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人念及黨文化 改變不精進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回首修煉歷程,走過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前幸福喜悅的個人修煉階段,然後歷經了血雨腥風的迫害,再來到海外,辛苦忙碌的海外項目工作階段,儘管因為悟性差,但是每個階段都會明顯的感受到師父的保護和點化,以及自己在法中的感悟和提高。可是近幾年來,卻感到自己修煉中的提高非常有限,加上項目本身的難度,感到自己有明顯的消極因素。

我有時想,當年修煉中根本見不到師父,卻時刻感到師父的點化,再困難也能在法中悟出來、突破出來,可現在幾乎每年都能在法會上見到師尊,聆聽到師尊的講法,為甚麼卻有這種消極的因素?這是怎麼回事呢?

向內找,反思自己這些年來遇到的問題,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還有為我為私的因素,才會有這種不精進的表現,也肯定影響著自己所在項目的發展。這些年來,我自認為從來沒有想得到過任何名利的東西,只是無條件的付出;也從沒有因為個人利益而和任何人發生過衝突,所有「矛盾」的產生也都是為了項目的工作。那我是不是真的很無私了呢?肯定不是,不然我就不會有這種無助和抱怨的情緒了。可我的問題到底出在哪呢?

在我最困惑的時候,師父讓另一個同修點醒了我。有一天我們遇到,她竟然問我:「你是不是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啊?」我不知道怎麼回答,看她的表情,是很善意的,忍不住問:「最近我正琢磨這事兒呢,肯定是自己沒修好,可是又找不到問題在哪兒。」她就開始幫我分析我沒修好的地方,竟然句句都說在我心裏,我很吃驚她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看來真的是師父在通過她的嘴點化我。

我原以為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後,我已經基本修去了為私為我的因素了,但其實仍然帶著很多沒有意識到的強大的自我觀念和黨文化,所以並沒有足夠的慈悲去感化、救度更多的眾生,也沒有足夠的正念能和大家形成一個更強的整體。悟到的問題很多,現僅舉幾個例子:

一、黨文化使我對同修不能做到真正的善和慈悲

作為修煉人,我發現自己對待同修有很多不善的地方。對常人因為沒有那麼高的期望,所以比較容易理解、寬容他們,但對同修的期望就很高,如果看到同修沒修好的地方,心裏就會有抱怨,有時還會看不起。就像這位同修,以前我總看到她沒修好的地方,可是今天這麼一交流,發現她其實有很多閃光點。而我的不善,曾對她造成過傷害。她提到有一次我沒跟她講話,只看了她一眼,但眼神裏都是瞧不起她的樣子,她為此很受傷害。我聽了哭笑不得,因為我都不知道有這回事。但從中我看到了自己不善的一面和這位同修單純可愛的一面。

宋代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每每告誡其子說:「一個人如果能用責備別人的心來責備自己,用原諒自己的心來原諒別人,就不怕達不到聖賢的地位。」古代聖賢都能做到的事情,我作為大法修煉人卻做不到,工作中我有黨文化的強制作風,有時強迫同修按自己的想法辦事,認為自己的想法對,在集體中造成不和諧因素。

二、黨文化中爭鬥的因素使我不能做到完全無條件的向內找

剛才提到那位同修那天還說:「項目就是因為你沒做好才是現在的狀況,你要好好想想。」我說:「那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我上面還有領導呢,還有其他同修呢!」她說:「你不要再辯解了,就是你沒做好造成的!」我看著同修的表情,很堅決但還是很善,完全不像平時的樣子,讓我警醒,這是師父在借她的口提醒我,師父的要求我沒有做到,還想辯解。另外一個項目的同修曾說過,每次項目出現問題的時候,她都想:其他人真的都已經盡力了,只是我這兒還差那麼一點,只要我把自己這一點補上,項目就做好了。和這種境界相比,我真的是太慚愧了,向內找總是有條件的,找完了自己,總要「幫」別人再找找,還老是覺的項目中的困難都是別人的執著造成的。

還有就是黨文化中糊弄事兒的作風,不但使我們在做項目時不能深入細節去改善項目質量,總覺的差不多就已經夠好了,其實這也是項目不能突破的原因所在。同時也使我們在向內找的時候不會注重「小事」,很多時候沒有考慮到別人,自己還不自知;一思一念中也不注意把握,導致很多執著和觀念長期不去,干擾自己和別人的修煉。

三、時間對意志力的消磨,從而產生安逸心

這位同修還說:「你是不是覺的自己天天在項目裏工作,就做的很好了?心裏有沒有強烈的救人的願望?」是啊,我每天早上學法煉功,白天按部就班的在項目中工作,就認為自己三件事都在做了,算是精進了,所以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放鬆了心性的提高,不知不覺的放大了安逸心卻不自知。這兩年心中真的缺乏救人的緊迫感,對項目現狀經常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而沒有想著自己怎麼樣能夠突破出來。

每次看到打掃衛生的阿姨,都會很慚愧。她隔一段時間就會拿回厚厚一摞的徵簽表,我問她:你不講英文,又天天在這兒打掃,你是怎麼征到這麼多簽名?她說就是上班前和下班後的那點時間,和唯一的一天休息時間,有時站在那兒,就有很多人排著隊來簽名。看著她,我就想,像她這樣的人,根本沒有時間消極和抱怨,只想多救人,搶時間和舊勢力搶人,這才是沒有私心呢,這就是強大的慈悲和正念,就能做成這件事。

而我最近幾年中,由於總也做不到師父的要求,項目沒有按照自己對法的理解方向發展,就開始消極、安逸起來。我們都知道,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給我們延長來的,完全是用於我們的修煉和救更多的眾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麼珍貴,哪能這麼按部就班呢?師父講過大法弟子以一當十,以一當百,自己真的全力以赴的做足了嗎?

四、被常人中的觀念阻擋,缺乏力可劈山的正念

因為在常人社會中工作過多年,一直有一個觀念,就是「一件事情能否做成取決於做事人的組織能力和專業技能」。這個理在常人中也許是理,但在修煉中就不絕對了。而由於我這個觀念沒去掉,很多證實法的事我都不願意主動去擔當,不是怕辛苦,而是覺的我不是學這個的,做不好,怕影響了項目發展。如果項目中有專業人才當然更好,但沒有時師父和大法也會給我們能力和智慧的。其實證實法的項目做的好時,根本原因不是我們常人空間的具體手段和方法多高明,參與的學員多能幹,而是因為符合了法的要求,整體上心性到了位,法的威力在人間的自然展現。所以無論是協調人,還是具體參與做事的同修,能力、技術問題都不是第一位的,第一位的是心性。就像一個常人能夠成功,也不是由於他多有本事,而是這個人的德多。還有患得患失、權衡利弊等等很多其他人的觀念在都在干擾我的正念。缺乏正念才是我們沒有做好的真正原因。

我體悟到,其實師父已經在法中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只要我們是修煉人的狀態,一思一念在法上,正念十足,就會從法中獲得智慧,那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一切都會被有序的安排,我們只需隨機而行。而如果用人的狀態,用人的思維做事就會沒有智慧,也容易被邪惡干擾,做事效率低,消極懈怠。

真修應該是無條件的同化大法,無條件的聽師父的話,並且做而不求;徹底從內在提高自己、改變自己,才能達到新宇宙「無私無我」的標準,才能做到師父說的:「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1]

讓我們珍惜這萬古機緣,在勇猛精進中走好最後的路。

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