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法輪功學員兩日後 警察遭惡報殃及父親死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下午一點多鐘,新賓縣公安局副局長柳大剛、國保隊長趙連科、張恩秀,夥同新賓鎮派出所,還調動了鄉鎮派出所警察,出動警車十三輛、警察十四人,到新賓縣市場將賣乾菜的法輪功學員朱穎綁架,把朱穎的攤床翻了個遍,翻到了一些真相資料。

下午三點鐘左右,副局長柳大剛、國保隊長趙連科、張恩秀夥同抽調的警察,非法闖入到法輪功學員孫靜家的煤場,非法抄家,抄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三台、切紙刀、真相幣三百一十五元,還有其它物品。

期間,警察問孫靜和其丈夫李貴坤還煉不煉(法輪功),孫靜和李貴坤同時都說:「煉!」孫靜又向警察講真相,說:「我多種疾病是修大法好了,能不煉嗎?」警察就將他們夫妻綁架到新賓鎮派出所。

從下午四點開始,警察非法審訊孫靜、李貴坤和朱穎,至晚上八點半,孫靜、朱穎被警察劫持到了撫順南溝看守所;李貴坤被非法關押在新賓縣南茶棚看守所。現朱穎和李貴坤,被分別拘留十天、十五天後,已釋放。

只隔兩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公安局副局長柳大剛遭惡報,其父親因患癌死亡。法輪功是佛家的修煉方法,柳大剛等人迫害了佛法修煉者而遭惡報殃及家人,這樣的事實已經出現很多了,下面是明慧網報導出的近兩年遼寧省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殃及家人的事例,希望能引起您的深思。

一、公安局政委遭惡報殃及家人

遼中縣公安局原政委姜連仁,是參加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違法者之一,姜連仁的一個女婿遭車禍死亡,另一個女婿因經濟問題被拘捕,一人做惡,不幸殃及家人。

二、原國保隊長迫害法輪功 殃及妻子死亡

單學志,男,五十七歲,錦州市公安局「六一零」支隊主要成員,曾任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古塔區「六一零」成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組織策劃並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敲詐勒索、非法勞教和判刑,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元凶之一。

僅在二零零八年「二二五」大抓捕、二零零九年四月的抓捕行動和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大抓捕,單學志直接參與策劃綁架錦州市近百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渠道向他講真相,單學志不聽,他還拍著胸脯說:「報應?在哪兒呢?我咋沒遭報應呢?」「我就不愛聽誰喊『法輪大法好』,越喊我越重判。」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首度曝光單學志這些年來的惡行,希望他可以懸崖勒馬、改過自新,可他對自己的惡行不但不知悔改,且仍在繼續行惡,最終殃及家人:他的妻子馮傑敏因患肺癌,在二零一五年大年過後,不治死亡。

三、撫順教養院劉聲歌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殃及家人

撫順市武家堡教養院女管教劉聲歌,跟她的父親一樣,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大打出手,二零一零年春季遭惡報在癌症中喪命。在此之前,其父劉鳳彬也參與迫害法輪功。

父親劉鳳彬和女兒劉聲歌都迫害法輪功學員,父親首先遭惡報,和劉聲歌母親離婚。後來,劉聲歌母親在二零零五年患了乳腺癌。

二零零八年,劉聲歌找了一個在教育部門工作的丈夫。婚後,不知甚麼原因,她的丈夫每天夜晚用被子把她蒙住,然後狠狠地打,天天打她,後來兩人離了婚。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劉聲歌的惡報降臨,和她母親一樣,也患了乳腺癌,疼痛難忍,頭髮全無,光禿禿的,整日備受煎熬。半年多後,於二零一零年春季,劉聲歌死亡,年僅三十歲左右。

四、國保警察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患喉癌死亡殃及家人

王元軍,男,五十多歲,二零零一年任丹東市東港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王元軍迫害法輪功極其賣力,屢次綁架、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就連除夕晚上都要到住宅區、樓群的樓道裏去收繳法輪功真相資料,盯梢抓捕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軍與政保科長王潤龍帶領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孫桂芝家非法抄家,孫桂芝勸他們不要迫害好人,害了自己,還會殃及家人。」

約在二零零七年前後,王元軍遭惡報,他的妻子患腦癌死亡,他本人被降為國保大隊的一般科員。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軍患喉癌死亡。

五、新賓縣霍元海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 還殃及家人花掉三、四十萬元

霍元海,男,新賓縣劉家村村民。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誹謗,採取盯梢、構陷等手段,看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就進屋翻東西,曾經受邪黨獎勵過三千元錢。此人作惡遭惡報殃及家人。

一次,霍元海上山砍木頭,被油鋸把嘴拉了一個大口子,縫了十多針,時隔不久,又得胃出血,花掉了正好三千元錢。而後,他家災禍不斷,兒子出車禍,腳骨折三處,腸子被撞出來了,肝、脾全部受重傷,多次手術花掉人民幣三、四十萬元,現在只能坐輪椅。妻子得腦出血,不能說話。

六、不怕報應的村書記死在家中殃及家人

曾祥貴,男,原遼寧省鳳城市雞冠山鎮薛禮村大隊書記,九九年後跟隨邪黨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曾祥貴堵截了三名到村裏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致使三人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他又帶著惡警們抓走了本村八名法輪功學員,致使八人被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善意告誡他迫害大法會遭報應,他狂言:「我就不怕遭報應!」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七,曾祥貴猝死家中,時年四十六歲。惡報還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曾祥貴女兒、女婿在家中煤氣中毒,女婿當場熏死,女兒成了植物人。

七、迫害好人遭惡報 殃及家人

二零零九年,瀋陽市法庫縣葉茂台鎮閻荒地村原村會計王洪有與妻子,在自家別墅內被兩名小青年亂刀砍死。

王洪有曾多次參與對本村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王洪有把追找上訪法輪功學員而揮霍掉的九萬多元錢,全都轉到農民帳上。二零零五年,原法庫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洪喜帶人闖到閻荒地村,要綁架一位法輪功學員,張洪喜找不到該法輪功學員家,王洪有當時腿疼,走路費勁,他還堅持給帶路,造成這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來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九年,兩名青年闖入王洪有家內,將其夫婦倆亂刀砍死。據說死相淒慘,僅面部整容就縫了三百多針。

在這場中共江氏集團發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中共各級官員、警察及不明真相的世人在中共的欺騙、洗腦、利誘及被脅迫下,充當了中共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急先鋒、打手,在無知中給自己造下了罪惡。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時至今日,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已逾兩萬例。

柳大剛的父親,在文革時被定為是地主、富農,遭中共迫害。而柳大剛作為兒子,看不清中共在搞運動中,都會卸磨殺驢,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在新賓縣公安局國保從事迫害法輪功的事。現在當了副局長,還在追隨著江氏流氓集團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而惡報既可報應自己,也會報應到家人身上。父親對自己的子女有「養不教父之過」的責任,所以在惡報中殃及家人,同時也在警告柳大剛,再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惡報將殃及自身。

明慧網公布的遭惡報實例逾萬起,中共政法系統的人遭惡報的佔據第一位。遼寧省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案已曝光的有近千例,參與迫害的責任人遭惡報:一千零四十九人,死亡四百二十四人;惡報殃及家人一百九十八例,其中家人死亡一百零一人。

僅撫順地區就有一百三十四人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上天的懲罰,遭惡報的人中,公檢法司五十七人,政法委(六一零)系統三十五人,另有四十二名普通人。在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一百三十四人中,死亡人數四十二人,另有殃及家人發生死亡事件的十四人。

他們這樣的結果並不是法輪功學員希望看到的,但是善惡有報的天理是永恆不變的。希望那些仍不了解或者不相信法輪功真相的人們,改變一下被邪黨灌輸的觀念,快去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才不能成為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犧牲品與替罪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定會遭惡報並殃及家人!這兩年反腐打老虎,打下的都是跟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兇的人!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追隨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大都是受了江澤民的謊言欺騙,執行了邪惡的命令,種下了惡果,從根本上說他們也是受害者。因為從古至今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罪惡極大,必遭天譴!

真心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污衊法輪功的中共人員,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請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彌補罪過,贖回自己的未來。


新賓縣郵編:113200
副局長柳大剛 手機號:13904932985 趙連科手機號:13941383411 1550493271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