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鴨山市陸林山被綁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陸林山於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被警察綁架迫害,以下是他的自述: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早晨,我開貨車去雙鴨山市五九七農場趕集賣貨,上午十鐘左右,十多名警察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其中一人穿著便衣,亮了一下證件說:公安局的!沒等我看清楚就揣兜裏了。問我:這攤位是你的嗎?我說:甚麼情況呀?他說:有人舉報你散發違禁宣傳品,我們要檢查!說著就來翻我的車和貨。我說你們沒有搜查證就翻我的車和貨,這是違法行為。有一個人抓住我不放手,當時我就想:不能讓他們這樣抓著我呀。就說:你老抓著我幹甚麼?我又沒犯法,鬆開我!他就鬆開了手。後來得知抓著我不放的人姓楊,大家都稱呼他為隊長。

他們連車帶貨翻了個遍,也沒翻到任何東西,就問我姓甚麼?叫甚麼?家住哪裏?身份證拿出來我看看。我就說:你們這樣對我無禮像強盜一樣,我為甚麼要告訴你?他們看我甚麼也不說就又抓住我不放,說跟我們走一趟去分局配合調查,我說我還賣貨呢!沒時間,不去!姓楊的和另一個協警就上來反背著我的手,強行將我帶走,我掙扎著不配合,他們就把我反背的雙手用手銬銬上,還用力往上舉,我疼痛難忍,高喊:邪惡迫害好人了!大家快來看啊!就這樣我被強行帶到了五九七農場公安分局。

到那後,留下兩個人看著我,其他人都走了,大約二個小時左右,我被帶到另一個屋子,在集市帶頭那個穿便衣的人換上了警服坐在椅子上,這個人很邪惡,抓我時還罵師父。我剛進屋他就說:你以為甚麼都不說就不知道你的詳細情況了嗎?然後就拿出手機念叨你家是雙陽礦的,身份證號碼是多少號,愛人在某某地,你叫陸林山。說的全都對,我想他是看了我的駕照才知道的這些。

我的錢兜、鑰匙、手機都在他辦公桌上放著,他當著我的面翻了錢包,數了包裏的錢,翻出了三本《平安即是福》小冊子等,過程中還用手機錄像。

又過了一會兒來了一個年輕的警察將我帶到另一個有電腦的屋子,他坐在電腦前打印複製東西,把我包裏被翻出來的東西都作了清單記錄下來並打印出來,一件一件的問我說這些都屬實吧?我一直沉默不語,不說話。他就打電話問:他甚麼都不說怎麼辦?電話那邊說:那就寫沉默、無語。然後就開始給我照相,我不配合把臉轉一邊,緊閉雙眼,他們過來好幾個人強行扳我的頭,累得他們氣喘吁吁強行拍了四張。

他們又強行給我抽血,我全力抵抗,他們幾個人同時上來打我,把我逼到牆角處反背我的手,從照相到抽血都是用手銬反銬著我的手,我雙手不斷的亂動讓他們紮不上針,他們費了很大勁才紮上卻沒有血,就要扎我耳朵取血,有一個人說:他這麼不配合扎耳朵能行嗎?我不斷的晃動頭,他們就說:扎耳朵不行!還得紮胳膊!就又來強行按住我扎我胳膊、扎我的手,還是沒血。其中一人說:用手從上往下擼他胳膊!就不信他沒有血。他們按住我的胳膊又擼又壓忙活了好一陣子抽出來一點血,說太費勁了!差不多就行了!然後又強行我錄指紋,上來四個人給我摁倒在地,我緊握雙拳不放手,高喊:法輪大法好!一個小時左右他們強行取了我的指紋。我說:你們這是用暴力強行取證,從抓我到取證都是不合法的,是在犯罪!

全程參與綁架我的那個警察很惡,叫王寧,警號:150663。還有一個楊姓的,大家稱呼他隊長。王寧押我去拘留所跟獄警在耳邊說了一些悄悄話,然後獄警就對我拳打腳踢讓我面牆而站,還讓我穿囚服,我說我沒犯法,不穿囚服。就上來一幫人把我拖進一間小屋裏,把我仰面朝天摁倒在地拳打腳踢,連踢帶踹,用拖鞋打我的臉,疼痛中我大聲喊叫,他們就拖住我仰面向上用毛巾捂住我的嘴和鼻子,不斷往毛巾上倒水,我呼吸困難用力張大口喘氣,水幾次嗆進我的鼻子和嘴裏,我用盡力氣喊著:師父!救我!他們一下鬆開了我,片刻又說:再拿一個大一點的盆裝水,不穿就灌!這時我想:不能讓他們造業了,就說:我穿。

我站起身已是渾身發抖,又冷又疼,胳膊、手腕和眼眶都腫了,手被勒出好幾道血印子,八天後才消腫。

當晚我被送進監號裏,警察警告我不許宣傳法輪功,否則從嚴處置!我心想:你說了不算!第二天,我和全監號的人講了真相。

在關押的十天當中我監號換了四撥人,到最後別的監號裏沒人了,我監號裏人都滿了,表面是調來我屋看著我,實際上都是來聽真相的,還有四五個參與綁架和打我的獄警也了解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