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學法促我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一、歷經波折 續上法緣

我從小家境貧寒,兄弟姐妹四人,我排行老大。十二歲那年,母親去世,我代替了母親的角色,承擔了照顧弟妹和家人的責任。然而,從我十三歲起,不知怎麼的,我就出現了莫名的恐懼症,每晚都是噩夢,我常被嚇得在夢中大喊,直至家人將我叫醒,這樣的恐懼一直伴隨我多年。

八十年代,我白手起家,開始自己創業,奮鬥多年,終於創辦了自己的企業品牌,雖然規模不大,但一家人衣食無憂,我的生活也漸漸的富裕起來。

那時,我的三個弟、妹都已先後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他們也曾向我介紹法輪功。可正當我開始了解法輪功的時候,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的非法鎮壓開始了,全國上下處於一片紅色恐怖之中。

本來我就膽小,新聞媒體到處都充斥著對法輪功學員的造謠,甚麼「自殺、殺人……」,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刺激。迫害開始後,我的二妹和小妹都遭受了邪惡迫害,我的壓力更大。在中共的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中,我的思想漸漸的被矇蔽了,甚至還埋怨二妹介紹弟弟和小妹得法修煉,我也就沒有走進大法修煉。

然而慈悲偉大的師尊並沒有放棄我,時隔十年,我有幸再結這珍貴的法緣。

作為一名民營小企業家,長期思想壓力大,我的身體很不好,四十二歲,我就患上了心肌炎,常常貧血、缺鈣,特別是還患有美尼爾氏綜合症,經常頭暈目眩,影響正常生活,十分苦惱。

在小企業家的圈子裏,企業家們雖然都很有錢,但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撒手人寰的人,比比皆是,長期跟我合作的生意伙伴裏,就有兩名朋友先後離世,這對我的震動很大,也使我感到對人生意義的迷茫。

二零零八年,就在我最迷茫的時候,二妹再次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為引導我得法,她和我在一起生活了近一年。在二妹的幫助下,我看完了法輪功的主要書籍,並學會了五套功法。我明白了,這就是我多年尋找的東西,多年來縈繞在心裏的一切困惑都在法輪功裏找到了答案,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內心。雖然,當時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異常殘忍,然而,這一次,我堅定的選擇了我的信仰,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

修煉法輪功後,我身體的疾病很快就痊癒了,特別是做噩夢的恐懼症,不翼而飛,我親身體會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生活樂觀開朗。

二、沐浴法光 脫胎換骨

為了更好的管理企業,我從九十年代起,也開始參加企業家的各種管理經營培訓。聽來聽去,發現許多培訓課程都是國學、佛學方面的內容,培訓的專家也講,如果不改變員工的思想,任何外在的、強制的管理方式,都無法長久,最終得不償失。雖然我自己文化不高,但我很認同這樣的道理,於是我買了許多書籍,讓員工學習,但還是收效甚微。後來我明白了,因為這些書都不能真正觸及人的心靈,改變人的思想。

得法修煉後,我將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作為企業經營管理的指導,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和管理水平。在產品質量上,我嚴格要求,只做「真」品,講真話;談生意時,寧願自己吃虧,也不能讓合作方和客戶吃虧,時刻為他人著想。過去我時常為留不住員工而苦惱,曾經有一批員工,二十多人吧,最多幹了三年,最終全都跳槽了。他們說我人好,就是說話傷人,我曾經不以為然。

這些年沐浴在大法中,我的急脾氣漸漸改掉了,員工也不再頻繁跳槽了,修煉後,我常將我理解到的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講給員工們,員工們都很認可,他們對大法都有了正面的認識,大法的美好也漸漸改變著他們。過去公司老出事,丟錢、丟貨、員工送貨出問題……我整天焦頭爛額。自從二零零八年我走入修煉後,公司一年平平安安,甚麼事都沒有,那年我送給員工每人一個護身符,他們都很高興。在師尊的保護下,不僅我脫胎換骨,我的企業也走向良性循環,經營越來越穩定。

三、集體學法 跑步前行

前幾年,我的一名員工(也是同修),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惡人找到我公司威脅恐嚇,在家人的壓力下,我的怕心出來了,不敢走出去參加集體學法,修煉狀態突破得很慢。然而,只要我在修煉上有需要,周圍的同修都會及時給我幫助,給我送資料,而我只需要在家裏等。

A同修從家到我公司要轉兩次車,路程兩小時。無論酷暑嚴寒,只要我聯繫她,隨叫隨到,和我交流,我看到她很辛苦,心裏有些過意不去。她總是笑笑說:「這都是師父安排的。」

我文化不高,學《轉法輪》有許多生字不認識,整天查字典,學法進度很慢。A同修說:「你字都不認識,怎麼給你天國的眾生帶回大法呀?你要走出去,和同修們一起學法。」我開始沒在意,也有些怕心,還是沒有突破。同修依然鼓勵我多學法、多學法。直到去年,隨著法學得多了,我終於突破,開始參加集體學法。

在集體學法的環境中,我們小組最多的時候二十多人,房間擠得滿滿的,同修們比學比修,開始和結束時都發半小時正念,感覺場很正,從沒感到「怕」,我感到自己真是再一次脫胎換骨了。過去我學《轉法輪》,一個月一遍,後來逐步加快,一個月兩遍、三遍;參加集體學法後,我學法精進了,一週一遍……有時間我還學師尊的其他講法。

過去我讀法總是讀不好,學法點的同修有的也吐字不清,聲音小,通過大家交流,學法小組的同修都在這上下功夫,共同提高,現在同修們一個比一個讀得好,我也提高很多。除了集體學法交流,我們小組的同修還承擔了很多救人項目,大家互相配合,都在救人的路上忙碌著。在小組同修們的帶動下,我也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真正體會到師尊講的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和正法最後階段救度世人的緊迫。

雖然每次要走很遠的路,才能到學法點,但我感到集體學法的環境無比珍貴,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知道在正法修煉上,自己必須跑步前行了。集體學法是師尊留給我們修煉提高的方式,任何不參加的藉口,其實都掩藏著我們的人心,當我真正放下自我,放下怕,走進大法弟子的環境中,走在救人的路上,才真正感到幸福無比,玄妙無比。

四、惡人騷擾 坦蕩面對

江氏集團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至今十八年了,雖然我零八年才正式走進大法,沒有遭受過邪惡的直接迫害,但「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昇華,讓我身心受益卻是不爭的事實。看到這麼多世人還被謊言矇蔽,還在詆毀大法,二零一五年,我加入了訴江大潮,實名訴江。

兩個月後,我遭遇了所謂的「訴江回訪」。派出所的警察敲開了我的家門,我問他們甚麼事?他們說是關於法輪功的事。我的怕心又開始往出翻,我想起師尊講的警察也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於是穩住心,請他們進屋坐下。他們問了我一些訴江的問題,又開始污衊大法和師父。我的心卻漸漸平靜下來,沒有了怕,我開始善意的對他們講大法真相,並告訴他們我為甚麼訴江。

他們看無法改變我的思想,最後拿出一張表,讓我簽字,希望我能否認自己訴江。我當場拒絕了,我說:「大法教人做好人,時時刻刻為別人著想。這個字我不能簽,你們還年輕,我要是簽了,就害了你們,法輪功的事可不是一般的事,絕不能胡來啊!」他們最終沒有達到目地,很快離開了。這次經歷,使我的怕心修去了很多,我知道是師尊一直在加持我,讓我坦蕩面對了他們,有了正念。

從我第一次看《轉法輪》到我真正得法修煉,也快十年了,是大法驅散了我心中的恐懼;是大法解開了我心中的迷惑;在我修煉狀態停滯不前的時候,是師尊為我安排了那麼多老同修帶我精進。

今年,我放下心來,把公司交給姪兒具體管理了,自己只是偶爾協調處理一下公司的事,這在過去怎麼可能啊。然而師尊為弟子安排了最好的路,姪兒接手後,公司的經營一如既往的穩定,我非常省心,這樣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和同修們一起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