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公安廳副廳長賈奮強遭惡報入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近日獲悉,原寧夏公安廳副廳長賈奮強因受賄、高利轉貸等罪行被判刑十五年,同案的寧夏建築工程質量安全監督總站的薛海波退了一千多萬元贓款後,被判刑四年。賈奮強近日已被關押到寧夏入監培訓中心。

這也是賈奮強多年參與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賈奮強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被調查前,先後任石嘴山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大武口區公安分局局長;石嘴山市公安局政委、黨委副書記;固原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銀川市政法委書記;寧夏公安廳副廳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幾年當中,賈奮強積極推行迫害政策,甘願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馬前卒,泯滅良知迫害好人,不但組織操控部下實施迫害,還親自出馬刑訊逼供。他每換一地,均留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多樁罪惡,真可謂:為官一任,禍害一方。

因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可以伸冤、說話的地方,曝光迫害很艱難,所以本文搜集的只是明慧網已經曝光的和一些法輪功學員訴江狀中遭受迫害的情況。

一、賈奮強在石嘴山市任職期間當地發生的迫害

賈奮強在石嘴山市公安系統任職四年多時間裏,不僅組織操控手下的爪牙牛建寧、段某某、閆承偉、何洪林、薛培基、杜中寧等惡人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還參與刑訊逼供,親手給法輪功學員楊田雲「紮繩子」。

在此期間,當地法輪功學員金孝雷遭迫害離世;數十名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方式的迫害:綁架、判刑、勞教、抄家、拘禁、刑訊逼供、關押到洗腦班、開除公職、扣發工資、勒索、在廣場開批鬥大會侮辱、強行錄像、監聽監控、跟蹤蹲坑;被迫離婚、流離失所;被迫在媒體「悔過認錯」;家人被迫在公開場合表態與法輪功學員劃清界限;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同學被綁架脅迫;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精神文明」的牌子被摘掉、領導的榮譽被取消、員工的收入受影響等等。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惡首江澤民到寧夏前,石嘴山市公安大肆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並拘留一星期,說是怕江魔頭來了法輪功學員鬧事。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門「自焚」鬧劇上演後,政法委頭子羅幹流竄到寧夏「督戰」。寧夏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監獄、勞教所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力度。賈奮強緊跟形勢,唯恐作惡不及,短期內石嘴山市被綁架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十幾個。當年五月,寧夏女子勞教所請人到該所傳授迫害「經驗」,將法輪功學員分組「轉化」。這期間賈奮強帶著爪牙牛建寧到勞教所助惡為虐,夥同勞教所人員用釋放回家誘惑法輪功學員「轉化」,對不「轉化」的就加教迫害。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穆志宏不「轉化」被加教迫害一百零五天。

當地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案例如下:

1、金孝雷遭綁架、刑訊逼供含冤離世 妻子被綁架、拘禁

寧夏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金孝雷,男,寧夏石嘴山市二礦退休工人。以前患有肺氣腫、膽結石、腦血栓等十多種疾病,肢體麻木行走不便。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半年時間,身上十多種疾病全部消失,行走自如,騎著自行車走幾十里路輕輕鬆鬆。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和妻子屢遭騷擾。「七二零」後不久,有一天,他在老鄉家正幫著釘紗窗時,被突然而至的惡警綁架、刑訊逼供,給他打上手銬,致使兩條小臂被銬出深深的印子。此次身體遭受折磨,精神受到嚴重刺激,導致金孝雷腦血栓復發,再次出現肢體麻木、行走不便等病症。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大武口公安分局惡警非法闖入他家中非法搜查,並將他妻子綁架。

二零零二年九月,他們夫妻準備回老家,當地惡警得知消息追趕到銀川火車站,到列車上堵截他們,並給金孝雷老家「610」的發了傳真,要求在金孝雷夫婦回去後實施監控迫害,致使他們夫婦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二零零三年,當地惡警再次到他家非法搜查。因為屢遭折磨,他生活不能自理了,惡警還將他妻子非法拘留、強行送到洗腦班拘禁。

金孝雷在身心遭受折磨、生活不便的情況下,二零零四年一月五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金孝雷所遭受的迫害請參閱明慧網《寧夏石嘴山市大法學員金孝雷二零零四年含冤去世》一文。

2、催亞成、侯秀芳夫婦被綁架、拘留、監視、流離顛沛

催亞成,男,原來是寧夏石嘴山市經貿局一名副局級幹部。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不久嚴重的胃病和腿關節增生痊癒,跳出了追求名利的圈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石嘴山市大武口區朝陽派出所一行六人闖入他家,不由分說將他家樓上樓下翻個遍,抄走了他們的大法書、真相資料、煉功帶,將催亞成和老伴侯秀芳劫持到朝陽派出所分別拷問。當天下午又把他們倆送往大武口拘留所拘留了五天。此後不到二十天,再次將他們倆綁架拘留五天。回家後,永東路居委會派人每天在他家門口監視。

九九年七二零後一年多的時間裏,催亞成和侯秀芳兩次被綁架拘留、三次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為躲避迫害監視,他們夫婦無奈回到老家大連,在老家流離顛沛八年,後來輾轉到寧夏銀川市定居。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八十歲的催亞成老人給高檢高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其後,他到深圳的兒子家準備在那裏過年。石嘴山市公安局、國保人員非法扣押老人的訴江狀後幾次給他兒子打電話騷擾恐嚇,致使老人驚恐萬狀,出現病症。回家後在二零一六年正月含冤離世。

3、楊田雲遭綁架、抄家、關押、勞教、拘禁

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楊田雲,修煉前得理不饒人,不能吃虧。修煉大法後,時刻按照大法師父的要求,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能寬容別人,拾金不昧。

二零零一年一月她到北京為法輪功喊冤,期間拾到一個錢包,直接將其交給了警察。這樣的好人在北京被綁架後,被大武口公安局一科的警察劫持到石嘴山市看守所。時任大武口公安局局長的賈奮強親自給楊田雲「紮繩子」,將其捆綁了一夜。楊田雲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一個月後,遭非法勞教兩年(後加教四個月)。

在寧夏女子勞教所,獄警挑最壞的吸毒犯包夾法輪功學員,不讓煉功,不讓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碰面都得躲著走。兩個包夾對她看管的非常嚴,出工、吃飯、睡覺、站隊、上廁所、打開水,無論幹甚麼包夾都寸步不離。獄警還強迫法輪功學員每週交一份「思想彙報」,每天上午從八點開始給法輪功學員「上課」,念造謠污衊大法的文章,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還要求記筆記。獄警定期檢查、考試。如果不配合,獄警就用髒話辱罵。 在獄警張小燕、包夾的強迫下,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幹超強度的體力勞動:挖葡萄苗、埋葡萄、剪葡萄枝、剪甘草、撿脫水菜、切活性炭,從一樓往三樓扛麻袋,有的麻袋二百斤重,扛不動就兩人抬。幹十幾個小時的體力活,回到勞教所還要走隊列,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電視錄像,強迫 「轉化」,不轉化就加教。她因此被加教四個月,二零零三年五月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大武口公安局的政委牛建寧還把楊田雲的丈夫非法劫持拘禁了二十四小時,牛建寧、薛培基、杜中寧等人將楊田雲家所有的大法書籍、法輪章、師父法像、電子書、錄音帶、錄像帶、光盤等都搶走,還將她家中的家具、沙發、房頂、房門損壞。

4、穆志宏被綁架、抄家、拘留、勞教

穆志宏,女,今年七十二歲,是神華寧煤集團教育處的退休女教師,以前全身都是病,常年到處求醫問藥;從一九九六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半年時間身患的多種疾病痊癒,身心愉悅。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個上午,大武口分局一科的閆承偉、何洪林等人衝進她家中翻箱倒櫃後將她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大武口公安分局的政委牛建寧(後來調往山東)幾次給她家人打電話施壓,她丈夫被公安脅迫幾次到拘留所勸她放棄修煉。

從七二零到年底的幾個月裏,每到中共開會、過節的日子,閆承偉、何洪林就把她抓進拘留所,三番五次從拘留所進進出出。就是在家中呆著,市局、分局、街道辦、居委會的也不斷上門騷擾,片警、便衣還在她家門外盯梢、跟蹤。

有一天晚上,閆承偉等人到她家將她和上初中的兒子劫持到了警車上。她下了警車,把兒子也從警察上拽下來了。

穆志宏丈夫是神華寧煤集團職業學校的校長,這期間她丈夫受到脅迫,在單位召開的大會上表態說:我要和法輪功劃清界限!後來她丈夫得了絕症,穆志宏勸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病情會好轉。她丈夫說:我不相信,我就信醫院。不久她丈夫即去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說是江魔頭要到寧夏,有一天,牛建寧、段科長指使閆承偉、何洪林到她家把她綁架到大武口拘留所拘留了一個星期,說是江魔頭來了怕她鬧事。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穆志宏從老家回到大武口家中。第二天,閆承偉、何洪林等四人就到她家將她連拉帶扯綁架到警車上帶到分局,隨即關到了石嘴山市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寧夏女子勞教所,她遭受了獄警、包夾從身體到精神的雙重迫害:幹奴工、寫思想彙報等等,完不成任務包夾和犯人頭就辱罵或拳打腳踢。獄警馬麗邪惡陰毒,經常在最冷的時候讓她們站在操場上挨凍,最熱的時候帶到太陽下曝曬,一站幾個小時,一動不動。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門「自焚」鬧劇上演後,五月份,寧夏女子勞教所從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請獄警和已「轉化」的人到該所「幫教」。此後,女子勞教所將法輪功學員分組洗腦「轉化」。這期間,賈奮強帶著爪牙牛建寧到勞教所看望已經「轉化」的人,並夥同勞教所用釋放回家誘惑未「轉化」的,用加教迫害不「轉化」的。據此,穆志宏被加教一百零五天,穆志宏回家時已經瘦的只剩一把柴了。她回家前,朝陽派出所、人民路派出所的警察還打電話蠱惑她家人說:穆志宏要出來了,你們怎麼辦(意思是她很危險)!

她被非法勞教後,神華寧煤集團在「610」指使下,扣發了她一年多的工資一萬多元,始終未補發。

二零零二年四月,她被閆承偉、何洪林等人跟蹤到銀川綁架、抄家。第三天劫持到石嘴山市第二看守所,她姪女李愛玲(也是法輪功學員)同時也被綁架到了看守所。倆人被非法關押了三十天後辦了取保候審。

二零零五年過年後的一天早晨,石嘴山市局、大武口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夥同人民路派出所的朱所長、姓魏的片警七、八個突然闖到她家抄家。搶走了大法書籍《轉法輪》、煉功帶、電子書和一本週刊。一個警察看到抄出的電子書高興地說:我家女兒學英語正需要這個,買還買不上呢!抄家審訊後又把她劫持到了拘留所。因她絕食抗議迫害,身體出現異常,拘留所把她送進醫院強行輸液。她趁警察不備,從醫院走脫。此後在流離失所中再次被綁架判刑三年,在寧夏女子監獄被「坐小凳子」、「熬鷹」迫害,九死一生。

穆志宏遭迫害情況請參閱明慧網《寧夏退休女教師自述遭受的種種迫害》一文。

5、譚秀霞被綁架、抄家、拘留、勞教

譚秀霞,女,今年五十六歲,原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西北奔牛機械有限公司職工。原來患肩周炎,經常還因腰椎疼痛蹲下起不來。一九九八年五月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患的肩周炎等病好了,為人處世也轉變了,遇事能為別人著想、心胸開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當地公安的到她家抓她,她沒開門。第二天,大武口公安分局、政法委、朝陽派出所的十幾個警察再次到她家去抓她。家裏沒人,他們一夥又到大武口煤炭職工醫院將譚秀霞丈夫綁架,押上她丈夫,到家將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等東西全部搶走了。譚秀霞到朝陽派出所問情況,被警察脅迫寫了「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才回到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譚秀霞和隆竹雲、李愛玲等四人在苗小花家做客,五人一同被大武口公安分局一科段科長等綁架到鐵路派出所。第二天,五人被押到大武口市青山公園對面的廣場上開了現場批鬥會,開完後五人均被拘留十五天。譚秀霞丈夫被公安的勒索了一筆錢,又托人又請客,譚秀霞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五月,她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劫持到大武口公安分局,分局的人逼迫她丈夫交了幾千元錢,辦了取保候審。過了幾天,大武口朝陽派出所警察再次將她騙到派出所,拿出勞教通知單,她被非法勞教一年。

她被拘禁在寧夏女子勞教所期間遭兩名吸毒犯「包夾」形影不離地監控。被獄警強行逼迫幹奴工、剪短髮、穿號服、背監規。隊長丁冬紅對法輪功學員特別邪惡。非法勞教期滿她回到家中仍被監視、騷擾。

譚秀霞被非法勞教後,她們公司「精神文明」的牌子被摘掉,公司經理的「先進個人」被作廢,全公司職工的收入受影響。

二零零一年九月,大武口分局、國保大隊警察突然衝進她家,把她劫持到大武口公安分局,第二天非法關押到石嘴山市看守所,一個多月後她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

寧夏女子勞教所的獄警每天拉著她們到外面幹奴工挖葡萄苗、栽樹,手上打滿水泡退了一層又一層;到造紙廠塑封衛生紙,每天倒班;白天到外面幹活,晚上還要撿脫水蔬菜、分揀甘草。法輪功學員還被強迫背考試題,不配合的獄警實行連坐,整個監舍的人都不能睡覺。

有一次,中隊長姚俊玲指使張紅豔等幾名吸毒犯把譚秀霞抬到光板床上,將兩手銬在床頭,兩腳銬在床尾,整個人呈一個「大」字形後強行「鼻飼」。她還遭受電警棍電脖子、吊銬二十多天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從勞教所回家。

譚秀霞所遭受的迫害請參閱明慧網《寧夏善良女子歷經八年牢獄迫害》一文。

6、莫惠萍及親友遭受的迫害

莫惠萍,女,今年四十一歲,家住寧夏石嘴山市惠農農場,一九九九年三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她有嚴重的偏頭疼,每次發作時疼得就想把頭撞到牆上,還有胃炎。修煉法輪功短短的幾個月後胃炎好了,偏頭疼也再沒犯過。通過修煉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二零零一年三月,和莫惠萍經常來往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惡警在她家蹲坑。莫惠萍不知情,去她家也被綁架、住處被抄,兩天後被關押到了銀川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每天被逼迫幹奴工。二零零一年六月,一夥人到看守所給她一張勞教書勞教三年,她不簽字。這夥人強行將她押上警車直接拉到了寧夏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她被迫幹奴工,被兩個吸毒犯「包夾」,一言一行都在監視之下。

從勞教所出來後不久,莫惠萍租了一輛出租車跑營運為生。二零零四年六月,莫惠萍的弟弟和同學小王被綁架拘留了二十四小時,惡警給小王錄了像並威逼恐嚇讓配合他們。惡警還到莫惠萍家恐嚇威逼她爸,給她爸錄了像,莫惠萍的母親嚇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隨後,莫惠萍被石嘴山市國保大隊、惠農縣派出所惡警綁架,關押到寧夏石嘴山市惠農縣派出所,租來的車也被非法扣押了兩天。惠農派出所五六個惡警刑訊逼供後,將她關押到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

期間,石嘴山市國保大隊惡警多次對莫惠萍刑訊逼供。三個月後,莫惠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寧夏女子監獄,一個殺人犯、一個販毒犯負責「包夾」莫惠萍,從早到晚監視她。從早到晚十幾個小時彎腰低頭幹縫紉活疲憊不堪。教育科的丁蕾、監區的丁東紅、范紅、劉志琴、顧濤、姓楊的指導員隔三差五還逼迫她 「轉化」。

二零零零年三月,莫惠萍的姐姐莫惠寧到北京上訪,被警察綁架到寧夏駐京辦,後來由寧夏惠農農場的幾個人押回來關押到石嘴山市拘留所十五天。惠農農場的會計何小紅和一個男的到她家勒索了二千多塊錢。

莫惠萍及家人遭受的迫害請參閱明慧網《寧夏莫惠萍自述遭受的迫害》一文。

7、李繼鑫被綁架、抄家、拘留、勞教

李繼鑫,男,現年七十八歲,一九九五年六月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前,他患有腸胃病,經常胃疼、肚子疼,生、冷、硬的食物更是不敢吃,多方醫治無效。修煉大法後不久,各種病症消失了。精神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對人寬容和氣了,兒子、兒媳也走入大法修煉,家人、親戚、朋友都支持他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的一天,石嘴山市石炭井紅光派出所的楊某某,說是政委,帶領四、五個警察到他家非法搜查。他家的大法書籍、煉功帶、收錄機、師父的法像、大法圖片以及所有的大法資料,還有其他一些東西都被搶走。此後公安局的警察、片警、便衣,幾乎每天都在他家門外盯梢,有時還突然闖進家門搜查。

為了維持生計,他在石炭井市場內開了一個家電維修店。有一天楊某某和幾個警察突然闖進去,把他從家電維修店綁架到飯館。這夥人吃完飯後,又把他綁架到石炭井。楊某某給大武口公安局打電話,對方說:你們自己看著辦。李繼鑫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去北京上訪,火車剛過張家口,就被火車上的警察截住、盤問,到北京後被送進寧夏駐京辦事處。第二天又被押回石嘴山市大武口公安分局,隨後送進大武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石炭井的兩個警察開著警車強行把他劫持到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白土崗子勞教所李繼鑫經歷了非法洗腦;強迫做奴工:搬磚拉土坯、壘土坯;強行鼻飼;「幫教」、圍攻、罰站、「加教」等處罰。遭迫害四百三十五天後走出勞教所時,見他的人都說他老了二十多歲。

李繼鑫遭非法勞教期間退休工資被扣,後來退休工人漲工資,兩年都沒給他漲。

回家後,石炭井紅光派出所警察周海經常躲到暗處盯梢窺視,有時突然闖到家搜查。二零零四年他搬到大武口居住,朝陽派出所警察、片警、居委會人員還不定期到家騷擾。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當地警察三天兩頭到他家非法搜查,次數已無法計算了。每次搜查都翻箱倒櫃,甚至要挖地三尺,給他和家人的身心造成了極大傷害。

8、喬建輝被非法拘留、關押、勞教 婚禮被迫取消

石嘴山市大武口區法輪功學員喬建輝,男,今年四十五歲,原為石嘴山市某企業的業務經理。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使他身心有了很大改變,長年感冒徹底好了,臉色由發青發黑變得紅潤,身體有了活力,在工作中兢兢業業,生活中為他人著想,按「真善忍」標準不斷提升道德修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因為妒嫉心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為了告訴世人真相,還大法和師父清白,喬建輝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市區張貼了法輪功真相傳單,結果被大武口區長勝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後被非法拘留在大武口拘留所十四天。十四天後又被關押到大武口看守所,二十八天後被石嘴山市公安局構陷,勞教一年半,關押到寧夏靈武市白土崗子勞教所。

喬建輝被綁架前,定好了舉行婚禮的日子,被綁架時距離婚禮就剩九天了。迫害致使喬建輝親友及未婚妻受到極大的傷害,婚禮被迫取消了,未婚妻離他而去。

在白土崗勞教所喬建輝遭受了殘酷迫害,每天由兩名勞教人員包夾監視。早晨五點鐘起床,吃不飽,就到磚窯幹活,一個人推著裝滿土的車子飛跑,慢了要挨打體罰。收工後還要遭受精神上的迫害侮辱。後來被關押到中寧水泥廠幹活,早上四點出工,車間非常髒,水泥呼吸到嘴裏、肺裏,還遭到班長打罵。後被非法加教兩個半月,二零零二年五月才回家。

9、張桂英被綁架、抄家、關押、勞教

張桂英,女 ,現年七十八歲,原神華寧煤集團衛東礦衛生所醫務人員。一九九六年九月開始修煉。修煉前,她和別人發生矛盾時總想和別人鬥,不願吃虧。修煉大法後,善解人意、不佔別人便宜,有時買東西別人多找了錢,就退還了。修煉前,患有風濕病、靜脈炎、關節炎,全身浮腫疼痛走路困難,還有高血壓、心臟病、膽結石、膽囊炎,腰鷑骨項墜骨質增生等各種疾病。修煉大法後兩個月,全身浮腫消失。不到一年所有的病全部消失,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

二零零一年一月她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寧夏駐北京辦事處關押兩天後,又被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公安分局一科警員綁架到大武口區公安分局,朝陽派出所警察又抄家。綁架到當地的第二天大武口公安分局警察強逼放棄修煉,下午被劫持到大武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大武口公安分局的警察、派出所警察直接強行劫持到寧夏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八個月。

在寧夏女子勞教所裏,獄警、包夾不允許煉功,不允許宣傳法輪功,不允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說話。強制法輪功學員每週交一份思想彙報。每天從八點開始獄警給 「上課」,從精神上折磨法輪功學員。一言一行都在兩個包夾的監視之下。強迫每天早晨五點起床做奴工:切活性炭、撿脫水菜、在伙房揉面、壓麵條、扛麵袋。由於過度勞累,幾次眼前一片黑,抽搐。有段時間咳嗽的厲害,高燒持續幾天,便血。非法勞教回家之前,又逼迫寫放棄煉功的「保證書」。二零零一年九月回家後,大武口公安分局警察、朝陽派出所片警幾次到家騷擾。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人民路街道辦事處在石嘴山市「610」辦公室指使下,辦了「洗腦班」,遭勝利居委會的人逼迫去洗腦班,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

10、朱桂香被綁架、抄家、騷擾、損壞財物

朱桂香,女,現年七十五歲,漢族,中學退休教師。修煉前有心跳過緩無力、心律不齊、血壓低、體溫低、膽囊炎、鼻炎、腸炎、關節炎、偏頭疼、脾大、肝大、氣管炎等疾病,腿常年浮腫,上樓梯很困難。一九九六年九月,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毛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都沒有了,多年沒服過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公安分局警察到她家,強行逼迫交出大法書籍,讓看污衊大法的電視。七月底到八月初,公安人員多次到她家登記、調查、詢問煉法輪功的情況。朝陽派出所、怡心小區居委會人員、片警多次到家騷擾。每遇重大節日,如過年、「十一」、中共開重要會議,公安都到家騷擾恐嚇:不讓和其他同修來往、不許到處走、不能外出。有一次她問片警:我們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怎麼了?片警居然說:煉功就是反革命!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下午,石嘴山市、大武口區公安、國安、轄區派出所人員、居委會、小區保安十幾人突然到她家,強迫她坐在沙發上,其後這夥人到處亂翻,把所有屋子、櫃子、抽屜、床墊底下翻了個底朝天,搶走了《轉法輪》,把她家一台進口的價值近六千元的高檔音響倒騰壞了不能用了。然後把她強行拉到大武口區人民路派出所逼問到深夜,連夜又把她劫持到醫院體檢,因她血壓高、心跳不正常,被拉到醫院住院。住院期間公安的還多次到病床前逼迫交代問題,逼迫不讓煉功。這次當地抓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因她住院避免了被非法拘禁。

11、七人被綁架、抄家、勞教、判刑

二零零三年五月中旬,大武口區公安分局、人民路派出所警察夥同銀川市警察將寧夏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李蘭鳳、黃秀英、單金蘭、何愛芝、姜玉榮等六人及銀川市西夏區李傳貴相繼綁架抄家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後,黃秀英、李傳貴、姜玉榮被非法判刑,黃秀英被判刑三年,姜玉榮被判刑兩年(緩刑)。李蘭鳳、何愛芝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到寧夏女子勞教所,單金蘭被非法勞教三年(監外執行),另一人情況不明。

黃秀英,女,現年七十五歲,滿族,原寧夏回族自治區人大代表、曾多次榮獲全國、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勞動模範,是「五一勞動節」獎章獲得者、先進生產者。

黃秀英被判刑三年,被關押在銀川女子監獄期間被迫害的不成人樣了。她家人到監獄探視獄警不許接見,還說:「殺人犯、任何刑事犯都可以探監送衣物,只有法輪功的人不允許,上級有通知。」

李傳貴,女,原寧夏石油化工建築集團工作人員,二零一五年正月去世,終年七十三歲。

12、五人被綁架、在廣場開現場批鬥大會後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隆竹雲、李愛玲、譚秀霞、湖南一名法輪功學員在苗小花家同時被綁架,第二天,五人被押到大武口市青山公園對面廣場的觀禮台上「亮相」。舞台正面寫著污衊大法的標語,還有電視台的記者在錄像,廣場周圍站滿了持槍特警。警察向圍觀的群眾陳述她們所謂的「罪狀」是「非法聚會」,並污衊法輪功師父、誣蔑大法。隨後五人均被拘留十五天,分別被押到石嘴山、大武口、平羅等地的拘留所。

13、李芝湘等三人被綁架 李芝湘被關押、拘禁到洗腦班、被迫離婚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李芝湘家闖進一夥警察強行抄家,並將李芝湘綁架到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另有一名姓杜的法輪功學員和李繼鑫的兒子在散發真相資料時也被綁架。李芝湘在看守所被關押幾個月後,又被送到寧夏「610」辦的洗腦班非法拘禁。因她在洗腦班未轉化,回家後,當地公安、居委會的惡人經常上門騷擾,其丈夫承受不住長期騷擾迫害的壓力,被迫與李芝湘離婚。

14、李愛玲,女,五十多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四月,因江魔頭要到寧夏,公安造謠說怕法輪功學員鬧事,她被綁架關押在石嘴山市第二看守所三十天;曾被非法勞教,勞教時間不詳。

15、楊修田,男,寧夏石嘴山市特種設備檢驗所技術人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勞教一年,關押在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遭受折磨。

16、孫磊,男,今年四十五歲,寧夏石嘴山市惠農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三年。

17、胡建才,男,今年四十歲,畢業於包頭鋼鐵學院,原寧夏石嘴山鋼廠職工。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不久,因在石嘴山鋼廠附近寫真相標語,被非法勞教迫害二年,被單位非法開除。

18、張明,男,原寧夏《石嘴山晚報》記者,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勞教三年,此後被關押在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19、張曉寧,男,寧夏石嘴山市太西洗煤廠職工,七二零後不久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賈奮強在固原市任職期間當地發生的迫害

1、賈俊峰、劉登高被綁架

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日,甘肅省鎮原縣廟渠鄉法輪功學員賈俊峰、劉登高在寧夏固原市彭陽縣被當地惡警綁架。賈俊峰、劉登高所在地鎮原縣廟渠鄉派出所所長楊琛積極配合、參與非法審訊調查。不久楊琛遭報應,先是賠償一農民六萬元,後又涉嫌受賄四萬元被監視居住。

2、張麗芳被綁架、勞教

固原市法輪功學員張麗芳,女,今年五十七歲,一九九八年得法。二零零五年三月被綁架、勞教一年半。

3、下達通知進行手機定位跟蹤

二零零五年十月,寧夏公安廳「反×教辦公室」,秘密下達通知,令各市縣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利用手機定位跟蹤,加大力度迫害,固原市公安系統積極響應。

三、賈奮強在銀川市任職期間當地發生的迫害

1、二零零八年銀川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統計(明慧網曝光的):

1)綁架抄家判刑的二人:謝毅強四年、欒凝四年(次年判刑);

2)非法抄家勞教的二人:王麗芳一年半、盧伯華一年半;

3)非法拘禁到洗腦班的三人:陳華、王相臣、朱海燕;

4)綁架抄家(部份)關押到看守所、拘留所的十一人:隆竹雲、隆竹雲女兒芳芳、劉燕、鄭永新、張芳、王相臣、陳華、欒凝的朋友樊某某及公司三名員工;

5)綁架抄家(部份)的五人:梁玉華、楊桂芝、周愛華、一個不知姓名的、劉燕年僅十三個月的女兒(在派出所四小時);

6)流離失所一人:丁乾。

2、二零零九至二零一四年寧夏及銀川市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情況明慧網有比較全面的報導,此處不再贅述,請參閱明慧網文章:

1)《二零零九年發生在寧夏的迫害》;

2)《二零一零年寧夏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

3)《2011年寧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案例》;

4)《2012年寧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5)《2013年寧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

6)《2014年寧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結語:

賈奮強在公安系統從基層警員幹起,謹小慎微,是典型的聽黨的話、跟黨走的幹部,是靠所謂「實幹」爬上去的。據悉,他提前得知自己被查,認為沒幹甚麼;他被「雙規」時抗拒調查,為取口供破案人員逼供導致他兩次發病;他在一、二審開庭時均稱自己無罪,被判十五年後,他和家人直到目前一直在申訴喊冤。

冤枉嗎?賈奮強認為冤枉,可能是自己覺得與同級別的官員比,自己貪腐了這麼點,就判十五年,太冤了!那麼,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害死了幾百萬法輪功學員,又犯下了「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這樣人神共憤的罪惡能不清算嗎?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者能不承擔責任嗎?只是遭報應的方式、遲早有別而已。

賈奮強十五年多的時間一直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經他直接間接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牢獄之災,家破人散、骨肉分離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身心遭受的折磨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年邁的父母、幼小的孩子經歷過怎樣的生離死別?本文中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一角。這些法輪功學員踐行真善忍,未傷害任何人,因堅守信仰慘遭迫害甚至失去生命,不冤枉嗎?十五年多的時間,賈奮強有無數個機會可以了解法輪功真相停止迫害,可是他沒有!

可悲的是,賈奮強被中共的無神論、進化論洗腦,面臨是非、善惡的選擇時,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放在首位,把人性、良知、普世價值、法律扔在一邊,選擇了聽黨的話、跟黨走。他甘願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鷹犬,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不相信善惡有報,十幾年中不聽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勸阻,在罪惡的道路上漸行漸遠。

其實,在中共這個體制裏,為它賣命的人誰都無法逃脫「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宿命,包括許許多多共產黨的高官。尤其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裏,緊跟中共的「政治形勢」、為撈取個人名利而參與迫害的人,更是難逃此命。奇書《九評共產黨》裏有一句話:誰在甚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誰就會在甚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一語成讖!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時,聽從匪首江丑的指揮,拿著百姓的血汗錢大肆擴張監獄規模,最終自己淪為階下囚關在監獄;賈奮強為共產黨奮鬥幾十年,年過半百又被關進共產黨的監獄。他們的人生經歷就是對這句話最好的詮釋。

據海外明慧網報導,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人有一萬多例。但願目前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610、公檢法司人員,能夠從周永康、賈奮強等人的經歷中吸取教訓,明辨是非、分清善惡、真正維護法律的尊嚴,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彌補過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