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大法弟子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喜得大法,那年我八十歲,今年整一百歲。這二十年的修煉,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看護下走到了今天。

得法前的我,渾身是病,八十年的人生苦難經歷,讓我頭疼感冒當小病,二十幾歲得的暈病隨時發作,天旋地轉,嘔吐不止,是家常便飯,吃便宜的藥都不管用。眼疾更是煩人,眼角流膿,眼睫毛倒長扎眼,天天不落拔眼睫毛,還得上眼藥,慢慢有了抗藥性,眼藥都得用貴的。感冒怕著風,不到冬天就得戴上厚帽子,再圍上圍巾,那樣子真的不好看。為了少受點罪,啥樣不樣的,顧不了那麼多了。真的活受罪。

得法後,不長時間一身病全好了。眼也不流膿了,眩暈病再也沒犯過,冬天也不用戴厚帽子,也不感冒啦。我活到百歲,一般不用人照顧,生活自理,如洗頭、洗腳、洗內褲都自己幹。我的臉也不長老年斑,還是白裏透紅的。不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像八十歲的人。我就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的。

兒孫們也都替我高興,很孝順,爭著讓我到他們那裏去住。我無論在哪住,都得學法煉功。我這晚年幸福都是大法師父給我的,我無法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

修大法這些年,真正體悟到師尊時刻在我身邊。我許多人心都被師父拿下了,誰對我啥樣,也不挑剔,不怨恨。我儘量按師父要求的去做好。我不識字,就天天聽師父講法錄音。四個整點發正念,我基本都能堅持。六點、十二點家人吃飯,我先不吃,發完正念再吃。半夜十二點,我不開燈,就用手電看時鐘,都不耽誤。我要修好自己,來證實大法,讓世人看到大法的超常和美好,早日得救。

修煉這些年當中,我也有很多提高心性過關的事。江澤民小人妒嫉,不叫世人得好,利用手中權力惡毒的迫害修大法的人。我兒子、兒媳、女兒、孫女都修大法,都受過迫害。我八十三歲那年,五月十三日,我和兒子、兒媳去北京天安門為給師父討清白,給大法討公道,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獄醫問我多大歲數啦,我說八十三啦,她說七十三,八十四……我說八十四我也不去(因老年古語: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他說你身體好嗎?我說我年輕時候就成天有病,從煉法輪功,甚麼病都好啦。她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我們真難理解(可能是獄醫希望我說有病,好讓我早點回家,而我卻說病都好了)。

在拘留所,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樣,天天吃玉米麵窩窩頭,面很粗,窩頭個大,往往蒸不熟,吃時就掉渣,我就用手捧著吃,不讓它掉渣。白菜幫子清水煮,一點油水也沒有,喝完菜湯碗底全是泥,那也喝。在家吃飯,一頓也離不了粥,十五天沒吃一口粥,出來後,不但沒瘦,還紅光滿面,沒有師父保護,我決不會這樣的。

二零零一年,我兒子到北京五個大醫院都治不好的病,煉功不長時間,好啦。後來,兒子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女兒被勞教所「轉化」的全身病都復發,兒媳婦多次被非法拘留,孫女也被非法拘留,親人被扣工資,被停發,沒有了生活來源。兒子在勞教所受到百般折磨,出來後,又給他打了一針毒針,不長時間,毒針發作,兒子含冤離世。我如果不修大法,白髮人送黑髮人,是受不了的。

這些年,我就憑著信師信法,師父給我加持,保護著我,都走過來了。最後我還要更加精進實修,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圓滿跟師父回家。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