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農安縣高振英被警察毆打致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我叫高振英,女,五十二歲,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早晨七點,丈夫剛推開房門扔垃圾,突然闖進兩個不明身份的年輕小伙子把丈夫按住,隨後就進來十來個人,沒報姓名、沒著裝、沒出示任何證件、更沒說是哪個部門的。事後我才知道有國保大隊長唐克、古城派出所副所長、兩個劉姓警察、警察魏來、警察張岩、女協警姓楊等。他們進屋就說,有人告我和丈夫都煉法輪功。十四歲的兒子正睡覺被嚇醒。

他們不讓我們上廁所,限制我們三口人的人身自由。然後就開始翻東西,到書房裏翻出一萬元現金,被丈夫看見,不然很可能被他們拿走,那是大伯哥看病住院用的錢,搶走四部手機、筆記本電腦一台、台式電腦一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多本、煉功用的蓮花坐墊、床單、接收新唐人電視台鍋蓋等。

他們推推搡搡把我們一家三口人劫持到古城派出所,分別關在不同的屋子。我被單獨關進古城派出所一樓食堂對面的屋裏。他們威脅我十四歲的兒子,讓兒子說他爸爸也煉法輪功,還威脅兒子:不說就給你打拉褲兜子裏。欺騙兒子快說好放我回家,兒子聽信了他們的謊言,讓說啥說啥,讓簽字就簽字。一個十四歲未成年的孩子,心靈受到中共警察如此的摧殘,這是何等卑鄙,這是中共邪黨黨性扼殺人性的真實寫照。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到古城派出所不大一會,他們就開始打我。國保隊長唐克拿一個裝滿礦泉水的瓶子使勁打在我的前額,我的腦袋當時被打昏了,前額立即起了個大包,然後又打我胳膊、腿,拽我的頭髮。然後又暗示兩個年輕協警把我推到了食堂屋裏(那裏很隱蔽,別人看不到)。我雙手被銬著手銬,兩個年輕協警給我開飛機(一種刑罰),用兩個鎬把從後背穿過胳膊,一個鎬把往上掰胳膊,一個鎬把往下別我腰,雙手被銬著,胳膊就像卸下來一樣疼。楊振還用拳頭猛打我後腦。

中午也不給我飯吃,讓我兒子買吃的,兒子買回來,他們就搶著吃,吃完中午飯,還繼續打我,唐克一邊打一邊罵,罵出的髒話不堪入耳,年輕協警王放(音)說:「老太太我給你打死、劈了餵狗。」另一個楊振(音)說:「打死你,我豁出來自己出錢發送你。」又來一個女孩姓楊來掰我的腿,這時我已被打的挺不住出汗了。唐克跺著腳鄙視我說:「你也出汗呢?還嘴斜眼外地目瞪我說:你就是我的敵人。」我說:「我怎麼會是你的敵人?」他說:「你反對共產黨,你就是我的敵人。」

後來我給兩警察善意講真相,王放說:你比我媽年齡還大呢。我說:「你能對你媽如此下手嗎?我們也沒犯法。」看出這孩子後悔了。楊振說:我們怎麼向唐隊交代。看得出他們在執行唐克的命令。又同時打我,給我打糊塗了,腰也不敢動了,正打得我頭昏眼花的時候,副所長推開門說:你們在幹甚麼呢?他倆才停手,推搡我回到原來的屋子裏,我當時已經走路很吃力了,迷糊地一步一步挪著走。

傍晚我被劫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隨我一起送來的還有另外三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位已是八十多歲老太太,到看守所已是凌晨一點左右,看守所獄警說:「農安(警察)辦案真噁心人,不是把人打傷就是打殘。」這是他們議論時我聽到的。

到看守所沒幾天,由於我一直沒有簽字,農安國保指導員鄭永峰到看守所看提審我,主動和我說是我家親戚,我認為是我親戚就不能騙我,讓我簽字,說簽完放我,我信以為真,就簽了。我和鄭永峰是好幾門親戚,我沒想到他這麼整我,整完我之後鄭永峰升為農安某鄉鎮派出所的所長。我的五表嫂是鄭永峰的姨;鄭永峰的姐夫是我二表哥的兒子;鄭永峰的媽管我二舅媽叫姑。農安縣國保呂明選也這麼整自己的親戚,農安縣燒鍋鎮法輪功學員呂曉微是呂明選的姑姑,呂明選向呂曉微的哥「借錢」遭拒,心存怨恨,後來三番五次迫害自己的姑姑呂曉微。

在第三看守所,我由於被農安縣國保警察等酷刑迫害,致使右手嚴重受損,沒有知覺,看守所一李姓大夫給我針灸幾天也沒見效,就不管我了。大約四十多天才慢慢恢復一些;左腿不能動,肌肉已萎縮,上廁所要用兩人攙扶。

我的家人在外面四處找人托關係,共計花了十五萬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回到了家。回來時還需要丈夫背我上下樓。據悉,和我同時被綁架的農安縣法輪功學員譚景豐,被勒索了四十萬才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