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軍在株洲網嶺監獄被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省郴州市法輪功學員廖志軍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被蘇仙區國保警察綁架,後被蘇仙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網嶺監獄。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結束冤獄回家。

以下是廖志軍在網嶺監獄遭迫害情況:

廖志軍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網嶺監獄,在送進網嶺監獄收教中心前,廖志軍在門口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等口號,喊了足足十多分鐘。進監獄後,廖志軍拒穿囚服,謝教導員和譚靈甫中隊長指使四、五個刑事犯將廖志軍架起,強行扒光他身上所有衣服,換上囚服,再戴上腳鐐。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廖志軍在寫思想彙報中,寫了「法輪大法好」五個字,一大隊三中隊獄警肖金元氣急敗壞,指使刑事犯皮程武等四人將廖志軍按倒在辦公室的地上,用警棍使勁抽打廖志軍的臀部,打得廖志軍臀部全是青紫色,兩個多月後才見好。後來廖志軍當著來監區巡邏的監獄教育科的張振民警察和一大隊鄒大隊長的面脫下褲子給他們看被打的臀部,他們卻視若無睹,隨後獄警肖金元將廖志軍關進監舍不准出來。

示意圖:烈日下曝曬折磨
示意圖:烈日下曝曬折磨

二零一四年剛過完中秋節的第二天,獄警肖金元以擾亂監管秩序為藉口,將廖志軍銬在剛好可以兩個手抱住的樹上,廖志軍喊:「法輪大法好」,他就指使包夾用一條長髒布勒緊廖志軍的嘴巴並綁在廖志軍的脖子上,白天銬在烈日下曝曬,晚上銬在監舍的床柱上,使人沒有一秒鐘的舒服。第三天晚上,廖志軍質問獄警肖金元:「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再這樣我會走絕路的。」肖金元非常囂張的說:「誰要我穿了這身警服。」言外之意,就是穿了這身警服就可以為非作歹。

二零一五年大年二十九,廖志軍在監獄服刑人員大會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關進監獄牢中牢──隔離室,後七天關進禁閉室,期間不准穿毛衣、襪子,只准穿一件棉毛衫和秋天的囚衣。在隔離室罰站的第三天,廖志軍因不配合罰站並要煉功,被陳志剛教導員一頓電棍電擊後,再戴上腳鐐、手銬罰站,陳志剛還囂張說:你們明慧網有我的黑名單,我也不怕。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關禁閉期間,一餐只有一兩米飯,菜就是一點白菜、蘿蔔清湯,有時連油鹽都沒放。早上六點起床,只有衝便池的自來水可以用來洗漱,才短短幾分鐘。每天罰站和端坐交叉進行,罰面壁站五小時以上,端坐在水泥板上(冬天就像坐在冰塊上一樣)十來個小時,稍有不從,電棍、手銬、腳鐐、束身衣就都來了。十五天後,廖志軍從禁閉室出來,人都變形了,全身血管都不流暢,手拿東西都拿不穩。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獄警肖金元再次以「莫須有」的罪名把廖志軍關進禁閉室十五天,後因廖志軍拒絕給他們打「報告」及「蹲下講話」的無理要求,再延長十天。開始進禁閉室時,廖志軍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陳志剛教導員拿來四根電棍,扒光了廖志軍的衣服,足足電擊廖志軍兩分鐘,見廖志軍還在喊,就強行把廖志軍鎖在束身椅中,直到晚上十一點鐘,見廖志軍喊得沒力氣了,身上衣褲也全都尿濕了,才把廖志軍從束身椅上放下來。關禁閉期間,他們一直放洗腦的東西強迫廖志軍聽。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監獄八大隊教導員將廖志軍帶到高度戒備監區(「610辦」在監獄設的一個超越人體承受極限的煉獄)轉化班進行流氓式強制轉化,當天晚上被罰站一晚上,第二天手腳全都腫了。罰站時,只要一閉眼,值班的服刑人員就用花露水噴廖志軍的眼睛,白天強制看洗腦碟片。被強制轉化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張新江被罰做俯臥撐,湘潭籍法輪功學員唐沛林被服刑人員付超搧耳光和罰面壁站。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的一天,廖志軍親眼看見監獄八大隊大隊長彭建南將剛從津市監獄轉來的岳陽籍法輪功學員熊波叫到辦公室,熊波在辦公室盤腿立掌發正念,彭建南將電棍插入熊波口中,電他的口腔,本來好長時間沒開口說話的熊波,好幾天都不能正常進食,餓了好幾天。當時參與的獄警有的踩熊波的腿,按熊波的手有獄警袁勝、周群輝、張海波等,一大隊三中隊獄警肖金元當時也在場,動沒動手就不太清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