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郴州市78歲蔣喜蓮被警察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那裏出甚麼事了?圍滿了人」「這是怎麼了?這麼多人,圍得路口水泄不通」

「你媽媽沒有被抓吧?」平日安寧的小區突然闖入群人,來者不善,氣氛緊張,人們不同程度受到驚嚇。

2017年4月27日晚上20點左右,一夥郴江派出所的警察十多個人,帶著攝像機,闖到我家騷擾我,想綁架我,還想非法抄家,還好我兒子也在家,我們一直抵制他們這違法行為,一直折騰到晚上近23點才離開。

我叫蔣喜蓮,我修煉法輪大法已21年了,我現在已近80歲了(今年78歲),我居住在湖南省郴州市302地質隊。

4月27日晚上八點左右,我家闖進一群人,進門就問:「你是蔣喜蓮嗎?」

我說:「我是。」他們又問:「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脅迫我不要煉了,我說:「我煉定了!我一直要煉下去。」

他們問:「你為甚麼要煉?」我說:「法輪大法好啊,法輪大法是正法。煉功能使身體健康,法輪功修煉修真、善、忍,能使道德回升,能提高人的思想素質,如果人人都能煉法輪功,都能按照我們師父講的真、善、忍做,那世界就太平了,就沒有壞人了,也就沒人做壞事了,人人見面都會相敬如賓,那整個世界真的就太平盛世了。我已快80歲了,都說我不像快80歲的人,看著像60多歲的樣子,這就是修煉法輪大法得來的。兩年前,有一天我從窗戶上摔倒在地,當時躺在地上氣也抽不上來,話也說不出,後來我一粒藥也沒吃,二十天就好了,是我師父救了我啊。」

惡警侮辱我師父,誹謗法輪大法,我嚴肅制止,正告他們:「不准你們侮辱我師父,誹謗法輪大法!我們法輪功是正法,能使人心向善,能使道德回升。師父教我們修真、善、忍,難道這有錯嗎?難道修真、善、忍這三個字不好嗎?如果修真、善、忍這三個字不好,那還有甚麼是好的呢?修真、善、忍首先想到的是別人,把他人放在第一位,不傷害他人,自己鍛煉身體,強身健體,思想素質提高了,難道這也錯了嗎?」

惡警不講道理、不講法律,還逼迫我:「政府不准練,就是不准練!」還污衊法輪功是××。我義正詞嚴的正告他們:「我只知道法輪功是正法,我煉了身體好,心情也開朗,我一定堅持煉下去,我今天告訴你們:我煉定了!」我就問那個和我對話的惡警叫甚麼名字,他說:「等你到了那裏(警局)就知道了我叫甚麼名字了。」我心想:你沒資格帶走我,你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我不會跟你們走的。

我三兒子看穿了他們的陰謀,義正詞嚴地說:「你們又來這一套,上次(2008年)你們來我們家把我用的電腦也搶走,連小孩的奶粉錢都搶走,你們就是一夥強盜、土匪。」「你們來這麼一群人對付一個快八十歲的老人,到人家家裏來搶東西……」這時他們就全都衝向我三兒子,與我兒子爭執得很激烈。我三兒子一邊說一邊用手機錄像,把所有人的對話和整個經過全都錄下來了。然後他們把我三兒子帶走扣留在警車裏,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兩小時。還扣帽子說他妨礙執法,擾亂治安,把他手機裏的錄像全都刪除了。

有幾個人在我家搶我師父的法像,還口吐狂言要燒毀。我勸告他們:「你們千萬不能這樣做,這對你們不好。」有個惡警說:「我不怕。」我又勸告他們:「如果你們真要這樣做你們就犯了天法,你們的後果不堪設想。我勸你們是為你們好,你們要思量一下,要為你們的子孫後代著想,要為你們家人著想啊。」

他們還在我每個房間拍了照,做了筆錄,要我簽字,我不簽。我說:「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憲法》第35條、第36條都說的很清楚,公民有信仰自由權。」

惡警要我跟他們走,我說:「我憑甚麼跟你們走,我在家好好的。」他們說:「你兒子還在車裏,你不擔心嗎?」我說:「他是好人,他沒犯罪,是你們的錯,我們四個兒子和我們全家人都是好人,我們家沒有壞人。」

然後,有個人打了個電話說:「這麼大年紀就算了吧。」後來還在磨蹭著要我簽字,我堅決不簽,這時我四兒子回來了,他們就讓我四兒子簽字,我四兒子推脫。

後來,我四兒子接過筆錄看上面有其他幾個派出所的人簽了名字,想了一下就簽上自己的名字。簽好之後,他就馬上拿出手機要拍照,派出所的人馬上來搶筆錄說:「那搞不得,搞不得。」我四兒子一把按住說:「搞不得可以,等我再看看。」 我四兒子馬上又把自己的名字從筆錄上劃掉了,並說:「哪有隻準你們留證據,不准我們留證據的呢?這個法輪功是真好,我是沒時間,我要有時間我也會煉。」惡警說:「那你是支持囉?」我四兒子說:「當然啦!這樣好的功法肯定支持呀!」然後,他們就灰溜溜地走了。

每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各派出所、公安局、街道辦事處就會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近期中共又針對法輪功學員搞「敲門行動」,已經導致郴州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非法抄家、非法拘留,有的流離失所,同時也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帶來傷害,給周圍的世人造成心理恐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