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牽山西了心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師,今年五十歲,一九九六年初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經二十一年。

修煉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疾病全無,全身輕鬆,工作做的更好。因為家裏修煉人多,大家都能遇事找自己,家庭和睦幸福,沐浴在佛恩浩蕩的法光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後,我和修煉的家人堅定的維護大法、證實大法、講真相。為此先後多次遭邪黨非法拘留、勞教、判刑、開除等迫害。在師父的指引呵護下,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下,我多次栽倒後又從新站起來,從風風雨雨中走了過來。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們全家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投寄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堂堂正正的要求將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澤民送上法庭,結束這場史無前例的無法無天的大迫害。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我越來越感覺到大法的殊聖美好,決心聽師父的話,把三件事做的更好。這裏把我和同修一起回家鄉救人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緣牽山西了心願

二零一五年暑假,一位外地女同修因講真相被非法拘留,出來後失去了工作,需要回山西老家去辦理戶口。那裏還有她的老父親。

迫害早期,她的父親曾因自己的兒子──她的哥哥修煉大法被非法勞教過,還失去了教師工作,所以對家人修煉大法擔驚受怕,也不支持家人修煉。她的哥哥解除勞教後,與一名大法弟子結婚,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她的媽媽原本懼怕邪惡迫害不敢修煉,但在北京看孫子期間,不但走入了大法修煉,還非常堅定。她自己當初是和爸爸一起強烈反對哥哥、媽媽修煉的。不過前一年在媽媽的鼓勵下也走入修煉了。

這次她因被當地六一零非法拘留失去了非常好的工作,如果爸爸知道,可能引起家庭矛盾,把她爸爸推的更遠,她覺的自己一個人很難面對。我與她父親有一面之緣,今年過大年時在北京見過面,長談過一次。開始只是談他喜歡的傳統文化,為人處世等,感覺他很善良,個性平和,有責任感,最後才講了一些大法真相,讓他知道了我們的大法弟子身份,老人還很認可我們。

我妻子(同修)認為,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是一個整體,就想和這位女同修一起回去,幫她解決這個家庭矛盾。當然,我們去不能產生負面效果,還要勸她爸爸退出邪黨,向大法更靠近一步。我們之所以相信她的父親會有所改變,是源於我們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

開車去山西,需要時間精力,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不能只去做這一件事兒,那效率太低了,於是我聯繫了那邊的一個朋友──一所培訓學校的校長。她一聽我們要去,非常高興,就安排我利用半天時間給她學校的教師做培訓。

我的祖籍也在這位女同修家附近,有許多親戚住在那裏。十三年前我被非法通緝,流離失所時回去過一次,給親戚們講了一些真相。我在蒙難時,他們仍然熱情的招待我,沒有一絲害怕,他們在殘酷迫害中仍然對大法弟子信任、理解、尊重和支持。後來,北京的國保警察為了調查我也趕到山西騷擾了他們,他們沒有恐懼,坦然面對,很讓我感動。

我想藉這個機會再回去一次,讓親人們都能進一步了解真相,退出邪黨,也是了了我一個心願。

她的父親得救了

我、妻子、女同修和她的母親一起開車去山西。一路發正念、切磋交流,不斷齊聲的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路上在服務區停車休息或加油時,我們就把明慧期刊、光盤送到有緣人手裏,還告訴旅客或賣東西的小販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修的全家都想悄悄兒的把事辦了,不敢讓父親知道她因修煉大法而失去工作,引起衝突。妻子卻非常相信大法弟子家屬,說,他們因邪惡的迫害,受到牽連,吃了許多我們不知道的苦,他們是我們的親人,我們應該理解他們,相信他們一定能被師父救度。

到了她家,由我和妻子和她父親講真相勸退。連續談了幾次,一人談,另外一人發正念。她和她母親也都靜靜發正念加持。開始我們談他喜歡的傳統文化,讓他先放鬆,再談大法真相,講中共的邪惡歷史。過程中,他有時會被感染打動,但真正衝擊到他的觀念時看到他還挺難受。我們信師信法,也同樣相信大法弟子的家人,尊重、理解家人,講真相時非常輕鬆和自然,不讓老人感到任何壓力。堅冰在漸漸融化。最後他父親終於答應退出邪黨組織,並明確表示不反對妻子、兒子修煉,甚至也不反對在家裏煉功。對女兒被拘留、失去工作的現實,平靜的接受,還與女兒敞開心扉進行交談。

家裏一片祥和,法輪大法給這個家庭帶來幸福與美好!同修在北京的哥哥、嫂子聽到父親的變化,都非常高興。

兩位校長「三退」了

第二天上午我們來到市區培訓學校。兩位校長熱情接待我們,並和幾個分校的老師們一起聽了講座。妻子讓教師們在輕鬆歡樂的氣氛中獲得了傳統文化知識,理解了中華正統文化的美好。教師們在道德修養、教育方法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收穫,這都在一陣陣歡笑聲中自然的流露出來。

女同修還客串當了一次「記者」,並上台講述了自己對「感恩父親」的理解,她的演講深深的感動了教師們。回來我把這段視頻放給她的爸爸看,令她爸爸非常驚訝和感動,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中午兩位校長陪我們在飯店吃飯,交談非常融洽,輕鬆愉快。我們穿插著告訴他們真相。年長的女校長非常善良,爽快的答應退出了邪黨。年輕的男校長,因為有公職,開始有所顧慮,後來進一步給他講真相,最後同意「三退」。

故鄉親人喜得救

告別兩位校長,我們驅車趕去我的表哥家。路上,她們倆人去買水果,還給賣水果的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再次重逢,表哥見到我們特別高興。聊了不一會就同意退出了邪黨。表哥前兩年得了腦瘤去北京做了手術,看起來恢復的很好。我相信退出邪黨後,他們一定會活的輕鬆,身體會更加健康,未來一定美好。

告別表哥表嫂,我們驅車趕往我老家的縣城。

上次在老家住了十多天,善良樸實的親人們沒有受邪惡宣傳的影響,熱情的迎接我,像貴賓一樣用心招待我。我給他們講了大法和自己受迫害的情況,還把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光盤送給他們。

一路發正念,我們仨到了老家的縣城。二表姐搬了新樓房。她是教師,已經退休了。姐夫很善良,不愛多說話。我們給他們講了真相,二表姐夫婦倆都做了「三退」。在他倆的陪同下,我們又一起到農村大表姐家。

前兩年大表姐與姐夫到過北京,他們都做了「三退」。外甥加班不在家,第一次見面的外甥媳婦很熱情,帶我們到鄰村的飯店吃了團圓飯,一大家子說說笑笑,又照相又聊天。外甥媳婦在銀行工作,妻子給她講了「三退」保平安,她痛快的退出邪黨。大姐的兩個外孫女兒都上小學了,我們也給他倆講了為甚麼要退出少先隊,她倆很快樂的答應退了。

上次我來,住在大姐家時間最長,今天她們全家都被大法救度了,了了我一個心願。

快晚上九點了,大姐全家讓我們住下,我們謝絕了,馬不停蹄的趕往老家的村子。那裏還住著三個同一太祖的堂哥。先到了三哥家。四哥四嫂聽到我們來了,馬上騎著電動車趕過來。大家見面非常開心。

哥哥嫂子們由於連年的操勞,身體都不是太好,有許多的病。他們聽說同去的女同修是大醫院的醫生,就請教起治病的問題。同修以專業醫生的身份講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她就在大醫院工作,有最好的醫療條件,人還很年輕,但即使北京那些大醫院的著名專家也沒能治好她的病。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修煉了法輪功。一粒藥也沒吃很快無病一身輕。她告訴大家,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有神奇的效果。

看著一屋子人,我正不知如何開口講退黨的事呢,就聽妻子說,「現在都在講『三退』保平安,大家聽說過嗎?」大家都說沒聽過。我們就講了中共的罪惡歷史,共產邪黨的腐敗,「天滅中共」的必然。告訴大家為何「三退」能保平安,勸大家都退了吧!三哥三嫂和他們的家人與四哥四嫂都表示「退!」一大屋子的人就全都退出了中共邪黨。

接著,我們又一起去了大哥家。大哥、大嫂將近八十歲了,姪子的歲數比我還要大,但我的輩分比他高,他和侄媳婦一直按輩份稱呼我們。他的兒子,叫我爺爺,已經上大學了。女同修給我們照了個全家福。

說說笑笑中,都給大哥一家人退出了邪黨組織。大哥是個老黨員,還是有點兒怕,囑咐我要注意點。我儘量的從他能接受的角度給他講真相,最後他也點頭同意退出邪黨,但好像有點勉強。

感謝師父!家鄉的親人都得救了!

依依不捨的和親人們分手。離開村子已是夜裏十一點多了,我們三個人開車返回市裏。一路感恩,一路歡笑。想想一天有這麼多人得救,感到師父的慈悲,也感到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重要──北京的大法弟子一直都在給我們發正念,加持我們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