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龍被黑龍江呼蘭監獄迫害致精神失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吉林省榆樹市土橋鄉法輪功學員張文龍三年冤獄期滿,被家屬從黑龍江呼蘭監獄接回家,老伴和兒子及兒媳本想這回可好了,不用惦記他在監獄被迫害吃苦了,種地也有了幫手了,可張文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張文龍被接回家後,最大的問題是失去記憶,親友鄰居多半都不認識了;不停的小聲自言自語的叨咕,說的是甚麼別人也聽不清;對老伴,說罵一通就罵一通。更嚴重的是,鄰居來看望他,他也罵人家還要和人家拼命,家裏的菜刀和農具都得藏起來。家裏人整天都提心吊膽的特別緊張和恐懼的看護著他,弄得全家人精疲力竭,不得安寧。

張雲龍現年六十歲,他於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去鄰縣黑龍江五常市山河屯林業局所在地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林業局看守所,不走法律程序迅速判刑三年,直接送哈爾濱市呼蘭監獄集訓隊關押迫害。

四月三十日呼蘭監獄集訓隊一李姓警察給張雲龍家屬打電話,說是要去哈爾濱省醫院給張雲龍做病理檢查,叫家屬帶五千元錢送去,張雲龍兒子接到電話後,見父心切,趕忙送去後,警察又說需要八千元,五千元交給李姓警察也沒給收據,說剩下給返回,但事後無果。去醫院時有六個警察看著還戴著手銬。

據張的兒子說:見面時父親骨瘦如柴,說話都沒有力氣,說一句得歇一會才能說下一句話。血壓是低壓68、高壓86,身體極度虛弱。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獄警說那得檢查出癌症才能辦保外的。

五月七日,獄警李某讓家屬與他簽訂有關張文龍在監獄中的病情協議,被家屬拒絕。家人看到張文龍非常消瘦,絕食近三個月,但是精神很好。

進入九月份,從呼蘭監獄傳出消息說「張文龍被迫害成精神病狀態」。後來十月份張文龍兒子張彪與親友去看望張文龍果然是精神恍惚,說話語無倫次,有的親友他都不認識。找到政教科長王曉臣了解情況和要求保外就醫時,王曉臣說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和推諉搪塞之詞,還極力掩蓋事實真相。後來九監區警察上樓說了實話:張文龍從集訓隊到我們監區來就發現精神不正常,王曉臣才無話可說。

十二月份,張文龍的老伴、兒子和親屬又去了幾次呼蘭監獄要人,找到了政教科長王曉臣、胡大光、郭管教、「六一零」的杜鵬、南監獄長、劉監獄長等他們有的推托,有的冠冕堂皇不辦實事。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張文龍兒子等家人在監獄接見張文龍結束時,看到父親在返回監舍的過程中,被犯人連推帶搡,對父親的處境十分憂心,當時就請求監區警察幫忙給父親辦保外就醫,不然父親就沒命了。在場的親友和旁觀者都同情和傷感不已。

回到家中,張文龍老伴、兒子、親友向鄉鄰訴說張文龍在監獄被迫害成這個樣子,村幹部給開證明,村民簽名按手印,證明張文龍是老實巴交、遵紀守法的大好人,由原來一身病經過修煉法輪功後達到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沒被綁架前也是一名正常人,當地村民已有一百來人簽名呼籲,黑龍江呼蘭監獄立即釋放好人張文龍,同時也呼籲社會各界正義之士給予支持,制止迫害。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七個警察,在村隊長郎大軍(此人在營救張文龍時給打證明,說張文龍是好人,在家身體特別好)被國保警察的脅迫下到法輪功學員張文龍家中,詢問是誰去村長那開的證明,是誰去鄉親家按的手印。是誰把按的手印上到明慧網的。張文龍的兒子說:「我爸爸在監獄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走路都打晃,我們讓鄉親們打個證明,好辦保外就醫,不就開個證明嗎?有甚麼大驚小怪的?到我家的人我都不認識。」

隨後,村隊長郎大軍又被警察脅迫挨家挨戶找村民「談話」,要問出是甚麼人到村中搞的簽字,按手印,為甚麼要給某教簽字。並且恐嚇村民中央都知道此事,特別重視。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這些人又到張文龍家,對家人及鄉親進行騷擾。給家屬和鄉親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和恐懼。

現在張文龍回到家中,這個狀態,老伴說:「叫我太失望了,這可叫我咋辦唉?」說著說著就癱倒在炕上傷心的哭了起來。後來張文龍被親友接到外地調養去了。

按以往情況,監獄通常與當地「六一零」合謀不讓家屬接出獄的法輪功學員回家,例如榆樹法輪功學員呂先鋒、李滿庭、楊信等冤獄期滿後被「六一零」接回後馬上送洗腦班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王鳳娟在雲南被綁架勞教迫害三年期滿後,「六一零」惡首李鳳林拿著老百姓的納稅錢,為了遊山玩水,親自坐飛機去接王鳳娟回榆樹的。可是這次由於張文龍被迫害致精神病狀態,他們也改變了以往的聲稱「關愛」做法,閃蔫了,這次就愣沒敢出頭去「關愛」張文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