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初,我與同修到批發市場發放二零一七年明慧台曆。當我發到只剩三個時,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們面前,下來三個警察將同修的包拽住問:「你是幹甚麼的?包裏放的甚麼?」正好同修已把台曆發完,查包裏甚麼也沒有了。

當時我一愣,不知所措,他們也沒有過來問我。我立即往市場外走,剛走到轉彎處,三個警察追過來了。一個人拉住我的包說:「你這裏裝的甚麼?」我說:「好東西!」說著他從我包裏翻出三本台曆。又說:「誰讓你發的?」我說:「師父讓發的!」他們把我往警車那推,我大聲說:「你們要幹甚麼?我又不是壞人,你們不能這樣,要尊敬老人!」他們放開手,我自己上了車。心裏很坦然,沒有一點害怕與別的想法,只想這是師父讓我去給他們講真相的。

在車上我就開始給他們講:「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先他後我,無私無我;……」到了派出所門口,我一看好多警察都在門口站著,好像在歡迎大法弟子來講真相似的。我笑著說:「師父是讓我來救你們了。」

四、五個警察把我帶到一間辦公室,開始問我:姓甚名誰、哪裏人、住在哪裏?等等。我回答道:「哪裏人?中國人唄!」他們有的發出了笑聲。有人繼續追問我的情況,我一概不予以回答。他們沒辦法,對我說:「那你寫個名字得了。」我說:「名字可不能隨便寫。」他們又翻我的包,找手機、證件,因為我從來不帶這些。他們不信,又掏我的衣兜,從衣兜找出三個護身符。一個警察指著桌上放的三本台曆說:「正好三套啊。」我說:「對,請你們好好看看上面的內容。」我繼續給他們講,法輪功是正法,是讓人修煉的,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

我就給他們講,大法從一九九二年傳出,到一九九九年短短七年時間,全國上下就有一億人參加修煉。因為江澤民妒嫉、小人心態,他利用手中權力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近幾年來,諸如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等迫害法輪功的主幹將都紛紛落馬,這些人身居高位,表面看是因經濟犯罪落馬,其實質是迫害法輪功遭到了報應。我不停的講述著,他們都啞口無言。

後來,一個當官模樣的警察把他們幾個叫出去,又找來兩個女警察,還是讓我寫自己的名字,我不寫。其中一個說:「你編個假名也行啊」我說:「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能寫假名。」接著我就給她倆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超常,天滅共產黨,退黨保平安的事等等。她們只是笑不說話。

一晃,十點半了。一個女警說:「大媽,十點半多了,你不回去給孫子做飯啊?」我說:「是啊,不能誤了給孩子做飯啊。」正說著又來一個男警,讓她倆出去,又讓我寫名字甚麼的。我說:「今天,說甚麼我也不會寫一個字的,寫名字有甚麼用?無非你們想利用名字查到我的身份進行迫害,是不是?」那個警察說:「我可沒迫害你。」我又開始給他講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弘傳世界、「三退」保平安。他說他一九九七年在長春出差時,曾有幸聽過師父講法。我說那你有這麼大的緣份,和師父有緣啊,比我強,我都沒見過師父呢,那你趕快修煉啊。我又給他講三退的事,他有點害怕,有顧慮,意思說得保自己的飯碗,然後引開了話題。

就在這時,來了一個所長模樣的男警,說讓我到門口的屋裏暖和暖和,並且把屋裏看收發的約二十歲的男孩一起叫走了,對我說:「你在這兒暖和會兒。」他們就都走了。我一看,把我一個人晾在這裏,這不是讓我走嗎?!於是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出門時我還看見樓道有幾個警察在那說話。

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和膽量,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和考驗。在派出所的時候,我也有時冒出怕心,想今天他們不讓我回去,家裏的大法書、台曆、資料、器材等這一閃念。這念頭一出馬上就否定它,並想起師父講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1],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馬上心裏就平靜了。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保護著我。

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之中,我只是動了動嘴,對師父的感恩之情無法言表。我與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還有很多人心和執著沒放下。在這最後時刻,更要抓緊學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眾生,達到標準隨師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