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在戶外煉功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讀了同修《戶外煉功的是與非》一文,談點近三、四年來在戶外煉功的一點經歷。

二零一二年丈夫退休後,傍晚陪丈夫納涼散步,我走一會,讓丈夫自己走,在路燈較昏暗處煉一、三和四套動功,或煉第一套和第二套抱輪,一般半小時左右,個別情況煉一小時。時間長了放著音樂,就在人們納涼休閒處找個合適地方,面對著路人煉功。

夏日白天酷暑炎熱,夜晚人們走出家門納涼,散步,健身,玩耍。我所在企業休閒空間有限,有個小水庫,人們都喜歡在水壩上納涼休閒。西邊跳交際舞的放著很響的舞曲,東邊跳健身操的也放著音響。特別是中小學生暑假期間或週末更是人多嘈雜。開始我煉功,丈夫鍛煉身體離我遠遠的,時間長了我再煉功他也不避的遠遠的了,有時他與別人聊天就坐在離我煉功的地方附近。因嘈雜我的播放器掛在樹上也放著較大聲音煉功,走在附近的人應該聽的很清。陪丈夫納涼散步不是我所愛,而且我已參加晨煉五套功法。能在戶外煉功洪法,把法輪功功法的平和舒展美好展示給世人,感覺非常好。

師尊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上回答弟子提問時告訴我們:「這麼說吧,我一說注意安全,大家想,現在情況寬鬆了。是,大陸基本上是這個情況。邪惡在走下坡路,但是當年迫害法輪功製造出來的這部機器還在運轉,它沒有明確的說停止迫害、把這部機器銷毀掉,那下邊的那些個具體幹事的那些個『六一零』也好、這個警察也好,他還遵照那個東西在做。可是呢,畢竟是一部破機器了,很多警察明白了真相,根本就不管,很多迫害法輪功的人有的也害怕了,一看這形勢也不對勁,也都在跳車。這就表現出來有些地區哪,感覺著比較寬鬆,甚至有的人、有的地區已經在公園裏煉功,音樂都聽的見了,放著音樂。有些地區那還挺邪惡。」[1]

個人理解,中國大陸目前迫害還沒結束,還不適合統一大面積組織集體煉功。如果本地區情況寬鬆,個人理性上決定走出來堂堂正正煉功洪法,也是個不錯的助師正法方式。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