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修大法的護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一名醫院的護士,一九九九年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讀完《轉法輪》之後,我就把以前從科裏拿的輸液器、注射器都拿回科裏,修煉至今連一根棉籤都沒往家拿過。從此我嚴格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評優風波

我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九九年三月份,我剛修大法兩個多月,單位要評優秀了,評上優秀,成績合格,就可以晉職稱,漲工資。參加工作六年了,我每年都看科裏的人為了「優秀」勾心鬥角,感覺好累。我的成績已過,就等「優秀」了。可是科裏四個人要優,只有一個名額,評優的前幾天,要優的人就開始活動找人了,我要求自己不找人,順其自然,結果不但沒評上優秀,還是科裏成績最低的。我在心裏一笑,甚麼怨言也沒有,這件事就過去了,領導把名單報上去了。

如果我不學法輪大法,我必須要找領導理論理論,活兒年輕人幹,優秀找不著我們了,不是優秀也行,也不能是最差吧?這樣領導為難,科裏同事的關係更不溶洽了。但是我沒有這樣做,依舊樂呵呵的努力工作,別人以為要發生的風波卻沒有發生。好多同事都說,我學法輪功和以前不一樣了。七月份,我接到我同學的電話說:咱們初職,只要成績合格,不要優秀,直接晉職稱。我笑了,同事說我命好。

在大法的法理中,我明白,當你放下心的時候,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爭也爭不來,反而活的更累。

工作中嚴格按真、善、忍做好工作

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

我按照法輪大法的教導,對待每一位患者都有耐心,站在患者的角度上,為患者著想,在思想上開導患者,減輕患者的心理負擔,這樣患者願意親近我,每到值夜班的時候,我都耐心的為患者做各種處置。時間長了,患者就問我:你怎麼這麼好啊!我就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大法,給她們講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人心向善,對誰都好,也告訴她們「天安門自焚」是騙局。這樣患者都明白大法真相,有的還誠心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好了,有的還保護大法弟子。

病房有一個家屬,護理他的岳父,結果他卻眩暈症犯了,躺在床上迷糊,起不來床。我說:我給你叫醫生看看。他說:不用。我說找醫生給你開兩支藥打上,他說:不用。我說,那怎麼辦?老爺子還等你看輸液呢?要不你心裏念念(我指默念「法輪大法好」)。他笑了。第二天,我看到他樂呵呵的,他對我說,昨天你走後,我大喊三聲「法輪大法好」,站起來就走,到外面轉一圈,回來好了,你說神吧?我心想叫你默念,你大喊,肯定神啊!他的妻子有正義感,她對我說,她的一個鄰居對她說,你看某某從這樓走那樓,那小冊子保證是她發的,她肯定是法輪功(學員),把她抓起來。她對那鄰居說,礙你啥事?你敢動她?我不饒你。那鄰居不說話了。

以前,我很嬌氣,學大法後我不怕髒,不怕累。有一天我值夜班,一個患者的兒媳婦來找我,說她給婆婆摳大便,把肛門摳出血了。我們請示外科醫生,醫生叫用棉球堵上,壓迫止血。我想那麼重的心臟病患者,便排不出,再用棉球堵上,病情會加重的。我就帶幾根棉籤,親自找到肛門的出血點,壓迫止血。過一會,血就止住了,我決定親自給患者的大便摳出來,只有這樣,患者的病情才能穩住,不然便排不出,家屬不會摳便,一夜休息不好,那樣心臟是承受不了的。我說,大姨,我把便給你摳出來。可是患者和家屬說甚麼也不同意。我說,大姨,你要配合我,就行了,其餘甚麼都別顧慮,身體重要啊!

這樣患者配合我,我摳了三次,大便排完了,那便惡臭,那醫生說「我真服了你了」 ,但我自己感覺沒有甚麼,每個大法弟子都會這麼做的。師父教我們為別人著想,我就應該這樣。

第二天,患者的大兒媳婦把一卷百元錢往我兜裏塞,說這是我們家的心意,那是我們家人幹的活,我們過意不去了。我笑了,別說該誰幹,大姨身體好,就行了。我煉法輪功,錢是肯定不能要的。我多次給她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這次她們親眼見證了大法弟子的言行,一家二十多口人全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工作中,絕不要患者的財物,有通過別人給的現金和購物卡,我就存在住院押金裏,把押金票交給患者,並禮貌的感謝患者對我的尊重和工作的認可,同時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大法的,和法輪大法的美好,在世界洪傳的盛況。他們都特別感動。

有一個患者是「六四學潮」的學生代表,那時受過牽連,他當著我們領導的面說:做好人需要勇氣,也需要堅持!

二十年的家庭恩怨化解了

不知道與先生一家人是甚麼緣份,自從和先生認識之後不長時間,婆婆和先生的兩個妹妹就是挑東挑西,我也是互不相讓,結果怨越積越深,直到結婚後生完兒子,矛盾就更加激化,兩個妹妹就差替丈夫寫休書了,沒辦法,我們搬出婆家。

半年後,我修煉法輪大法,師父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婆婆怎麼說我,我都會忍,考慮她含辛茹苦把我先生拉扯大,公公對她也不好,我也儘量開導她。有一次,婆婆被車撞了,當時我正在值班,就給先生打電話,沒想到先生報了警,警察來了,就把車給扣了。我推婆婆做腦CT和各種檢查,心想可別詐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檢查出來,沒有事,就是有點擦傷,開點藥,婆婆說不留院觀察,我就讓警察把車給那個車主,我說:「我煉法輪功,也不為難你。」車主很感動,說,他岳母今天做手術,明天女兒還結婚,一再道歉。

沒想到,幾天後,車主去看婆婆,給了五百元錢,婆婆不要,那個車主說:「你快拿著吧!你兒媳婦回來,就不要了。」這句話給我招來了一頓罵,說我沒人情,不如住院觀察了,這樣車主也得護理,在家沒人管她。怎麼弄也不對,婆婆血壓高壓一百八,我找醫生開降壓藥,我在她家住了四天,血壓平穩。後來,我就下班給她量血壓,幫助做飯,可是血壓一直不降,婆婆說藥不好使,我就找醫生換其它降壓藥,也沒多想。

有一天,忙著辦事,把藥放在桌上,說:「媽,一會把藥吃了」,我就走了。次日下班,我一量血壓,高壓一百八十。我拿藥時,這個瓶怎麼有這片藥,直覺告訴我,昨天給婆婆那片藥沒吃,婆婆放錯瓶子了。我背對婆婆,把藥倒在手心裏一查,除我看著婆婆吃的藥,婆婆一直沒吃藥。我腦子裏思緒萬千,我上班,接送孩子,還要給她做飯,可是婆婆不僅不理解我,還刁難我,花錢買藥不吃,還說不好使。我感到婆婆好可憐,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心中沒有怨恨。

我甚麼也沒說,倒了兩片藥,給她喝下,做好飯,叫她吃完飯,我就回家了。後來婆婆對我就好了。有一次,婆婆到我家,對我說,我以前對你不好啊。我笑了,我現在修法輪大法了,你常念「法輪大法好」,身體也會好,其實以前我也是自私、厲害、得理不讓人的。

先生的大妹妹、妹夫出外打工,孩子他奶奶帶,每週六、週日,我就把孩子接到我家,做好吃的,給他買和我孩子一樣的衣服,先生的大妹妹特別感動。婆婆患病半癱在床上,我就陪她鍛煉,後來她得了併發症,不認識人,甚至大喊大叫,還打人,也打罵我,但我認為她是病態,不生她的氣。公公、先生和兩個妹妹都吵她。我告訴她們不要這樣對待婆婆,婆婆那麼剛強的人,突然倒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心理和精神上承受不了。

婆婆去世,在處理婆婆後事上,我在利益上不計較,使婆婆的所有家人都很滿意,因此公公和她的女兒商量後,把婆婆的所有金銀玉首飾全留給我,婆婆墓地近四萬元由先生的小妹妹拿,這些都被我謝絕了。我把首飾轉送給婆婆的兩個女兒,也沒有讓她小女兒拿錢。看到我這樣做,先生的兩個妹妹就說:「嫂子,咱家以後啥事都聽你的,咱姐妹沒說的。」

二十年宿怨如同一塊堅冰,在法輪大法的感召下,溶化了,如果不是我學了法輪大法,每件事,我都會搞的雞犬不寧,誰也別好過,因為我曾經是不能吃虧的。如今我學了法輪大法,使我變的平靜處事,修去了塵世中的浮躁,處處為別人著想。

我感恩師尊洪傳宇宙大法,能讓我在濁世出淤泥而不染。

值此世界法輪大法日,感恩師尊,遙拜師尊,師父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