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市高慶娣再被綁架到爛泥溝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貴州省貴陽市法輪功學員高慶娣,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被雲岩警察綁架後,她的家人、親友們轉輾四處打聽,直到六月七日,才打聽並證實:高慶娣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市金竹鎮爛泥溝「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

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上午法輪功學員高慶娣與彭真二人一同外出,當天未歸;七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警察三、四人與高慶娣本人,去了高慶娣的家,非法抄家後離去。

在以後的一個月裏,家人和親友們提著給高慶娣換洗的衣服,去了貴陽市的幾大看守所、拘留所,到處打聽、四處尋找都沒有音信。高慶娣的姐姐整日為妹妹擔心,吃不下、睡不好,精神一度出現恍惚。

就這樣家人和親友們一直在輾轉奔走,多方打聽。一個月之後,六月七日,又擰著衣物到爛泥溝洗腦班,在經過一番折騰(洗腦班要家人去市610開證明、要親友出示身份證等)之後,爛泥溝洗腦班接去了衣物,家人和親友們這才確認了,高慶娣被再次非法關押在這裏──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這是高慶娣第二次被非法抓捕關押。

一、修煉前後身心變化

出生於一九六二年的高慶娣,於一九九五年三十三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前,近四年的修煉中,用高慶娣自己的話來講:精力充沛是從出生到長大從未有過如此奇妙的感覺。她非常感謝大法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修煉前,高慶娣身體非常不好,渾身上下十多種病:失眠,頭暈、貧血、低血壓、胃病、風濕、鼻炎、腎病、腸炎、膽囊炎、感冒、婦科病、卵巢囊腫等;住院動手術、下三次病危通知、有五年多沒上班;也練過其它多種氣功。一身的病痛醫院不能治,練其它那麼多氣功也好不了,在那些年裏高慶娣對人生很絕望。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一位阿姨借給她《法輪功》一書,還沒等看,睡覺時一下就睡著了,看見頭腦中有法輪在轉,二十多年的失眠就這樣消失了。

隨後在修煉的不長時間裏,所有的病痛都沒了。高慶娣通過學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嚴格要求自己、寬容待人、不和人爭鬥,不去爭名利。

二、遭到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於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後,高慶娣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堅持向世人講真相,曾被抄家、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和洗腦班迫害,社區居委會不斷騷擾、並且家人也因此被連累迫害等。

1、被抄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四點左右,河濱派出所、市府路派出所、博愛路社區居委會等一群人,到高慶娣在遵義路租住的房門外先敲門,接著就砸門,三道門全部砸開後,衝進十幾個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開始抄家,把高慶娣的台式、平板等電腦、刻錄機,師父的法像、手機、MP5、光盤等,大法修煉的物品全部拿走;還搶走了銀行卡、包裏的現金六百多元、金銀首飾、準備辦退休的檔案袋、石英爐、酒、舊版錢幣、紀念幣等。家中稍微值錢一點的東西全部抄走。

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的高慶娣回家後,看到的是:東西被房屋中介打包了,堆在中介公司後面的小院內,打開看時,只剩下高慶娣的一些衣服,其它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了。

2、河濱派出所的審訊和抽血

抄家後高慶娣被非法抓捕到河濱派出所,七、八個人輪番審訊;接著又第二次去抄家,直到凌晨三、四點鐘,又把高慶娣送到南明區醫院做體檢,做了全身透視,抽了較大一針管血,回到派出所,警察又強行在高慶娣的食指上又抽了一點血,還強行按手印。天亮後把高慶娣送到南明區看守所。

3、在南明看守所的三十六天裏

高慶娣被強行搜身、拍照;四十七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被兩個吸毒犯包夾二十四小時監控,上廁所都要報告並記錄;每天要做十多個小時的勞工,疊錫皮紙的元寶等,中午也不休息。高慶娣不背監規,還被罰打掃廁所、洗碗。

這裏,每天兩個電視從早開到晚睡不好覺,每天都是水煮蓮花白,還要軍訓,洗澡就是兩盆冷水,限定十分鐘洗完。高慶娣體重減輕了十多斤,出現心慌、胸悶、頭暈、掉頭髮等。

這期間,河濱派出所的警察到看守所,對高慶娣非法審訊三次,第二次送兩張單子叫簽字,高慶娣不簽。

在看守所被關押三十六天後,檢察院不予立案。南明區分局又簽了一張監視居住半年的通知單,河濱派出所、中東派出所的警察,還有中東社區兩個女的,他們又把高慶娣,從看守所直接送到爛泥溝洗腦班。

4、在洗腦班的七個多月裏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爛泥溝的七個多月裏,他們每天叫包夾放光盤,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不停的放,還要求把聲音開到很大,要在走廊上能聽見才行。

晚上整夜都是開著燈睡覺,兩個包夾二十四小時監控,不許和任何人說話,上廁所都要跟著。

高慶娣在這裏睡眠不好,經常頭暈、心慌,吃不下飯,人瘦得不成樣,頭髮也白了很多,眼睛視力下降。

他們不斷要求高慶娣寫保證,高慶娣不寫,他們就不斷的威脅說:不寫是出不去的,要麼就無期在這裏,要麼就送監獄。

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四日,市公安局國保四人又到洗腦班來審問威脅我說:不說出來是出不去的,甚麼退休都辦不了。中共人員還說他們那打死二、三個人都沒事的。

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七日,高慶娣在被非法關押了八個多月後才釋放回家,到了家的大門口路邊一下車,中共人員用攝像機一直從外面拍到家裏。

5、連累親人遭迫害

在洗腦班期間,高慶娣的姐姐和表姐去給她搬家,也被抓起來,送到爛泥溝洗腦班迫害,半年多才放出。

高慶娣母親一九九九年以前也是修法輪大法的,當時修煉的時候身體非常好,脾氣也變得好了。一九九九年以後,由於江澤民的高壓迫害,使她不敢修煉了,單位說再煉就要停發退休金。高慶娣姐姐因修煉大法,還差幾個月退休,就被開除了工作。姐妹倆靠母親九百多元退休工資生活,母親常為姐妹倆憂心,身體也不好了,於二零一二年去世。

6、派出所社區不法人員騷擾不斷

高慶娣從洗腦班回來後,居委會、派出所、社區人員對她騷擾,跟蹤,她的電話被監聽。高慶娣本人的退休金至今也未辦到,生活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