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了四鄰八莊都稱讚的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了。從前,我是一個遠近都知的「惡人」。修法輪大法後,我變成了四鄰八莊都稱讚的好人。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出了名的藥簍子。身上患有:胃炎、貧血、腿痛、食道炎、膽結石、肝結石、腎積水、尿道結石、腰肌勞損、腰椎盤突出、心絞痛等等二十幾種大小疾病。整天頭昏腦脹,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天天生活在痛苦之中。除了身體上的疾病外。我的心底裏也是畸形的:心胸狹窄、自以為是、道德低下、脾氣粗暴、打架罵人、是出了名的農村「老婆王」。把造成我這個樣子的所有原因:都歸結在因為娘家沒有哥哥、弟弟,我從結婚開始老受婆婆家裏的人欺負,家裏整天打鬧不停,多年裏生氣發火,天長日久積累下來的。學法前,我恨死了婆家人,特別是大伯哥,對他我更是恨之入骨,到死都不想跟他說話。

我學法輪大法後很短的時間裏,我身上就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多年來不能醫治的二十幾種大病,不翼而飛了。過去的我,臉蠟黃的,走路時一瘸一拐的;可修煉後在很短的時間裏,我就變成了一個:紅光滿面,走路像帶小跑。七十三歲的我,爬樓梯從不氣喘,還能騎電動車外出。還能幫兒子幹很多家裏坡裏的活。

今年二月,老伴說要幫小兒子到農田裏幹活。我說:我也去。讓兒子看看,學大法後的媽媽和過去是不是不一樣了?我要以實際行動讓兒子在我身上看到法輪大法的威力(因兒子並不支持我學大法)。那天是用大耙子,將地裏很厚的草,摟起來再將草送到地外邊。這可是個連年輕人幹起來都很吃力的重活。可因為我是一個學大法的,我將大耙子,一耙子、一耙子、又一耙子,開始我還覺得挺吃力的,可我越幹越輕快。到最後簡直好像用很少的力氣,就能將這大耙子草摟起來。那天老伴都覺得很奇怪,回家還跟兒子說:你媽真有力氣,我都不如她。看來學大法還真的能改變人的。以後我們都支持你媽學大法吧!兒子沒說甚麼,但看得出來,他已經在心裏認可大法了。

學大法後,我不但身體健康了,心底也開闊了。就說對大伯哥的怨恨,從我結婚不幾年,我就再沒跟他說過話,並且還告訴我的孩子們都恨大伯哥,還曾發願到死也不再來往。

二零一五年大伯哥去世,弟媳告訴我說:大伯哥死了,能不能讓二哥過去?我對弟媳說:我過去是恨過大伯哥,可我現在學大法了,我不再恨他了,我過去為他送行。弟媳很高興的說:嫂子,你真行,學大法後你真的變了,你對婆家所有人的怨恨沒了,我替死去的哥哥,向你說一聲:謝謝你!我對弟媳說:沒甚麼,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帶著很多真相材料和真相台曆,參加了大伯哥的葬禮。

這期間親戚們看到我的變化,都愛聽我給他們講的大法真相,有好幾十人退出了邪黨組織。還有幾個親戚說:大法的威力這麼大,我們以後也跟你學。我對他們說:大法是神奇的,你看我現在這身體硬朗,從學大法再沒吃過藥,連個感冒都沒有。你們別聽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親戚們都表示以後多了解了解大法,從中受益。

通過這件事,街坊鄰居對我也都刮目相看,都說:這學大法的,真的就是不一樣。她要不是學了大法,打死她也不會來呀。是啊!這可是真的啊!大法太偉大了!

學法前,我是一個遠近聞名罵人成性的惡人,幾乎罵過所有對我不好的人。只要看到誰不對我心思,我就會張口大罵,並且罵的很難聽。由此,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對我敬而遠之,誰也不敢招惹我。學法後,我下決心改掉我的壞毛病,開始改起來很費勁,但我嚴格要求自己,不讓罵人的事情再發生。

以前,我經常罵弟媳,結下了一些不愉快的心結。學大法後,弟媳看我老實了,時不時的就藉機罵我。還對別人說:我這次非把過去她罵我的都還回來。她見面就罵我,這樣的日子,整整過了一年多。弟媳罵夠了。可我已經到了聽弟媳罵我,就好像她唱歌一樣了,我從沒回過一次聲。弟媳感動了。有一天,她對我說:嫂子:我服你了,你學大法後真的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啊!你真的是已經脫胎換骨了!我服你了。從此以後弟媳再沒罵我,現在我們已經和睦相處。

再就是我老伴,學大法前,我經常罵他,學大法後,我不罵他了,他反過來經常罵起我來了。有一次,老伴又無緣無故的罵我,那次他罵得我真是狗血噴頭。我被氣得渾身發抖,但我想:我是學大法的,不能再罵別人了,我必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這都是我沒學大法前造的業,該還人家的了。就這樣我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很平和的忍過去了。

過後老伴很佩服的對我說:看來你真的是變樣了,我以後再也不罵你了,我們都聽你們師父的話,做個好人,好好過日子。我以後也好沾沾你們大法的光。

這是大法的偉大!這是師父的慈悲!大法徹底的改變了我!

二零一五年在訴江中,我的訴江狀收到回執後,晚上打坐我的天目看到了,我的身上退了一層皮,胳膊、腿上都像長了一層魚鱗一樣的東西,用毛巾一抹,就一捲一捲的掉下來了。過了幾天,同修說我的皮膚變得細嫩細嫩的。到現在我的身體皮膚全部變得細嫩淨亮的!我的年齡給人感覺倒退了十幾歲,這對我講真相救人起到了很大輔助作用。過去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品行和粗糙的皮膚,他們看到現在的我,都非常相信我對他們說的話,我救人真的是基本上講一個就能救一個,都相信大法的神奇,都能認可大法。

有一次,我剛躺在床上想休息一會。忽然天目看到:一個蟲不蟲龍不龍的頭,在我頭的上方,從它的口裏往下滴毒液,意思是想滴到我的嘴裏。我沒有害怕,心想決不能讓它滴到我嘴裏去。我把頭轉向了另一個方向,毒液就沒有滴到我的嘴裏去。就在這一刻,我看到兩隻大手托著一個很漂亮的長方形的罈子,把毒液接住收到了罈子裏。我睜大眼睛再看的時候,師父已經隱去了。師尊的慈悲無言可表,慈悲師尊對弟子的救度用盡人間的語言也訴說不盡的。此刻,我對甚麼是佛恩浩蕩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我的文化水平低,寫不出漂亮的話語來。寫的不好,但這是弟子對師尊的一片心。今後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聽師父的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修去人的不好的各種人心和觀念,修得圓滿,隨師回家了洪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