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樹市趙宇晶等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清晨六點多鐘,榆樹市法院非法開庭,冤判法輪功學員趙宇晶、王玉蘭、朱豔玲三年多。法庭內,法官阻止法輪功學員和家屬辯護,開庭僅僅二十分鐘,就草草收場。

清晨五點四十分,國保警察、法院法警和工作人員陸續進入法院,有十幾位警察在門前晃動,不時地的有四、五個警察兵分兩路東西巡查,六點十五分法院正門前的十幾名警察聽到警笛聲立即列成兩隊站在道兩邊,隨後呼嘯的開進兩輛載著法輪功學員的麵包警車。六點四十五分載著法輪功學員的警車又鳴著警笛使出法院。

法庭內 法官阻止法輪功學員辯護

在法庭內,不讓當事人說話,更不許旁聽家屬說話。朱豔玲幾次勸善、講真相和辯護都被審判長打斷,朱豔玲女兒說:「我母親沒有罪,為甚麼不讓說話」就被法警斥責,後來當問及朱豔玲是否上訴時,朱的女兒又說了一句「上訴」後就被法警立即逐出法庭。

法輪功學員趙宇晶、王玉蘭也同樣勸說法官與警察不要犯罪、迫害好人等,都被阻止。整個過程三個法輪功學員的冤判過程僅用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

朱豔玲被非法冤判三年六個月  

朱豔玲被非法冤判三年零六個月。現在朱豔玲和家屬正準備上訴。

幾年來,朱豔玲經常被公安警察騷擾和非法追捕,有家難回,居無定所。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又一次被榆樹公安刑警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在榆樹看守所,家屬為朱豔玲聘請了律師,榆樹「六一零」和公檢法部門不讓介入,因此第一次庭審都沒通知家屬。這次宣判又沒有通知家屬。可見邪黨的執法部門就是怕他們的惡行被曝光、被揭穿,不敢堂堂正正的審理,才起早進行冤判此案。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下午四點,榆樹國保大隊警察到朱豔玲家騷擾,朱豔玲沒配合他們,六點多鐘,惡警又強行闖入,把朱豔玲和丈夫劫持到公安局(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並搶走個人物品。她丈夫被放回,朱豔玲被非法關押在到看守所迫害。由於抵制迫害,絕食抗議,朱豔玲身體極度虛弱,危在旦夕,在十二月六日和七日連續兩天,將朱豔玲送往榆樹市醫院搶救,打完針後,又將她劫持回看守所。她的身體還是非常虛弱,看上去真的是生命垂危了,才被家屬和親友擔保,辦完保外就醫,才放回家。

趙宇晶、王玉蘭被構陷冤判三年三個月並罰款一萬元

趙宇晶、王玉蘭都被冤判三年三個月並罰款一萬元,現在和家屬正準備上訴。

榆樹市五棵樹鎮法輪功學員趙宇晶、王玉蘭、李香雲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去先峰鄉土窯村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真相惡人構陷,遭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連打帶拽拉上車,欲非法拘留十天。當家屬與親友於一月十五日去拘留所接這三位法輪功學員回家時,拘留所警察告知,前一天他們被轉到看守所非法刑拘。

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轉到看守所幾天後,就被公安局非法起訴到檢察院,三名法輪功學員家屬到公安局和檢察院去要人,他們都是不負責任的推脫,不是找不到人,就是打電話不接,即使接了電話說兩句就把電話撂了。李香雲通過家屬不懈的努力,於二月十五日被家屬接回家,後來又被騷擾,現在李香雲被迫流離在外有家難回。

根據公安局和檢察院內部人員透露,他們辦案人也是騎虎難下:審判吧,不夠條件(其實所有迫害都是強加的);釋放吧,還不敢放。期間,榆樹公檢法和「六一零」也費了好多周折把趙宇晶、王玉蘭的案卷報到長春市檢察院兩次,讓「上級」定奪如何結案。據趙宇晶家屬說:「這次通知家屬旁聽的就是長春市中級法院打電話通知的」。

據明慧網「2017上半年法輪功學員無罪獲釋綜述」一文,今年一月到六月,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中級法院,都有阻止或終止迫害程序的案例,五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獲釋,另九十七人被退卷。這些案例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二十一個省、直轄市。

長春市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員,別再幹害人害己的傻事了,給自己留條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