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感受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我是有幸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今年六十五歲。我是怎樣走入大法的呢?

二零一二年秋收期間,我和丈夫將收割來的玉米秸稈往羊棚上垛,準備冬天餵羊。丈夫從下面往上扔,我在羊棚上面接。我接了幾捆,準備把垛搞的整齊點,這時丈夫藉機會回屋去了。恰巧此時,我的腳下突然一滑,人就從羊棚上漏進了羊棚裏面。我的頭正好就砸在了水泥做的羊食槽上,連疼帶嚇失去了知覺。丈夫從屋裏出來後,一看,羊棚上的我不見了,發現我躺在羊棚裏,嚇壞了,趕快把我叫醒後送去醫院,傷口縫了好幾針。

經過一段時間的療養,頭部傷口長好了,可雙眼感覺漸漸不對勁了,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了。看了好幾個醫生,也不見好轉,視力還在不斷下降,一些家務活也幹不了了,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正常生活,精神壓力越來越大。醫生還一再嚴肅叮囑:從此後不可從事體力勞動!我一聽心裏咯登一下,不免又產生了一種害怕。

過去在我們家裏,不論是家務,還是田間,只要能幹的活,樣樣少不了我,兒女又不在身邊,丈夫幾乎很少獨自下地幹活,可以說我是這個家的主要勞力。現在屋裏屋外都得丈夫一人忙活,成天手忙腳亂的。

眼看著我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差,他心急如焚,我自己也乾著急沒辦法。兒子、女兒一起回家來了,一看我的情況,都勸我到北京大醫院就診。正好我家有個姪女在北京打工。一個星期後,家裏留下丈夫,由女兒請假,伴我去了北京。

在北京一家醫院經專家會診,診斷為:腦出血壓迫視神經,導致視力下降。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視力有所好轉,基本可以看清東西了,然而,醫生說還需要做開顱手術,手術費得幾萬元。

我一聽嚇了一大跳,死活不做手術,想想都六十多歲的人了,腦袋被切成兩半,萬一下不了手術台怎麼辦?再說家裏哪有那麼多錢做手術?成天心煩意亂,只想趕快回家。女兒堅持要給我做手術,打電話跟她哥哥和她爸商量:先回家準備好手術費,再二次來北京做手術。這樣醫院給開了藥讓回家吃,我們娘倆就告別姪女回家了。

回家後越想越後怕,大老遠的我也不想再去北京,況且家裏又沒有那麼多錢,兒子、媳婦、女兒也不寬裕,再說我去北京看病還得女兒請假陪著,左思右想愁的晚上整夜整夜睡不著覺。

正在左右為難時,突然想起了九九年前咱村有好多人修煉法輪功,我家老婆婆曾經也煉過,當年也是因為身體患有多種疾病,其中之一就是眼睛看不見東西了。修煉大法身體變化很大,從此人精神起來,尤其眼睛看東西清楚了,並且還能幫助兒子、媳婦操持家務。

我家老婆婆生了四個兒子,我丈夫是老大,老婆婆跟小兒子、媳婦一起過。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小兒子、媳婦害怕,百般刁難不讓老人煉功,結果舊病復發去世了。

從我家老婆婆身體的變化和其他大法弟子的狀況,我知道法輪功好。想到此,我的心中像開了扇大門,一下子敞亮了許多,強烈的想再多了解一下法輪功。心想去找法輪功學員,問個清楚。我的眼睛或許還另有個出路,何必一定要過獨木橋呢?

我知道有一位煉法輪功的大妹子每天都要從我家門前經過。那天我特意到門口等她。見到她相互打過招呼後,我趕快說:我有個事兒想跟你說說。她一聽立即停了下來。我簡要的告訴了她我近來的遭遇,和去北京治療的過程。聽完我的敘述她平靜的說:「從今天開始,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我說:「好! 我記住了。」

從和大妹子談完話後,我就走路念,睡覺前念,反正也不能幹活,有的是時間,我就成天默默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說來也太神了,也就幾天時間,我的眼睛就能看清東西了!這一下我高興的不知說甚麼好了,就到這位大妹子家,興奮的告訴她我的眼睛能看清東西了。

大妹子一聽,也為我高興,於是放下手中的活,就給我詳詳細細講了法輪功的真相。我知道了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教修煉者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中的好人。

我慢慢明白了,驚喜人生中還能有這麼美好的一面,不免對大法師父和法輪功修煉者產生了敬佩,心中生出來修煉願望。大妹子還給我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講了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等等。

以後的幾個晚上我們又看了《我們告訴未來》,《風雨天地行》等法輪功真相光碟,有一天,我下了最大的決心,鼓足勇氣告訴大妹子說:我也要跟你們煉功。她一聽高興的說:那太好了,我來教你,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1]今天你能主動了解大法真相,說明你和大法有緣,也許我們師父已經管著你了。

我一聽激動的說:「你說的沒錯,最近感覺我的眼睛看東西比先前剛從北京回來還清楚的多。我也覺的師父管我了!」我不由自主的也稱呼起「師父」來了。

後來我的眼睛一天比一天好了,丈夫和兒女再也不提去北京做手術的事了。

接下來大妹子和我一起看了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並教會了我五套功法。師父在講法中由淺入深的講了人生命存在的目地,人為甚麼會生病和遭受痛苦,人幹壞事得到業力,業力是造成人有病的根本原因,人修煉最後就是要返本歸真,等等。聽師父的講法,使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意義,這是過去我從未聽到過的。

我的心情從未有過的舒暢,並暗暗為自己高興:我也有師父了。我就這樣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我遵照師父及大法的要求,處處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雖然有時也覺的修煉實在太難了,自己大字不識一個,不能看書學法,只能利用空閒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盡可能的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對了的時候,心情愉快,心裏感覺特別舒暢,原來修煉就是這麼美好啊。

打那以後我的眼睛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皺著的眉頭舒展了,精神爽快了,隨之面色紅潤、身體比先前更好了,現在我的眼睛已經恢復正常,甚麼家務活我又都能幹了。

我原本是一個無理爭三分、得理不饒人的人。父母生養我們兄弟姊妹五人,我是最小的,從小嬌生慣養,小時候哥哥、姐姐處處事事都讓著我,養成了我總愛佔便宜的個性。所以我婚後四十多年,丈夫處處受我的氣。

丈夫是老黨員,雖然當過兵,但膽小怕事,而且滿腦子裝的都是無神論。剛開始我煉功一直瞞著他。修煉大法後,師父給我調整、淨化了身體,如今無病一身輕,家務活幾乎我一人全包了,我煉功不幾天就把醫院開的藥和兒子從北京買的藥全部偷偷扔了,全家人還當我是吃藥好了的,不承認是我煉功後有了一個好身體。

時間長了,丈夫還是知道我煉功了。從此他反過來騎到我頭上來了,看我紅光滿面的,甚麼活都能幹了,他就一天到晚看電視,喝的醉醺醺的,家務活也懶得幹,動不動就衝著我發火,而且髒話不堪入耳,有時我忍不住也會爭辯幾句,但從不像過去那樣糾纏、惡言惡語、出口傷人了。

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得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了。師父告訴我們:「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大法不僅僅治好了我的眼睛,更重要的是我的生命得到了昇華,我發自內心的感受到大法修煉的美好。

我修煉時間短,距離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還差的很遠,但我深感在大法修煉中自己身心發生極大變化,我會繼續不斷的在大法中嚴肅、認真的修煉下去。達到最終的修煉目地──返回自己的天國世界。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感謝師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

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