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五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吉林省長春市第一汽車製造廠公安局管區五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經歷。

1、李秀英被迫害經歷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李秀英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被一個二十多歲、身穿便衣的男青年強行推上一輛依維柯車,在車裏男青年就用電棍使勁兒毆打李秀英的頭部,打的她頭上都是大包,胳膊被打的像紫蘿蔔似的呈大片紫紅色,皮膚腫脹、發硬,呈大片疙瘩狀,打完後就將李秀英送入天安門派出所非法關押,並索要車費。下午又將李秀英轉送到北京的石景山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四、五天,在這期間李秀英煉功,他們不讓煉。之後又將李秀英送回本地的一汽安慶路派出所非法關押,派出所將李秀英的一個背包和300多元現金搜去,說是替她送回家,後來才知道他們只讓李秀英的家屬取回了那個背包,三百多現金並沒有給。一汽安慶派出所把李秀英轉送到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這期間李秀英又被秘密非法勞教一年,從大廣拘留所直接送入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

在李秀英被非法判刑期間,勞教所強迫她寫所謂的「保證書」,說不寫就不讓她睡覺,還不讓全監室的人睡覺;一次,李秀英身體不舒服,被獄警帶到衛生所打吊瓶輸液,李秀英問獄警給她打的甚麼藥,獄警當時就粗暴呵斥她不許問,並威脅她說不打針就綁起來,不打不行!強行給李秀英輸液,打完約三、四個小時後,李秀英心臟極其難受,渾身無力、全身像脫節一樣,後背的脊椎骨酸痛、脫節的感覺最為嚴重,腿腳不好使,站起不來,上廁所都不會用勁兒了。還強迫她從事大量的體力勞動,有時完不成任務還呵斥她,超時也要完成任務,後來李秀英從勞教所出來後,體重只剩下八十多斤了。

回家後,一汽安慶派出所的警察李柏民去了她的家,雙手插褲兜、態度蠻橫的威脅李秀英不讓她煉了,之後又有兩個男警察去她家騷擾,還電話通知李秀英的家屬讓她去派出所寫所謂的材料。

二零一六年七月份,一汽國保大隊的一個叫馮利的人,年紀有五十多歲、與一個高個子年輕男子一同去了李秀英的家,把李秀英帶到一汽產業開發區公安分局,讓她寫出如何訴江的材料,李秀英沒寫,馮利就自己寫出一份所謂的材料讓她簽字,李秀英也沒簽字,他們又將李秀英送入葦子溝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2、李桂蘭被迫害經歷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長春一汽安慶路派出所的警察到桂蘭家敲門騷擾,李拒絕開門。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六點多,安慶派出所便衣八、九個人到李桂蘭家非法抄家:搜走師父法像一個,幾本書,碟五個,MP3一個,《轉法輪》一本,並把李綁架到安慶派出所,因安慶派出所開會,就把李送到東風派出所,一個年輕的警察非法詢問,碟送誰了,碟哪來的,認不認識侯桂香等,並做了電腦記錄,整理材料後讓李簽字和按手印,被李拒絕。下午又讓李桂蘭按手印,被李拒絕。後送葦子溝要非法拘留五天,讓李穿號服,李桂蘭說:「我都七十多歲了,我不穿。」李桂蘭提出檢查身體,警察開車帶李到興隆醫院檢查身體,因血壓高達190,拘留所拒收,讓李回家。

二零一五年,汽車廠公安處楊國恩和馮力同另兩名警察到李桂蘭家非法抄家,抄走書籤,幾本小冊子等,把李桂蘭綁架到公安處,李的丈夫一同到了公安處。在地下室警察非法詢問,煉不煉了,李說煉,再非法詢問其他問題時,李都拒絕回答,一個女警察要非法搜身被李拒絕。李桂蘭要求回家。警察楊國恩偽善的說:「接觸這麼多大法弟子,您最善良,您在醫院找找人吧。」李桂蘭說:「我這麼善良你還抓我,醫院沒有認識人。」因為家屬在公安處正門,警車從後門把李帶出,李問為甚麼不走前門,警察回答前門鎖了。警察帶李桂蘭到吉大醫院非法檢查身體,血壓高達190,警察把李桂蘭直接送往葦子溝拘留所要非法拘留五天,因為身體檢查不合格拘留所拒收。警察把李帶回公安處,晚上11點讓家屬接回家。

3、蔡儒坤被迫害經歷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上午八點多,蔡儒坤在去同修家學法的路上,被三、四個警察開著一輛警車綁架到安慶路派出所,他們中有一個人穿著警服,其他人都穿便衣。在派出所裏,一個女警察強行翻開蔡儒坤的背包,將包裏的四、五十張真相粘貼搶走,還有一張超市購物卡,因蔡儒坤不配合他們工作,不報姓名和住址,他們就通過卡上的內容非法獲取蔡儒坤的信息;一個男警察還強行給蔡儒坤拍照,他們還整理出一份所謂的「材料」,讓她簽字。蔡儒坤在安慶路派出所裏被非法關押了十多個小時,三月五日早上的三點多鐘,派出所將她送入葦子溝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在蔡儒坤回家的幾個月後,安慶路派出所的兩個男警察,其中一個姓劉,曾二次去她的家進行騷擾。後來,新星社區街道辦的兩個女社區人員也去了蔡儒坤的家,她們拿出一份所謂的「材料」,讓蔡儒坤簽字,還威脅她說不簽字就辦班,蔡儒坤拒簽,蔡儒坤的丈夫因為害怕替她簽了字。

4、劉藍華被迫害經歷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上午十點多鐘,劉藍華與幾名同修在一汽十一校門前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三個男警察綁架到一汽安慶路派出所,一個警察強行翻開她的背包,搶走真相幣一百多元、護身符十多個、真相粘貼二、三十張,他們還整理出一份所謂的「材料」,讓劉藍華簽字,她拒絕了。當晚九點多,劉藍華被派出所送到中日聯誼醫院做了心電圖和測量血壓的非法身體檢查,十一點多,她又被送入葦子溝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早上六點多,劉藍華的丈夫去買菜,剛下樓就被早已蹲守在樓下的安慶路派出所的三、四個男便衣綁架。沒過多久,他們又上樓敲開劉藍華家的門,欺騙她說她的丈夫在樓下摔壞了,讓她去看看,劉藍華與他們一同下樓沒看見她丈夫,他們告訴她說她丈夫沒摔壞,是因為她丈夫修煉法輪功被送到派出所了,並說她也煉,也得送去,他們就強行把劉藍華推上警車送到安慶路派出所。後來,派出所的人在劉藍華的丈夫身上找到了她家的門鑰匙,他們一幫人就去了她的家進行非法抄家,搶走師父法像五、六張、大法書一百多本、《九評》四、五本、真相光盤七、八張、真相粘貼二千多、真相手機一部、私人手機兩部、電腦一台、真相掛墜二、三十個、打坐墊兩個、真相資料、《明慧週刊》等,當時只有劉藍華的小孫女一個人在家,都把她嚇壞了。他們還強行讓劉藍華與這些他們所謂的「物證」拍照,還讓她簽字,當時劉藍華認為這些都是她的,她就簽字了。後來他們把劉藍華送入一汽職工醫院,做了心臟彩超、心電圖和測量血壓的非法身體檢查,晚上十二點多鐘,派出所把劉藍華送入了長春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在關押期間,看守所的法醫、獄警多次強行讓她吃藥,她都拒絕了。劉藍華的丈夫也被 送入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八天,在這十八天中,她的丈夫因身體不適被派出所送入公安醫院,還交了五千元錢。

劉藍華回家以後,安慶路派出所還多次打電話騷擾她。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的一天,上午十點多鐘,安慶路派出所的四個警察,其中有一個是國保大隊的,欺騙、利用劉藍華的家人去派出所辦理暫住證、要去她家看現場的藉口,再一次去了她的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搶走師父法像一張、《轉法輪》三本、大法書七、八本,還強行讓劉藍華與這些他們所謂的「物證」拍照,還讓她簽字,當時她認為這些都是她的,她就簽字了,他們還強行把劉藍華帶到派出所,下午四點多鐘,劉藍華因身體不舒服,多次嘔吐,派出所就打電話叫120,劉藍華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醫院做檢查,檢查完就回家了。

十一月中旬,安慶路派出所還打電話騷擾她。

5、楊素然被迫害經歷

二零零五年一月九日,劉素然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出去貼真相被一個姓姚的三十歲男便衣跟蹤到家門口,便衣打電話叫來一輛警車把她們綁架到衛星路派出所,等國保和「六一零」到了之後直接把兩名學員送長春雙陽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被非法檢查身體並搜身穿號服。非法提審時被打,頭撞牆,打耳光,強行照相,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之後,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劉素然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被逼迫寫轉化書,因被她拒絕,幫教郝佔舒、寶玲和警察罰站劉八天八夜,獄警王麗華用電棍電她,候志宏用大頭針扎劉素然的脖子逼迫寫好好幹活,不煉功的保證書。辛秀麗、楊寶玲和郝佔舒強行按著她的手寫成三書,在非法勞教期間強迫寫思想報告和週小結,一天幹活十二小時,完不成任務延長時間。五月份因劉素然在勞教所聲明所寫所說作廢,強行把劉素然的家屬找來逼迫她重寫保證書。期滿回家後聽家人說,正月初一晚上被非法抄家,搶走的有大法書五十八本,碟子十八個,還有資料。

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衛星派出所所長王某帶兩名警察先把劉素然綁架到衛星派出所,然後到劉家非法抄走兩本《轉法輪》,經文,資料和粘貼等。又把劉素然直接送到第三看守所,期間非法提審,非法關押半個月。再次送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逼劉素然聽邪黨的誹謗謊言,逼寫五書。七月份,劉的丈夫離世,獄警因她不寫「轉化書」,不准劉素然回家奔喪。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結束非法勞教時,「六一零」人員去勞教所,將劉素然先後劫持到明珠派出所、洗腦班、紅新大隊等處,因為這幾處放假無人接收才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因為劉素然起訴江澤民。十月十八日,警察張帥和另一名警察同兩個協警到家把劉綁架到創業派出所(一汽公安局管區),他們整理一些所謂的材料強行讓劉簽字,所長偽善的讓劉簽同意拘留的單子,被非法關押葦子溝十天,非法扣熱水費五元。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安慶派出所以登記為名到劉素然的兒子家騷擾並要劉的電話號碼。

二零一六年十月左右,警察於小飛打騷擾電話給劉素然的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