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十八年的遭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事。我想和大家說一個發生在你我身邊真實的故事,一個持續十八年且還在延續的悲愴故事。「十八年」對這一家人來說,不僅僅是幼童變青年,父母步入晚年。

十八年前,王洪岩的父母有著穩定的工作、健康的身體,他們姐弟也享受著至少無愁、安寧的童年。可是那般日子終究沒能持續太長時間。一切都戛然而止在了1999年7月20日。那天,是中共開始鋪天蓋地打壓法輪功的日子。始於此,大量不願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抄家、判刑,甚至虐殺。

十八年來,選擇堅守真、善、忍的這家人,遭受了無休止的綁架、騷擾、勞教、判刑等猶如夢魘般的迫害。在迫害發生的第九個年頭,這個家徹底地散了。2007年3月28日,王洪岩的父親到底沒能挺過持續而慘烈的折磨,含冤離世在吉林監獄,時年47歲;十年後,2017年3月7日,他與母親、姐姐一同再被綁架,那天恰好是二月初十──父親的忌日。要說「人間哀痛、生離死別」,莫過於此。

王洪岩,今年31歲,姐姐叫王洪豔,33歲,母親叫孫士英,57歲。而父親叫王啟波,47歲時被迫害致死。

王啟波
王啟波

如今再回憶過去,最幸福的日子大抵就是1999年前的那一段日子了吧。那時,他們全家住在吉林農安縣楊樹林鄉牛尾巴山村,父親是楊樹林鄉信用社信貸員,母親是小學教師。

在修煉法輪功前,父母二人矛盾突出。母親還患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等疾病,久治無效。1997年4月全家相繼走入修煉後,他們以「真、善、忍」為準則,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母親的病症不治自癒。父親原有的陰雨天皮膚過敏、胃炎等也不翼而飛,工作中盡職盡責。全家受益於法輪大法的真實例子使家族十幾人又相繼走入修煉,整個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溫馨的氣氛之中。

父親最後的日子:八年,近七年不自由

時間拉回來。王洪岩的父親王啟波先生是2002年7月13日被綁架判刑7年的,在獄中被折磨致死。那麼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2年7月13日這3年間又經歷了甚麼呢?我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每次被迫害的時間,單從這一個角度,足以窺見迫害政策下的荒唐與實施迫害的不遺餘力。

1999年7月20日──22日(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被逼迫交出法輪功合法書籍)

1999年7月27日──8月10日(被非法拘留)

1999年9月16日──12月(被強制洗腦、非法拘留)

2000年2月27日──2001年2月26日(被非法勞教1年)

2001年7月6日──2001年8月(被非法拘留20多天)

2002年7月13日──2007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刑直至被折磨致死)

由於監獄信息被嚴密封鎖,遺體又被吉林監獄強行火化,王啟波先生生前到底經歷了甚麼,外界已無從知曉。以下是從其他渠道了解到的點滴事實:

在吉林監獄七監區

1、「包夾」(監獄違法指派的監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24小時不離身;

2、「坐板」(強迫保持一個姿勢坐著)達十四個小時;

3、強迫轉化(即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4、酷刑折磨,例:

把床鋪板抽出來,叫王啟波的臀部卡在兩邊的鋪板,兩腿伸直,再往上壓重物、木板等,有時把木板立起來強迫王啟波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腳踢;

獄警還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擔抽打王啟波的胳膊和腰部;

因王啟波不背監規,教育科的李永生和孫二匣(外號)唆使犯人王兆林毒打王啟波;

2005年5月13日,監獄以「王啟波在監舍內教人煉功」為由,將其關進小號加重迫害達兩個多月。期間,王啟波遭受坐板、毒打,上抻床(一種酷刑:四肢被吊起來)。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有:教育科李永生、李壯、王幹事。

母親孫士英十八年來被迫害

由江澤民一手發動的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十八年裏,王洪岩的父母王啟波與孫士英被單位停止工作、停發工資、解除勞動合同後,家中一度沒有任何收入。一到所謂「敏感日」,當地鄉黨委、派出所、本單位主任等車來人往騷擾、監視、監控、抄家、恐嚇等。在各種壓力面前,讀高中的姐姐被迫輟學;他考上大學那年父母都身陷冤獄,學費艱難;因屢遭騷擾、綁架,被迫低價賣掉房屋,背井離鄉,居無定所。

母親孫士英女士被非法拘禁2次,劫持強制洗腦2次,拘留4次,勞教1次,並被非法開除公職至今。孫士英女士曾這樣描述當年被迫害的情況:

「在洗腦班裏被強迫讀誹謗大法的報紙,坐水泥地,在校園跑步,晚上不讓睡覺,煉『頭頂抱輪』到半夜。1999年10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回家後就被學校停發工資,學校專派三名教師換班到我家上班監視我們。2001年我與丈夫被非法開除公職,不讓上班,至今沒有正式文件。

2003年3月當地派出所警察用工具將我家門鎖撬壞強行將我綁架,家被翻得一片狼藉。公安局一警察用橡皮膠棒將我臀部、兩腿、兩腳打得青紫,又將我銬在後面的兩手向前掰。在拘留所裏繼續提審毒打我,將我頭髮拽掉,用拖鞋將我抽打倒地。後我絕食絕水抵制迫害,10天被放回。

同年11月當地派出所又將我綁架,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後又被非法加期5天。在勞教所期間被迫每天十四、五個小時的超負荷奴工勞動,收工後不讓睡覺,逼迫彙報思想轉變。為強迫我放棄信仰,大隊長用皮鞋踢打我,用電棍輪番電我,電了一下午直到電棍沒電,並叫囂去別的大隊借電棍。一直連續幾天後,使我兩腿、腳發熱、電麻、僵硬、疼痛、上下樓吃力,從此我日漸消瘦,在身體行動艱難的情況下,生產大隊長還逼迫我勞動。」

以上雖只記述了王洪岩父母所遭迫害的一小部份,但其實兩個孩子當年小的時候也不止一次被警察綁架、恐嚇過,更不止一次親眼面對父母被警察暴力對待過,其他的,他們不提。但,於他們,我能想到,在那一年又一年漫漫探監路上的艱辛與刁難不好忍受;我能想到,失去敬愛父親的那種痛苦和悲憤難以承受;我能想到,他們十九年走過來的堅忍異於常人!

一次援手一場迫害

事情起源於2017年2月27日,那天是遼源市法輪功學員、62歲的呂永珍女士九年冤獄刑滿釋放的日子。然而,遼源市610卻違法介入,直接將人從吉林女子監獄高牆內開車劫了出來(車號為:吉D10017)。當天也有知道消息的朋友到場,見此情況,情急之下,開車別住了610的車,把人硬要了回來。

後來,孫士英女士一家頂著壓力收留了呂永珍女士。之後,2017年3月3日,遼源市610、長春市公安廳、夥同農安縣黃龍派出所綁架了司機、法輪功學員朱海濤,並搶走行車記錄儀和手機,繼而拿著人員照片大肆綁架其他法輪功學員;而吉林女子監獄所在地的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於2017年3月7日綁架了所屬長春市朝陽區管轄的南湖大路附近的王洪岩一家及呂永珍女士。

現在王洪岩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王洪豔與母親孫士英及呂永珍均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

「團聚」一詞,成老人心頭揪著的結

王洪岩的爺爺奶奶都已年近90高齡,那幾年,二兒子王啟波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時,2003年11月份,奶奶領著倆孩子,怎麼跟監獄理論,監獄都不讓會見,(那時孩子母親也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每次都被推推搡搡、罵罵咧咧的拒之門外,每次都抹著淚往家走,整整1年!

王啟波被迫害致死,白髮送黑髮,天人永隔,奶奶坐炕上痛哭了三天!每每提及王啟波,老人都念叨:我想我二兒子呀!如今,二兒媳與孫子、孫女均身陷囹圄……

時間走過十八年,中共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迫害沒有停歇一刻,製造的人間慘劇罄竹難書!我想,連中共自己大概都很難統計出,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上億的法輪功學員裏,到底有幾多家庭經歷過生離死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