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青年吳朝棋在三水洗腦班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東茂名青年吳朝棋,今年二十六歲,從小體弱多病,曾患急性腎炎和肺氣腫,因肺中積水兩次動手術,修煉法輪功後獲得健康。

吳朝棋

吳朝棋

二零一七年一月,他在廣州市天河公園附近看到有大量誹謗、污衊法輪大法的宣傳畫,為了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像他自己一樣受益,一月十六日他到那裏張貼法輪功真相標語,被天園派出所警察綁架,在天河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被綁架到所謂「廣東省法制教育管理所」(下稱「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

在三水洗腦班,吳朝棋被分配在二大隊,非法關押在B104房間,專門負責對他洗腦的警察是古長青,二大隊的鐘文清和一大隊的劉春懷對他進行全天二十四小時夾控。

吳朝棋在這裏被非法拘禁了三十六天,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回家。他見證了洗腦班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而運用的偽善與欺騙。

偽善

洗腦班對剛被綁架進來的法輪功學員,表面上採取和善、理解的態度,不談法輪功,甚至也不提信仰問題,目的是讓學員放鬆戒備。

吳朝棋剛進洗腦班的房間約半小時,夾控人員鐘文清就拿來床單和被子,並說:他們(指洗腦班)就是找我這種善良的人,不會欺負你。如果找那些惡狠狠的人,他們會打你的。洗腦班黃醫生過來量血壓時,吳朝棋解釋自己沒有違法,是被綁架來的。二大隊副大隊長李俊健和古長青說:來這裏的沒有自願的,你既來之則安之,不是說你犯法,來這裏只是讓你了解一下。黃姓醫生則說:你既然來了,就好好在這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嘛。

吳朝棋在洗腦班絕食反迫害,洗腦班人員馬上表現出關心和擔心的樣子。二大隊大隊長鄭某過來找他談話。鄭某說:你要吃飯,身體受之於父母,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不值得。吳朝棋告訴他,自己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沒有錯,自己是被那些人違法綁架過來的。鄭某則「安撫」他說:我理解你,他們這種方式確實不對。之前另一個地區也是這樣,我還特意打電話回去罵他們。現在你既然來了,可以多了解一下我們這裏。沒有讓你放棄信仰,轉不轉化是你自己的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吳朝棋在絕食期間,一個陳姓科長的和一個二十多歲黎姓男子也找他談話,陳姓科長還問:你之前絕食過嗎?絕食過多少天,跟我說說,我好提前安排醫生值班,必要時採用醫療措施。

這一切的目的是:讓吳朝棋乖乖地呆在洗腦班,接受洗腦。把人劫持在那裏不讓回家,還恬不知恥地聲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廣東省法制教育管理所」是廣東省省級強制洗腦班,是法外黑監獄,前身叫「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由廣東省610直接操控,是廣東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一環。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其迫害致死:廣東省交通廳六旬退休老幹部、法輪功學員楊雪琴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拘禁在三水洗腦班,受到非人折磨,經常被十幾個人圍攻,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間被迫害致死。江門市一中退休教師吳玉韞,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第三次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洗腦班種種酷刑無法改變她時,竟然喪心病狂地在她的飯中下毒,吳玉韞二零零四年九月含冤離世。

吳白梅女士,佛山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被綁架到三水市洗腦班,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釋放回家,二十九日便離奇死亡,遺體嘴唇發紫,手指甲蓋發紫,肚子脹的老高,估計在洗腦班被下毒。

欺騙

吳朝棋被綁架到洗腦班後,他的家人一直多方奔走營救。洗腦班不但阻止家屬見面,對毫不知情的吳朝棋封鎖消息,還對吳朝棋進行欺騙。

吳朝棋關進洗腦班的第三天,即二月十八日,他的家人便來到三水洗腦班要求面見,遭洗腦班拒絕。這次家屬為吳朝棋帶來了衣服。洗腦班人員卻欺騙吳朝棋說:我們聯繫了你家人,用快遞寄一些衣服過來給你。第二天便拿著一袋衣服給吳朝棋說:家裏快遞給你的衣服已經到了。並對夾控員說:你檢查看看裏面有沒甚麼。想表達的意思是:我是真心幫你的,這麼快就幫你聯繫寄來衣服了。同時又是尊重你的,並沒有私自檢查你的東西。

二月二十二日,吳朝棋家人和聘請的律師再次來到三水洗腦班,要求面見。遭李俊健、古長青和二大隊大隊長鄭某非法阻止。後來家人多次和茂名當地六一零人員交涉,才爭取到了面見的機會。洗腦班人員又欺騙吳朝棋說:我們與你們當地聯繫,反映了你的情況,安排了你爸來見你。

吳朝棋到洗腦班後,他的個人物品,包括手機、優盤、現金、公文袋等,被茂名當地的六一零人員拿走,但沒有交給他的家人,家人多次和他們交涉後才取回。洗腦班欺騙吳朝棋說:我們動用部門的身份過問此事,他們都很重視,安排送回你的物品。

在家人的多方奔走營救下,當地六一零最終不得不釋放吳朝棋。陳俊健卻欺騙吳朝棋說:看你還年輕,家庭也困難,我們這邊反映了你的實際情況,現在讓當地接你回去。

偽善和欺騙的目的是洗腦

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裏,與外界完全隔絕。洗腦班趁機對學員進行欺騙,並通過偽善的手段,營造出表面和諧的假相,使法輪功學員甚至忘記了自己是被非法拘禁在這裏,不知不覺中被洗腦轉化。

法輪功學員一旦抵制洗腦,洗腦班則會露出本來面目。吳朝棋在洗腦班的床上盤腿打坐,李俊健與古長青立即衝過來並吼叫:你馬上下來,你不可以在這裏打坐的。看吳朝棋還坐著,李俊健與古長青便把他強行拉下來並警告說:在我們這裏是不准煉功的。

一天下午古長青吩咐夾控員鐘文清播放誣蔑法輪功創始人的視頻, 並把聲音調到很大,吳朝棋走到門邊站著不看不聽視頻。古長青眼神示意兩名夾控員,劉春懷和鐘文清就把吳朝棋強行拉到椅子坐著,並把他強行按在椅子上。

夾控員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不讓吳朝棋煉功。還說:我也是打工的,你不要為難我,要麼幹警來你對著幹警煉。你要變通一下,趕快出去,不變通你也出不去,到最後你還是要變通的。

人算不如天算,洗腦班人員想不到的是:三十六天後,吳朝棋不但沒有變通,而且順利地走出了洗腦班。而洗腦班因犯下了非法拘禁罪,被吳朝棋的家人控告。夾控劉春懷則得到了警告,一連兩天上衣後背中間莫名的出現一條約30公分的破裂豎痕,希望他能驚醒,離開這個邪惡之地,找份正經的工作。


相關責任人

1、參與非法劫持吳朝棋到三水洗腦班:廣州市天河公安分局(天園派出所)兩名男便衣、王健(茂名市電白區公安國保人員)、馮翠雲(茂名市電白區610股長)、羅永洋(茂名市電白區水東鎮政府綜治辦)、及一名男警察(警號224206 )
2、三水洗腦班
專門負責轉化吳朝棋的幹警是:古長青(警號4470034);
參與洗腦的幹警分別有:二大隊大隊長鄭某(警號4470040)、二大隊副大隊長李俊健(警號4470021)、二大隊殷書記(警號4470069)、顏某(警號4470031)、黃醫生(警號4470058)等人。
夾控人員是:鐘文清(二大隊)、劉春懷(一大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