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七旬張天桂被迫害離家一年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攀枝花市老太太張天桂,被迫害離家出走已經一年半。一個近七十歲的老人,只因按「真善忍」做好人,教人向善,就被迫害的有家不能歸,有兒女不能團聚,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這就是共產邪黨製造的悲劇。

張天桂女士,是攀枝花市廢品公司職工家屬。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曾因講真相,被東區便衣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市彎腰樹看守所二十二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張天桂老人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礦務局小寶鼎發真相資料和光盤,在發給三個中學生神韻光盤時,被人構陷。礦務局小寶鼎派出所的一個警察叫她們倆跟他到派出所去,一個警察把收回的三盤神韻光盤放在桌子上準備照相,同時又給西區公安分局打電話。

西區公安分局來了兩個警察,幾個警察把三盤神韻光盤和一張真相資料放在地上,強迫張天桂用手指著,要照相,張天桂堅決不配合。警察用車就把她們倆拉到西區公安分局,張天桂給警察講自己身體修煉前後的變化,講神韻都是我們中國傳統的優秀文化,你們也看看,警察不理。

下午十八點三個警察以送張天桂回家為由,非法到張天桂家抄家,搶劫走十多盤神韻光盤、一張真相資料、一本小冊子,又把張天桂拉回西區公安分局,警察在車上威脅說:坐水牢、吊銬,電棍都衝著電,叫你掉二十斤肉。

在西區公安分局,一個姓易的警察一下就把張天桂推在審犯人坐的椅子上,警察給張天桂還戴上手銬,還把手銬連在小腿上。警察反複審訊神韻光盤、真相資料從哪裏來的。警察做的筆錄強行叫張天桂簽字。當時警察就威脅說:不簽字,就掉二十斤肉。張天桂說:不會寫字。在警察威逼、恐嚇下強行張天桂按了手印。

警察就把她倆弄到醫院檢查身體,抽血、做心電圖、量血壓等。警察勾結醫生想造假,被張天桂識破。警察就又把她們倆拉回西區公安分局,警察又反複審問做筆錄,強行叫張天桂簽字。二十六日凌晨二點多鐘,西區公安分局警察給她們倆戴上手銬,要把張天桂她們倆送到彎腰樹看守所,她們倆不配合,並說我們是好人,手銬是給壞人戴的,在她們堅決不配合警察的情況下,就沒戴手銬。

張天桂她們倆被劫持到彎腰樹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到張天桂她們倆的體檢表上血壓很高,就又量了一下血壓,並說這麼高的血壓,拒收。

張天桂回家的第二天,西區公安分局兩個警察到張天桂家裏,開了一張監視居住證(半年),強行叫張天桂按手印。八、九月份,西區公安分局警察周林波和姓易的到張天桂家騷擾。

十二月九日,西區公安分局警察周林波、於平身穿便衣到張天桂家,又是審問做筆錄、又是錄像,將構陷張天桂的材料送到西區檢察院。警察又給張天桂開了一張監視居住證(半年),並強行張天桂在開的監視居住證上按手印。

十二月中旬,西區檢察院給張天桂的兒子打電話,並威脅說開警車鳴笛到你家,戴手銬示眾,張天桂的兒子害怕,把他母親學大法的書籍給丟了,此後病倒住醫院,現在被西區這些警察、檢察官恐嚇的,本來一個正常上班的兒子,變的恐懼、沒精神,住醫院。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西區公安分局警察張華和姓易的又叫張天桂在申請體檢表上簽字,強迫叫張天桂去醫院檢查身體,張天桂拒簽,警察就強行叫張天桂的孫子到西區公安分局在體檢表上簽字。西區檢察院把起訴書遞到西區法院,法官告訴張天桂:你可以請律師,過完年法庭上見。

攀枝花市西區法院圖謀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張天桂。二零一六年五月,攀枝花市西區法院將張天桂的工資凍結,張天桂被迫離開了家。

自古以來,無論東方還是西方,法庭是代表正義和公正的地方,是裁判是非的地方。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生活在一個「政府人員」可以肆意踐踏法律的社會,是可悲的,更是可怕的。

警察、檢察官、法官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庭審中,他們無視法律,為所欲為,恃強凌弱,藐視公堂,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相互勾結構陷,是在踐踏法律的尊嚴,是在執法犯法。在這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悲劇中,他們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人人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衷心的希望你們和所有的人,在這關鍵的特殊時期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遠離邪惡,為自己及家人的未來,與正義同行、與良知攜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