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在師尊的呵護下,我磕磕絆絆走過了十九年風雲變幻的正法修煉路,我深切的體會到:只有真正的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向內找自己,修去人心執著,才能助師正法,多救人,才能兌現自己的誓約!

一、在家庭矛盾中修自己

我從兩歲起,由奶奶一手照看長大。小的時候,我對母親就有一種抵觸情緒,因為母親看我不順眼,我和姐姐差兩歲,因事爭吵,她從不問青紅皂白先打我。奶奶看不下去,就說:你問一問誰對誰錯,再打,要不然,就倆個都打。奶奶不說還好,一說,母親打的更重,經常這樣。我氣不過也沒辦法,我就很長時間不理她,不和她說話。

長大後,姐姐工作了,愛打扮。記得一九七二年時,姐姐新買了一件淡粉色的確良長袖衫,看見果綠色的好,又買了一件,這是準備買糧的錢。因為那個時候父親去世了,經濟比較困難,家裏還有弟弟、妹妹、奶奶。母親幹臨時工,一個月只有三十元錢的工資,只能勉強維持生活。我和妹妹哪能有錢穿新衣服?姐姐卻買了一件又一件。母親買糧時,一看錢沒了,問後知道是姐姐買了衣服,情急之下,拿我出氣,又打又罵的。類似的事情很多。我非常的氣憤,怨恨我的母親。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漸漸的對母親比較好了,想著母親把我們撫養長大,也是非常艱辛,很不容易。處處為母親著想,寧可自己節省吃用,也要給母親買吃的穿的。她有病我照顧,領著她上醫院看病,花錢多少,從不計較,不管姐妹怎樣。

修煉大法後,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母親,善待所有的人。現在母親八十多了,生活不能自理,住我家裏近一年了。我們夫妻精心照料,可我母親經常出難題,這使我對母親的怨恨又起來了,對母親說話高聲,語氣不好,發脾氣爭執。完全不是個煉功人的樣子。過後我也知道不對,當時就是控制不住。

師父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1]

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我對母親的怨恨心根本沒去,遇事暴露無遺,明慧文章《別讓黨文化擋住回家的路》看後很受震動,再聽《解體黨文化》,認識到自己還有不好的心需要修去,如:急躁、生氣、發脾氣、爭辯、指責、怨恨、暴躁、說話生硬、不懂禮儀、不夠寬容、不顧慮他人、自私等不好的心。有很多我們意識不到的心都是黨文化思維。

我們在邪黨社會長大,從小受黨文化灌輸,思想和行為都帶有強烈的黨文化內涵而不自知。這不是真我,是邪黨文化灌輸的後天的假我。我是個煉功人不能這樣,必須去掉。忽然覺的胸口憋著的一股氣一下子沒了,身體輕盈舒服。

弟子謝謝師父!我想是師父看我有想修好的願望,幫我把實質的不好的東西拿掉了。淚水在眼眶裏打轉,不知師父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又承受了多少!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2]在這之後的日子裏我時時注意改變自己,不要求別人如何,要牢記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清洗、排斥自身黨文化毒素。說話儘量平心靜氣的不生硬;遇事不急躁發脾氣;母親罵我說些不中聽的我就當作沒聽見;想吃啥給她做,端上稀粥不喝說要喝玉米糊糊,我就再做糊糊;給她洗澡,她不洗,等到她啥時候想洗時再洗;水溫調到正好,她說把她燒起泡了,我趕快再調一直到她滿意為止;她不想上衛生間我就把尿桶提到床前等等。她說甚麼都依她。我想這是業債也好魔難也罷,該還的都得還、該承受的就得承受。漸漸怨氣沒了心裏也不難受了,我看母親歲數大了生活不便很可憐,母親也比以前好多了。我把母親安頓好我該幹啥幹啥,不是母親影響我做好三件事,做不好是我自己的問題。

二、以同修為鏡子修自己

黨文化干擾人向內找,嚴重的向外看,滿眼都是別人不好,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2]

我們有一個四人的學法小組,年輕的A同修五十歲,我六十歲,B同修近七十,C同修七十多了。C同修讀法時,老是丟字落字,老是糾正,有時糾正她也不聽,就稀裏糊塗讀過去了,A同修很是為她著急:「這是法呀,這能行?!」我也很著急。

究其原因,C同修讀法語速快性子急。細想以前剛一起學法時,C同修丟字落字很嚴重還加字,其實C同修自己也想念好,通過不斷的學法,慢慢的C同修讀的好多了。而且以前我們學的是師父的其他各階段講法,而現在學的是《轉法輪》,按理應該比以前學的要多要熟,為甚麼還不如以前了呢?

交流中,發現是同修有瞧不起老同修的心。同修是一面鏡子,向內找發現其實我也有瞧不起別人的心,嚴重的向外看,虛偽、不夠寬容,總覺得自己是一朵花,滿眼都是別人不好,比別人文化稍微高一點點,讀的好一點點就高傲自大,自以為是了。我發現,我們越嫌棄老同修讀的不好,她就越發讀的不好。都是我們的人心促成的。問題找到了,不好的心放下了。再學法時,老同修讀的好多了,讀錯時糾正,也能改正。

我有時也參加大組學法,一次在大組學法後兌換真相幣,我換了一百元一元面值的真相幣,先把錢給了,一看還有一元面值的真相幣,我說再換一百元,就又從包裏拿出一張一百元的錢給她了。結果,同修說再給一張,剛才換的還沒給呢,我說我給過了,同修還是說沒給。我愣了一下,沒再分辨,就又給了一張。我知道同修不是故意的,證實法的事需要協調又做資料,她很忙,不是很細心的那種人,比較馬虎。可啥事也不是偶然的,我省視自己是不是在錢上有問題,把錢看得太重、斤斤計較、有利益之心。比如,我買東西好講價,改了不少,但還有,看似小事不太在意,其實細微之處見心性,小事並不小。

集體學法是師父安排的,讓我們可以比學比修,共同提高,我看到有很多同修包括自己在內,老覺的自己修的還不錯,眼裏、心裏滿是其他同修的執著表現,為其他同修的不精進著急、上火、指責,甚至怨恨其他同修不知道向內找。有個同修就說:「你怎麼老盯著我?」同修的話讓我吃了一驚!趕快向內找自己,想想,自己真的修好了嗎?是不是用自己的觀念在衡量?那事要放到你身上,你能比同修做的好嗎?要轉變觀念歸正自己、要以要求別人的心來要求自己,以寬恕自己的心來對待別人,其他同修修上去了,我們自己不實修,能圓滿嗎?不能眼睛老盯著別人,同修有師父管,我們看到問題點一點就行了。不能執著同修的執著。有師在有法在,同修們都會歸正的。

在修的過程,也讓我體悟到,我們心性關過不好,講真相救人就受影響,世人不是不聽不接資料,就是說不好的話,還有當面撕資料的,真是痛心!師父一直都在給我們修好自己的機會,只是我們在強烈的自我以及後天觀念驅使下,浪費了很多提高的機會。我們要珍惜今天的修煉機緣,不要自我表現,不要妄自尊大。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認識到不足了,要以堅強的意志力去修去實踐,光限於認識到是不行的,要實實在在的修下去,真正放下人心,從根子上徹底拋棄黨文化,才能兌現誓約多救人,才能跟師父回家!

這是我目前的一點粗淺認識,如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