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給學生、同事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小學教師,被調到了一個偏僻的學校,我想更好,在新學校能救更多的人,我便欣然前往。可是卻安排我做少先隊輔導員。我知道他們的用意,我說:「我勝任不了。」校長說:「這是教育辦的安排」。回家後和同修切磋,知道了該怎麼辦了。我不能承受迫害,要主動救人。擔任輔導員,有其名無其實,每週一的升血旗儀式我從不安排,也從不檢查學生戴紅領巾的情況,時間一長學生就不戴了。全鄉搞中隊會比賽,我將計就計,內容選宣傳傳統文化的、教人向善的,音樂都從大法弟子的音樂中選取,為詩歌朗誦配音背景也是從明慧上下載的圖片,以學習扇子舞、傘舞為由,讓學生觀看神韻,從而讓學生了解神韻。校長嚇壞了,馬上換人。

我不卑不亢,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機會,向學生講做人的道理,大法的理念及真相。校長處處提防著我,我上課他在外邊偷聽,我突然把門打開,說:「校長,屋裏聽來。」校長訕訕的走了。我看書他也查看我,我說:「校長,你也看看唄!」他無聲的走了。後來他把全校黨員集中一起給我開會,公開了我煉法輪功的身份,要對我進一步限制、迫害。

我想這是要我給他們講真相了。我進屋一看那陣勢,便樂呵呵的說:「這要搞『文化大革命』咋的?要批鬥啊?」大夥七嘴八舌說,別往別處想,就想和你說說你煉法輪功的事。政府不讓煉你偏煉,出了事咋辦?對你對學校都不好,領導也擔不起責任。於是校長把已形成的書面材料念了一遍,不准這個、不准那個,有七八條,念完後讓我表態。我說:「既然校長這態度,我也說說我的看法。首先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出於擔心也好,出於害怕也罷,都是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也得聲明,我煉法輪功不犯法。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誰也沒有權力干涉;其次,我為啥煉法輪功,因為法輪功好,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還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

我從自身受益講到大法洪傳,又從中共腐敗講到「藏字石」。最後我說以後我會注意,絕不會給領導找麻煩,出不了事,因為我有師父保護。後來校長儘量避開我,其他的幾名黨員也陸續的退出了邪黨組織,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這次後,我在學校講真相公開化了,壞事變成了好事。這個學校的老師除一名外都做了「三退」。我教課的兩屆畢業學生及我任副班主任的班上的學生都退出了少先隊,都有了美好的未來。

我退休前一年,原來學校的領導和老師都有了很大變動,還有一至四年的學生我都沒接觸,這都是我要救度的對像,於是我向教育辦領導要求返回原校。回校後我先自身做好,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贏得了領導的信任和同事的好評。領導為照顧我沒給我安排課,讓我在食堂幫忙。可是我不接觸學生咋給他們講真相啊,心裏這個急呀!師父知道我的心,給我安排了很多機會。有個原來教中學的老師剛教小學生很不適應,我主動和他兌換了工作,他本人和領導都很高興;有個班主任的小孩經常生病,我就經常去帶班,哪個老師有事我就主動去代課,別人做副班主任只是擔名,我卻全力以赴;學生在校園打鬧我都管,就是想法多接觸學生,為其講法理、講真相。

我上班天天帶著收音機,去哪班都讓學生聽傳統文化、歷史故事,有時還帶筆記本電腦,給學生播放真相光盤(當然要理智智慧的做)。學生都很愛聽愛看,也都盼著我去給他們上課。多亂的班級我上課都安安靜靜,一片祥和。我經常和學生講做人要真誠,不能撒謊,承認錯誤也是勇敢。做好人,好人有好報,做壞事有惡報,打人罵人要失德、造業,對自己身體不好。要寬容別人學會忍讓, 你會更高尚。發生矛盾找自己的錯,矛盾會很快化解。

老師們由於忙,有時學生打架了就會讓我來解決,我就會用大法法理開導他們,最終使他們握手言歡。有的老師對我說:「你咋那麼有耐性?」我說:「因為我是修煉人,所以要慈悲。」我的這種做法不僅減輕了老師們的負擔,也為我救人開創了環境。領導老師學生都高興,而我更快樂,因為這些都為我做「三退」打下了基礎。在我退休前,順利的為他們做了「三退」。

修煉是嚴肅的,救人是快樂的,要理智智慧的去做。特別在邪黨紅色恐怖時期,上班族更是如此,既要做好工作,又要堂堂正正修煉。正念正行,心中時刻想著師父、想著法,就會打出一片天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