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棲霞市蛇窩泊鎮派出所騷擾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七年六至七月間,山東棲霞市蛇窩泊鎮派出所對本鎮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曾經修煉和現在仍然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進行騷擾。詢問有沒有電腦、打印機、資料、還煉不煉了、簽字、照相等。即使對曾經煉過現在已放棄的人也不放過。

現在已知被騷擾的有:

榆林村:馬春蘭、馬淑蓮、馮智風、馮元浩、周佩卿、馮福生、馮永卿等人。

大埠後:劉京芝、馬寶仁、李華珍、王福榮、馮淑卿、馮老太及九名放棄修煉的昔日法輪功學員。

辛家夼:柳琴和妻子

柳口村:修翠亭、成源

牟家曈:牟淑香。

以下是具體騷擾情況:

榆林村:

警察找不到馬春蘭,叫其妯娌簽名。妯娌不會寫字,警察說:「我給寫個名,你按個印吧。」後來馬春蘭的妯娌得知警察讓她按印的那張單上有污衊法輪大法的不實之詞後,難過得了不得,後悔不該按這個印。

警察找馮元浩找不到,叫其兒子替父親在污衊法輪功的單子上簽字:不煉法輪功。馮元浩知道後,說:「我不承認,誰替我簽都不算數。」

警察到周佩卿家裏,看到牆上掛的福字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有法輪功台曆,就吆喝周佩卿:「拿下來,不拿下來,下次來抓你!」

六、七個警察到馮福生、馮永卿家,進門就照相,問家裏有沒有電腦、打印機,馮福生說都叫你們拿去了!馮永卿說:「把拿去的東西得還給我們!」馮永生給警察講法輪功真相,迫害法輪功犯法,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等,這麼好的大法不可能不學。叫他們簽字,沒有配合。

辛家夼:

警察來到柳琴家,柳琴不在家,問其妻子:「還煉不煉了?」其妻子說:「還煉!」警察掀開炕上蒙著的真相資料、打印機、電腦,照了照相走了。

大埠後村:

蛇窩泊鎮派出所警察打電話給大埠後村書記:「我們要去你們村看看學法輪功的怎麼樣?想抓幾個法輪功(學員)。」大隊書記對警察說:「你們來幹甚麼都行,抓法輪功(學員)不行!」

警察來後,只是例行了一下公事。除了其他早已不煉的外,其餘的基本都說:「煉!這麼好的大法,怎麼還能不煉?不煉,哪有這麼好的身體?!」

當兩個警察先後從法輪功學員王福榮、馮淑卿、馮老太等家詢問完出來後,無不感慨的說:「啊呀,還是大法好,你看這些人的心態、身體都這麼好!」

柳口村:

兩個警察來到法輪功學員修翠亭家,進門就錄像。修翠亭不讓照,小警察說:「不要緊。」老警察問:「還煉不煉了?」修翠亭說:「煉!」我當初胃下垂、胃炎、腦血栓,要不學,哪有這麼好的身體?」小警察說:「大姨,你學好,就在家學,不要出去說。」修翠亭說:「你說法輪功這麼好還能不說?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難道不好嗎?如果我和你是鄰居,我不和你說真話,撒謊了皮的,你願意和我交往嗎?」小警察說:「你說共產黨不好?」修翠亭說:「我當初學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共產黨把我抓去洗腦班『轉化』。逼我不學了。可後來我的病又復發了,到醫院打吊針,兩天花了四百塊。那時又要給兒子蓋房,又要娶兒媳婦,錢很緊張,我不能幹活還得花錢。誰管過我?無奈之下,我又拿起《轉法輪》看,我的身體又好了!我對著我師父的法像說:我沒有第二次再不學不煉了!」兩個警察默默的聽著。小警察說:「大姨,你別埋怨俺。」修翠亭說:「我理解你們,你們一定記著『法輪大法好』!他們說:「好」!

兩個警察來到法輪功學員成源家,看到大門兩側貼著:「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警察便照像邊說:「看你貼的。」成源說:「誰不喜歡平安?誰不喜歡幸福?」警察說:「你不學了,你簽個字。」成源說:「還學,不簽!」警察說:「在家悄悄煉,不要出去。」成源說:「該出去還得出去。」

牟家曈:

一個警察來到法輪功學員牟淑香家,到處照相。牟淑香正在家看大法書。警察問:「還在家學」?牟淑香說:「對呀,這麼好的大法還能不學?」警察說:「簽個字,法輪大法是邪教。」牟淑香指著牆上貼的:「法輪大法是正法」念給警察聽。並說:「真善忍是邪的?這麼好的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能是邪的?你這樣做不對呀,你趕快三退保平安!」警察笑了說:「你要給我上政治課。」

牟淑香說:「大法洪傳到一百多個國家,就中國共產黨鎮壓!」警察說:「你嘴這麼硬,後天把你弄派出所去,把你嘴打歪歪!」

警察和村幹部嚇唬牟淑香的大兒媳婦說:你婆婆不簽字,你孩子就不讓上學,馬上叫回家!如果你們在外邊上班,馬上趕回家!兒媳婦嚇的大哭,逼婆婆簽字。牟淑香說:「我要不學法輪功,我哪有這樣的好身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