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清除被舊勢力迫害的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實名訴江後,一直正念很足,三件事也比較平穩,沒有遇到任何騷擾,但在十二月份時,居委會和辦事處到我單位,拿著本區610 發的文件,要求單位對我進行處理。雖然他們沒見我本人,但單位領導告訴了我這件事,並讓我看了他們的「文件」,裏面說我受甚麼組織指使誣告誰誰,上面我的個人信息非常詳細全面。

我給單位領導講:我寫的是狀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上面字字句句都是我本人所經歷的事實,沒有誣告任何人。我想不管以前單位領導怎樣的表現,我都不應該看重,一個生命既然能和大法弟子成為同事,也是緣份,應該珍惜,要給她了解大法真相的機會。我耐心給她講了大法真相,並給她看了我的訴江狀和其它真相資料。

看完我的訴江狀,她改變很大,說沒想到我遭受了那麼多魔難,也沒想到我會拒收企業所送的現金、卡和禮品,做的真好,看得出她對我增加了幾分尊重。並向我解釋當年為何非要送我去洗腦班。最後,單位沒對我進行任何處理,這件事就過去了。

因快過年了,公公身體不好,大姑姐想讓公公住院治療一下,可以好好過年。卻沒想到,公公的病越來越嚴重,最後各臟器功能衰竭,靠透析維持,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離世了。然後又回老家七、八天的時間辦理喪事。這段時間,我的修煉跟不上,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能保證,雖然盡可能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救人,但是感覺到身心很疲憊。

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初,居委會和辦事處的人又來我單位施壓,說要開「兩會」了,要我寫所謂的「四書」。自己當時不覺生出了爭鬥心、憤憤不平的人心,沒有及時用正念對待。跟單位領導講我一個字都不會寫的,也希望她不要助紂為虐。這樣拖到3月底,居委會再次來找單位領導,要求我寫甚麼「保證」。單位領導一直給我擋著。4月11日,居委會的書記給單位打電話,又給她施壓。她非常無奈的告訴我,實在頂不住了,不行就糊弄他們一下算了。

因為居委會的人來我單位,每次都不見我本人,我想該我主動上門去給他們講真相了。4月15日,就準備了我的訴江狀和「訴江中的民意」及「和公務員聊聊形勢」等真相資料送給他。書記很年輕,但受邪惡造謠毒害很深,對大法有誤解。他對我很客氣,我給他講了自己修大法後身心受益的體會,告訴他我為甚麼控告江澤民和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他也講單位和小區的人對我評價很好,當面答應好好看看。沒想到,我離開以後他給區610 打電話,然後通知單位領導,到4月20日如果我不寫保證書,就要把我送洗腦班如何如何,給單位領導和家人造成很大壓力。

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一步,我才真正冷靜下來,和同修們交流,同時加強學法、發正念,下決心一定向內找,挖出了很多隱藏很深、自己一直都沒有重視的執著心。

一、強烈的執著自我,證實自我

反思自己在這件事情發生後的心態反應,發現開始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是好事,是向這些平時接觸不到的人講真相、救他們的機會,而是把修煉人遇到的關難當作了常人中的麻煩,陷在了具體的事件中去解決問題。

這次自己想要去居委會講真相的心並不純淨,也不是抱著一定要救他的心,隱藏著利用這件事證實自己,讓同修說自己修的好的求名之心。雖然提前告訴小組的同修幫我發正念,同修們也去的較早。而我上班後,心有點不穩,大腦也不很清醒。先發正念清理自己,然後又修改、準備真相資料,到10點鐘才把自己認為合適的資料整理好,心也定下來,給書記打電話約他面談。在其中摻雜著很強的自我,把我要如何做、如何做的更好放在了第一位,沒有把救度眾生、無條件圓容師父所要的放在第一位,這是自己必須嚴肅面對的最大的問題──執著自我。

師父說:「大家有的時候考慮問題呀,都是養成了一種習慣:我要做一件事,我這件事怎麼做啊,那件事怎麼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覺的很全面、很圓滿;到一做的時候,真正的實際情況它是千變萬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從新思考。不是這樣做。用正念哪,你覺的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1]

在談話的過程中,自己的心態倒是很平和,也沒有任何負面想法,語氣、態度很和善,所以他表現的也很善。但自己缺少了修煉人的正念,沒有展現大法弟子威嚴的一面,也沒有告訴他: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真正的犯罪。因為強烈的執著自我,用自己認為好的方式去講真相,帶著人心和觀念,才造成事情的結果事與願違。

認識到了這一點,把所有的心都一放到底,坦坦蕩蕩,把一切都交給師父,因為自己的一切都是師父、大法造就的,從新造就的我是屬於新宇宙的生命,與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從內心深處徹底斷絕與舊勢力的一切聯繫,挖掉被舊勢力迫害的根。

發正念不斷清除對自我的執著,發自內心深處、真誠的與居委會書記在心裏說:我真的是為您好,為您生命的未來著想,請您一定要用心看看送您的訴江狀和真相材料。我沒有任何自己的所求,只希望您能用良心和善念衡量善惡、好壞,不要被謊言矇蔽,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只希望您能有一個好的未來。心裏這樣想的時候,淚水不斷的流淌下來,是為世人不明白真相而心痛,為生命不能得救而悲傷,也為自己沒修好而影響眾生得救感到愧對師恩!

二、對自己要求不嚴格 不注重一思一念的修煉

再向內找,找到自己一直沒有嚴肅的對待腦子發出的一些微小的「如何如何就會被迫害」、「誰誰被迫害了,自己會怎樣」等邪惡強加的思想念頭,沒有及時分辨,用法衡量,儘快清除被邪惡鑽空子的負面思維。在這方面對自己要求不嚴格,從而無意中縱容了邪惡舊勢力在自己空間場的蔓延滋長。主意識不強,法理不清,在無可奈何中,被動承認、允許了邪惡的存在。師父講「魔難來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了,習慣了,覺的都是小事。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2] 我要在一思一念中嚴格要求自己,心裏還有哪些沒有意識到的人心執著,別人不知道,而舊勢力在另外空間可是虎視眈眈的盯著哪。

是自己沒有嚴肅對待修煉,想當然的用人心和所在層次對法的認識為標準,修煉狀態懈怠,求安逸心重。每天雖然三件事也在做,但處於應付差事的狀態,今天發多少資料、勸退幾人就覺的可以了,隱藏著給自己積累資本,想從法中求得回報的私心,沒有大法弟子的使命感。這是在跟師父算計,那麼骯髒的一顆有求之心,徹底挖掉它!

從思想中、生命深處層層層層清除、解體逃避的心理、保護自己、虛偽狡猾的因素與生命。再往深挖,那個自保的心裏隱藏著怕自己不能圓滿的私心,因為修煉中摻雜了為私、有求的目地,學法求悟到高層次的理,煉功希望達到身體更純淨,才被舊勢力抓住藉口干擾迫害。

因為我們產生於舊宇宙,師父是從微觀上從新造就我們的一切,沒有被正過法的部份還是在用舊宇宙的標準來行為處事,修好的部份是完全同化「真、善、忍」的。而修好的一面不能很強的主宰這個思想和身體的時候,所思所想還是符合舊宇宙的東西,沒同化法的部份還在不斷滋長這些符合舊宇宙標準的東西,所以,必須嚴格對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要被邪惡鑽空子,其實舊勢力就產生於我們不正的思想中。

三、固守自我的認識,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

在那短短的幾天,痛下決心,一定找到自己被邪惡迫害的根源,絕不允許邪惡操控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也不能給身邊的眾生造成任何負面影響。

經過不斷學法、向內找,清理自身存在的問題。一天,突然間真正認識到自己幾年來的一個錯誤觀念──就是在思想中認為丈夫、婆婆等身邊沒有明白真相的人雖是中共的一份子,但他們還是很善良的人,而且根基也很好,只是被邪惡的謊言矇蔽了,他們應該不會被正法淘汰吧。就這不正的一念給了共產邪靈存在的空間。由於法理不清,不能真正明白師父所講的「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3]我在錯誤的觀念認識下,一直給自己不敢給他們講真相而找藉口推脫責任,時間長了在自身空間場積攢的邪靈敗物太多,才招致迫害的發生。由於在心裏認同「他們不退出邪黨不會被淘汰」這一念不在法上,在這一個問題上自己沒有真正信師信法,就帶來這麼嚴重的後果,修煉真是太嚴肅了!弟子真的知錯了!

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講「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向內找,自己那個固守的最本質的利益是甚麼呢?就是在人中形成的自認為對、認為好的那些後天觀念所構成的「假我」。這個「假我」把人世間的利益看的最重,家庭、兒女、父母、工作、名譽、各種物質利益等等,這些實實在在的既得利益,還有得到滿足後的幸福感、安全感、榮耀感等等人的各種心理感受,都是人最放不下的。要想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就要明明白白的把這些人中的利益看淡、看輕,最後從心裏完全放下。過去小法小道的修煉是從根本上斷絕、不讓接觸,所以才進到廟裏、深山裏修煉,修的不高。而師父所傳的宇宙大法是讓我們在世俗間,不脫離這一切,在這當中修煉,明明白白、實實在在的修去人認為好的一切人心、慾望和執著,所以才能修的高,真正的自己才能提高上去啊!

知道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是要高標準要求的,不是自己想當然的,是要誠心誠意聽師父的話,一點點盡力去做到的,那才是真修啊!這次深深觸及心靈的教訓才使自己猛醒,感覺這麼多年自己一直都是在大法弟子中混事,沒有學好法,掌握好法,關鍵時刻就暴露出懦弱的人性,全無修煉人的正念。在內心深處還隱藏著怕圓滿不了,怕被銷毀的怕心。怕心的背後是因為保留著自己認為好的東西不捨得放下,不能放下自我,毫無保留的交給師父,無條件同化大法。一個真正在法中的生命才是有保障的,沒有自我、完完全全同化大法的生命是不會有絲毫怕心的。

明白了這一點,就把自己的所有心一放到底,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完全、徹底、純淨的、不帶任何雜念的、毫無保留的交給師父。當這一念定下來之後,就感到外在的一切瞬間發生了變化,一場看似來勢洶洶的迫害煙消雲散了。居委會書記告訴我丈夫,上面不下命令,他們不會再找我了。單位領導緊張的情緒放鬆了,又露出了笑容。家庭和單位也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就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

謝謝師父慈悲加持,幫弟子化解了這場魔難,也讓身邊的眾生對大法有了正面認識。

在寫稿的過程中,又往前找自己的執著,更進一步明白了:因為自己訴江後沒受到騷擾,也幫很多同修整理了訴江狀,同修問起時,自己還覺的很不錯,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沒有及時歸正。同時,因學法小組的同修越來越多,給同修家人帶來壓力,去年大概十月份,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同修們商量分成了兩個小組。我在心裏對這些同修產生了排斥、憤憤不平、看不起等人心,導致被邪惡鑽空子,幾個同修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現在才認識到這些問題的原因所在,覺的自己真是無地自容,愧對師父!愧對同修!

自私、妒嫉、心胸狹窄、亂扣帽子等邪黨文化的毒害,使自己認識不到有些言行已背離了大法,背離了「真、善、忍」宇宙特性。對自己看不起的同修和不聽真相的世人沒有善心,一味的強調自己對,都是執著自我的表現。

學法中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體現在方方面面,比如,集體學法時,有同修狀態不好,或被睏魔干擾時,周圍的同修應該善意的提醒,同時嚴肅的幫助同修清除邪惡的干擾。 寬容對待同修,不要把同修外在不好的表現當作是同修本人如何,其實那時候同修主意識是不清醒的,被邪惡干擾了,需要我們共同正念對待,就是嚴肅的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們學好法、同化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

在正法接近尾聲的關鍵時刻,讓我們大法弟子清醒、理智的對自己的修煉負責,珍惜師父用巨大付出所延長來的萬金難買的寶貴時間,多學法,多救人,讓那些對我們寄予希望的有緣生命都走入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