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地看守所非法關押同修的事情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從律師那裏得知,我們本地一看守所共關押人員近2000人。其中女性約佔四分之一,約五百人左右,而其中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就有八十人左右,其中女性約五十人。律師(此律師已經明真相)非常感慨,說:沒想到看守所關了這麼多沒有犯罪的好人啊。

我聽後,心裏很不是滋味。看守所裏關押了這麼多沒有犯罪的人,當然反襯了邪黨的邪惡,但是我們能讓看守所這樣肆無忌憚的非法關押我們的同修,是不是也說明我們做的不足?看守所裏怎麼能關住我們大法弟子?

回想同修們整體配合發正念解體了我們當地的洗腦班,那時候同修們多麼重視發正念啊。我發現近期自己發正念是相當鬆懈的,前陣子看明慧網,不知怎麼點到了明慧二零一六年關於加強發正念的通知,我意識到是師父在點悟我要重視發正念。

同時我也在反思我是如何對待同修被迫害這件事的。師父是不承認迫害的,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我發現當同修被迫害後,我接觸被迫害同修身邊的同修的時候,聽到許多同修在講被迫害同修的不足,認為這些不足招致了迫害的發生。我發現這之中隱隱約約認可了迫害,還帶有對同修的埋怨與指責。修煉人在修煉中出現的不足都只是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我們都會通過學法和向內找歸正自己,這不能成為迫害的理由。

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可能大家聽到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1]

我們有甚麼理由去埋怨和指責同修,同修選擇了修煉,師父會無條件的幫助,而我如果埋怨和指責了同修,那我不是做了一件師父不認可的事情嗎?在根本上否定迫害的存在,這一念我是不是不足?

當我聽到同修去分析被迫害同修表現出來的不足時,我是在認可了同修的不足,還是把這種同修的表現當作我自己的鏡子,向內找我自己,是不是我存在我所看到或聽到的同修的問題,是不是我能認識到同修在我面前的表現,就是師父點悟我找自己不足的機會?我能不能清晰的認識到我所看到的同修的表現也許只是表現給我看的,而不一定就是同修真正存在的問題?或者同修出現的不足,與我的促成有關?是不是我的依賴心害了同修?或者同修為解決我的事,佔用了大量的學法時間而害了同修?我有沒有只考慮自己方便而給同修造成了困難?我在同修被迫害這件事上有沒有責任?

同修被迫害後,我有沒有把同修的事當成我的事來對待?我有沒有為制止迫害營救同修盡力?我做了甚麼?

另外,我認識到同修的被迫害,其實就是眾生的被迫害,將有很多公檢法的人出於自願也好,被迫也好,參與到迫害同修的事件中來,我們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向他們講清真相,不參與迫害。而對於世人來講,他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有可能產生埋怨心和怕心等影響了聽真相。我自己很有體會的一件事就是我自己遭受迫害時,我的親人朋友所受的壓力,他們內心產生的觀念,需要我額外付出相當大的努力才能化解。我做的不好的時候,就將他們推遠了。

當然師父也講了將計就計的法,但我悟到迫害的發生畢竟是眾生的損失,也是我們自己給自己修煉的路上額外增加的魔難。

個人層次所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