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頭目對我的非法審訊失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在去上班的路上,我突然遭三個警察綁架,我被驚嚇的大聲呼喊:「啊!你們是甚麼人?你們要幹嘛?」其中一個年輕的說:「我們是警察,跟我們上車!」我說:「你們是警察?出示證件給我看!你們為甚麼要抓我?」看過他們的證件,我仍然不配合他們,他們便將我推上車。

我認定他們是來迫害我的,可轉念一想:「他們不是來聽真相的嗎?我們不是一直想著怎樣給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講真相嗎?現在不是最好的機會嗎?」於是在心裏念:「求師父加持,讓他們明真相得救度!」

我觀察了一下那兩個年輕的警察,開車的那位年紀大多了(原來他就是迫害我們當地大法弟子的「六一零」的頭兒)。我平靜的對兩個年輕警察說:「我沒有犯法,你們為甚麼要抓我?你們這麼年輕為甚麼要做執法犯法的事?」他們不吱聲,那頭兒惡狠狠的說:「就你這句話我們就要抓你!你現在說甚麼都沒用,到派出所再說!」我繼續發正念。

到了派出所,那頭兒裝起好人來了,問我:「你是想到審訊室還是到我的辦公室去談呢?」我說:「我沒犯法,去甚麼審訊室!去辦公室。」於是去了辦公室。

一坐下,他就偽裝他們有多好,然後他就讓我把包給他去搜查。搜到三張真相護身符,他問我哪來的?我說是路人派發給我的。他不信,就又問:「你是煉法輪功的嗎?你為甚麼煉?煉多久了?是誰教你的?」我看看周圍,心想:「請師父加持,讓多點有緣人進來聽真相吧!」

我看著那些可憐的警察,說:「幾年前我的腰部受傷,嚴重時根本起不了床。中西醫都看遍了也沒看好,煉法輪功煉好了!其實法輪功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沒有犯法!」一個警察說:「你自己做過甚麼你知道!」我看著那警察說:「我當然知道,我沒有犯法!」聽我這麼說,那警察就走開了。

那頭兒見我態度堅定就恐嚇說:「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然後叫其中一名警察出示一份所謂的「搜查證明書」說要到我家搜查。他們四個警察帶著攝像機在我家非法錄像,半個多小時過去了,甚麼也沒得到,又非法搜查了公用停車房,仍一無所得,只好又把我押回派出所。

那頭兒把我送到甚麼搜查室,說這是例行公事,要我配合。要給我拍照,要我按手印,還要抽血檢查。我不配合,就對那年輕警察說:「我沒犯法,我也沒有任何病,你們不能取我的血!你們要我的血幹嘛?要殺人嗎?」警察說:「不是,只是例行公事,這裏由不得你,你不取也得取!」我說:「不可以!如果你取我的血,我暈過去了你負責嗎?」那警察不吱聲,也沒敢硬來。就這樣我又過了一關。

約一個小時後,那個當頭兒的又出現了。把我關到訊問室,利誘、恐嚇,威逼的手段全使出。我一直盯著他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破壞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他一直在說,我一直在清。我反問他:「到底法輪功犯了哪條法律?」那一刻他迷糊了,開始說不出甚麼來,然後糊裏糊塗的說:「目前沒有明確的說法輪功觸犯哪條法律,其實中國的法律是不健全的,在實踐中不斷的健全完善中。國家要取締法輪功,所以你們不能煉……」我說:「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他誣蔑法輪功。法輪功根本就不是他所說的那樣。」他又問:「那法輪功是怎樣的?」「法輪功是佛法,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說。他說他已經轉化了多少多少法輪功學員了,意思是他就不相信不能轉化我。我繼續盯著他發正念。最後我流著淚對他說:「你真可憐!」他要我簽字,我不簽。最後他說他餓了,要去吃午飯。

第二次非法審訊仍然沒得到任何他要的。

我坐在派出所的長凳上,在我旁邊坐著一個被扣押的約四十來歲的女人。我流著眼淚細聲問她:「你犯了甚麼法被抓到這裏?」她很誠實的說:「我是吸毒被抓的。」值班的一名警察見我們說話,就指著我們吼道:「不要說話!」我說:「我勸她不要吸毒不可以嗎?警察不是應該勸人不要吸毒嗎?」那警察不說話了。我繼續勸那女的:「吸毒害人害己,以後出去一定要戒掉,知道嗎?」那女的連連點頭。真可惜沒來得及跟她講真相,她就被押走了。

約一個多小時後,那個頭兒聯繫上我丈夫,試圖通過我丈夫來轉化我。丈夫見到我馬上淚流滿面,勸我承認錯誤,說只要我承認錯誤他們就會放我。我對丈夫說:「我沒犯法,我沒事!我一定能出去。」 丈夫擔心我被判刑,就惡狠狠的說:「還說沒事,乖乖承認錯誤,才能救得了你!」我沒和丈夫理論,只是說:「我一定會沒事的。」

丈夫離開派出所,那頭兒又把我關回到那間訊問室,反覆詢問那些問過的問題,還是恐嚇、威逼,說:「真是不怕死!信不信我能把你關在裏面幾年出不來!」重複那句老話:「不見棺材不落淚!」不管他說甚麼我就一直發著正念。那一刻我能感受到我的空間場充滿了正的能量,而我面前的惡警像被定住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著弟子。最後他問:「如果把你放出去,你會繼續煉法輪功嗎?」我說:「煉,肯定煉!」他把四張問答紙遞過來要我簽名,我不簽。我對那頭兒說:「我沒犯法,你放了我。」他說:「不是由我說了算!」我心想:「是,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又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那頭招呼一個年輕警察把我非法銬到一張長凳上。

這時天黑了,那吸毒的女人又被押了回來。我心想,她是為聽真相回來的。於是我開始給她講法輪功是甚麼,「天安門自焚」是騙局,中共系統化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我煉法輪功獲得的好處等等真相。她膽怯的說:「國家不讓煉你就不要煉了!」我說:「國家不讓做好人,我們不做好人嗎?」她沉默了。我繼續說:「你出去一定要戒了毒,從新做個好人。你在很難受時就在心裏反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一定會保護你的。我不騙你,我說的全是真的!」她點點頭說:「我相信你!」

不知聊了多久,她睏了睡了。我請警察拿來兩床被子,一床給她,另一床我蓋在腿上打坐,繼續發正念。

不知過了多久,我要去洗手間,警察打開我的手銬。回到房間,值班的一名警察向我要我丈夫的電話號碼,說我可以回家了。眼淚頓時在我的眼眶裏打滾……

感恩師父對弟子的加持和呵護,我安全的回到了家!這次經歷讓我親身體驗了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