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會見權 家屬終於見到身陷冤獄的梁寶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52歲的法輪功學員梁寶范,遭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秘密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因梁寶范堅持信仰法輪功,監獄以各種託詞一直不讓家屬會見。


梁寶范

梁寶范的家人一直不放棄,多次到公主嶺監獄和吉林省監獄管理局討說法。終於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也就是梁寶范被迫害二年零九個月後,親人得以相見,只有妻子一人會見,不到五分鐘。

梁寶范修煉法輪功前體弱多病,抽煙酗酒,脾氣暴躁,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整個人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身體健康了,心情舒暢了,他按照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注重道德的修養,改掉了打人罵人的惡習,不再抽煙酗酒,做事考慮別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開始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為澄清事實真相,梁寶范開始給世人講真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梁寶范在發真相資料時,被誣告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九台勞教所,期間因堅持信仰受毒打,警察不讓他睡覺,強迫他長時間坐板,冬天不讓穿棉衣,洒水、門窗大開冷凍等折磨。

二零一五年五月政府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新政策後,梁寶范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卻被吉林市昌邑區延安路派出所夥同國保警察用欺騙手段綁架,遭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七年新年來臨之際,家屬得知梁寶范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秘密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繼續迫害,並說一個月後才能允許接見。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家人帶著深深的思念,去公主嶺監獄探望已分別一年半的親人梁寶范,卻遭到監獄方面拒絕。監獄的人說:「沒轉化,不讓見人。」一開始獄警說:要有「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證明信,家屬得是不煉法輪功的人才能會見,家屬去監獄門衛找領導,他們說上面規定的,不轉化不讓見人,就是有「610」的證明信也不讓見。家屬無奈給梁寶范存了點錢,帶著沉痛的心情回來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梁寶范的妻子、女兒和七十五歲的母親乘車七個小時來到監獄,渴望能見到自己的親人,可是獄警卻相互推諉,誰都不負責,來回踢皮球。最後在老人家再三要求下,才找到一個負責的姓劉的獄警,可他卻和家人說:「梁寶范不寫『五書』(悔過書、決心書、決裂書、轉化書、揭批書),我們讓他在寫『五書』和見家人之間選擇,寫了就可以見家人,不寫就不能見,他不寫,說明他不想見你們,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甚麼叫悔過?甚麼叫轉化?往哪轉哪?法輪功學員都是按照 真、善、忍標準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修心向善、做好人,往哪轉呀?難道要轉化成「假、惡、鬥」做壞人,才能與親人相見嗎?真是荒唐至極呀。控告江澤民,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何罪之有?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梁寶范74歲的岳母又一次同家人乘車七個小時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想會見梁寶范,由於長時間坐車,一路顛簸,老人家下車時,腿都不會走路了,可監獄還是不讓家人會見,說梁寶范沒「轉化」(所謂「轉化」即放棄信仰法輪功),堅決不讓見,還說:「我們有規定,上頭有文件」。家屬要求看文件,說:看是誰寫的,我們好找他。監獄方沒人回答。

家屬去找監獄長反映情況,來個男的,五十多歲,中等身材,自稱是法制科的人,當知道梁寶范是煉法輪功的便說:「不能見,今天你要不是煉法輪功,就是殺人犯、刑事犯、吸毒犯都能讓你們見。」聽聽,這是當今中共司法人員說的話。

梁寶范的家人說:「你們也有父母,看看這七十多歲的老母親,這麼遠的路趕到這裏,換位思考,假如有一天,你們也發生了這事,是甚麼心情。」法制科的人不吱聲了。

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過了一會,自稱是負責梁寶范的獄警、教導員、中隊長的三個人來見家屬,帶來一個整個外形就一寸半見方的東西,將裏面的視頻給家屬看,以此來證明梁寶范在監獄裏挺好的。整個視頻迷糊不清,就能看出一個影,七十歲的老母親就更看不清了,老人家看了好長時間也沒有看清甚麼。他們還叫家屬做梁寶范「工作」,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還說甚麼:不是監獄不讓見,是梁寶范自己不見。

接著,他們又翻版了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家屬來監獄會見時的荒謬之詞,梁寶范的家人都有兩年多了沒見到自己的親人了,一直牽掛、擔心,多次來監獄都不讓見面,這次在家屬的堅持下,監獄方卻給個火柴盒大小的視頻,而且只能看見個不清楚的影。所以,家人更是擔心梁寶范身體的真實情況,是否被打壞了?不能走路了?還是其它情況------?家屬不敢再想下去,非常擔憂。

梁寶范家屬離開監獄後,又去了省監獄管理局,接待的人讓家屬找信訪局,到信訪局,家屬說明情況後,問:你們監獄現在接見變成這樣形式的了呀(指視頻)?就這麼大點呀(家屬用手勢描繪視頻大小)? 信訪局的人說:核實一下情況。家屬又到監獄管理局法制處反映情況,處長吳江接待了家屬,聽完家屬訴說經過後說:「要不讓見就讓監獄寫個手續,說明為甚麼不讓見?」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家屬又去監獄會見梁寶范,接待室還是不讓見,家屬找到監獄法制科,法制科的一個,男,五十多歲,稍胖,問家屬煉不煉法輪功,還讓家屬拿「610」手續,說「殺人放火的能行,就是不是接見日都能見,煉法輪功不行」。家屬說:「不讓見就是你們給打壞了,不讓見肯定有毛病」。他說我們這裏不打人。還說吃的挺好的,他們也吃那夥食。

家屬說:「那你給寫個手續吧,我好到監獄管理局」。他不寫。家屬又說要找監獄長。最後讓家屬會見了,但只允許梁寶范的妻子一人會見,還要求家屬只許見不能說話,說你要說話就把我們抓進去了。

接見時梁寶范身後站著兩個獄警,家屬身後站著法制科的人,家屬要存錢,梁寶范不讓存,低聲說到:「花不著」。沒見上五分鐘就中止會見了。

家屬回憶整個過程,覺得有個奇怪現象,同意接見時,家屬進接見室,梁寶范還沒來,家屬被接見室主任(此人四十多歲,男)趕了出來。等家屬允許進接見室時,梁寶范已站在那了一動不動,一直到結束他也沒動一下,家屬覺的詫異。

雖然會見還不到五分鐘,可畢竟監獄方面妥協了,家屬爭取到了會見權,允許家屬會見了。家屬下月還會去監獄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