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石穿救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四十五歲,回想過去十八年來的風風雨雨,日日夜夜,一路走來磕磕絆絆,自己遇到的每件事情,每一點進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點悟與呵護,細想起來,由於人心太多,人情太重,這麼多年自己最難做好的就是對家人,對身邊親人的講真相,下面就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法中逐漸提高,逐漸去掉人心,去掉人情,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持之以恆,用水滴石穿般的意志向身邊的家人證實大法好,改變他們對大法認識的過程,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教。

丈夫一點點變好

我一直羨慕家人都修煉的同修們,家人一同修煉,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是我身邊除了兒子,其他娘家與婆家都沒有修煉人。身邊的家人在大法被迫害之前,都是支持我修煉的,由於二零零一年,我放下哺乳期的兒子,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他們非常擔心害怕,更不理解我,說:「胳膊擰不過大腿,自己知道好,在家偷著煉就行了,何苦與國家對著幹,去做這樣的傻事遭那份罪呢?」

我說自己是親身受益者,大法好與壞自己最清楚,如果沒有遇到大法,沒有修煉,我可能早就瘋了,或早就死了,我的疾病痛苦誰知道?誰能替我分擔?原來身上那麼多的病,因為修煉大法,幾週就好了,我沒有花一分錢,我的師父也沒要我一分錢,如今我的師父被惡意誹謗,我卻躲起來,不敢說一句公道話,我還是人嗎?我與行屍走肉有甚麼不同?徒有人皮。都說「受人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我得到師父洪恩,我沒有湧泉相報師恩,只是說一句公道話,難道不應該去做嗎?

家人雖然明白這個道理,可面對強權的迫害與鎮壓,他們還是非常擔心,還都說我傻,我的丈夫也處於不支持的狀態,跟他講真相他也不願聽。只要一提法輪功,他就轉話題。多次過後,我就有些灰心了,心想反正我已經盡力了,你不聽,我也沒有辦法,你不後悔就行。

在外面對常人,沒有那麼多人心與人情,講真相常人接受起來容易一些。可是對家人我真的感到很難,我都快放棄了,幹說不聽。自己在家裏有時候表現也很隨意,沒有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有時候人心上來,偶爾還會與丈夫爭吵,他說不過我,最後來了一句:就你這樣還修煉法輪功呢!我卻咄咄逼人,不肯醒悟的說:我這是學法輪功了,都變好多了,我如果不學,還不如這樣呢,你們誰敢欺負我?

說過之後,自己的心都發虛,想一想自己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平時的表現就是大法在人間的縮影,常人不修煉,他們不敢看書學法,他們只看我們日常的表現,我們表現好,他們就認同大法,表現不好,人心就阻礙著家人正確認識大法,我們表現的好壞決定著他們是否能夠順利得救。冷靜的想一想,自身存在很強的邪黨文化,學法的時候表現很好,一到社會、家庭生活中自己就容易衝動,不能用法時時約束自己的言行,我不想給大法抹黑,我想自己應該做的好一些,再好一些才行。

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我就有意讓自己冷靜下來,如果有甚麼事情與丈夫溝通,不著急時我就用寫的方式處理,用短信等發送信息,我發覺自己可以理智,智慧的對待面臨的事情,丈夫也容易接受,我也變的溫柔一些,像一個女人樣了。

身邊的親人都是與我們有緣的眾生,生生世世與我們結緣,最後成為一家人,如果他們因為我們做的不好,沒有正確認識大法,失去千古難遇的得救機緣,這是多麼大的遺憾與罪過啊!

我和孩子決定克服重重困難,想盡辦法要讓他了解真相。以前丈夫早上七點半上班,晚上吃飯應酬比較多,只有早上吃飯時間比較固定。我就用u盤從電腦上下載一些新唐人電視節目插在電視上播放。記得剛開始,我放的是香港七一法輪功學員大遊行,丈夫剛一看就好像觸電了一樣,立刻放下飯碗,二話不說,穿上外套急匆匆就跑了。我和孩子面面相覷,感覺他被嚇到了,似乎晚走一會邪惡物質都要被銷毀一樣。我和孩子商量了一下,以後要根據他的接受能力,選擇《中國禁聞》等時事要聞,裏面經常穿插著播放大法真相的內容,這樣他接受起來容易一些。

因為了解家人的狀態,所以需要我們更用心去做好,像水滴一樣,一點一滴,持之以恆,堅持不懈,一定會將他們對大法的誤解改變過來,我們需要更多的耐心與方法去做好。

在我不知道是否有效果時,兒子過來鼓勵我:你別看我爸嘴上不說甚麼,他就是嘴硬,他不願意當你面說。你不知道上次回老屯大夥吃飯,他在酒桌上大談特談現在的時事要聞,都是新唐人電視節目裏的內容呢!

後來我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他看到的內容更多了,逐漸也看到了大法在世界洪傳的盛況,由抵觸到接受再到向其他人介紹,我家有新唐人電視,裏面的新聞都是國內看不到的,讓人大開眼界,引以自豪。

只要我們用心去做,自己平時表現再好些,身邊的家人一定會改變,這是大法的威德。

公婆的變化

修煉前,我與公婆的關係很不好,心裏對他們很氣恨,總是覺得他們心太壞,自己很委屈。如果沒有接觸大法,如果沒有大法的約束,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與救度,我與婆家的惡緣一定會繼續下去。

結婚前我的母親就去世了,我和丈夫也剛畢業參加工作,手頭很緊,他家也比較困難,我沒有要他們家一分錢彩禮,好在母親過世時留給我一個樓房,我們結婚不至於出去租房子,公婆說等以後有錢了一定會給我們補上的。

可是在公婆二兒子結婚時,他們給買房、買車還給彩禮,當時我已經得法了,心還是很不平衡,只是在心底忍著,公婆指望著二兒子養老送終,可是他們在一起住過一段時間,二兒子和媳婦就對公婆不滿意,他們經常爭吵,最後打電話跟我說,讓我們把公婆接過來照顧,他們不好意思跟我丈夫說,還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讓公婆幫我照顧孩子,我的心真是一陣陣劇痛,剜心透骨,孩子小時候他們不幫我照顧,孩子大了,他們沒地方呆了,卻想起了我們,我該怎麼辦?

我思考再三,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一定不會管他們,一定不會讓公婆來我家住的,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心,讓我不計前嫌接納他們,雖然表面上我做的很好,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內心還是怨恨他們,但我又知道,如果他們不來到我身邊,他們就很難有機會接觸大法了,就沒有得救的機會了,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他們先前都是支持我修煉的啊,是師父慈悲讓他們來到我身邊,讓他們有得救的機會啊!

理智戰勝了私心,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慈悲也逐漸幫我消除了心底的怨恨,我逐漸表裏如一,慢慢放下心底的怨恨,看著他們漸漸衰老,看著他們疾病纏身,我為他們感到難過,我不需要任何物質的滿足與渴求,因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最幸運的生命。

我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的言行,對他們好些,再好些,他們感受到我的真心,他們也多次對別人說我這個兒媳婦太好了,不爭不搶,心地善良,簡直是菩薩心腸。

通過我的言行,他們知道了大法好,現在也都支持我學大法,現在我的家庭和睦,是大法化解了我與婆家的惡緣。

哥嫂的改變

以前自家的哥嫂聽信媒體的造謠宣傳,對大法也有誤解,我每次見到他們都給他們講真相,可是他們就是很難改變認識。我不知道為甚麼?

後來二哥有些怨氣,對我說:你每次來我家,見面就說法輪功的事,平時都看不到你的影子,也不關心我們,也不說打打電話啥的。哦,我知道了自己做的不足的地方,平時很少關心他們,對家人更需要耐心和方法。我就注意改變了,逢年過節帶禮物給他們,有事情忙就打電話給他們,讓他們感受到我的關心,他們非常開心,我再去他們家時,沒提法輪功,他們卻自己主動提起,說學大法就是不一樣,以後法輪功一平反,他們也學。

我把翻牆軟件給二哥,他在電腦上看到了更多被封鎖的新聞,看到了共產邪黨的真實面目,看到了大法在世界的洪傳盛況,他在網上還給網友發鏈接或發信息,讓別人看真相,在一定程度上給自己開創了美好的未來。

天下眾生都是一樣的,身邊的親人與我們也是有大緣份的,我們必須想盡方法讓他們了解真相,我們改變了,他們一定會改變,只要堅持不懈,用真心用誠意去做好。

師父說:「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1]讓我們一起努力,共同做好我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負師恩,不辜負所有眾生對我們的期盼。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