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戶外煉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今年元旦那天,在明慧上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戶外煉功的是與非》,我也想談談自己的看法。

師父在講法中提到:「我聽說有些地方啊,已經出來煉功了」[1]。我認為,根據各自的情況,如果能出來煉功,那是對舊勢力的一種否定,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早已到了「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師父不但看到了大法弟子在陸續的走出來煉功,而且我個人感到師父的語氣中帶有一絲欣喜和慰藉。能堅持戶外煉功本身就是對江澤民及其邪黨迫害政策的否定。自「七二零」迫害開始以後,我地六一零和公安、街道等邪惡勢力對我的騷擾迫害就沒有間斷過。開始是搜繳大法書、電話騷擾和開會批鬥(因為我是一家國有企業的部門領導),到了二零零二年十月就把我關進看守所了。原因就是我不表態放棄修煉,並且從我家中搜出了大法真相資料和揭露天安門廣場自焚騙局的真相光盤。

二零零三年,從看守所出來以後,雖然我失去了工作,但是卻有了大量可以完全由自己支配的時間。很多熟人和朋友見了我都問:「現在還煉法輪功嗎(意思是面對這樣的高壓迫害,你還敢煉法輪功嗎)?」我總是笑著回答:「我都不用上班了,不煉功幹甚麼?」真的,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堅持在戶外煉功。

堅持在戶外煉功是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的。那時不像現在的環境這樣寬鬆,那時的環境真像師父說的:「一草一木都被另外空間邪惡的生命附著體,你走路那樹枝都會抽你臉,那個草都會絆倒你,空氣中都充滿了邪惡。」[2]

記得有一次吃完晚飯,我和老伴(未走進大法修煉)出去散步,走到一片小樹林旁邊,我感到這裏的環境很安靜,就情不自禁的站下來煉功。老伴怕心很重,與我大吵,說我不注意安全,是顯示心作怪。回到家後,我向內找,發現我的內心確實有對邪黨的迫害政策不服氣、不承認、不屑一顧的思想,有一種你不讓我煉我偏要煉,你迫害我,我就是要反迫害,這樣一種悖逆的心理。我想,這些心也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因為這缺少了理智和智慧,更沒有達到慈悲、祥和的標準。

梳理了自己的思想以後,我認為,去戶外煉功並沒有錯,到戶外煉功抵制邪黨的迫害也沒有錯,把優美、祥和的法輪功功法展現給世人更沒有錯。關鍵是要把自己的思想和動機都要歸正到大法的法理上來。於是,我就決定白天到戶外去煉功。自二零零三年春天到現在,我一直堅持在戶外煉功。我家小區旁邊有一片小樹林(也稱小花園),每天都有許多人來這裏晨練或遊玩,我就經常在這裏煉功。我覺得,堅持在戶外煉功就是對邪黨迫害的否定。

戶外煉功好處多多。無論春夏秋冬,無論嚴寒酷暑,在戶外煉功都有一種與天地融合、同宇宙共生的感覺,完全沒有在家裏那種被四週牆壁和屋頂束縛的感覺;在戶外煉功,雖然能聽到風聲、鳥叫聲和汽車馬達的轟鳴聲,但不會感受到那是對煉功的干擾,反而能體驗到那是大法與宇宙中萬事萬物自然存在的和諧。當打開手機中的煉功音樂、聽著師父的口令,舒緩、祥和的進入煉功狀態時,一招一式都能體驗到煉功口訣中的玄妙和殊勝。

戶外煉功能清除怕心。在戶外煉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師父說「一正壓百邪」[3]。會不會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啊?警察會不會來抓啊?會不會因此而受到迫害,被關押到看守所啊等等,這些假設我連想都不想,因為能看到你煉功的無非是兩種人:一種是沒煉過法輪功的,他們不知道你煉的是甚麼功,因此不會舉報你;另一種是煉過法輪功的,那是我們的同修或曾經是我們的同修,他們更不會去舉報你。所以,怕心是多餘的,相反,戶外煉功反而是非常安全的。

舉兩個例子。有一次,我們小區的鄰居告訴我老伴,說我經常在小樹林煉功。老伴替我擔驚受怕,指責我不顧及家人的感受,是一種自私的表現。我耐心的給她講了戶外煉功的安全可靠性後,她就不再嘮叨也不管我了。

還有一次,我去會展中心辦事,因為要找的人沒來,我就站在廣場的樹蔭下煉功,當我煉到第二套功法頭頂抱輪時,我感到有個人站到了我的面前。睜開眼一看,原來是一位同修。她告訴我,她與在外地工作的兒媳(也是同修)來此觀景,兒媳看到我在煉功,就說那個人煉的是法輪功。這位同修說:「讓我看看認識不認識。」所以就來到了我面前。而廣場上三三倆倆的人們從我面前走過根本就沒人理會。

我經常在小樹林煉功,時間長了,也會引起一些人的關注。十幾年下來,也常有人問我煉的是甚麼功法?我就告訴他們是法輪功。有人說,法輪功不是不讓煉嗎?我就把真相講給他聽,有些人因此而明白了真相,甚至做了三退,有的人勸我要注意安全,還有的人並不多說甚麼就悄悄的走開了。去年訴江以後,當地公安分局的兩個警察到我家去問訴江的事,因我沒在家,就打電話問我還煉法輪功嗎?都是在哪兒煉?我堂堂正正的告訴她(六一零的女警,曾迫害過很多大法學員),我每天都要煉功,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功課,也在家煉也在外邊煉,想在哪兒煉就在哪兒煉!確實是這樣。

心中沒有怕,正念正行,就招不來邪,在哪兒煉功都是可以的。我的兩個兒子都住在省城,免不了每年都要和老伴去省城住些日子,我們在省城居住的小區內有一個露天小廣場,小區旁邊的河堤兩岸都是供人們休閒和晨練的場所。每次到省城,我都天天堅持在這些地方煉功。從來沒有受到過任何干擾。我真切的盼望能在戶外煉功時碰到當地的同修,可是卻從未見過,倒是在街上講真相時遇見過當地的兩位同修,相遇時同修間的那種感情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

關於戶外煉功我雖然囉囉嗦嗦說了這麼多,但我並不是在鼓動大家都出來煉功,更不是叫大家都照我的樣子做。因為目前大陸的形勢還很險惡,邪黨的迫害還沒有停止,甚至有些地方還很嚴重,並且,每個大法弟子所走的修煉道路都是由師父來安排的,只有以法為師,學法不學人才是唯一正確的。況且,明慧通知確定的全球晨煉時間並沒有改變,如果我們都能按照明慧的通知按時參加晨煉我認為才是最重要的。我之所以堅持在戶外煉功也是根據我的不同情況來做的,並不帶有普遍性。

但是,我也不反對同修出來煉功,如果同修有出來煉功的願望,並且當地的環境和個人的心性都把握得比較好,那就儘管出來煉功好了。可是,在現階段,我認為戶外煉功不適合眾多大法學員聚在一起煉,還是分散開來煉功較為適宜。我們不是講聚之成形、散之成粒嗎?待以後條件成熟了,我們不但可以聚在一起煉功,還可以排練出證實大法的各種圖案和文字,還可以組建天國樂團演奏大法的樂曲等等。我們──大法弟子將把大法的美好、殊勝、神跡在人間展現,讓人們永遠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和浩蕩佛恩。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