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城鎮及鄉村政府人員遭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近幾年來,因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城鎮及鄉村基層官員也跟隨迫害,有的是被中共謊言欺騙的,有的是出自於追求小利小惠被中共利用著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無論一個人的官職如何,善惡有報的法則從來不會缺席。目前,江氏集團和中共各級官員遭惡報的實例比比皆是,有的突然得怪病或暴死;有的出車禍或蹊蹺意外死亡;更多的是得了絕症;或者家庭遭遇種種不測。

下面是發生在黑龍江省雙城市城鎮及鄉村的政府人員遭惡報實例。

一.自作惡,自食果──冉令才勒別人的脖子自己得喉癌

冉令才原雙城市雙城鎮城管職員,也做過鎮武裝部幹事,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得了喉癌,病中是水不能喝、食不能進,疼痛難忍,在極度痛苦中死去,死時才四十歲。

九九年始,他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充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打手、惡棍。在雙城駐京辦時,不僅惡毒打罵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還搜法輪功學員身上的錢裝進自己的腰包。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過大年前,雙城鎮在秋林公司五樓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近半年的時間,冉令才在此期間惡毒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抓法輪功學員吃盡了他的苦頭。他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誹謗大法的電視宣傳,並給大家念報紙,都是攻擊和詆毀大法的東西。隨意辱罵法輪功學員與師父。他用辱罵、毒打、吊、捆綁、開飛機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冉令才除了懲罰不讓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外,還時常罰法輪功學員光腳站在水泥地上,一直站到半夜,就連十幾歲的小女孩邱園、邱月都不放過,時常罰她們姐仨個在走廊凍著、光腳站水泥地、打嘴巴子,總之,看誰不順眼,就拉出去捆上毒打。一次,他將遲躍玲的牙都打掉了。開會時,嫌法輪功學員張建輝走慢了,冉令才破口大罵,並掄起胳膊打她的嘴巴子,將張建輝的嘴都打腫了。

冉令才侮辱、體罰法輪功學員。在大年初一,把法輪功學員男女綁在一起進行體罰,逼他們放棄修煉真善忍大法。流氓們把一個二十歲的姑娘李群和另一個年輕女法輪功學員楊華綁在一個男法輪功學員兩邊,一邊一個,綁了十多個小時,並調戲法輪功學員,說下流話……

鎮長閆善利和冉令才在走廊對大法女學員說下流話,調戲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說:「去當小姐多來錢,何必煉法輪功。」一次,冉令才把一位男法輪功學員李成奎一個人提出來送進女監。

冉令才還摸未婚女法輪功學員的臉,耍流氓。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晚,冉令才從窗外看見幾個女法輪功學員正在看《轉法輪》,他就將她們幾人從屋裏提出來,死逼不放地拷問書是從哪裏來的?法輪功學員不說,他氣急敗壞,邊打邊罵,把她們幾個人的臉都打腫了,呈紫黑色,兩個多月都沒消退。他見怎麼打都不說,更生氣了,他隨手拿起一根繩向法輪功學員程顯芹的脖子勒去,冉令才惡狠狠的將繩子套在程顯芹的脖子上,往後拉,與手綁在一起,當時程顯芹渾身癱軟上不來氣,旁邊一人說,她好像不行了,冉令才罵道:「甚麼×××不行了,裝的。」又使勁勒了一下,然後綁到暖氣管子上,揚長而去。

法輪功學員程顯芹舌頭都被勒出來了,奄奄一息。這時,城鎮的王洪鵬來了,一看此情景,趕快去鬆綁,繩子竟然自己鬆開了,他很吃驚,隨口道:「程顯芹,今天李大師不救你,你就死了。」

因此事,在冉令才得病時,他的同事說:「誰讓他勒法輪功學員的脖子,這回好,自己卡脖了,不能吃、不能喝,遭了報應。」

冉令才發現法輪功學員任國清看《轉法輪》,大罵著像惡狼一樣,衝進屋將書搶去。任國清當時光著腳被冉令才揪著頭髮拖到辦公室,捆上毒打,打得她臉有些變形,眼眶被打青。全屋的人(遲躍玲、趙喜華、王英傑、張福珍、門英、程顯芹、張建輝)都被捆上挨個過堂。冉令才把遲躍玲的牙都打掉了。晚上,他們又將任國清、王英傑、程顯芹、遲躍玲、張建輝綁在大廳的椅子上,並將窗子打開凍人。從晚上六點,綁到第二天早上八點。第二天,又拷問張福珍,晚上又將張福珍、程顯芹、遲躍玲、趙喜華、王英傑綁一宿。還把與此事無關的法輪功學員張建輝(二十一歲)無緣無故也打了,臉部紅腫有明顯手指印,右眼眶發青。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冉令才、周大勇還叫遲躍玲、趙喜華「開飛機」(雙臂向後伸,往高舉,頭鑽到桌子底下,雙腿要直),不鑽他們就連踢帶打地往裏踹。遲躍玲的肋條被打壞、牙被打掉。一惡徒嫌趙喜華站得不直,一腳把她踹倒,並邪惡的說:「你們老師不是告訴你真善忍嗎?你就忍著點吧!」趙喜華被窩得汗水順臉往下淌,地濕了一大片。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一次,冉令才把法輪功學員朱相國提到辦公室逼其寫「不修煉法輪大法的保證」,朱相國不答應,於是冉令才讓朱相國從他褲子下鑽,遭朱相國拒絕。冉令才夥同周大勇毒打法輪功學員朱相國,用腳猛踢兩肋,直打得朱相國兩天不能翻身。

冉令才與陳永佔多次給法輪功學員灌食,除了濃鹽水之外,還讓雇來的打手灌屎尿。

二.雙城市城管監察大隊隊長陳永佔暴病而死

陳永佔,四十八歲,雙城市城管監察大隊的隊長,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下旬,在大慶的弟弟家中突發心臟病暴死。陳永佔生前臭名市井,在城管期間,經常利用手中權力欺壓百姓,搶商販的貨物,亂打人,亂罰款。他用敲詐勒索得來的黑錢吃、喝、嫖、賭,並長期與一有夫少婦通姦。

二零零一年,雙城市在城鎮秋林公司辦迫害法輪功學員洗腦班,陳永佔帶領城鎮監察大隊配合公安局、派出所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修煉者四百多人,入室抄家,並負責看管囚禁煉功人。他帶領的隊員大多是不講道理、不懂法律、沒有道德的市井流氓。他們對法輪功學員說罵就罵,說罰就罰,說打就打,攻擊謾罵法輪大法的話更成了他們的口頭禪。

在秋林公司城鎮辦洗腦班期間,陳永佔作惡多端。雙城鎮長勇村農民李成奎一家三口,因堅修大法,於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被鎮政府的暴徒抓至秋林公司五樓非法關押,李成奎在洗腦班多次遭毒打。二十天後,暴徒們又把他的妻子龐思媛、他的小女兒李雪飛經公安局非法送進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趁他家裏無人之機,陳永佔夥同村長等人非法抄家,陳永佔把屋裏翻個遍,拉走了一萬多斤玉米棒,並向李成奎的大女兒(已出嫁,只是住在本村)索要一千元錢,不然,還要把一百五十多斤黃豆和幾百斤吃的大米全拉走。

另外,陳永佔夥同一些人拉走法輪功學員閆樹菊家一千斤玉米,並向其妹妹家勒索一千元錢。

陳永佔除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巨額勒索外,他還採取殘暴手法,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灌濃鹽水,多人牙齒被撬動。更為殘忍的是,他流氓成性,他將女法輪功學員的腰帶強行抽掉,逼迫她們坐在寒冷的水泥地上,並用惡毒的語言謾罵師父和大法。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三.一人作惡,殃及家人

例一:原雙城市希勤鄉黨支部書記潘春庫,多次參與迫害本鄉法輪功學員,尤其在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三,他帶領惡人到法輪功學員家強行把綁架的五位法輪功學員送到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八人被綁架到鄉政府三樓辦的洗腦班,辦班長達一個多月,過年也不准回家,還管制乾雜活。其中有兩戶夫妻都被迫害,一家剩下兩位七旬老人和三個小孩,另一家從事養殖戶,無奈下,親戚們只好把十八頭奶牛分散各親屬家飼養。還無理罰周淑雲一千元錢和一頭奶牛。

潘春庫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用罰款方式無理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在二零零三年初,潘的妻子得了癌症,花了四十多萬元,最終人財兩空,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他妻子死亡,年僅四十一歲。同時潘本人也多病纏身,只好靠打針吃藥維持。

如此教訓他不知悔改,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六時,又直接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那振賢,致使那振賢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那振賢
那振賢

例二:原希勤鄉政法委書記王繼文,夥同鄉黨委書記潘春庫多次迫害本鄉法輪功學員,高額罰款,對法輪功學員打罵,強迫寫「三書」,不寫就以惡性制裁。夥同派出所所長閆俊、高軍、李雲忠等人,不擇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底,非法抓捕全鄉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放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錄像,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三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中途被王繼文等人劫回希勤鄉派出所,被強行搜身,王繼文等人大打出手,將法輪功學員的頭往牆上撞,使其跪地不讓起來,國家公務員對人打罵成性,完全失去道德規範。

二零零一年六月,有名法輪功學員被雙城看守所迫害轉回來,又被鄉政府強行洗腦。人雖然到家卻不准進家。無奈下,家屬和朋友只好前去看望,當時王繼文和其他官員都在場,王繼文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樣不堪入耳的話:「你去泡小姐我不管,要學法輪功我一定一抓到底。」這就是邪黨幹部的惡毒與素質。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三,本鄉法輪功學員在鄉政府被強制洗腦期間,王繼文私設公堂充當打手,在辦洗腦班班二十三天時,王繼文妻子在自家的平地上摔倒,其腿嚴重骨折。這是一人作惡,親人遭殃。而王繼文迫害大法也招來橫禍,他騎摩托車出了車禍,臉部傷得很重,只好花兩萬多元植皮。

四.父子同作惡,惡果自家領

父親原希勤鄉治業村書記那振寬,惡毒誹謗污衊大法,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抓人、盯梢、看管、打罵樣樣走在前,本村那振賢被迫害致死,他是直接責任人之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學員從省政府上訪回來,本村開始辦洗腦班,由專人看管,這期間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送去勞教所,他多次配合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由於他經常做壞事,不得民心,二零零五年春天,全村村民集體上告,市委直接辭退他的一切職務。現在流落異地不敢回來,並且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一隻眼睛失明。

兒子那偉,原雙城市希勤鄉鄉團委書記。曾在鄉政府房管所任過職,也做過鄉組織委員,那振寬之子,為撈政治資本,父子共同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來,多次打罵、看守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家屬也有隨意打罵,揭過真相材料。二零零一年六月,那偉臉上突然長瘡久治不癒,隨後手臂麻木。他還不覺醒。繼續到各村經常抓捕法輪功學員或騷擾,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離家出走,流離失所。有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雙城看守所,因他父親病故被釋放回家安排後事,那偉知道後,開車將其截至鄉政府,想趁機敲詐兩萬一千元,家屬不配合,他就把人扣下,父親安葬後,才將法輪功學員放回。

那偉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在二零一零年秋患癌症死亡,其年三十五歲。這就是父子同作惡,報應自家領。

五.迫害好人自己暴死

原希勤鄉政府辦事員那鐵峰,三十二歲,參與抓捕過法輪功學員那振賢等,導致那振賢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那鐵峰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暴死在自家衛生間。

六.原雙城市單城鄉五個鄉幹部三死兩殘

原雙城市單城鄉邪黨幹部關文良、高志武、姜文超、薄建夫、陳超武,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充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尤其是關文良在北京奧運前,聽從邪黨命令,指使不明真相的村民和幹部監視本鎮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六月,單城鎮政久村法輪功學員董連太,身帶一百張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鎮幹部指使下的何偉打黑舉報,在陳超武指使下的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捕後家人幾次找鎮幹部簽字要人,被拒絕,導致被雙城公安局劫持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結果兩個多月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長林子勞教所給家人打電話說:到當地政府開個證明,來接人。關文良說:有病了,長林子不要,我也不要。人快不行了,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長林子勞教所把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董連太送到家中,到家八天,就離開了人世。

在離世的第二天,董連太的女兒找何偉講真相時,鎮幹部又指使何偉夥同鎮派出所將家屬非法扣留,逼家屬交出一千元錢罰款,才放人。

就在董連太離世半個月的十月五日,單城鎮這五位幹部自駕車去哈爾濱,瓦盆窯路段與一大貨車相撞,造成當場三死兩傷,此案例轟動整個黑龍江省。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雙城市單城鎮中共邪黨幹部一行五人,自駕豐田車去哈爾濱市,途中與一輛大貨車相撞,乘車五人,在鎮領導中排行,二把手高志武(男,三十八歲)、三把手政法委書記姜文超(男,三十二歲)、四把手副鎮長薄建夫(男,三十四歲),在車禍中當場死亡;另兩人受重傷,一把手關文良(男,四十八歲),車禍中失去一隻眼睛、一條腿,一隻胳膊被撞斷。副鎮長陳超武(男,三十六歲),一條腿撞成粉碎性骨折,正在醫院搶救治療。關文良、陳超武雖說暫存性命,但事後就把他們踢出領導班子,更慘的是他們將在痛苦中度過餘生。

七.何偉盲從盲信迫害法輪功,斷送自己性命

黑龍江省雙城單城鎮政興村趙炮屯村長何偉,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下午三點多,駕車在牡丹江與穆陵公路之間,因車軸斷了,連人帶車翻進溝裏,車內四人,其中三人不同程度受傷;何偉當時脖子被折斷,兩小時後死亡。死時三十四歲,扔下了年邁的父母和兩個年幼的孩子。

何偉受中共邪黨名利的誘惑,不接受法輪大法真相,積極配合執行上級命令,監督跟蹤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七點左右,董連太路過鄰村被受鎮幹部指使的何偉攔截,問自行車筐兜子裏裝的是甚麼?董連太告訴他是救人的傳單,並對他講修煉人做好人的道理。何偉說上邊(指鎮上)已經開會要「打擊」法輪功,拽住董連太的自行車,邊打電話舉報給書記趙文華。單城鎮派出所的警察和鎮幹部開車疾駛趕到,不分青紅皂白,僅憑攜帶百張法輪功真相傳單,就將董連太綁架直接送入雙城公安局,當晚關押在雙城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後被送萬家勞教所勞教兩年。在萬家勞教所集訓完後,又將他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在長林子勞教所遭到非人殘酷的折磨迫害,九月十一日下午,長林子勞教所把迫害的奄奄一息、戴著手銬的董連太送到單城鎮。結果,董連太在回到家的八天中,嘔吐出像腐爛的柿子一樣的穢物,腥臭難聞,腹內高燒疼痛難忍,於九月十九日含冤離世。一個無辜的生命,就這樣毀在一個盲從盲信,沒有良知和道義的糊塗人所作所為中。不但不知悔改,還為難董連太的家人,在董連太的女兒找他講真相時,他不覺得愧疚,反而把人扣下,逼交一千元錢才肯放人。

八.拒絕聽真相,迫害好人的後果不堪設想

劉志強,男,三十五歲左右,家住黑龍江雙城市,萬隆鄉鄉長。二零零八年八月上旬,劉志強從萬隆鄉開車去雙城市,車裏還坐著一個萬隆鄉幹部劉洪良。車走到萬隆鄉三眼井,忽然車自動彈起一米多高,劉志強從道這邊甩到道那邊的壕溝裏,一隻耳朵摔掉了,人當場死亡。

自迫害法輪功以來,劉志強在任雙城團市委書記時,為撈取政治資本,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來到萬隆鄉當鄉長,更是為所欲為,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他講真相,由於受惡黨謊言中毒太深,他拒絕聽真相。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

劉洪良家住韓甸,在萬隆鄉上班,還當過對面城鄉武裝部長。二零零一年與二零零五年主抓迫害法輪功,強行轉化洗腦,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保證書」。這次車禍劉洪良多處摔傷,腸子摔斷了,臉骨也摔壞了。

九.黑龍江省原雙城市金城鄉金城村黨支部書記吳志廣暴亡

吳志廣,五十五歲,「七二零」以後緊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將大批大法書籍焚毀。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到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曾多次進京押解法輪功學員,用欺騙手段騙回當地,並借去北京之機非法敲詐法輪功學員錢財,同時大手揮霍法輪功學員的錢款。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吳志廣為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下令打手們說:「把韓某某給我往死裏打,打死我負責。」吳還滿大街的雇打手,但尚有良知的人們都不願助紂為虐,他還把學員家屬交給他的非法罰金裝入私人腰包不入帳,然後在學員的往來賬上,再額外加上那筆款項。然後,千方百計湊材料把法輪功學員送進看守所及監獄。

在他緊鑼密鼓迫害法輪功期間,吳曾因作風問題被罰款二萬元,八月份被撤職。實際上這是對他的一次警告,但其人不相信報應,還繼續作惡,在金城非法辦的法輪功洗腦班上迫害好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家中洗頭時,突然倒地死亡。

十.黑龍江省原雙城市農豐鎮政府幹部赫衛東車禍死亡

赫衛東,男,黑龍江省原雙城市農豐鎮政府幹部,曾在二零零一年帶人去農豐鎮保安村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多次辱罵和恐嚇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春末,赫衛東遭遇車禍死亡。

十一.張文有迫害好人死在自家的玉米地

黑龍江省雙城市杏山鄉雙山村村長張文有被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謊言所矇蔽,惡意攻擊大法,多年來在他的治理下村子很多人不明真相,也不敢接觸真相,所以善惡不分、是非顛倒。二零零五年一月,團結鄉四名法輪功學員去此村向村民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四人被杏山鄉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在雙城看守所遭迫害後,被非法勞教,在萬家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王桂華的丈夫趙廣喜被迫害剛出獄不久,身體還沒恢復妻子又遭魔難,身心再次受到傷害,於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扔下孤苦伶仃的孩子無人照管。

杏山鎮雙山村村長張文有多次迫害、打罵、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這次又協助杏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家庭造成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無辜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張文有在二零零五年秋,死在自己家的玉米地裏,隨身帶著手機都沒來得及用它給家人打聲招呼,人就無聲的死了。家人到處找人,費了好大勁到處找,第二天才在他家玉米地裏找到,屍體已經僵硬。

十二.王迎新仇恨法輪功,二十九歲騎摩托車摔死在墳地

王迎新,原雙城市、團結鄉政府人委秘書,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就非常相信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對法輪功學員恨之入骨,口出極其惡毒之言,罵師罵法。法輪功學員向他講真相他一概不聽非常反感。二零零零年正月過年時,到各村去看監管法輪功學員情況,並直接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王迎新騎摩托車路過團結鄉連豐村東墳地時摔死,過早的結束了自己可悲的一生,時年二十九歲。

十三.孫繼華揚言摘法輪功學員的牙,自己卻吐了血

雙城市原對面城鄉政法委、韓甸鎮黨群書記孫繼華,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上任以來,為撈取政治資本,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非法抓人、打人、蹲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在雙城市紅城村指使警察、地痞非法抓捕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劫持一台麵包車據為己有。同時得到江澤民邪惡集團的獎勵。

二零零一年十月,鎮政府政法書記孫繼華到村上,進屋看到辦公桌上放許多真相材料(村幹部到各家門口收的),頓時來了氣,把村治保於佔民臭罵了一頓。孫繼華走後,村幹部拿法輪功學員出氣。於是村支書楊兆文,其弟楊兆全、於佔民、祖興昌、殷鳳軍、董國順六人來到楊信洲家,不容說話,搜走他櫃子裏所有的大法書,並把他綁架到派出所,用手銬銬起來。銬的相當緊,半小時後,手指都黑了。然後用籐條抽手心,手立刻腫起來了。孫繼華說,把老頭的牙摘下來。於佔軍、隨廣成一邊一個用拳頭打楊信洲腮幫子,你一下,他一下。這還不算,還用縫針扎他的脖子。然後讓楊信洲交五千元罰款,不然就送看守所。經人講情,最後交二千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孫繼華酒後開車回家,撞在了別人家的鐵門上,當場車撞壞,人送醫院,並吐血不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