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國被迫害致死11年 家人再次被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的警察,兩男一女,再次到法輪功學員趙秋梅的母親家裏騷擾。

吉林市趙秋梅女士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份修煉法輪大法後,曾患有的先天性頭痛、乙肝等病症痊癒。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趙秋梅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和拘留各兩次,被非法勞動教養兩次(一次兩年,一次一年)。

丈夫王建國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四十天被迫害致死。

趙秋梅因不堪騷擾,被迫流離失所至今十一年。

一、趙秋梅本人二次被勞教,被迫流離失所十一年

(一)進京上訪,被警察打昏後打毒針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趙秋梅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討還清白。兩名便衣警察直向她撲來,不停的打她,還把她按到車座下,用腿用力壓住趙秋梅的後背,不讓她起身。直到天安門派出所又出來兩名警察,又是一頓拳打腳踢,當時就把趙秋梅打吐血了。

沒過幾分鐘,他們要給趙秋梅照相,又是一頓拳打腳踢,他們還用狼牙棒打趙秋梅的腿,疼痛難忍。又把趙秋梅關進鐵籠子內。駐京辦事處的人來接趙秋梅時,打趙秋梅的那個便衣警察說:「她不老實,得給她戴手銬。」這些警察一擁而上,抓手的抓手,抓腳的抓腳,另一個便衣警察用力一腳踢到趙秋梅的陰部,把她踢得一下子頭撞到牆上,暈死過去,不省人事。昏死過去後,便衣警察們給趙秋梅打了不知名的毒針。

(二)勞教所的黑暗:五個施暴者電棍電、毒打,大針刺十指

二零零一年年末,趙秋梅被綁架到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剛剛到管教室,所有的管教一擁而上,把趙秋梅打倒在地,管教嚴麗峰說:「凍死她,實在不行就讓她嘗嘗勞教所內的二十八種刑具的滋味。」她又叫人拿出四、五個電棍,說:「把電棍都充足了電,讓她嘗嘗滋味。」

二零零三年二月份,肖愛秋一大早就把趙秋梅叫到辦公室,以不寫思想彙報為由,私自動用刑具,對趙秋梅大打出手,兩隻電棍(一大伏、一小伏)、一副手銬、三個皮帶,五個施暴者。三個大隊長:李文娜、王麗梅、溫影;兩個管教:肖愛秋、張立紅。肖愛秋突然起身,拿來手銬,強行給趙秋梅女士戴手銬,大隊長溫影、李文娜、管教張麗紅,一頓拳打腳踢把趙秋梅打倒在地。王麗梅拿電棍電趙秋梅的頭部和頸部,肖愛秋拿電棍電趙秋梅的手、腰部和手銬、後背、臉、脖子、頭,王麗梅邊用電棍電,邊用腳猛踢管教的右胸部和肩部,肖愛秋用腳猛踢管教的左背部和肩部、腰部。從上午九點一直折磨到下午兩點多。她們還讓趙秋梅帶著傷幹活,一天趙秋梅全身疼痛難忍,暈倒在地,她們抬趙秋梅做心電圖,趙秋梅被迫害出嚴重心臟病。

一天晚上,趙秋梅由於遭迫害,身體虛弱,暈倒在車間,勞教所的醫務所長郭旭值班,來到車間,當知道趙秋梅是法輪功學員時,拿出一根大針,十個手指尖全部扎遍,痛苦程度無法形容。

(三)再次勞教迫害,心臟病多次復發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吉林市南京派出所民警譚新強、王凱等再一次把趙秋梅綁架到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教養一年。趙秋梅的承受能力已經達到極限,承受不了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壓力,導致心臟病多次發作。每天晚上進入寢室前都面臨著被搜身,三天兩天就翻號,簡直沒有人權,那裏和地獄是一樣的。

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至今已十八年之久,這漫長的歲月,趙秋梅每天都過著度日如年的日子,心靈上的創傷,肉體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殘,無法用語言表達,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掙扎度過。

二、丈夫王建國被迫害致死

趙秋梅的丈夫王建國先生,一九九九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一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日到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勞動教養兩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非法綁架後,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僅三十歲。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王建國的家人在自家院內搭靈棚祭王建國,掛上輓聯:「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難容,白髮人送黑髮人冤情誰知,四十天慘死看守所」。王建國八十一歲的奶奶抱著王建國的遺像,到吉林市政府為被迫害致死的孫子伸冤。

自王建國的靈棚搭起後,當地警察每天都派三、四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監視。惡警們還利用各種辦法,誘騙王建國的家人說「要給王建國開追悼會」,家人去了以後,主持人說:「王建國是自殺死的。」之後威逼恐嚇王建國的家人:1、限家屬一天時間將王建國的屍體強行火化;2、四月二十九日靈棚必須拆掉;3、王建國的死亡與公安機關無任何關係,屬於自傷自殘行為。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長帶隊,四、五十個著裝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個女警,開著十三輛車闖到王建國先生家,警察把王建國先生家門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鎖,闖進院內,在家人不在的情況下,強行拆除靈棚,靈棚內外所有的東西都被警察們拆除並全部搶走。

據吉林市公安人員劉建華透露說:王建國的遺體早已被火化,是劉建華親手推去火化的。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否是真實,在家人沒有簽字的情況下,就把王建國的遺體直接火化,這世界是否還有法律?還有公道可言?

三、趙秋梅的母親再次被騷擾

二零一七年至今,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的惡警們,一直在不停地騷擾趙秋梅的母親,一到敏感日或是在過年過節時,就到趙秋梅的母親家去騷擾,問趙秋梅是不是在家裏?還要問一些關於趙秋梅的一些情況:到哪裏去了?甚麼時候能回家之類的。

王建國被迫害致死後,警察至今還把王建國的父親、母親迫害得流離失所,現在還要繼續迫害王建國先生的妻子趙秋梅,找不到趙秋梅時,還不停的去騷擾趙秋梅的母親。

王建國一家曾經是一個讓人非常羨慕的一個家庭,父慈子孝、家庭和睦、三代同堂。自從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王家變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場迫害給趙秋梅已經帶來無法想像的痛苦和傷害,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的惡警們還想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趙秋梅,這些惡警們一點人性、一點良知也沒有,如果他們的家人要是知道他們的工作就是在幹這種壞事,對他們得多麼的失望。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兩男一女,再次到法輪功學員趙秋梅的母親家裏騷擾。謊稱:趙秋梅在吉林市中心被舉報,貼不乾膠、又發資料、又講真相等等。市裏派他們到這裏來找她。多次要求趙秋梅的母親開門,在外面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看實在是騙不開門,只有草草收場。

女兒趙秋梅現在是否平安?身在何處?這也是趙秋梅的母親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情。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的惡警們還不停的去上門騷擾,這無形之中又給老人家增添了多少壓力和負擔?在精神上又增加了多少煩惱和憂愁?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人,女兒們不能在身邊進孝,老人還一直擔心著女兒。誰人沒有父母?誰人沒有子女?這份牽掛誰人知曉?又有誰會去關心?又有誰會考慮到她們一直都生活在這種痛苦中的感受?是多麼的痛苦?流離失所的日子,有誰會體會到有多難?有家不能回,有親不能投,這種流離失所的日子趙秋梅女士已經整整過了十一年之久,以後還要過多長時間?有誰會知道?

現在各地區抓捕法輪功學員後被釋放的案例比比皆是,越來越多,有的地區也出現了根本不抓捕和支持的現象,他們都已經看清現在的形式,都在給自己和家人選擇正確的路在走。

吉林市的公安們還在跟隨著江澤民集團幹壞事,還想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的害怕,因為他們已經知道自己幹的壞事太多,無法彌補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天天都生活在恐怖之中,害怕自己隨時隨地受到天懲。

正告那些還在繼續想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看清現在的形式,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在陸陸續續的被繩之以法,不想和他們一樣,或不想被當作替罪羊,就不要再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了,請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