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過程中遇到的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自從二零一五年五月訴江大潮開始後,我真切的感到世人都在漸漸覺醒,中共的迫害政策將難以維繫下去了。下面是在訴江過程中,我所接觸到的一些世人的狀態和反映。

明白的律師

剛剛開始起訴首惡江澤民的時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利用訴江向律師諮詢有關法律知識,並在此過程中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於是,我找到了原來給我們單位當法律顧問的某律師。

這位律師很熱情的接待了我,當我給他說明來意後,他對我說:「不要相信共產黨那一套。它所說的自今年五月一日起施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只要共產黨執政,就不會依法治國!共產黨也好,江澤民也好,它們是勾結在一起的。這麼多年了,迫害法輪功使用的手段之邪惡、後果之慘烈讓世界震驚和恐怖。我們當律師的哪一個心裏不清楚?整個就是在破壞法制、踐踏法律、褻瀆法律!」

我對他說:「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咱們當地有這樣的律師嗎?」

這位律師說:「咱們這兒還不行。所有的律師都是在保自己的飯碗,拼命的掙錢。沒辦法,大家都是在這個夾縫中求生存。正義、擔當?暫時還沒人敢冒這個風險。共產黨是在用謊言和暴力統治這個國家,它的邪勁兒要上來,那『六四』、法輪功……鎮壓的是很可怕的。別看它制定了那麼多法律,對它一點約束力都沒有。現在主政的人,雖然喊出要依法治國,但能不能真正依法治國還是未知數。『狼來了』喊的太多了,沒人信了。除非共產黨沒了。」

他接著說:「很多律師都認為,法輪功就是一面照妖鏡。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大老虎不是一個個都現出原形了嗎?真、善、忍那三個字真是絕妙啊!可以涵蓋世間的一切,誰也高不過他。共產黨提出的那一套,甚麼『五講四美三熱愛』也好,甚麼『核心價值觀』也好,用真、善、忍一照,全都原形畢露。現在敢對共產黨說不的,只有法輪功。如果你們起訴江澤民的訴狀兩高(指最高檢、最高法)真能立案,我想會有很多律師站出來代理打這個官司。但是,立案很難。這樣的事情我們見的多了。」

律師的一番話,我聽的出,既有對人性良知的守護和尊崇,也有對中共法制、道德崩潰的無奈和痛惜;既有對法輪功的敬佩、同情和期待,也有對中共暴政的恐懼和憤慨。

我用修煉人的樂觀和豁達對他說:「立案不立案我們都要告他(指江澤民),這是利用人間的法律反迫害。為的是喚醒世人的良知,匡扶社會正義!我們重視的是這個過程。歷史自有其發展的規律,天地間自有公理,人不治天治,善惡有報,誰也逃不出歷史的大審判 !」

律師很贊同我說的話,經過我們的一番交流,他很爽快的退出了曾經入過的少先隊。

郵政營業員說:「江澤民太壞了!應該告他。」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以後,我們當地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一批一批的寫出來了。我們這兒老年同修比較多,大都不知道該怎樣郵寄,於是,我就把這活兒包了。

記得第一次去郵局營業大廳寄遞訴狀時,營業大廳的櫃台後面坐著兩個女營業員。當時正是午休時間,大廳裏顯的很冷清,辦理快遞的客戶沒有幾個。

當我把郵政快遞單和封套都填好,正要封裝訴狀的時候,營業員問我:「裏面裝的是甚麼?」我告訴她:「是訴狀,是控告江澤民的訴狀。」然後,我就開始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狀。從中南海萬人大上訪講到天安門自焚騙局,從勞教所、監獄、洗腦班裏的酷刑迫害講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摘牟利。兩位營業員靜靜的聽著,也不答話。

當我稍一停頓時,其中一位問我:「江澤民太壞了!應該告他。告江澤民有用嗎?法院會受理嗎?」我說:「現在中央主政的人說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今年五月一日起已開始實行新的立案制度,把原來的立案審查制改為立案登記制 ,這些舉措全世界都是知道的,你既然喊出來了,是真是假,我們總要試試。」

另一位營業員馬上插話說:「法輪功就是一塊試金石,是真是假,一告便知。」我十分讚許的說:「你們說的太好了!法輪功是正法修煉,任何邪魔爛鬼我們都不怕它!」

有了這次愉快的講清真相寄快遞的過程,我和這兩位營業員成了熟人。以後我每次去寄快遞或掛號信、查詢郵件他們都很熱情的接待。後來,我們看到明慧網上不斷有曝光公安、國安非法扣押訴江信件,騷擾、迫害大法學員的事情,我就問營業員:「咱們這裏會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們接沒接到甚麼內部通知要你們配合公安、國安阻止訴江?」她們說:「不會。《郵政法》不是要保護公民的通信自由嗎?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你們只管來寄!」

在整個訴江過程中,我們當地向兩高寄遞控告狀這件事進行的非常順暢、安全。

主動退黨的女士

二零一五年夏天,有一天,我剛從郵局寄訴江快件出來,就碰到一位女士向我打聽××學校怎麼走?到哪兒坐公交車?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外地來的,看到她手裏只提了一個小包,我就對她說:「我們現在的位置離××學校並不太遠,我正好也是朝那個方向走,我帶你去吧!」她欣然同意了。我們邊走邊說話,她說她是××市藥品藥械檢驗站的一名工作人員,是來參加明天的醫藥學中等專業考試的,今天先去熟悉一下考場。通過考試,如果能取得執業證書,想在當地開一家藥店。我開門見山,向她講述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退出中共保平安這個生命攸關的大事。她聽的很認真,還不時的問我一些問題,比如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中南海萬人大上訪、活摘器官等等一些事件的真相。我簡明扼要一一為她解答。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來到了通往學校的一個十字路口,我指給她,過了十字路口往前不遠就可以看到××學校的大門了。她並沒有立即過馬路,而是站下來很有禮貌的對我說:「大爺,謝謝你為我帶路,還給我講了這麼多法輪功的故事,你要不講,我還會被蒙在鼓裏。我是一個今年剛剛入黨的新黨員,站裏人不多,十七、八個,上邊每年都要下達一、兩個入黨指標。今年輪上我了,我就被入黨了。我感到這個社會太可怕了,共產黨的貪官污吏遍地橫行霸道,老百姓有冤無處申,社會道德敗壞,醜惡現象到處都是。我們農村老家的牆上赫然寫著『誰上訪就抓誰』的大標語。這個社會太可怕了!感謝你讓我退出中共,我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

我根據她的姓氏幫她起了化名,她很喜歡。這時,十字路口過馬路的綠燈亮了,我指了指綠燈,祝福她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她很快穿過了馬路,回頭向我招招手,然後快步的向前走去。

我站在路口邊的人行道上,看著她的背影,雙手合十。口中吟誦著「天地兩茫茫 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貧富都一樣 大難無處藏 網開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1]

這時,我感到喉頭一陣哽咽,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找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