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被害死一年 家屬見遺體兩分鐘被驅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點,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的家人: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兒高美心,一起去龍鳳殯儀館看望高一喜遺體,這是自去年四月三十日高一喜去世後家屬首次被允許前來探望。二十餘名著裝警察和多名便衣嚴防死守,現場強行安檢,家人被分成兩組分別進入,只能三米外觀看遺體,不到兩分鐘就被警察蠻橫驅趕,高一喜女兒被警察推倒在地。

牡丹江市年僅四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高一喜在家遭綁架,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許家屬近看遺體,在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屍檢,並百般刁難不願給屍檢報告。據了解,高一喜的遺體雙目圓睜,緊握雙拳,雙腕銬痕明顯,且身體已經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別癟,頭部有瘀青,小腿有六個明顯的針眼。

家屬為見遺體等一年 被三十人盯守要求安檢

下午一點多,公安局的車先到了,看守所所長馬國棟下車先問家屬:「就你一個人?」家屬回答:「人都在後面呢」。這時看到車裏跟著下來十一個人,男的女的都穿著警察制服,還有一車特警,好幾輛國保車,加上便衣,共三十人左右。

高美心抱著父親高一喜的遺像,高秀清拿著鮮花進到了殯儀館裏,一大群警察已在那等著了。馬國棟說:「要求我都告訴你們了。」家屬問:「甚麼要求?」他說:「安檢。」家屬又問:「怎麼安檢?看個死人還得檢查,你有文件嗎?」他說是「規定」。一個戴黑色墨鏡約五十多歲的男人,也跟著說甚麼這規定那規定的。家屬說:「那是侵犯人權!我們盼了一年了你們不讓見,讓見了你們還刁難我們家!」

家屬問那個戴墨鏡的人:「你姓甚麼?」對方趕緊迴避說:「你別管我姓甚麼。」這時一個四十左右的便衣也說,這是他們規定的。家屬說:「你們的規定都是違法的。」他說:「違法可以告去!」家屬說:「那當然了,正好四月十九日出台了檢舉國級國家官員,你們違法我就告你們。」

高美心祭文聽哭警察

警察又說:「要按順序悼念!不能一下子都進去,讓家屬倆倆進入。」家屬說:「為甚麼兩個一起進?我們一共就六個人一起進去悼念我弟弟,二個人進去怎麼悼念?」他們說不行,家屬又問:「為甚麼不行?拿出文件來,哪規定的看個屍體還得兩個人一起進,我們還能把屍體扛走了?你們怕甚麼?」一個瘦臉的人接話說:「地方小,進不了那麼多人,還有貴重物品呢!」家屬反駁:「甚麼貴重的東西不都是屍體嗎?我們還去搶呀?」雙方就這麼僵持著。

高美心哭著讀著悼念高一喜的信,去年爸爸媽媽被抓,她和九十歲的奶奶去要人,不到十天健康的爸爸被害死的經過。旁邊安檢的男警察眼睛紅了,後面的女警察都探著頭看高美心。現場氣氛頓時悲傷肅穆。

國保大隊幕後操縱 家屬被迫分組進入

這時家屬發現剛才去了外面的馬國棟回來了,原來他去請示國保了。國保支隊隊長李學軍、尹航、六一零綜合科科長朱家濱、檢察院監所檢察科田瑞生等人他們都在外面遙控指揮,不敢露面。

高美心的祭文念了一大半時,被馬國棟打斷,他問:「還見不見?」高美心哭著說:「我們盼了一年了,想見我爸爸一眼就這麼難嗎?我們就見個遺體你們來了那麼多人?你們講不講理?」家屬說:「見個死人你們來這麼多人幹甚麼?你們害怕吧!不到十天就把人害死了,你們做壞事了,要不來那麼多人幹甚麼?」戴墨鏡的人說:「我們怕甚麼?」家屬質疑:「不怕來那麼多人?小題大做!」

雙方又僵持了半個多小時。最後高秀清、高美心等三個女的進去了。之前警察謊稱地方小放不下六個人,家屬看過以後說:「裏面特別大,六十個人也放下了」!

三米之外看了兩分鐘 家屬遭警察暴力驅趕

冷凍室裏面有幾十個冷凍箱,一個工作人員把其中的一個箱子打開,把高一喜的遺體拉出來一點,只露個頭。家屬問:「怎麼不放在地上呢?那麼高我們能看見嗎?也看不清是不是我弟弟?上回來看的時候就放下來看的!」

工作人員準備去拉個車子,把屍體放下來,出去了一下馬上回來說:「不行了,單位有規定,不讓放下來了。」另一個工作人員進來問:「怎麼回事?」一個警察上前小聲說了些甚麼。高秀清說:「我弟弟不是殺人犯,他就因為煉法輪功,不到十天就給害死了,還不讓我們看!」剛說到這兒,被警察無理打斷:「別說這些!」

在國保人員的操縱下,高一喜的遺體最終也沒能放下來。高美心說把花放過去,並給爸爸戴個帽子,被一一拒絕,勒令家屬不准碰屍體。家屬隔著三米遠看了一分鐘,工作人員就把單子蓋上了,特警蠻橫的往外推家屬,生拉硬拽,暴力驅趕。

警號四萬五千三百五十九的警察差點把高美心推倒在地,高美心問:「你憑甚麼打人?你們是土匪呀?!」警察不容分說把三個女的推出來了。高一喜的外甥上前跟警察理論:「你一個男的怎麼打女的?你們幹甚麼?」這時一個看守所的女警衝上來,用蠻力把高美心推得更重更遠,把門關上!

第二組看遺體的人員包括高一喜二哥、姐夫、外甥,同樣不到一分鐘被驅趕出來,一幫警察強拉硬扯高一喜的二姐夫,毫無執法尊嚴,如同盜匪,場面十分混亂。兩組家屬看遺體的時間,加在一起不到二分鐘。

警察四處逃竄:一怕家屬理論,二怕百姓圍觀

警察把高一喜家屬推出大廳後,分頭逃竄了。高秀清追著李學軍質問:「這些警察怎麼跟土匪似的打人?」李學軍不說話,用手比劃讓那些警察趕緊走!所有警察都不說話,躲著家屬走。高秀清上前追他們,他們開車就跑。高秀清轉身向一輛特警車走去,特警車嚇得馬上啟動,掉頭就跑。高秀清又轉向別的警察的車,那些警察也開車跑了;她就挨個找車裏坐著的人,大多數都嚇跑了。

據了解,龍鳳殯儀館離牡丹江市區路途遙遠,坐公交車需要一個多小時,一般百姓都選擇上午來祭拜家人,下午人員極少。國保大隊之所以選擇下午兩點允許家屬來,就是害怕民眾圍觀,引起老百姓關注和同情。

此次警察的暴力驅逐,使得高一喜家人原本悲痛的心情更加沉重。高一喜未成年的女兒高美心受到驚嚇,痛哭不止;高一喜的二姐夫心情異常低落,事後靠吃藥緩解情緒。高一喜的妻子孫鳳霞原本計劃前來祭奠,但心情沉重、身體不適未能出席。高一喜近九十歲的母親,年高體弱,家人怕她傷心過度,未前去祭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