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大法弟子持之以恆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八十八歲,一九九六年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想想這近二十一年的修煉歷程,深感自己做的都是份內事,不值一提。同修一再催促,我想藉此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以證實大法。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心在法上 不被親情左右

我在修煉大法之前,患有胃潰瘍、膽結石、前列腺炎等多種疾病,每天藥不離口,到處求醫,但收效甚微。煉功後,這些疾病不治自癒,所以全家人對這個功法也都是正面態度。但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孩子們臉色就不對了,尤其我的兩個兒媳,不僅不讓我和老伴煉,還把真相資料給藏起來,還不讓同修來我家。我沒有被帶動,我知道大法是正的,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同時給他們講道理。

現在,孩子們都支持我倆修煉,還能保護真相資料,主動的幫我購買打印機及耗材。正如師父說的「我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 這是大法的威德。

二、多救人 完成使命

這些年來,我一直是以騎自行車送真相資料、貼不乾膠為主要救人的項目,以前是和同修配合,基本上是晚上去周邊的農村做。七年前,由於一些情況的變化,我就自己一個人,白天做,沒有停歇過。除沒有資料外,每星期最少出去三次,給農村眾生送福音。距我居住地三十里內的六十多村屯已鋪了很多遍了。師父的詩詞《快講》發表後,我改變了以前讓做就做,而是用救人的心去做,所以我用心的對待每份真相資料,小冊子、給有緣人的一封信、三退卡片等等,我都根據內容精心搭配,儘量讓每份資料能針對眾生的心結,達到最佳的效果。

有同修對我說,這麼大歲數還能持之以恆這樣做,很難得。說實在話,我沒有覺的自己年紀大,修大法越來越年輕。我把救人當作我份內的事,師父讓我們多救人快救人,做徒弟的就得聽師父的話。所以無論酷日當頭,還是數九寒冬,我沒有停止過騎自行車給眾生送資料,而且我已經感受不到天氣的冷熱。我騎個五六十里路、七八十里路一點問題都沒有。

在送真相資料的過程中,發生過幾次有驚無險的事,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返回。一次,我打算去一個屯子送資料,計劃著中午十二點到那裏,當時時間有點晚,我心裏就著急了。等我快到一條東西向的大馬路時,有兩輛拉石子的大卡車從西往東開來,速度非常快,第一輛車剛過去,我的自行車就上了馬路了,後邊的車馬上到了我身後,就在要撞上我的一瞬間,大卡車飄向路的另一側、翻了,司機從駕駛室爬了出來,他連皮都沒破,他自己都覺的很神奇。而我也安然無恙。

但自那之後,我原來經常性的騎車時跌跟頭、戳破手指等等現象就消失了。

我還遇到過不明真相者的惡意舉報,在師父的保護下,都智慧的得以脫身。我想,一個大法弟子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那真是一事無成,命都難保,更別提救人了。這都是師父的威德。

我利用回外省老家的機會,給那裏的眾生送去珍貴的資料,讓他們能夠明白真相得救。老家的親人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一天的時間安排的很緊,反正都是救人的事。後來,我看同修都打語音電話,為了能救更多眾生,我讓兒子幫我也買了一部,利用空閒的時間我出去播放語音文件。遺憾的是,我目前還沒直接對打電話勸退,和同修還有差距。

三、整體提高 共同精進

我們學法小組同修平均年齡超過八十三歲,狀態各異,普遍人的觀念重。我就充份利用學法小組,根據每位同修存在的問題、在家庭中、社會上暴露出的在我們身邊的矛盾,包括在出去傳播真相時家裏同修的想法在不在法上都要交流,及時歸正一思一念,使我們的頭腦經常保持清醒。看到《明慧週刊》上比較有針對性的文章,我們也要互相對照,借鑑同修的體會,找我們自己的不足,逐漸打破人的那層殼。

通過這樣做,我們普遍感覺有提高。同時針對每位同修的身體狀況,給不同的資料,三件事都跟上。

四、結語

我已經是近九十歲的人了,但耳聰目明,思維敏捷,完全沒有同齡人老態龍鍾的痕跡,這是因為大法賦予了我全新的生命,所以我更要全身心的付出。即使這樣我都不能回報師父所給予我的之萬一。

在正法進程的最後,修好自己、救更多的眾生是我的心願,就像師父說的「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2]

惟願師尊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