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大法洪恩 修去黨文化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解體黨文化》一書中這樣寫到:「中國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無時無刻不被這個黨文化左右著,人們深受其害而卻難以察覺,更難以擺脫與歸正。」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我從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危重病的身體得以康復,心性得到昇華,給家庭帶來了福報。儘管如此,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到迫害,我並沒能按照真善忍原則,堂堂正正向世人講明真相, 二零零五年帶著很重的怕心外出發放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造成了終生難以挽回的損失。

師尊說:「你們知道甚麼是壞人、好人嗎?你心裏裝的是恨、是惡,大家想想這是甚麼生命?會表現在行為上,甚至於表現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惡的。」[1]這一慘痛教訓使我意識到:自己因長期浸泡在黨文化中,受毒害很深卻不得而知,黨文化思維嚴重的阻擋了我的修煉提高,阻礙著我用慈悲去救度眾生。

當二零一零年我再一次融入集體,學會了向內找,並注重清除自身黨文化因素,在一思一念上歸正自己的言行,沐浴著大法洪恩,心性得到了昇華和提高。

1、師尊讓丈夫敲醒我,認清自身狡猾的黨文化思維

二零一零年,我正在一個保潔公司做主管。快過大年了,看到員工在外打工很不容易,就想自己花二百元錢買些東西,表示對她們的關心。可巧早上上班一出家門,看到地上有一百元錢,我撿起來,剛想放到樓道窗台上。剎那間一個念頭:我呀,用這一百塊錢、自己再添上一百元,不正好能給員工們買東西嗎?這時,師尊講的法全都忘了,一個狡猾的思維在我腦中閃過:這錢並不是我要,是給員工們花了。似乎還有點我很無私、很高尚的感覺,撿這一百塊錢理所應當。東西買了,員工們非常高興,我也得到了心理上的滿足。當天回到家,我興高采烈的和丈夫講了這個事,可丈夫看了看我,甚麼也沒說。

沒過幾天,我開車出門,在一個小路口遇上了堵車,我便想掉頭往回走。這車還沒掉過來,一個女士騎著自行車飛快的朝著我的車溜了過來,一下子趴到車上,把車劃出一道傷。我下車厲聲說到:「這車都劃傷了。」這女士說:「我看看,你先等等。」她摸著腳,一瘸一拐的蹦到路邊兒。我當時根本沒考慮到她怎麼樣,不依不饒,簡直就是一個自私的常人。

路邊兒站了好多人,也不知這些人對女士說了些甚麼。突然這女士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態度蠻橫起來。說她的腳傷了,要我帶她到醫院,或者給她一百元錢,還說是我碰了她,不是她碰了我。我一看不好辦啦,馬上給丈夫打電話求救,丈夫說:「要多少錢給她就完了,」可我不服啊,和丈夫也爭起來。放下電話,我仍然不退讓,對方更強硬了並威脅說要報警讓交警處理。這下可糟糕了,我心裏也沒底了,不知自己是否真的違反了交通規則。

這時丈夫趕來了,馬上和對方道歉,並掏出一百元錢給了她,回身衝我喊了一聲「上車」。坐在車上我自覺理虧,但還在辯解。這下更惹惱了丈夫,就聽他氣憤的嚷道:「告訴你吧!今天這事兒,從哪兒說你都錯了!從人這兒說,你開的是汽車,人家是自行車,汽車和行人碰了,沒說的,汽車的責任。從你修煉上說,更是你錯了,我跟你說吧,那天你撿那個一百塊錢──今兒還了。你回家衝牆站著去,好好反省反省吧。」

這一頓劈頭蓋臉的話,真是炸雷一樣,我的大腦像停頓了似的。平常我自認為在利益上心放的很淡,對錢從不計較,今天這是怎麼了?這是我嗎?別說現在修煉了,就是沒修煉的時候,從小到大也沒幹過這種事兒。這一百塊錢竟讓我丟了這麼大的面子,真是愚蠢呀!

回到家,我雖然沒衝牆站著,卻好好反省了反省!我問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這是修到哪兒去了?那天看見這一百元錢,如果我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不被黨文化思維左右,把這看似偶然的事情,當作向內找、歸正自己的機會,絕不會這樣做的。

我悟到,這長期養成的黨文化思維太狡猾了。貪利的心、大陸官場上的惡習、強詞奪理、狡辯、求得別人認可的心、辯解的心、不叫人說的心、爭鬥心等等等等,太多太多的心暴露的淋漓盡致。我一定要把它挖出來,發正念解體它、去掉它。

2、去除黨文化思維,做個溫柔賢惠的傳統女性

以上發生的這件事真是觸動了我的心靈!我意識到,在大陸被邪黨文化強行灌輸的年代,對我這個能歌善舞的人來說受毒害較深,又加之上班後在邪黨部門工作多年,更加重了頭腦中黨文化因素,我必須在大法中精進實修,才能擺脫黨文化的束縛。我重溫了師尊的講法。師尊說:「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2]。師尊還說:「按照陰陽學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不能剛。男的屬於陽剛,女的就屬於陰柔,剛柔相合在一起,保證是非常和諧的。」[3]我悟到:「女人能頂半邊天」、「自強自立」等邪惡的宣傳是黨文化的灌輸,是摧毀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變異思維。我反覆聽了明慧網下載的傳統文化,在日常生活中力爭做到語言輕聲,動作輕盈;注重修口,改掉口無遮攔的不良習慣,努力做個溫柔賢惠的傳統女性。

師尊說「懷大志而拘小節」[4],因此,我開始在家庭瑣事中查找,發現有個一直沒有改掉的習慣,就是隨手亂擱東西,並有一個美其名曰的說法:用著方便。丈夫多次提醒我,我從來不重視,使他很是頭疼,見我長期不改,也只能無奈了。

看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我意識到這就是黨文化。《九評共產黨》一書中寫到:古代的儒家教育分為大學和小學。十五歲前的小學教育,所學的內容就是洒掃、進退、應對的小節(就是衛生、舉止、言談等方面的教養)。之後的大學教育則側重在尊德性、道問學之類。《解體黨文化》中有一段特別談到:大家都認為乾淨好,髒不好。可中共卻號召人們「滾一身泥巴,磨一手老繭」,「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如今大陸人沒有接受過傳統文化教育,將不正常視為正常。

師尊還說「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5]。我想:丈夫上一天班回到家中,讓他有一個溫馨的感覺,也是做妻子的責任。現在家裏的東西我不再亂放;每天做好飯,都要將廚房收拾乾淨才去就餐;即使做家務,也要穿的整齊合體;每次製作完真相資料,在丈夫下班前都要把房間收拾的井井有條、乾乾淨淨。我不再爭強好勝,不再邋裏邋遢。

丈夫親眼見證了我這樣一個「時代女強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變成了「賢妻良母」,他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徹底明白了法輪功的真相。

現在,我和丈夫每天都在乾淨整潔的環境中,在平靜祥和的氣氛下,一起拜讀師尊的講法。丈夫對法輪功真相的了解,不是在我非要改變他、強迫讓他聽真相的過程中得到的,而是通過我一次次向內找、改變自己的實踐中發生的轉變。我慶幸!慶幸自己聽了師尊的話!

3、從不讓人說,到學會道歉

我再說說自己由不讓人說到學會道歉的修煉過程。我今年五十五歲,兄弟姐妹六人,我最小,所以自幼任性;結婚後,丈夫比我大四歲,事事讓著我。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和丈夫說甚麼事都還很默契,而一談到法輪功的問題,總是發生爭執,有時還會僵持不下,好幾天誰都不和誰說一句話。當時自己不知道向內找,這不讓人說的毛病從此變的更加嚴重,造成了二零零五年的被迫害,我知道這是自己的魔性越發膨脹而導致的結果。

在學法小組,聽了一位同修的經歷,使我很受啟發。她說:不久前因一件事她和她丈夫吵了一架,當時自己沒守住心性,跟丈夫發了脾氣,丈夫一摔門走了。這「啪」的一聲,使她立刻意識到:一定是自己哪兒出問題了,否則他不會這樣,緊接著趕快向內找。這一找真是神奇!明明正在火頭上,卻很快靜了下來,看到了自己的問題,還找到了暴露出來的人心。過了一會兒,她丈夫氣哼哼的推門進來,這時她語氣平和並慈悲的對丈夫說了一聲:別生氣了,先喝點水。丈夫猛的抬起頭,露出了驚奇的表情,半天才反應過來,遲疑的說了一聲:哎……好,好!她這句溫暖的話,使丈夫深切的感受到了一個生命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慈悲的力量,他是被震撼了!由此一場激烈的家庭矛盾就這樣化解了。

聽了同修的經歷,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師尊說:「很多神在我耳邊講: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甚麼修煉人,等等等等。」[6]這些年遇到我和丈夫有了矛盾,不僅不讓他說,一說就急,而且我從來不會主動說第一句話,絕不會認錯。我決心一定改掉不讓人說的習慣,不僅如此還要學會道歉。

剛剛這樣想著機會便來了,師尊真的給我安排了突破的機會。一天,我與丈夫因一件事沒溝通好,我發了脾氣,說了傷他的話,我意識到這次的確是我說錯了話。可是想道歉?這嘴真是張不開呀。怎麼辦?這次一定不能錯過師尊安排的機會了。我正想著,那位同修講的經歷,像電影一樣在我眼前閃過。我也馬上倒了一杯茶水,走到丈夫跟前。可是這嘴為甚麼不聽使喚了呢?怎麼這麼緊呀?我是很能說的呀。不行,一定要突破!我迅速走過去,把水放到茶几上擠出了一句:「你喝水吧」。哎呀!真是羞愧,我自己都感到這話說出來怎麼不像是我說的呢,太生硬了。可是我沒想到,儘管我做的連自己都不滿意,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我真的能道歉了!這是師尊看到了我的這顆想突破的心,加持了我的正念呀!

從這以後,當我真心道歉的時候,這嘴也好使喚了。我和丈夫經常會進行心靈上的溝通,誠懇的請求他,看到我哪兒錯了一定要告訴我,當我忘了向內找時你一定要提醒我。現在無論誰對誰錯,我都很自然的想到找找自己的問題,看看又動了哪顆不該動的心。還要說一句,這事兒是我沒做好,我考慮不周。漸漸的家裏的氣氛越來越祥和,長期養成的黨文化思維解體了,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一說就急等等問題去掉了。隨著學法深入我悟到,只有靜下心來傾聽別人建議的時候,才能悟到法理、才能使心性昇華提高。

二十二年的修煉經歷使我深信:大陸民眾雖然在黨文化毒害下,人的心靈和思想以及行為產生了深刻變異,在社會、家庭、教育、工作、人際關係等諸多方面偏離正常人類狀態,直接危害到人生活的各個層面,但是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將被解體,人心也一定能在大法的修煉中歸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