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電話講真相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我是加拿大大法弟子,在這裏,我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和同修們彙報我的點滴修煉心得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手動平台打電話

去年從美國紐約法會交流上得知有一個手動廣播平台,法會結束後,在當地同修的幫助下,七月份開始了這份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證實法項目。

記得剛開始撥打時,自己就會莫名其妙的緊張,電話一接通,自己的心就在跳,我對自己說,你怕甚麼,你怕甚麼,可就是管不住自己,於是就一個勁的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後來慢慢感覺空間場裏的那個無形的壓力越來越小了,打的時間多了之後呢,感覺自己的心裏越來越敞亮了(原來感覺自己的心是縮得很小一團似的),打電話也不像當初那麼怵了。現在是只要一坐在計算機前,一發正念,就會感覺有一股能量在我的周圍。

剛開始撥打時沒有經驗,自己給自己規定,打三次對方不聽,就換下面一個電話號碼打,和我們地區的一個老同修交流,她說:只要對方接,就打,一直打到對方聽。真的是好經驗,也看到老同修一顆真誠的救人的心,也看到了我的差距。果然,按此方法打,接聽率高了。

我感到這個手動撥打電話儘管是錄音廣播,不要我們說話,但打電話時心理因素非常重要。打電話初期,時常從話筒裏傳出對方罵人聲、掛電話聲,罵多了,掛多了都會心動,心裏頭的氣一點一點的往上湧,頭上冒出三把火,心裏就開始跟對方鬥氣,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心裏狠狠的說,再罵,滅掉你的邪惡;再掛,越掛我越打,整個的一個常人狀態,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幹甚麼的了,心裏和對方鬥得很厲害。自己感覺這很不對,學法明白這是邪惡在操控著對方,我們打電話時發正念是要滅掉控制他們空間場和其背後的邪惡因素,而不是他們本人,我怎麼能把邪惡與對方一起滅呢?這出發點就是不善,不善怎麼能打好這真相廣播電話呢?怎麼能救度眾生呢?怎麼能助師正法呢?

調整好狀態後,再打就能分開了,碰上罵人呢,我心裏就會說:罵人的不是你真正的自己,你真正的自己本性是善良的,這個真相電話是來救你,那個邪惡害怕你聽真相,所以叫你罵人,但那不是真正的你。你聽了真相廣播,就明白了。有時對方好像有感應似的,就真的不罵了,乖乖的聽了。

遇到一接就掛的呢,就穩住自己說:讓你掛電話的不是你,是邪惡;接電話的是你真正的自己,你真正的自己要明白,邪惡不讓你接聽,你不要聽它的,你要為你自己做主。有時真的挺靈,對方就接聽了。接聽率也就越來越高,聽真相廣播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自己的爭鬥心也越來越少了。

打電話一段時間後,好像也有了慈悲心了。得法了十幾年,說不知道慈悲是甚麼,是不是有點可笑,真的是這樣。就是沒有真正的實修,嘴上說慈悲,心裏卻不知慈悲是甚麼感覺。上了平台之後,與同修一起參與證實法之事,慈悲之心自然而然的出來了。

記得今年一月上旬的一天,打完電話之後,心中有些煩躁,趕緊學法,就學了師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當看到「那些世人,大家想想,神早就都知道這個地球在正法時期會被邪惡污染到甚麼程度、破壞到甚麼程度,他們冒著天膽,從一個偉大的、神聖的、高潔的神,跳到這個糞坑裏來,跳到這個骯髒的世界裏來。過去誰敢來?他們不就是抱著對大法一旦洪傳就能夠得救的這種信心來的嗎?!就這樣的想法,這麼正的念,對於大法這麼信任,作為大法徒、大法弟子來講,不該救度他們嗎?」[1]時,眼淚不由自主往下流,再看到「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甚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幹甚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1]時,自己難過得像小孩一樣的哭開了,一種從心中的說不出來的讓我感到難受、自愧,還有理悟。

去年《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剛從明慧網發表時,那時看師父這篇講法,感覺師父這次講法非常嚴肅;這時再看時,就感覺師父直指我的鼻子說似的,說得讓我內心感覺是那麼的慚愧、那麼的無顏面對師父;在這瞬間讓我從心裏真的明白了我是幹甚麼來的了,我的責任是甚麼,我應承擔的使命是甚麼,心裏有著一種沉甸甸的厚重感。這種深沉的觸及心靈深處的感悟,至今想起依然感慨萬分,之前學法時師父也講了很多很多大法弟子為甚麼偉大、大法弟子的使命是甚麼,那時只是從表面上理解,哦,師父說了,那得去做,不然不是大法弟子;也許做得不踏實、做得很表面,對師父講的法的理解就流於表面;現在再去學,感悟也不一樣了。明白為甚麼現在再看師父講的法能打入心靈的因由,是做三件事做得認真了,腳踏實地的做了,師父讓我明白了更深一層的法理。

人神一念之差,此言真實不虛。當我真正明白了救度眾生的內涵後,心裏感到能盛比較多的東西了,心裏沉穩了不少,再打電話時按鍵的感覺也不一樣了,有了一種淡定、平和、不急不躁的一種境界在裏面,打電話時,遇到對方掛斷電話多了或罵人了,心裏就會對對方說:不是你罵人,是那邪惡在罵人,真正的你是善良的,你好好聽真相廣播,聽了就會明白,希望你元神的一面在聽我說;遇到一接就掛的呢:就在心裏這麼給對方說:掛電話的不是你,是邪惡;真正的你一直在等待這萬古機緣的電話,請你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兌現你下世前的誓約,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按起鍵來有著一種穩穩的不動心的感覺了。一般情況來講碰到這兩種情況,一組電話接聽4分鐘以上的接聽率可達50%~70%,有時會達到100%(座機號碼)。當然不穩的心態在打電話時時常還會有,但自己會意識到,及時調整,進入最好狀態進行撥打。

二、去歡喜心

我天生是一個心裏擱不住事的人,喜怒哀樂全掛在臉上,特別要是有了高興的事,自己覺得做的不錯的事,就是給朋友講了,自己心裏還會美滋滋的樂上好幾天。

記得十幾年前剛得法,看到師父講到「歡喜心」時,立馬對號入座:哎呀講的就是我。但就這樣還不明白這就是執著,還樂得不行。這個歡喜心讓我在修煉的過程中栽了好大好大的跟頭之後,歡喜心表現的好像沒有了,那是因為教訓太大了,歡喜不起來了。

在平台撥打真相廣播時,這個歡喜心又情不自禁的從心裏翻出來。在平台電話打了一段時間後,打得越來越好,特別是打派出所的電話,接聽率比較高,自己心裏就開始高興了,覺得自己不錯,很適合做打廣播電話這個項目,這時呢,平台負責人給我的skype上發了一個信息,說我撥打得很好!看了這個信息,當時我心裏那個美啊,哇,同修都認同我打得好了。知道歡喜心不好,壓了壓那個內心的高興勁,想不能太高興,這是同修看你最近打得不錯給你的鼓勵,是希望你保持下去。心裏明白這個理,可那個高興勁就是一個勁往外冒,現在想想自己都往六十奔的人了,當時怎麼會像小孩一樣樂呢,可那時真是抑制不住的高興,怎麼表現的呢?有一個星期吧,每次打電話時就會看看這句話,然後再美滋滋的去打電話,很受鼓勵哦。

在平台上我一般看跟進、交流平台的比較多,這上面能看到同修們撥打電話反饋情況和平台的信息,對我的幫助很大。我看到我認識的老同修們打的非常好,接聽時間長,接聽率也高;她們都非常平淡的看待自己打得多好多不好,交流中只是說:多救人,制止邪惡迫害。相比之下我為自己那顆自我滿足的心感到很汗顏,我很認真的反思著問自己:如果沒有同修建立這個平台,你有機緣參加嗎?自己回答:沒有!如果沒有同修寫好廣播稿、錄好音,你有能力把真相傳播出去嗎?自己回答:沒有!如果沒有國內同修冒著生命危險送出這麼多電話號碼,你找得到這麼多可打的電話嗎?自己回答:沒有!如果沒有同修主持這個平台、協調好各方面關係,你能這麼快的進入平台這個正法的行列嗎?自己回答:不能!越問自己越知道自己那顆歡喜心已是多麼的不好。我們這裏的一個老同修說的好: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路都給我們鋪好了,我們連嘴都不要動,我們只要發正念、按按鍵,就可以制止邪惡,救眾生了。想到此我頓感無顏,那個膨脹的高興勁一瀉到底,反省自己,你算甚麼,同修們把甚麼都做好了,讓你按按鍵,只是在這一點做得比較好了一點,就這麼值得高興吧,同時也真正明白了甚麼是整體,甚麼是整體配合,而我只是裏面的一個小小小小的粒子,沒有大法,我甚麼也不是;沒有師父在領著我們正法,我甚麼也不是;沒有同修們整體的配合,我甚麼也不是;認識到位後,擺正好自己的位子之後,心態平穩了一個多月。

一天交流平台有一個同修貼了一個同修撥打跟進的貼子在上面,我一看,這個同修寫得不錯,再一看,咦!這個同修寫的風格和我很像哎,再看下去,這不是我昨天貼在跟進平台的嗎!?哇,我撥打狀況當範例了,心裏那個歡喜心又往上翻了,再往下看下去,另一個同修跟帖說:「以上是一位同修的反饋,從反饋記錄中,同修的慈悲感同身受。」我愣住了,問自己:我「慈悲」嗎?「慈悲」這兩個字,壓得我心裏很難受,當時撥打此組電話時的狀態我自己很清楚,是很認真的撥打,還沒有同修說的那樣。我有嘛,認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還沒有,可同修卻給了這麼高的評價,讓我心裏承受不起,心裏剛剛泛起來的小高興勁下去了,讓我明白在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中我的差距在那裏;心裏真的非常感謝同修提醒,告訴我應該提高一個境界了,不能滿足於現有的認識狀態了。

三、見證大法的神奇

今年三月上旬的一天早上,我無意中看了一下家裏壁櫃鏡,一看愣住了,一個圓圓的非常清亮清亮的圓圈在我的脖子後面──我的世界,腦子裏即刻浮現二零一三年七月我第一次參加美國的法會時,會上看見主席台上有兩個同修交流(勸三退)經驗時,我看見她們脖子後面帶著那個圓圓的清亮清亮的圓圈,那時的我看見了心裏真是又舒服又羨慕,心裏想,甚麼時候我也能有那圈圈多好(那時我還沒有給常人做三退,只給自己家裏人做了三退),心裏十分佩服同修做的好。今天,我真是沒想到,無意中看見我也有了這個圈圈,看到的剎那間我感到驚奇之外,心裏也感到很沉重、難過,有一種鼻子發酸想哭的感覺:我這個這麼不爭氣的弟子,只不過只做了一點點,師父就把最好的給了我;我有的只是慚愧。過去不明白「修煉是嚴肅的」[4]涵義,現在明白點了:佛法修煉真的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修煉的人一思一念只有符合大法,大法才能圓容我們,同時我們也在圓容大法;明白了師父講的「神佛來世間 句句吐真言」[2]的一層法理了。師父講的法,弟子只要照著法去做,做到了,佛法的威德和莊嚴,宇宙的真相就會在我們修煉的過程中,一層層展開。記得剛得法時,我經常與朋友講:佛講的法沒有一句是假的,都是真的。那時我的心是那麼的浮躁,現在我再講此言時,心中感覺其中之意已是大不一樣了,這就是提高吧!

之後,我經常會想起這一情景,反身自問,與其他同修比起來我真的不很精進,那麼精進的同修,師父給予這些精進的弟子將會是更好的;讓看到這一情景,是師父希望我這個有懶惰之心的弟子,要「修煉如初」[3],要精進實修;在做好三件事中去掉自己的執著,快快跟上正法的進程!

謝謝師父,讓我生在這個時代又這麼幸運的遇到了大法,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謝謝同修,在正法時期,我們有緣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提醒,我會配合好同修,擺正好自己的位子,走好正法時期的每一步,跟著師父回家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真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