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餅風波」讓我找到了不易察覺的疑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五年,我為祛病走入大法修煉。通過學法,知道真正要想祛病,就要做個真修弟子。

修煉後,我按照真、善、忍修心性,不斷修去五十多年在人世間養成的各種壞習慣。在妻子(同修)帶動下每天堅持全球統一時間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事耽誤了也要補上。每天堅持學法,時時溶在法中,從去年十月份,開始背《轉法輪》,現在還有不到五十頁就背完一遍。四個整點發正念也很上心。配合同修做證實大法的事,從不推辭,面對面講真相因怕心重做的不好,為此很苦惱,感覺自己愧對師父、愧對大法賦予自己的一切。可是師父依然慈悲看護著弟子,現在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之心無以言表。

前段時間發生的「月餅風波」,讓我揪出了隱藏在內心深處不易察覺的疑心。

一、月餅風波

今年八月十五,外甥給我送來兩盒月餅,共計十二枚,我今天吃一枚,明天吃半枚,不知不覺就只剩下一枚了。

有一天,我感覺肚子發緊,身體不舒服,回想這幾天也沒吃亂七八糟的東西呀,怎麼會這樣呢?心想:「莫不是外甥送的月餅有問題?家裏還剩下一枚,等回家,趕緊扔了。」

回到家裏,看著這枚剩下的月餅,左瞧右瞧,上瞧下瞧,不像有問題的樣子,緊鎖的眉突然展開,然後啞然失笑:「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是修煉人的想法嗎?你的善上哪去了?這是真我嗎?」

這時,外甥的種種劣跡浮現在我的眼前。

常有認識外甥的人對我說:「你外甥借了誰誰的錢不還人家,現在無人再借給他錢了。」六、七年前外甥跟我借的錢,到現在還有兩千元沒還,即使在我生病住院期間,也未提及此事。在我患病期間,外甥竟然打著陪我外出治病的旗號,向他的朋友、我的堂弟借錢,還向他媽和姨為我治病借錢,他還回家向他爸媽說:「我借給了俺舅三萬八千元錢看病,看來他是不能還給我了。」這都沒影兒的事被他說的像模像樣。

這些話是拐了幾個彎後,由我姨傳到我耳朵的。我說;「他本身沒有錢,我能借他的錢?他欠我的錢還沒還上呢。」一次,他爸爸守著我,竟也說出這樣的話:「俺兒撒謊,俺媳婦不能撒謊吧,俺媳婦來家也說給你借錢來。」當時,我聽到這些話後並沒生氣,因為我知道自己修煉了,這是來給我提高心性的,這事就這樣過去了。以後我也就跟外甥很少叨叨甚麼事了。

沒想到,這些事現在又翻出來了,我知道這也是因為我沒有真的放下,才從新翻出來的,這些事的出現也不是無緣無故的,需要我向內找了,看看我還有甚麼樣的心沒有放下。

我靜下心來回想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雙盤發正念或煉第五套功法時,腿總是往下滑,思想不靜,容易溜號;喜歡打乒乓球,每天都要打,都形成執著了;天天看中超和CBA新聞;講真相怕心很重,看到只有一個人時才敢講;有時三五個朋友約著中午吃個飯,也去了,飯局上,有時也跟著議論別人;有時閒下來,也把玩一下手串和健身球;有時看著有提前下班走的,也跟著走了……

這一串串不在法上的事,讓我震驚了!這哪像個修煉人的樣子?透過這些現象,我看到了自己的爭鬥心、利益心、歡喜心、顯示心、怕心、妒嫉心、攀比心、不修口等等,這麼多的執著心交織著,煉功時思想能靜嗎?我即刻立掌發正念,求師父幫弟子消去這些不好的心。

剛立掌,「疑心」二字躍入我的眼前,我一個愣怔,原來外甥的所作所為是為了讓我發現自己的疑心,這麼多的執著心中,疑心是很大的一個漏,而且它隱藏的多深啊!

此時二零一六年「修車事件」又在我腦中閃現。

二、修車事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下旬,我因車被刮蹭而到一家私人修車店修車,我去提車時,看到修車師傅還在修,我第一眼就看到我車的發動機蓋(當時不知蓋下是發動機)很髒,在我腦子中接著閃出一個畫面:前段時間,在4S店保養時,蓋是嶄新的,怎麼立馬舊了呢?莫非老闆趁我不在,給我換了舊件?反過來又想:不可能,那樣的話,他這個店幹不了多長時間,早就關掉了。不過也不一定,現在甚麼樣的人沒有?心想虧我還保留著4S店的保養記錄,等抽時間,我到4S店找個熟人給看看,如果他不承認,到時候,這個保養記錄就是證據,心裏想著怎麼怎麼跟他對付。

有一天,我上網時,無意間發現那個蓋原來是發動機蓋。我知道發動機是不敢換的,因為上面有發動機號。當時我的心也是一個寒顫,發現那是一顆疑心,不過沒有把它當回事,一晃這事就過去了。

沒想到今天這事也翻出來了,我知道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我繼續向內找,又發現了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類似的形形色色這樣的疑心。

三、形形色色的疑心

我到集市上買菜,一般先問價錢,問幾家後再買;打聽一件事一般要多問幾個人;網上購東西要多看看購買者的評價;到商場買大件時,要多轉幾家,貨比三家後再出手;某人與自己不和的時候,看到他不管幹甚麼,都覺得鬼鬼祟祟的;在單位裏看到兩個人私語,遇見我又繞開時,往往也會想是不是議論我呢……細想起來這些日常生活中形成的經驗都隱藏著疑心,還覺得自己精明,別人騙不了自己呢!

我知道,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形成的觀念,不是真的自己,都是怕自己受到傷害日積月累後天形成的層層保護外殼,這些做法都是為私的。現在修煉了,就要去掉這層層外殼,修成無私無我,讓真我逐漸顯露,才能達到返本歸真。

想到修煉,我想到了自己不敢面對面講真相,是因為怕心,而怕心不就是對師父、對大法不堅信嗎?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如果堅信師父的話,那麼誰又能、誰又敢迫害你呢?不堅信不就是疑心嗎?想到這裏我不敢想了,這是小事嗎?怪不得師父說「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2]呢!

我知道這個「疑心」不是真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我現在理解到:怕心的背後是疑心,疑心的背後是私心,說到底就是怕自己受到傷害。只有做到無私(不執著名、利、情)才能修去疑心,沒有了疑心也就不存在怕心,面對面講真相才能坦坦蕩蕩。

起初我是帶著祛病的目地走入修煉,通過學法,我知道修煉能祛病,但修煉不是為了祛病,是讓你返本歸真的。兩年多來,師父的法身一直看護著我,是時候應該去掉「祛病」的念頭了。前兩天看了《細語人生》的《見證大法的神奇第五集》,看到同修受採訪,發自內心感恩大法、感恩師父,淚如泉湧的鏡頭時,我的內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感恩師父的淚水奪眶而出,這次我沒有去擦拭,任其灑落,因為同修也說出了我的心聲,在我人生陷入絕望時,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內心發出真切的呼喊:「師父,幫弟子拿去不信師不信法的疑心吧,弟子也要做您的真修弟子,跟隨您圓滿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