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撫順市國保隊長彭越惡行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

一、前言

彭越,男,40歲左右,現任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的國保支隊(原公安一處)隊長,也就是以前的「政保」,即中共管制中國民眾思想的暴力機構,為了欺騙老百姓,後改名「國保」。


彭越

在彭越為警的多年中,聽從中共邪黨的謊言和教唆,至少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彭越就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彭越被列於「法網恢恢」網站(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的網站)惡人榜,其編號為:24871.當時擔任市國保支隊反×教大隊副大隊長。

自1999年起,法輪功被迫害十八年來,彭越積極跟隨中共當局政法委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的邪惡命令:「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前期,彭越迫害法輪功是個跟隨者,那時,雖然不十分出名,但很努力,把迫害作為撈取個人政治資本、升遷和斂財的階梯,不遺餘力,蹲坑、監控、跟蹤法輪功學員,把特務的技能用在了迫害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人身上。如此賣力迫害法輪功的勁頭,終被邪惡中共當局欣賞和重用。後期,負責的職權範圍由原來的撫順三縣,擴大到撫順四區三縣,罪惡足跡踏遍整個撫順市區和縣區。迫害手段不斷升級,不休止地構陷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搶劫、敲詐勒索、批捕判刑等等迫害,已犯下了蒼天不可饒恕的罪過。

篇幅有限,文中著重選擇近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部份案例,即;2012年──2017年6月。下面列舉綁架、抄家、搶劫、敲詐勒索、構陷判刑的迫害案例,幾乎每個案例都有彭越直接參與迫害的陰影。

不完全統計:近五年來,被彭越直接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164人,其中有8人被綁架2次;搶劫、勒索現金:九十三萬五千七百九十元;被非法批捕判刑51人。

目錄
一、前言
二、迫害情況
(一)綁架、抄家、搶劫、勒索、判刑概述
1. 綁架
2. 抄家搶劫
3. 敲詐勒索
4. 非法判刑
(二)個體綁架迫害案例
(三)集體綁架迫害案例
1. 借2008年奧運「6.28」 綁架案
2. 2012年「F08專案行動」、「4.15」迫害案、「9.25」 迫害案
3. 2014年「6.20」 綁架迫害案
4. 2016年「7.22」 綁架迫害案
三、被迫害致死二案例
四、被迫流離失所四例
五、結語

迫害概況

(一)綁架、抄家、搶劫、勒索、判刑概述:

綁架──彭越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跟蹤、監控、手機監聽、門口蹲坑、抓人不分男女老少:年齡大的八十一歲,年齡小的二十四歲;不分場合地點:大街小巷、商場小店、工作單位、車站等地都有警察隨處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身影;不分晝夜:搞突襲,有預謀的大規模的瘋狂抓捕。

被彭越參與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 2012年綁架39人:
撫順市7人:趙玉蘭、張傑、苗淑卿、羅秀傑、姜德新、張波、羅秀列;
新賓縣16人:佟豔冰、於海豔、胡少烈、劉越、黃亞光、商曉光、劉立傑、張德豔、王玉梅、穆國棟、汪桂華、趙積偉、孫海峰、於淑賢、尚麗萍、池秀華;
清原縣16人:張守慧、賈雲龍、李文松、胡鳳菊、張廣英、劉英傑、劉維斌、劉玉蘭、李恆良、董壯楠、付文全、姜豔、王法軍、劉麗英、劉海濤、蓋永傑。
◇ 2013年綁架9人:
撫順市:劉成豔、李風雲、錢書娟、姚曉豔、楊麗華、王素芳、蘭新芳、胡永正、楊成煥。
◇ 2014年綁架30人:
撫順市25人:鄭雲蘭、宮秋冬、陳岩、林柏、趙玉梅、關佳莉、徐秀清、林玉珍、吳福珍、周玉芳、田香雲、徐春雷、杜國英、王家國、唐洪豔、李力、王德芬、魏少敏、王國英、金哲、於壽榮、伊佐君、徐桂珍、趙洪蓮、山長英。
新賓縣5人:馬思媛、黃香容、劉明珍、張憲莫、老馬太太、趙麗傑(抄家)。
◇ 2015年被綁架20人:
撫順市16人:張文卿、耿林、李淑雲、徐春豔、許玉芝、趙金鳳、任長學、段玉英、李雲香、
王姓、韓若香、魏淑華、胡國艦、王鵬義、張顯勝、許桂琴;
新賓縣4人:馬思媛、趙玉芹(抄家)張守慧、徐平、金鳳芝。
◇ 2016年綁架57人:
撫順市52人:劉雲、張文卿、李翠紅、王紅、劉淑坤、張英、賈乃芝、康校芹、康校華、李豔芬,
張曉蘭、李春葆、陳文華、小多、小聶、於連星、張桂萍、閆明宇、劉郎、王佩與丈夫。鮑文章、李姓(李石)盧麗萍、燕賓、敬霞、孫淑華、東維榮、胡風秋、徐貴榮、潘福德、呂慶、李明雲、劉鳳娟、姜順愛、李剛、李豔榮、秦增雲、彭傑、劉鳳玲、陳豔宇、李麗珍、李玉環、段淑霞、赫立中、趙靜、孟秀娥、田彩英、金××、孔繁校、都興貴、蔡偉。
清原縣3人:豈運華、豈運珍、張桂平;
撫順縣2人:王豔、耿素香。
◇ 2017年綁架16人:
撫順市:劉雲、宮秋冬、陳××、鄭雲蘭、李俊田、韓秀蓮、李姓三位、李玉梅、趙麗輝、
小宗子等五名。

2、抄家搶劫──搶劫物品:

①大法書籍、師父法像;②隨身聽、讀卡器、sim卡、存儲設備、光驅等;③護身符及各種掛件、法輪功真相冊子和傳單、真相條幅、真相光盤、空白光盤等資料;④電腦、打印機、複印機、刻錄機、影碟機、塑封機、打眼裝訂機等各種機器;⑤紙張、墨水、切紙刀、鉗子、螺絲刀等耗材和工具;⑥手機上百件、3000元數碼相機一個、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⑦據悉,扣押轎車二台未還;⑧偷搶門鑰匙抄家;⑨工資卡、銀行卡、存摺(其中有穆國棟3萬元存摺;夏淑坤九千元存摺);還有很多難以統計的種類及數量。搶劫現金見表二:

表二: 被抄家搶劫27人

姓名

搶劫現金

姓名

搶劫現金

搶劫現金

搶劫現金

總計
趙淑芹

6,800

穆國棟

8,000

豈運珍

3,100

蓋永傑

2,000

趙積偉

10,000

遲秀華

8,000

金xx

40

劉麗英

20,000

周玉芳

200

商曉光

15,000

張守慧

4,200

李姓

10,000

馬思媛

10,000

李 力

6,300

趙玉芹

1,000

徐 平

1,000

劉鳳蘭

2,300

王國英

10,000

田彩英

90,000

張文卿

500

趙金鳳

4,500

盛寶仁

10,000

劉海濤

11,000

耿 林

4,500

胡風菊

4,270

趙麗傑

1,000

李文松

2,080

合計

38,070

58,300

111,420

38,000

245,790

3、敲詐勒索──「敲詐勒索是過去土匪綁票常行的罪惡,土匪出身的中共當然不會忘記老本行,敲詐勒索的款項各有明目,如高額罰款、各類押金、保證金、治安費、生活費等,敲詐的這些非法款項,收據都不開,是真正的土匪流氓行為。」 巧取豪奪是邪黨人員不勞而獲的貪婪本性。

彭越的勒索手段是偽善加脅迫,面對被綁架的家屬說:拿錢就立即放人,否則就重判。拿錢就再也不抓了,愛煉(法輪功)就煉,我們不管。家屬經過彭越的引導後,明白了要人就有一條路,拿錢換人。當家屬認可的時候,彭越的貪婪本性躍然紙上,開口就是十萬、二十萬的,或五萬打底,實在沒錢的一千也要。可憐的家屬在無奈的情況下,在微薄的經濟基礎上,為了救回親人,忍氣吞聲,與彭越討價還價。當彭越接到錢後,還有脅迫跟著:拿錢的事不許告訴任何人,否則還抓回來。你告我,也沒有用,你沒有證據(收錢不給開條)……由於家屬怕彭越報復,交了錢也不敢說,因此彭越到底收了多少錢無人可知。

勒索現金:六十九萬元。(其中從民間第三方了解中獲取數據177,500元)見表三:

表三: 被敲詐勒索25人

姓名 勒索現金 姓名 勒索現金 姓名 勒索現金 總計
趙淑芹

7,000

田香雲

1,000

賈雲龍

110,000

趙積偉

400

王德芬

100

劉英傑

40,000

周玉芳

1,000

山長英

10,000

王鳳軍

20,000

馬思媛

70,000

李豔芬

1,000

張廣英

20,000

劉鳳蘭

70,000

張曉蘭

1,000

小宗子

50,000

趙金鳳

19,500

李春葆

1,000

老師

40,000

王 豔

50,000

李姓三人

50,000

彭 傑

20,000

鄭雲蘭

68,000

胡風菊

40,000

合計

285,900

104,100

300,000

690,000

表二搶劫+表三勒索=搶劫、勒索總額:245790+690000=935790 元(九十三萬五千七百九十元),另有李力120元港幣被竊走。總人數為52人,其中有7人佔兩項迫害。

4、非法判刑──不拿錢的就刑拘。構陷材料,由彭越親自鑑定抄家而來的法輪功資料,然後起訴、逮捕、判刑。過程中仍繼續偽善敲詐勒索家屬現金。

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六月底,已知批捕15人,非法判刑36人,共計51人,佔綁架總人數(164人)的31%。名單見表四。

表四:─2017年撫順被構陷批捕、判刑迫害名單

姓名性別時齡批捕與判刑綁架時間
趙玉蘭714年6個月2012. 03. 26
羅秀傑533年6個月2012. 04. 15
劉海濤4年2012. 09. 25
苗淑卿633年6個月2012. 10. 15
楊成煥604年2013. 10. 15
王素芳633年6個月2013. 12. 01
趙洪蓮723年2014. 01. 06
魏少敏747年6個月2014. 06. 20
王家國816年2014. 06. 20
唐紅豔508年2014. 06. 20
王德芬543年6個月2014. 06. 20
李 力604年6個月2014. 06. 20
王國英425年2014. 06. 20
徐桂珍693年2014. 06. 20
金 哲65判3緩5年2014. 06. 20
於壽榮604年2014. 07. 07
伊佐君683年2014. 09. 18
山長英723年2014. 09. 23
張守慧4年2015. 04. 24
徐 平2年2015. 04. 24
金鳳芝3年6個月2015. 04. 24
胡國艦454年2015. 07. 07
許桂琴3年2015. 11. 10
王鵬義634年2015. 09. 02
張顯勝3年6個月2015. 09. 01
段淑霞3年2016. 01. 13
李玉環641年2016. 04. 07
趙 靜685年2016. 04. 15
赫立中683年2016. 04. 15
李麗珍2年6個月2016. 05. 06
張文卿474年2016. 06. 07
孫淑華573年2016. 07. 05
彭 傑673年6個月2016. 07. 22
劉鳳玲5年6個月2016. 07. 22
徐桂榮批捕2016. 07. 22
劉鳳娟批捕2016. 07. 22
胡鳳秋批捕2016. 07. 22
李豔榮批捕2016. 07. 22
秦增雲批捕2016. 07. 22
張桂萍批捕2016. 07. 22
東維榮批捕2016. 07. 22
姜順愛批捕2016. 07. 22
李 剛53批捕2016. 07. 22
潘福德批捕2016. 07. 22
李明雲批捕2016. 07. 22
呂 慶45批捕2016. 07. 22
鮑文章63批捕2016. 08. 11
陳豔宇452年2016. 09. 15
孟秀娥64批捕2016. 10. 14
孔繁孝55批捕2016. 11. 18
都興貴652年6個月2016.06. 29

說明:從表四中可以看出2016年,撫順法輪功學員被市國保構陷越加嚴重。下面列舉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具體情況:

(二)個體綁架迫害案例

1、綁架後抄家、搶劫物品

◇二零零五年十月間,惡警彭越等人,到新賓縣將法輪功學員王曉明綁架到羅台山莊洗腦班,並非法將王曉明家中的電腦抄走。

◇二零零九年,撫順市望花區魯彩華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送還二十元錢。敲開門後,看見這位學員家有人在往編織袋裏裝東西,主人在一旁,魯彩華以為是主人的親戚,就沒在意。突然被其中一人拖進屋裏不讓動,把她帶到了派出所,她才知道這兩個男青年是警察,一人是國保大隊的彭越,另一個不知名。就這樣,被劫持到南溝看守所。這期間,他們從她家中非法搜索到兩本大法書和一個電子書。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七點多,遼寧撫順國保魏振興等六人闖入法輪功學員李玉梅家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等私人物品,並綁架李玉梅,送至將軍派出所。第二天晚十點前,將軍派出所把李玉梅送撫順看守所欲行政拘留十天,因體檢血壓高達二百二十而被看守所拒收而回家。李玉梅的丈夫侯先生到派出所索要被搶的電腦等物,遭拒絕,警察說是所謂「作案工具」。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遼寧省撫順法輪功學員李俊田正在工作單位上班(育才中學),被撫順國保支隊彭越等人綁架。十點多鐘李俊田妻子韓秀蓮在家被綁架,她被從五樓拽住頭髮拖至一樓,頭髮被拽下一大把,隨即家被抄,家中台式機電腦及大法書被搶走。

2、綁架後抄家、搶劫物品及現金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間十點多,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大法弟子張守會、徐平、金鳳芝出家門不久,被撫順國安局及撫順國保大隊彭越等警察綁架。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時,發現家裏的許多東西(電腦、大法書籍、牆上貼的畫)都沒有了,徐平家裏的現金(工資)一千多元也沒有了。可見,都是被撫順警察搶走了。幾人被非法關在撫順市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撫順國保支隊長彭越一夥,有六、七人來到耿家門口,敲門騙說是收水費的,打開門進屋就實施綁架、抄家。連同去他家的二位法輪功學員一起綁架。搶走耿家電腦、打印機、10箱紙、光盤300張和4500元錢,還把耿家鑰匙搶走,當晚都被送往看守所,耿因血壓高被拒收與另二人放回。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早,撫順市國保支隊由副科長魏振興為首的四人闖入清原縣法輪功學員豈運珍家中,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現金三百多元,另外還有豈運珍丈夫賣西瓜的2800多元錢也被搶走;豈運珍的妹妹豈運華到姐姐家串門,被警察逼問、翻兜後強行帶走,後釋放。豈運珍被劫持到撫順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在撫順國保彭越的安排下,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金××被綁架,到了派出所就搜身。兜子裏面有40多元錢,一個電子手錶,還有鑰匙,還有剛買不長時間的手機(700多元人民幣),還有胳膊上戴的價值6500元的玉鐲子,都被警察搶劫,然後把他們關在鐵籠子屋裏,隨後又抓來三人。

3、綁架後抄家、搶劫物品、敲詐勒索家屬現金

◇山長英,現年七十二歲,吳福珍,女,現年六十九歲。二人居住撫順市新撫區。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上午二人在浴民商城向世人講真相時被國安警察綁架,非法罰款一萬元,又將老人送入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非法關押十九天放回家。第二天撫順國安警察又闖到山長英和吳福珍家,抄走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撫順國保彭越參與綁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早上八點三十分,撫順國保隊長彭越夥同新撫區千金派出所警察將鄭雲蘭綁架,同日有六男一女非法闖入鄭雲蘭的家,當時有位鄰居在場,警察把家裏的東西翻得亂七八糟,放在被子下的二千元被劫走(鄭的丈夫已要回)。警察把鄭雲蘭帶到千金派出所。當日下午,鄭的丈夫去千金派出所要人,被彭越敲詐、勒索一萬八千元,才把鄭放回家;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下午,在撫順新隆嘉門前停一輛黑色轎車,鄭雲蘭走到車前,送給車裏的人真相資料,車內坐著公安局長,正在辦案。鄭雲蘭不幸被綁架,被勒索五萬,拘留在南溝看守所十天放回。

馬思媛家被搶走一萬,家屬被勒索七萬元放回: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撫順市安全局國保警察開了一輛灰色中型麵包車,停在了馬思媛的姐姐趙麗傑家門外,一夥警察闖進了馬思媛的姐姐家不容分說把馬思媛、黃香容、劉明珍、張憲莫、圖麗娟、老馬太太綁架到車上。惡警們把法輪功學員直接拉到撫順市的一個地下室裏進行審訊,地下室裏陰冷陰冷的。圖麗娟被折磨的嚴重高血壓和心臟病已回家。其餘都被關到撫順市看守所,之後警察們開始抄家、搶劫。

馬思媛的姐姐趙麗傑家被翻得亂七八糟。抄走一台式電腦、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還有一千元錢。馬思媛兜子裏的一萬元錢(是妹妹的)被警察搶走;然後又抄了馬思媛的家,搶走兩台筆記本電腦、打印機一台、大法書籍。張憲莫(現已被迫害死)家抄走一台電腦、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等。

馬思媛被劫持到撫順市南溝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八個月時,因乳腺長瘤而被取保候審。在取保候審過程中,馬思媛的丈夫被勒索了七萬多元錢。還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撫順市安全局警察強迫其做線人(特務)才被釋放。

◇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下午,撫順趙金鳳的丈夫開門剛進屋,還沒等關門呢,魏振興帶了兩個警察從樓上下來(彭越與司機後進來),劫門闖入,出示非法闖入證件,把趙金鳳臥室的大法書三十多本、一台筆記本電腦、四千元真相幣、還有外置光驅等小物件搜走,並將趙金鳳劫持至國保支隊,非法拘禁三小時左右才放回。當時趙金鳳的家屬向彭越講情要人,彭越說得拿五萬元,不拿錢不能放。趙金鳳的家屬沒辦法,只好給了彭越一萬九千五百元。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撫順東洲區法輪功學員李豔芬、張曉蘭、李春葆被綁架、抄家。李春葆家裏大法書籍百餘本,以及師父法像和其它資料,還有二萬元真相幣及一千元左右(50元一張)的新鈔票搶走。當天夜裏三人被送往南溝拘留所,李豔芬,張曉蘭因體檢不合格拒收,每人被勒索一千元才讓回家。李春葆直到第二天下午也被勒索一千元才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撫順市李姓三位法輪功學員在一起通讀法輪功著作,撫順國保警察魏振興帶人用事先偷來的鑰匙開門,進屋就開始亂翻東西。抄走了兩台電腦、一個影碟機,七個播放器,一個電子書,四百多元的真相幣,一個手機, 大法書籍、師父的法像、播放器等都被劫走。下午五點多鐘,三人被帶到市局。市局國保向三位家屬索要五萬元錢,否則不放人,家屬無奈,三家湊合五萬元交給彭越。接近八點鐘,三人各自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中午,宮秋冬等三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峽河講真相,被村民舉報,遭遇峽河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在撫順南溝看守所。三名法輪功學員為撫順望花人,宮秋冬家門鎖被撬開;另有一人被抄家,抄走兩台電腦。宮秋冬被拘三十七天放回,另二位還在南溝看守所,已四十多天了。

4、綁架後被勞教或洗腦迫害

◇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劉光英,現年七十六歲,原有角膜炎、沙眼、青光眼、腰脫、眩暈、氣管炎等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不翼而飛。不幸的是,二零零二年,卻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楊姓隊長、彭越夥同將軍派出所警察晟銳(音)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勞教,押送到馬三家勞教所折磨三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撫順市新撫區鄭玉珍、朱永健,及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在給人講真相、送資料時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彭越、耿丹綁架、抄家,法輪功資料被抄走。後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5、綁架後抄家、搶劫、構陷批捕判刑迫害

◇劉鳳蘭家被搶走二千餘元,家屬被勒索七萬後,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劉鳳蘭與老伴在劉山502車站,被一夥撫順國保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又非法搜身,將二老的袋裏的錢物全部搶走,然後又非法闖入家中,抄家,盜竊,搶劫,他們如入無人之境,把家裏翻了個底朝上,家中僅有的二千二、三百元現金,也都被他們給搜刮得一乾二淨,一分不剩,同時還搜走了家中的筆記本電腦、6部手機、3個讀卡器、法輪功經書、sim卡、鉗子、螺絲刀等修理工具。國保警察們翻箱倒櫃,床給掀開了,被褥揚了,屋裏一片狼藉,好端端的一個家,瞬間就變得淒涼一片。所搶之物都沒有收條,搶劫之後揚長而去。又到劉鳳蘭的親屬家威嚇,被敲詐,勒索七萬元現金;二零一一年十月份,劉鳳蘭被秘密判刑四年,年底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彭越、耿聃參與綁架。

撫順市新撫區西三街法輪功學員楊桂芬,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早上八點多,在家中被撫順市國保大隊彭越帶領幾個惡警綁架,家中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物品被國保大隊非法抄走,楊桂芬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楊成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撫順東洲阿金溝法輪功學員楊成煥(家住阿金溝游泳池附近)、李風雲(女,七十多歲)和錢書娟(女,五十歲),在撫順縣蘭山鄉新農村及兩家子村向村民贈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鄉長李影惡意構陷,蘭山派出所所長徐寶國、副所長等人將三人強行綁架,並於當日深夜對三人非法抄家,強搶私人財物;第二天下午,三位婦女被劫持到南溝看守所,楊成煥被非法判刑四年。錢書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李風雲老人因看守所拒收回家。

楊麗華家被洗劫一空,工資卡、銀行卡、存摺、現金等全搶走 ,被冤判三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那天,撫順市望花區楊麗華的家一片狼藉,工資卡、銀行卡、存摺、現金均已不見,裝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的大皮箱被砸了一個大窟窿,電腦和打印機已不見,另有mp3、手機、電子書等私人物品均被洗劫一空。領頭的正是上了惡人榜的撫順國保支隊隊長彭越。楊麗華隨即被非法關押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於同年十月四日,被秘密送往遼寧省女子監獄。

胡國艦被冤判四年,做了開顱手術,一度生命垂危: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撫順東洲區胡國艦在發放真相資料和貼不乾膠時,被撫順東洲區阿金溝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晚上家被抄,第二天把他送入撫順看守所。胡國艦被東洲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到瀋陽監獄。第二年又從瀋陽監獄轉到本溪監獄八監區。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晚,胡國艦被迫害致出現昏迷狀態,被送到本溪中心醫院搶救,做了開顱手術,曾一度生命垂危。目前仍在本溪監獄。

孟秀娥被刑訊逼供三天三夜不允許睡覺: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撫順六旬老太孟秀娥,準備去撫順南溝看守所參加庭審旁聽,還未到呢,就被古城子派出所警察綁架。下午被非法抄家,二台電腦、四台打印機、大法書等個人物品被搶走,當晚送南溝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受折磨,至少三天三夜不允許睡覺。後來被彭越構陷到檢察院、法院,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順城區法院對孟秀娥非法庭審。

於壽榮在家被綁架 被誣判四年:於壽榮,女,六十多歲,是撫順東洲區萬新街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撫順國保夥同萬新派出所警察到於壽榮家將其綁架,並在第二天送入撫順看守所非法關押。家中的許多私人物品被警察強盜般的搶劫。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法像被搜走;還有台式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Evd兩台、psp一台、手機等物品都被搶走,二零一五年三月被東洲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田彩英被誣判七年六個月,被搶走八、九萬元現金,還有銀行卡等: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撫順市永安台派出所警察到新撫區法輪功學員田彩英女士家抓人、抄家。田彩英家中法輪大法書籍、師父法像、打印機、筆記本電腦等均被搶劫,還有八、九萬元現金,另有加起來幾萬元的銀行卡和存摺,還有眾多私人物品也被掠走。五月十三日,辦案人王延超才將田彩英住房的鑰匙交給田彩英的姐姐,家人察看時發現,整個屋子被弄得一片狼藉,如同遭土匪搶劫了一般。田彩英後被誣判七年六個月,因身體狀況保外回家。

劉雲第二次被綁架,遭市國保構陷批捕: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撫順市望花區五老屯街道六十七歲的劉雲,在撫順高灣集市向人講法輪功真相,被警察便衣盯住,十點四十五分被撫順市國保警察魏振興和三個便衣警察綁架。劉雲的老母擔心女兒在看守所受折磨,找誰誰不管,無奈劉雲家屬聘請了律師,魏振興跟劉雲的女兒說:你媽的事已經報上去了,你們到上面去找吧!你們找律師幹甚麼?花好幾萬也不管用。

6、報復案例

例1:馬思媛聲明不做特務被報復,再次綁架冤判四年

馬思媛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被綁架,非法關押了八個月時,因乳腺長瘤而被取保候審。釋放時的條件是為公安做內線「特務」,當時她表面應付了才被放回。從看守所回家後,丈夫為逼迫其放棄法輪功的修煉而沒達到目的和她離了婚。

二零一五年三月間,因新賓縣法院欲對她非法庭審,馬思媛被迫離家,並聲明自己答應當特務是錯的。可是不幸的事又發生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八點左右,在趙玉芹家居住的親屬馬思媛聽到有人敲門,就把門打開了,結果闖進來四個便衣警察。這些人沒出甚麼手續和證件,就強制趙玉芹不讓動了。便衣走到馬思媛面前假裝地說:是你呀,你在這裏。其實這些便衣是奔著馬思媛來的。

接著便衣讓馬思媛去北屋,不一會兒他們就開始在屋裏亂翻、拍照。趙玉芹告訴翻東西的便衣說:「我叔叔趙志傑在撫順公安二處上班,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你們應該知道的,你們應該給自己留條後路,別再這樣迫害法輪功了。我以前身體很不好,曾患過肝硬化晚期、心臟病等等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大法全都好了。我還收養了一個被遺棄的殘疾嬰兒,這孩子學習吃力,成績不好。我自己省吃儉用的花錢培養孩子,送孩子到瀋陽藝術學校,我都快七十歲的人了,供孩子讀書容易嗎?不煉法輪功我不會這樣做的。」

不一會兒,趙玉芹迷糊糊的倒在了沙發上,便衣問:怎麼了?趙說:心臟不好,便衣說裝的吧。過一會,彭越問趙玉芹:馬思媛怎麼來的?趙玉芹告訴他說是親屬,因馬思媛身體不好,丈夫與她離婚了,心情不好來這住些日子。然而彭越不聽勸告,還是把馬思媛綁走了。在親屬不知道的情況下,秘密陷害馬思媛四年冤獄。

例2:張守慧女士被搶走的四千多元要回後,遭彭越報復被構陷冤獄四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張守慧在自己家裏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便衣警察騙到樓下被綁架。彭越、耿聃搶走張守慧的鑰匙,在家無人的情況下,深夜一點多鐘自行開門入室搶劫。搶走了四千二百多元人民幣,和三十多本法輪功書籍,張守慧被綁架到撫順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在張守慧被非法關押期間,彭越想以此敲詐張守慧的丈夫,彭越給張守慧的丈夫打電話說:你是張守慧的丈夫嗎?張守慧在這裏,你拿一萬元錢就放你妻子,張守慧的丈夫沒給拿錢。張守慧屢遭迫害,以前曾被勒索上萬元,現在靠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強維持生活。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張守慧給耿聃、彭越打電話要錢,彭越說再要錢我就批捕你;耿聃說:不批捕你,就不姓耿。張守慧無奈只好另找要錢的出路,於是到本地撫順人大、紀檢、檢察院等十幾個單位去投稿控訴彭越。後來在檢察院的協商和壓力下,彭越安排張守慧到清原公安局取錢,張守慧剛走到清原公安局門口,接到彭越來的電話,彭讓張回家取精神病病志,張沒有回去取,到了樓上辦公室,彭又讓張寫一份申請:內容是自身有病或孩子上學沒有錢要求給予補助,張不同意這種要錢方式,張認為誰到我家偷的錢就跟誰要錢。

最終彭越把搶劫的四千多元現金還給了張守慧。可是好景不長,隨之而來的是張守慧的電話經常被監聽,出門被跟蹤……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間,張守慧被尾隨的撫順國保支隊長彭越等不法警察綁架,隨後被非法關在撫順市看守所。國保支隊編造假證據將張守慧構陷到撫順市新撫區法院。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被撫順市新撫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十一月初,撫順市新撫區檢察院將案子退回到撫順市公安局(退回二次),市公安局又把張守慧陷害到新撫區檢察院。最後,張守慧被撫順新撫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張守慧上訴,撫順市中級法院違法維持原判。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張守慧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就這樣彭越的心腹之患得到了回報。

例3:欲向赫立中家屬要錢未果,赫被誣判三年。

撫順將軍街七旬老人赫立中,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五日被綁架,抄家,劫持至撫順南溝看守所。期間魏振興(是彭越的得利助手)給赫的兒子打電話說:年輕人怎麼不會辦事呢?赫兒子聽明白了,意思想要錢,當時就損了魏一頓。後來彭越約赫的兒子見面,開導赫的兒子,意思是出錢就放人。赫的兒子沒有工作,沒有積蓄,拿不出錢,赫的老伴離世,女兒在國外也沒掙著錢,無法用錢救回老母。
赫立中老人平易近人,待人可親可愛,曾有大三陽和心臟病史。修煉法輪功心臟病等不治而癒。二零零四年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獄中受盡煎熬,死裏逃生。出獄僅僅二年又遭關押迫害。剛進看守所時身體虛弱,出現心臟病復發,靠打點滴維持身體,可仍不放人。赫的朋友幫助聘請了律師,在法庭上對編造證據經過質證,不存在,最後還是被判刑。上訴到中級法院,中級法院竟然在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情況下還維持了原判。最終赫立中老人被冤判三年,至今還在非法關押中備受折磨。

例4:欲要二萬未果,張文卿被非法判刑四年

張文卿女士,是撫順市五十中學音樂教師。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下午三點三十分,張文卿在市內順城區大自然一期車站講真相,發送真相光盤時被二名男子惡告。張文卿被長春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派出所非法拘禁。晚上五點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長春街派出所出動兩輛車,六、七名警察,私闖民宅,進行抄家、搶劫。張老師家的電腦、打印機、光盤等物品,及真相幣五百元,均被搶走。事後彭越到張文卿母親家欲要二萬元,張母親沒給。張文卿被構陷非法判刑四年,同時罰款三千元。

(三)集體綁架迫害案例

自2008年以來,撫順有預謀的發生五起大規模非法抓捕迫害,即:「6.28」、「4.15」、「9.25」「6.20」、「7.22」。每次都有彭越參與。

1. 借2008年奧運「6.28」綁架案

事發時間: 2008年6月28、29日(稱6.28綁架案)。
綁架人數及名單:綁架41人。(說明:另有2名非法輪功學員沒統計)。

撫順新賓縣25人:

劉慧、朱容芳、圖麗娟、黃毅、張桂霞、宋秋紅、馬春榮、孫紹琴、趙寶貴、孟兆霞、宋萬首、
翟鵬、趙淑琴、楊柳、王秀芝、趙秀榮、馬世霞、王福娟、宛和斌和其妹妹、盛寶仁及妻子、於淑賢(誣判三年)及弟妹、陳久文(誣判三年)。

撫順清原縣16人:

隋立森、張華美、張洪濤、周玉英、夏淑坤、華玉菊、李振林、閆力、趙連凱、杜憲剛、劉豔芹、
詹玉蘭、趙江海、劉春梅、王南方及其兒子。

主要單位及個人參與綁架情況:

由遼寧省公安廳下令,撫順市公安局、撫順公安一處(國保支隊)刑警夥同新賓縣、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借「08奧運」兩天抓捕法輪功學員41人。
惡警在抓捕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電話監聽、跟蹤。28、29日晚,各鄉鎮的惡警都聚集到新賓縣公安局,在夜裏23:00點至早晨05:00點對新賓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抓捕。新賓縣一大資料點被破壞,搜走大量物品,價值幾十萬元。綁架過程中有電視台記者參與。彭越(時任:市公安國保大隊七支隊隊長,專管撫順三縣迫害法輪功)參與綁架新賓縣、清原縣法輪功學員。

典型迫害案例

夏淑坤,清原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半夜,以「奧運」為名撫順國保大隊和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在紅透山先後綁架了:隋立森、張華美、張洪濤、張華美的母親(從未修煉過)、周玉英、夏淑坤、鄭強(夏淑坤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華玉菊。

夏淑坤的一家三口人住在父母家,半夜被急促的砸門的聲驚醒,先是一男一女到夏家敲門,並高喊:有人舉報你們家偷電了!開門!開門!隨後集聚了很多便衣警察和三輛警車在夏家附近。夏淑坤的母親周玉英回答說我家沒偷電,就沒給開門,清原縣警察趙永華和一些人背對著北窗戶站著。夏淑坤問:你們幹甚麼的?有證件嗎?有一個人掏出一個像證件的東西,夏淑坤伸手隔著鐵欄去接時,突然至少有兩三個人拽住夏淑坤的手和胳膊,狠命地往外拽簡直要把夏淑坤從鐵欄裏面拽出來似的。夏淑坤的丈夫鄭強一看,這不要把夏淑坤拽零碎了嗎?拿起水果刀就是一下,夏淑坤的胳膊才被拽回來。這時,夏家的門被警察強行撬開了,一窩蜂似的一下湧進了一群人,強行把周玉英、夏淑坤、鄭強綁架強行塞進汽車裏,夏家的一台影碟機被搶走了,還抄走了九千元錢存摺,兩台電腦和金銀首飾。

在撫順國保大隊(就是撫順公安一處),夏淑坤被折磨了三天三夜,惡警王奇(音)用電棍電擊她,不讓睡覺,一閉眼就用辣根往眼睛上抹。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迫害二年。

 奧運綁架、戴黑頭套、坐老虎凳、煙插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鎮派出所以「奧運」為名將劉豔琴戴上黑頭套、雙手被銬著綁架到當地公安局,不讓睡覺,灌白酒;強迫坐老虎凳;將點燃的兩支煙分別插在兩個鼻孔裏,一支煙蒂在不知不覺中被吸進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後來煙蒂從鼻腔出來時已經長出綠毛。

時年六十二歲的男士趙連凱,居住在撫順市清原縣。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三點多鐘,以「奧運」為名撫順公安局的四個惡警,有一個叫王雙奎的、一個叫小戴的用萬能鑰匙打開趙連凱家第一道鐵皮房門,用腳踹開第二道門就進屋直接給趙連凱戴上了黑頭套,張只穿了背心、內褲,被帶到撫順公安一處。在公安一處(市國保)五天四宿手、腳、胸部全部固定在鐵椅子上,夜裏冷,他們就開冷風吹趙連凱,用小木棍打他的耳朵、手指、眼睛;用辣根往鼻孔裏灌,灌了兩管辣根。

趙淑芹,時年56歲,新賓人。六月二十八日,趙淑芹在保外期間,就因新賓法輪功學員陳久文給她打過電話,就又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新賓看守所。新賓縣政法委六一零,新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毫無人性,勾結撫順安全局,公安國保大隊等多名惡警私闖民宅,非法抄家,並非法搶劫趙家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刻錄機一台、法輪功書籍等資料,並企圖將趙起訴到檢察院。

盛寶仁,六月二十八日,被撫順市公安一處的彭越等惡警綁架,非法關到撫順公安一處。在一處關了兩天三夜後,又被非法關押到撫順市南溝看守所。後送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 在洗腦班被迫害一個月才被放回家。而盛寶仁的個人銀行卡裏的錢被彭越等人強迫劫走了一萬元。

圖麗娟,六月二十九日晚半夜,敲門說樓下漏水,圖麗娟丈夫開門闖進六、七個警察。把家裏翻得底朝天,亂七八糟,搶走法輪功書、真相資料、電腦、打印機、複印機還有私人物品。把圖麗娟及丈夫宛和賓一起抓走,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十九天,送馬三家教養院勞教一年。

陳久文,男,時年56歲左右,在撫順南溝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半月,後又被非法關押在新賓縣看守所兩個月,被非法判刑三年,送本溪監獄迫害。陳久文在六月二十八日被綁架時,還被非法扣押一輛轎車。

於淑賢,女,時年50歲左右,在新賓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個多月,後被送到遼寧女子監獄,非法判刑三年。

2. 「F08專案行動」

據悉,此案是遼寧省在2011年12月8日預謀跟蹤的,所以稱遼寧省撫順08專案,簡寫為「省F08專案」。此綁架案分兩起實施

事發時間:第一起2012年4月15日,也稱「4.15綁架案」;
第二起2012年9月25日,也稱「9.25綁架案」。

綁架人數及名單:35人 (被非法判刑14人),另有8位被綁架的非法輪功學員,沒統計。

4.15綁架20人:佟豔冰、於海豔、胡少烈、劉越、黃亞光、劉立傑、羅秀列、商曉光、張波;
非法判刑:張德豔(三年半)、王玉梅(三年半)、穆國棟(三年半)、汪桂華(三年半)、趙積偉(三年半)、孫海峰(三年)、於淑賢(四年)、尚麗萍(四年)、池秀華(四年)、羅秀傑(三年半)、姜德新(6年瀋陽判)。

9.25綁架15人:賈雲龍、李文松、胡鳳菊、張廣英、劉英傑、劉維斌、劉玉蘭、李恆良、董壯楠、付文全、姜豔、王法軍;非法判刑:劉麗英(三年半)、劉海濤(四年)、蓋永傑(四年)。

主要單位及個人參與綁架迫害情況

在撫順市公安局副局長楊文君親自指揮下,由撫順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隊長彭越,調動各級國保警察、刑警及各派出所警察五十名身著便衣、帶著槍支、電棍等凶器的警察,執行遼寧省所謂的「F08專案行動」。不出示任何證件、沒有任何理由,有砸門、砸鎖暴力闖入居民家中的: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凌晨五點,綁架了撫順和新賓20名法輪功學員;另有2名非法輪功學員。

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凌晨三點,二個多小時綁架15名法輪功學員,另有6名非法輪功學員。

據不完全統計,二起綁架案中,被撫順市公安局搶劫現金:七萬三千七百六十元。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二十三萬七千四百元。共計:三十一萬一千一百六十(311,160)元。這僅是在19人中統計的數據,佔總人數的56%。所以數據還遠遠不足。另有存摺、工資卡、購電卡、銀行卡等被搶走,已知其中有一存摺存款三萬元;被搶劫筆記本電腦二十三台、各種機器十四台、手機多部上百台、轎車二輛(已要回)、汽車一輛、數碼相機(3000元)一台、所有大法書籍、法輪功資料、用品等必搶無疑。

典型迫害案例

◇「4.15」綁架案

趙淑芹──被搶走六千八百元 七千元贖回扣押轎車

早晨七點多,撫順市公安局二十多名惡警挾持新賓縣趙淑芹的女兒,帶著他們去打開趙淑芹家門,如土匪般的非法抄家,搶走六千八百元現金、筆記本電腦兩台、打印機、耗材、真相資料等私人用品全部被洗劫一空。同時,趙淑芹女兒的(捷達牌)轎車被惡警扣押。趙淑芹家將車要回來時,被迫交了七千元錢。

穆國棟、於海豔被搶走現金八千、存摺(三萬)

早晨六點左右,撫順市國保及刑警十多個警察綁架了新賓縣穆國棟、於海豔夫婦。家中被抄,惡警搶走了電腦、手機、現金八千元、存摺(三萬)等私人物品。家中剩下兩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和一個不滿三週歲的孩子。

遲秀華被搶走現金七、八千元 物品一搶而空

早晨,居住新賓的遲秀華,被撫順市國保及刑警夥同新賓縣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家中被抄,所有的大法的書籍、機器設備、現金等一切私有物品全被搶劫一空。其中,現金有七、八千元左右、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兩台、DVD影碟機、打印機四台、塑封機一台、掛曆機一個、切紙刀兩個、手機四部、還有大量紙張、和空白光盤。

趙積偉、胡少烈轎車被劫走,一萬多元現金被抄走

早晨七點左右,撫順市國保及刑警夥同新賓縣國保大隊十幾名惡警綁架了新賓趙積偉,胡少烈夫妻倆,家中的私人財物被惡警搶劫一空,尼桑牌轎車被劫走,一萬多元現金被抄走,家中的SONY數碼相機(價格三千餘元)也不見了。而這些物品,事後家屬找警察稱沒有看到,在向撫順公安國保警察要車時,被迫交了四百元的存車費才把車要回來。

尚麗萍被冤判三年 丈夫突發心梗撒手人寰

早晨六點多鐘,新賓縣尚麗萍去趙積偉家辦事,被正在抄劫趙家的撫順市公安國保大隊十幾名惡警當場綁架,惡警搶走尚麗萍隨身帶的筆記本電腦一台、手機七部。然後逼迫尚麗萍領著四名警察回家,又搶劫了三台筆記本電腦、大法書籍和私人物品等;尚麗萍的丈夫在得知她被判三年後不幾日就突發心梗,撒手離開人世,撇下一個70多歲的老母親和一個還在上學的女兒無人照料。可尚麗萍在關押期間並不知道丈夫離世。

張德豔雙手被銬 搶走私人物品

早晨六點半左右,撫順公安國保隊長彭越領著十多名警察闖進新賓縣張德豔的家,驚醒了正在睡覺的妹妹,這幫惡警把張德豔的雙手銬上手銬,把她的妹妹軟禁在一個屋裏,由兩個警察看著,張的妹妹要求上廁所、打電話,全都不允許,怕她走漏消息,把她軟禁了一上午。其他的警察拿著錄像機、照相機在屋裏亂翻、亂照,抄走了大法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電腦、ava影碟機、多部手機等私人物品。

孫海峰──套上黑頭套綁架 八旬老母被打昏

早上七點多鐘,新賓縣孫海峰在家被撫順惡警綁架。家裏的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和光碟,還有私人物品全被惡警搶劫一空,然後被四名惡警強迫拽到樓下,頭上被套上黑套。下午兩點多鐘,孫海峰的母親得知兒子被綁架,急去兒子家看望,當打開房門時,被藏在屋內的撫順兩名惡警猛地打倒在地,當時昏死過去。孫海峰的母親已近八旬,怎麼經得起惡警的毒打,惡警見此事不妙,急忙把老人送往縣醫院治療,老人受到了嚴重的驚嚇,有時神智不清。

於淑賢──土匪般地衝闖入 老人心臟病當場復發

當日早八點多鐘,新賓縣於素賢的母親去女兒家送魚, 當老人打開女兒房門時, 突然從樓道內外闖出七、八個便衣惡警, 土匪般闖入, 老人見此情景心臟病當場復發,惡警根本不顧老人的死活,惡狼般綁架於素賢及丈夫王會軍(非法輪功學員),並搶劫屋內私人財產。

黃亞光──上墳突遭綁架、戴黑頭套

早七點多鐘,新賓縣黃亞光與丈夫去永陵嘉禾村去給剛去世的婆母上墳,周圍突然出現了八、九個便衣惡警,虎狼般猛向黃撲去,強行給黃亞光戴上黑頭套推進車裏,綁架回新賓,並非法闖入黃家,搶走大法書籍、師父的法、光碟等私人財產。

四人被綁架──搶走糧店購貨款一萬五千元 汽車等大量物品被抄走

張波、羅秀傑、羅秀列、姜德新四人均在撫順章黨地區居住,四月十五日早三點鐘,中年女士羅秀傑,在家被綁架。由省公安廳副廳長坐鎮,撫順市公安局楊文君局長帶隊,國保支隊隊長彭越指揮二十幾名惡警秘密包圍羅秀傑家,早晨六點半闖進羅秀傑家,綁架羅秀傑及丈夫商曉光、妹妹羅秀列、妹夫江德新、女婿張波同時被綁架。並大肆抄家,搶去的財物其中有電腦五台、打印機兩台、手機多部、新大法書、資料、光盤多箱、真相手機三十多個,汽車一輛,還將丈夫商曉光的糧店購貨款一萬五千元搶走。還有其它財物。妹夫江德新被冤判六年,羅秀傑被冤判三年六個月。

劉立傑遭暴力綁架 轎車和車上的所有物品被搶劫

新賓法輪功學員,在撫順居住時被綁架。四月十五日,早晨,六點半左右,劉立傑從家裏出來,到車庫取車,剛打開車庫門,突然闖進來五、六個惡警把他圍住,要強行綁架。劉立傑抵制他們的非法行為,與惡警們扭打,高聲質問他們為甚麼抓人?惡警們把劉立傑按倒,四個人坐在他身上,給他戴上手銬,戴上黑頭套。把劉立傑強行抬到車上,然後拉到了撫順東洲分局刑警隊在山上的駐地。 惡警們把他關在一個審訊室裏,把右手右腳都銬在老虎凳上,然後,對劉立傑輪番地非法審訊,劉立傑不配合,零口供。惡警沒得到結果,下午四點多,把劉立傑送到了撫順南溝看守所非法關押;同時,惡警們把劉立傑的妻子(非法輪功學員)關押了六個小時進行非法審問。隨後,他們對劉立傑的家和車庫進行非法搜查,抄走了轎車和車上的所有物品。兩台電腦、七部手機、一台打印機、三本大法書、和一個電子書等。
後劉立傑與黃亞光、佟豔冰、劉越四人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一年。

◇ 「9.25」綁架案

劉海濤被毒打 背銬 戴黑頭套;摩托車被劫 一萬餘元被搶

被搶劫電腦一台,幾十部手機、四十多本大法書、劉海濤父親衣服兜裏和手提包裏共計一百一十元錢被搶走。還有其它的個人物品被搶劫,裝了三大編織袋被撫順警察用車拉走了。當場搶走現金1.1萬元(已經歸還7千多元,還有4千元沒給)。

九月二十五日,事發當時,劉海濤的父親對屋裏喊:警察來了。劉海濤穿著內褲出來問:你們找誰?甚麼事?你們是誰?三、四個警察不容說話,硬把劉海濤往屋裏推,並說:就找你!進屋後把劉海濤按倒在地上,隨後這幾個警察對劉海濤大打出手,鄰居聽到了都出來圍觀,劉海濤被打出血,地上一灘血跡。劉海濤眼睛被也打青了,隨後眼睛腫的很高。
劉海濤的父親喊快來人呀!兩個警察不讓喊,用手捂住他的嘴,並聲稱要「配合」。這些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沒有任何手續、沒說明理由,把只穿著內褲的劉海濤銬上背銬,戴上黑頭套塞到車裏。然後回屋裏開始翻東西,前屋、後屋都翻了個遍,把屋裏翻的亂七八糟的,炕上、地上全是被翻出來的東西。

劉海濤有精神病的母親被惡警們打人舉動嚇得犯病了,不知甚麼時候走出去了,劉海濤的父親趕緊去找老伴,回來後他的摩托車被搶走了。第二天,劉海濤的姐姐去公安局要回來了被惡警們搶走的摩托車。當天劉海濤被非法關在撫順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文松被當場搶走包裏和衣服兜裏現金:二千零八十元。

九月二十五日,被搶劫筆記本電腦一台、刻錄機一台、mp4一個、mp5一個、播放器6個、大法書100多本、手機一部。當場搶走的現金:放在包裏和衣服兜裏的現金(1400元、80元、100元、500元)合計2080元。

胡風菊當場被搶走現金:四千二百七十元;工資卡、購電卡、銀行卡、存摺均被搶走。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晨,撫順市公安局的魏文強、宋柯等十多個便衣警察闖入胡鳳菊家,胡鳳菊遭綁架,搶走了胡鳳菊家三台電腦、手機七部、配件三十多套、EVD錄放機一台、mp3一個、mp5一個、工資卡、購電卡、銀行卡、存摺、大法書籍三百多本、師父法像2張、師父在大連講法和神韻演出光碟三十多張、A4紙一箱、衛星接收器及配件30多套、工具包1個、EVD影碟機一台等大量私有物品。

王鳳軍──被搶劫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等。

劉麗英二萬多元、 銀行卡均被搶劫

九月二十五日,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劉麗英家樓下出現一輛小麵包車,車牌號都蒙上了,大約有七、八個便衣警察埋伏在劉麗英家的樓口內。六點四十多分鐘,惡警們闖入劉麗英家綁架了劉麗英和她的丈夫;搶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器一台、手機四十多部、大法書七十多本,銀行卡等等許多個人物品。當場搶走的現金:二萬多元。劉麗英被撫順國保構陷,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劉麗英的鄰居見證了撫順警察的暴行,都說做好人還被綁架(指劉麗英),這共產(邪)黨真的要完蛋了。

蓋永傑被抄走電腦 打印機等,折現金七千餘元;書架上五百元 床鋪下一千五百元均被搶走。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六點半,蓋永傑正要和來找她的朋友小敏出去打工,被突然闖進來的便衣警察綁架。原來這些便衣是撫順市公安局、清原縣公安局和清原縣清原鎮派出所的警察,幾個警察把蓋永傑的家翻了個遍,連床板都掀開了,整個屋子被翻的亂七八糟,一片狼藉。蓋永傑家中書架上的四、五百元錢、床鋪下面有一千五百元錢被警察搶走(那是蓋永傑打工積攢的準備交取暖費的錢),家中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個人物品被警察搶走,警察在蓋永傑家搶劫的個人物品整整裝了三袋子。當天外來蓋永傑家中的朋友趙鳳敏、蓋永傑的小姑子和弟媳也被警察一同綁架,並送到撫順。當天晚上,蓋永傑的小姑子和弟媳才被放回家,趙鳳敏第二天才被放回來。蓋永傑被送到撫順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蓋永傑被構陷到法院,被非法判刑四年。

賈雲龍被搶劫《轉法輪》書八本、手機二部。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六點多,賈雲龍聽到開門聲,開門後闖進來五六個便衣警察。賈雲龍老倆口被限制行動,這幾個人到處亂翻。兩部手機、《轉法輪》書等被搶走。一位張姓朋友來家中,警察上前盤問並要劫持,張質問並與警察力爭才掙脫出門。賈雲龍老倆口修煉法輪功後百病全消。身心健康的賈雲龍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做好人,多年義務清掃樓梯,鄰居都說我們這樓梯是全縣最乾淨的。這樣的好人也被彭越等撫順警察綁架,鄰居們真的是想不通。

李恆良遭惡警砸開大門鎖行兇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五點左右,一群便衣惡警翻牆闖入南口前鎮李恆良家,把正在睡覺的李恆良雙手、雙腳用膠帶綁上,李恆良的媽媽聽到隔壁有爭吵聲就過去一看他們正在綁架兒子,她過去問為甚麼抓人,那個便衣胡說李恆良不老實,老人想上前阻止,被兩個惡警掐住手腕無法動彈,李恆良的父親說:你們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吧,薄熙來、王立軍怎麼樣?還不是入獄了嗎!惡警們根本不聽。
惡警們強行將穿著襯衣、襯褲的李恆良抬到房門外,大門還鎖著,惡警要鑰匙開大門,李恆良的父母不給,最後惡警們去倉房找錘子把大門鎖砸開,強行把李恆良抬到車的後備箱裏帶走。

五名家屬被撫順國保敲詐勒索:二十三萬

清原縣的賈雲龍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後,他們的親朋好友擔憂他(她)們生命安危,紛紛前往撫順公安局要人,通過親戚或朋友找到有關人員(撫順市公安局、檢察院或國保大隊人員)。結果聽到的都是一樣的口吻:你家的誰誰是縣裏的頭、是政治問題得判多少年……有的告訴法輪功學員家屬:你們的意思意思……有的直接提出讓家屬拿兩萬或拿四萬或拿五萬元錢不等,才能幫助擺平這件事。

清原縣:賈雲龍的兒子被敲詐十一萬;胡鳳菊的女兒四萬;劉英傑家屬四萬;王鳳軍家拿出二萬,張廣英家人被勒索二萬。共計:至少被勒索二十三萬。

3.「6.20專案行動」

事發時間: 2014年6月20日(稱「6.20」迫害案);
綁架人數及名單:17人(被非法判刑8人)

林柏、趙玉梅、關佳莉、徐秀清、林玉珍、吳福珍、周玉芳、田香雲、徐春雷;非法判刑:王家國(六年)、唐洪豔(八年)、李力(四年半)、王德芬(三年半)、魏少敏(七年半)、王國英(五年)、徐桂珍(三年)金哲(判三緩五)。

主要單位及個人參與迫害情況: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在撫順市公安局統一指揮的「6.20」有預謀地綁架案中,非法抓捕撫順市區內十七名法輪功學員,並實施抄家、搶劫。

被非法搜查的所有法輪功真相幣及傳單、小冊子、光盤等,經市局國保反×教大隊大隊長彭越鑑定,均為違禁資料。促使撫順公安局順城區公安分局:

向撫順市順城區檢察院提請批准逮捕書:撫公(順)提捕字﹝2014﹞1001號;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一日,順城區分局又向順城檢察院提交起訴意見書:撫公(順)刑訴字﹝2014﹞1001號;

順城區檢察院以﹝2014﹞1001號文書為依據審查後,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以《刑法》第七十九條規定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逮捕。文書:撫順檢偵監批捕﹝2014﹞111號。

就這樣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遼寧撫順市順城區法院對七位法輪功學員下達判決書,審判長是順城法院的車全忠。

據悉,此次綁架案,由撫順公安局國保支隊採取特務跟蹤長達八個月的時間。六月二十日,由順城區分局國保焦臣帶隊,利用撫順城派出所、新華派出所、葛布派出所、長春街派出所、福民派出所、高灣派出所等人力、車力,在一定時間內先後發起四次瘋狂綁架案。

綁架迫害經過:

第一起綁架八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點十分左右,李力和王德芬、金哲(司機)三人驅車一同去王家國家串門,李力和金哲離開時順路帶王家國到順城區葛布街(新地號)某居民樓,李力、王家國、金哲三人先後上樓,下樓後被便衣警察控制。警察從王家國手中搶下鑰匙,七、八個便衣上樓破門而入,將正在讀書的周玉芳、關佳莉、魏少敏、田香雲、徐印雷五名法輪功學員綁架。金哲開的新買的本田車(H)一台,約十五、六萬元,被彭越非法扣押,非法頂替保釋金。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金哲被保釋回家。

李力家被抄: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撫順市順城分局國保隊長焦臣帶領五警察,非法押著李力回家,翻遍全屋,然後將李力劫持到麵包警車,車牌號遼-D0718。

當日,屋裏一片狼藉,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撫順市順城分局國保隊長焦臣帶領五名警察,動用兩輛車非法押著李力回家,翻遍全屋,搶劫現金共計人民幣四千三百元,港幣將近一千二百元。後得知,李力身上攜帶的她兒子的信用卡(卡後附密碼)在抓捕時被搜走,並於六月二十日下午在ATM自動櫃員機被提取現金二千元。

周玉芳、田香雲家被抄:六月二十日周玉芳、田香雲被綁架後,因為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釋放。釋放時被順城區新華派出所警察向二人各自索要一千元。

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左右,順城區新華派出所警察到周玉芳、田香雲家非法抄家,在周玉芳家搜走真相幣二百元。

第二起綁架四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上午,撫順市順城分局,葛布派出所警察到葛布新村的王家國家敲門,唐洪豔開門後,警察闖入,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唐洪豔連同到她家來的王德芬一同綁架。王國英和林柏來串門正好趕上也被綁架。

王家國家中被抄:搶劫家中電腦二台、打印機四台、刻錄機一台、真相條幅六百多條,還有其它物品。

王國英、王德芬家被抄:當日晚上順城分局國保警察到王國英家搶走五箱香,價值五千多元,還有一萬多元現金;同日,五名警察到王德芬家抄家,搜走一紙箱書籍等物品,期間,搜到王德芬丈夫的錢包,在王德芬丈夫的據理力爭下未能拿走,警察就以給王德芬買飯為藉口拿走一百元(後來得知此錢並未用於王德芬身上)辦案人:順城分局 焦陳、陳德林。

第三起綁架四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中午十二點三十分左右,新撫區分局福民派出所警察闖入三道街徐秀清家。綁架了徐秀清及來她家的林玉珍、吳福珍、趙玉梅四名法輪功學員。

徐秀清、林玉珍家被抄: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切紙刀一把、大法書籍十幾本;當日晚上林玉珍家被搜走大法書籍三十多本及週刊等,四人同時被送入撫順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次日凌晨三點左右,徐秀清、林玉珍、吳福珍、趙玉梅四人各自回家。

第四起綁架一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四點多,居住望花區高灣的徐桂珍被高灣派出所綁架,抄家。警察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噴墨打印機及激光打印機、塑封機共三台,還有其它物品。徐桂珍於六月二十一日凌晨被綁架到撫順看守所。

4. 「7.22迫害案」

事發時間: 2016年7月(20─22)日(稱「7.22」迫害案);

綁架人數及名單:22人(批捕12人、判刑2人)

被非法批捕:東維榮、胡風秋、徐桂榮、潘福德、呂慶、李明雲、劉鳳娟、姜順愛、李剛、李豔榮、秦增雲、張桂萍。

被非法判刑:彭傑、劉鳳玲。

被拘留釋放:陳文華、小多、小聶、於連星、於芳(未修煉法輪功)、閆明宇、劉郎、王豔。

主要單位及個人參與綁架情況:

二零一六年月二十八日,遼寧省政法委及「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省內各市縣國保、公安,非法抓捕省內各市約一百名法輪功學員,這次非法抓捕被稱作「六二八」綁架案。
之前,他們採用手機監控、跟蹤、定位、蹲坑等手段,在同一時間段內,按照事先擬好的名單,在這月內對一百名法輪功學員統一綁架、抄家。

撫順市政法委及「610」,緊隨省「六二八」迫害行動,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操控撫順市區國保、公安等部門,三日內,綁架了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二十二人,被稱為「七二二」迫害案。

二十二日早上,雨陣陣地下著,路上行人稀少,陰霾籠罩著遼寧省撫順市,部份法輪功學員家門口,不知何時警察偷偷蹲坑、偷偷監視,有預謀的行惡,等門一開便瘋狂入室,實施非法抓捕、搶劫財物,抄走大量物品:手機、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現金、存摺、首飾等等。

參與迫害主要責任人:高宏彬,男,一九七一年生,原任本溪市委書記。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任命撫順市市委書記,上任後分別到各個部門開會,與政法委開座談會。之後,撫順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採用的手段與遼寧省六月二十八日,實施的抓捕模式相同。

案件中共有十四人被非法批捕,其餘被釋放。家居新撫區的彭傑被新撫區法院冤判三年六個月、劉鳳玲被新撫區法院冤判五年六個月,二人均已被劫持至遼寧女子監獄。

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南溝看守所:呂慶、胡風秋、徐桂榮、張桂蘋、劉鳳娟、李明宇、秦增雲、潘福德、東維榮、姜順愛、李剛、李豔榮,十二名東洲區法輪功學員已被非法批捕,案件在預審中。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與六月八日均在東洲區法院召開了二次「庭前會議」,有律師參加。辦案法官田浩。

綁架迫害經過:

七月二十日:早上五點多,撫順縣海浪鄉法輪功學員王豔,被撫順縣公安局及海浪鄉警察綁架,家中所有的大法書、師父法像被搶劫走。王豔被劫持到南溝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七月二十一日:東洲區呂慶妻子余芳沒有修煉法輪功,晚上在樓下,也被兩名警察綁架,被無辜關在撫順看守所三十七天,家屬交二千元「取保候審費」才被放回。三十七天的煎熬,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

七月二十二日:東洲區呂慶,時年四十五歲,大清早在家突遭綁架。已知呂慶新買的一台轎車被非法扣押,現在國保警察正在非法使用;呂慶家中八十歲的老母親,腰痛,不能自理,快一年了沒見到兒子的身影,每天掛念兒子,常常老淚縱橫。

七月二十二日:東洲區茨溝幾位法輪功學員,準備到一小組去學法,當時是中午十一點多,學員小多來到樓門口,看見有陌生人在樓內(便衣警察),他沒多想就按門鈴,剛一開門便衣警察就跟上來抓小多,小多隨手把剛叫開的門關上,那便衣警察就使勁砸門,屋裏人不給開門,便衣警察就把小多帶到樓下。這時小聶,姜順愛也來學法都被綁架。姜順愛至今還被非法關押在撫順看守所,也被非法批捕。

七月二十二日:早上七點多,東洲區龍鳳的法輪功學員李剛(男)、李豔榮(女)、秦增雲(女)、茨溝的於連星及妻子陳文華,在各自家中被綁架。

七月二十二日:早晨約六點多,新撫區七道街法輪功學員閆明宇和妻子劉郎在自己家被綁架、抄家。

七月二十二日:新撫區南陽的法輪功學員彭傑(女,六十七歲),在家中被永安台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抄走的物品有大法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打印機、電腦等。還有一位老年劉素賢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二十二日:騷擾三人,一萬元被盜走。上午十點多,順城區葛布派出所多名警察,到前葛一位老太太家,劫走所有大法經書(約百餘本)、護身符六百多、切卡器、切角器、切紙刀等。
同日,順城區將軍街法輪功學員王紅(女)家,被一幫警察敲門,王紅沒給開門,警察在樓道守候一天,轉便衣隨時監視。同日,李石小區李姓家,被市局警察搶劫,當時家中無人,後發現人民幣一萬元被盜走。

三、被迫害致死二例

案例1、新賓縣趙麗傑含冤離世

新賓縣法輪功學員張文閣因被中共迫害,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妻子趙麗傑在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打擊,後病狀纏身,出現脊椎病,身體的兩頭都要扣一頭了,非常的虛弱。新賓縣的法輪功學員看到趙麗傑的身體狀況不佳,就經常到趙麗傑家中看望,熱心地幫助她,交流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與她共讀《轉法輪》,使趙麗傑對生活又充滿希望。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趙麗傑的妹妹馬思媛,還有好朋友黃香容、劉明珍、張憲莫、老馬太太來探視她,卻被撫順國保支隊不法警察綁架。當時把馬思媛的姐姐趙麗傑家翻得亂七八糟,搶走一台式電腦、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還有一千元錢;本來趙麗傑就身處磨難、度日艱難,再也承受不住這麼大的打擊,被抄家後第五天,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淒然離世。

案例2、奧運綁架 清原縣劉豔琴被迫害精神恍惚 不幸離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鎮派出所以「奧運」為名將劉豔琴戴上黑頭套、雙手被銬著綁架到當地公安局,不讓睡覺,灌白酒;強迫坐老虎凳;將點燃的兩支煙分別插在兩個鼻孔裏,一支煙蒂在不知不覺中被吸進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後來煙蒂從鼻腔出來時已經長出綠毛。

從勞教所回家時,劉豔琴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雙手指不能彎曲,生活不能自理,還遭當地警察騷擾。長期的迫害與高壓,使劉豔琴的精神長年處於高度緊張之中,身體和精神承受達到了極限,二零一七年初出現了精神恍惚,三月二十六日不慎從七樓墜下,於三月二十八日離世,終年六十一歲。

劉豔琴一九五六年出生,是撫順市清原滿族自治縣土口子鄉荒地村人。學法輪功前,得了一種老人叫做漏的疾病,中醫看後說,這種病吸取身上精血,將來得在這個病上送命。經過多方醫治無效,卻越來越重,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一月。修煉法輪大法後,病症全部消失,她對朋友曾說過:「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早已命歸西天。」

四、被迫害流離失所四案例

案例1、姜國芳長期被彭越監控,被迫流離海外

撫順順城區法輪功學員姜國芳,長期被彭越監控。二零一五年九月底,遼寧省撫順市國保大隊隊長彭越帶領兩名警察穿著便衣,再次到姜國芳的父母家中進行騷擾,質問其母親關於姜國芳的情況。致使姜國芳的父母受到驚嚇,嚇得二位老人一夜沒有睡覺。

姜國芳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被保外就醫。二零零六年撫順市順城區國保大隊焦臣綁架姜國芳到羅台山莊洗腦班,姜國芳絕食七天後放回。二零一五年二月為了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而流離到海外。

案例2、警察騷擾威脅父母 黃剛被迫流離失所

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黃剛,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結束十五年冤獄。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分別向全國最高法院和全國最高檢察院郵寄了「訴江」控告書。六月二十八日收到高檢和高法的回執。八月中旬的一天,黃剛出去找工作時,撫順市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到黃剛父母家騷擾,說讓他去派出所一趟了解訴江情況,還威脅:你兒子是我們重點監控對象,判刑回來如不悔改,我們將嚴懲。迫使黃剛被迫流離失所。

案例3、王純被暴力查抄迫使流離失所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晚,撫順市法輪功學員王純在望花區海城街的租住地和庫房,遭警察抄襲,被搶走相機、熱水器、冰箱、洗衣機、電腦、三輛摩托車、一輛自行車等物品,損失的耗材價值至少七萬元;個人物品值兩萬元。當時王純夫婦都沒在家,被迫流離失所。

案例4、魏淑華有家不能回 四處流離一年多

撫順東洲法輪功學員魏淑華,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與另兩位法輪功學員到南章地區講法輪功真相被惡人舉報。被撫順縣國保大隊長張玉奎和撫順縣後安派出所指導員金海等綁架,下午二~三點鐘,他們的家被抄,隨後都被劫持到撫順第一看守所(南溝看守所)。
魏淑華因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當夜被家屬接回。可回家不久,經常遭到金海和張玉奎的騷擾。一天,張玉奎讓魏淑華在記錄本上簽字,魏不簽。張玉奎威脅說:「告訴你魏淑華,監獄裏有病的有的是,你不簽字我回去編巴編巴,照樣把你送進去。」就這樣魏淑華四處流離,居無定所。

五、結語:

綜上所選迫害案例及綜合概述,均為彭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至於間接迫害案例,本文儘量不選。因而百分之九十幾的綁架案例,是彭越直接參與的,綁架後的加重迫害也是彭越直接參與實施的。特別是敲詐勒索家屬現金簡直是登峰造極,眾多的家屬難以承受經濟上的重負,期盼著天懲惡人,將彭越繩之以法;另一迫害更為嚴重的是仇視法輪功學員,達不到他所要的結果就將法輪功學員構陷到法院非法判刑,極大地干擾了撫順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和修煉,以及法輪功學員救世人於危難之中的真相傳播,彭越實乃害群之馬,危害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