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婦女做好人三次遭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山溝裏的農村婦女,而且是一個六十五歲的婦女,只因我信仰真、善、忍,卻經常被跟隨中共的惡人跟蹤,蹲坑,綁架,騷擾。全家人的心,整天提到嗓子眼,擔心我哪天被綁架。

還有,我兩個姐姐也深受其害,她們都是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都患有嚴重的肝炎,修煉後,也都是無病一身輕,好幾年也都沒吃過一片藥。江澤民下令迫害法輪功後,在高壓下,不敢煉了,不到兩年她倆相繼離世,都死於肝硬化。這筆血債必須向江澤民討還。

九九年七月下旬的一天上午,我正和其他六人在我家煉功。藥王鄉派出所所長陳世宏,帶領全體警察和鄉政府幹部二十多人闖入我家,來勢兇猛,進屋就翻,搶走了電視機、播放機、錄音機、光碟、錄像帶,全部大法書二十多本洗劫一空。把所有學員都綁架到派出所,鄉政府關押。

修煉大法前,我原是一個性格暴躁,得理不讓人的人。打遍街,罵遍巷,無人敢惹。村書記鄉長我都敢罵,罵的村書記何純余到處躲我。當時覺的自己挺有本事,強者。回頭看一看自己那時簡直就是一個潑婦。不可理喻。隨之身體上患有各種疾病,經興城二四六醫院檢查,患三個加號肝炎,大三陽。外加嚴重的風濕痛折磨的我痛苦不堪,幾乎生活不能自理。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教了我高德大法。教我按真、善、忍去做好人,遇事為別人著想,做一個更好的好人。我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脾氣也變好了,不再罵人了,家庭和睦了,鄰里之間關係也都融洽了。學法輪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祛病健身。這麼好的功法,我怎能不煉?我不能昧著良心說瞎話。我不能背叛師父,大法和師父蒙冤,我得說公道話。我堅決不寫保證,讓好人變壞人,我不幹!

鄉政府天天給我放造謠,誣陷大法和師父的錄像,放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殺人的錄像。我說這都是假的,我不看。鄉政府、派出所三十多人輪番找我談話,軟硬兼施,逼迫我寫保證轉化,不煉了。不讓我休息,整整三天,他們為了完成轉化任務,給我丈夫打電話,把我接走。前提是:丈夫必須以我的名義,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畫押。保證不煉,不去北京上訪。

為了不再受迫害,丟下家裏的一切,我跟丈夫來到外地。這是第一次搬家。老家四間平房閒置在那裏,一家四口來到葫蘆島市連山區烏朝屯村的河邊,住在臨時搭的低矮潮濕的土屋裏。生活艱難困苦無以言表,是江澤民犯罪集團害的我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的一天上午,興城市610主任宋長江,帶領藥王鄉派出所警察夥同葫蘆島市610警察、沙河營鄉派出所警察、烏朝屯村主任和老家馮屯村主任李永良,共開了四輛警車,二十多人來到我家院子裏。企圖綁架我到興誠洗腦班迫害。揚言:「不轉化直接送馬三家勞教所。」我在師父的加持下,在丈夫,女兒正義掩護下走脫了。以後他們連續兩天凌晨二點至三點來我家蹲坑、騷擾,問我的老伴我在哪?老伴說:「我還想找你們要人呢!我老伴學大法沒錯。不犯法,你們夜闖民宅犯法。」

我流離失所在外,心想這也不是長久之計,我得回去。不能給同修找麻煩。另外,家裏人也惦記、擔心。七天後我回來了,回家取幾件衣服,孩子們給我送到半路,兒子、女兒、兒媳見到我之後都失聲痛哭,我也止不住掉下淚來。兒媳婦邊哭邊說:「我媽怎麼了,做好人咋這麼難、這江澤民也太壞了,他咋不早點遭報啊!」

家裏不能再呆了,老伴給我租了一個五十平米的樓房,這是我們第二次搬家。樓房一年到期,老伴在劉台子租了塊地,蓋了幾間房做生意,我們又第三次搬家。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我去街上買東西,錦郊鄉派出所警察,到我家以檢查防火為名,沒看見我,看到牆上掛著師父的法像,搶走師父法像並綁架了我的老伴。我老伴不修煉,數小時後,老伴托朋友找關係才放回來。沒隔幾天,葫蘆島市610劉姓主任來到我家。我正在帶孩子,老伴說你快走,我來對付他,劉姓主任不認識我,我就帶孩子走了。劉姓主任和我老伴說:「勸你老伴別煉了,寫個保證交上去,就息事寧人了。」老伴說:「假如你媽一身病煉功煉好了。你能不讓她煉嗎?我勸不了,我也不勸!」劉姓主任自知理虧,也明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江澤民挾持各級610、政法委、公檢法司,在昧著良心害好人。劉姓主任很尷尬的走了。

第二次被綁架是在二零零三年五月四日,我和老伴去大慶談生意。在火車上,我給同座的夫婦倆講大法真相。講大法美好,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大法和師父是冤枉的,講千古奇冤法輪功。被本車廂的乘警聽到了,等同坐的夫婦倆下車後,我拿出《轉法輪》大法書準備看。那個警察馬上跳出來把書搶過去說:「正好我還沒有立功的機會呢?!」又一把掏出我包裏的做生意用的兩萬元錢,說這是你們的活動經費,得沒收,我老伴和另一個合夥人據理力爭,說是做生意的本錢,眾目睽睽之下,把錢還給了老伴,把我劫持到哈爾濱車站派出所,把我的大法書給搶走了。把我關在黑屋裏,甚麼也沒有,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冰了我一天,也餓了我一天,從早晨八點到晚上十點才放了我。

第三次是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我和老伴去女兒家。回來在大連金州火車站候車室等車時,一個警察非法翻包,說我包裏有刀。包裏有大法書,搶走書後,他把我劫持到車站派出所。

到派出所看見有六、七個警察在等著我。他們問我甚麼我也不答,就一直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我沒犯法,你們應該去抓壞人,修真、善、忍沒有錯,迫害好人天理不容,要遭報的。給他們講迫害法輪功的一個個遭報的案例,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徐才厚,還有610頭子李東生都紛紛落馬,都受到了懲罰。我誠心的告訴車站派出所警察:希望你們都能做一個好人,別再給江澤民當替罪羊了,好人怎能害好人呢?你們也是受害者,你們都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給自己,給你們的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他們聽明白了真相,就把我放了。但火車已經開走了,我們只好退票,繞道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