就請三姐求師父給開了光,清理了那些假佛和狐黃。母親想到以前兩次都摔壞了身體,這次摔了卻好好的,聽說師父給開了光,也相信大法的威力,相信是師父保護了她,對師父也深懷感激之情。同時取下掛在門上的符咒,扔進了垃圾篼。

前夫受迫害給女兒帶來了傷痛和陰影,女兒也由反對到支持我,我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知道了。我告訴過姐,叫她也來煉,她說我好了她就煉。

在此,也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願大法的福音照亮每個人心,願人人都能從大法中得福、得到護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