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記被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袁清江、許基善、關兆起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

袁清江被毒打三天三夜

袁清江
袁清江

哈爾濱監獄先後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王偉華、王大元等,罪行被曝光到國際上,哈爾濱監獄在壓力下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分散關押到大慶監獄、牡丹江監獄和泰來監獄。

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我們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從哈爾濱監獄轉押到大慶監獄集訓隊。三十名法輪功學員開始反迫害,不報名,不報數,不穿囚服,三十名法輪功學員都寫了自己被迫害的經歷,發送到明慧網上去了。十五天後,即七月十五日,我們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轉到各監區。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捆綁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袁清江拒穿囚服,被六監區正副監區長指使犯人捆綁、毒打三天三夜,致使袁清江口吐鮮血,胳膊、腿和腳都被綁壞,肝硬化腹水,腹大異常,陰部腫大的極其異常,瘦得皮包骨。

我是六月末最後見到袁清江的,當時他在二樓窗戶口,我在一樓站著,離他四米遠,他跟我說了很多話,但因他被折磨得很虛弱,有些話我沒有聽清。七月二十三日,袁清江被折磨致死。

許基善被活活折磨致死

許基善
許基善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我與許基善在一個監舍裏,我手裏有師父的大法書與經文,我問他看不看大法書,他搖了搖頭,因他被包夾嚴管著。我說:你不要配合他們。那時他一切都被嚴管著,我給他念法,監控他的包夾犯人不讓。六月六日我被轉走了,他看我要走了,急忙在巡視室拿出一個蘋果給我,我沒有要,說:你留著吃吧。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監獄李鳳江、張德志指揮十多名犯人將許基善的衣服扒光,捆綁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進廁所平放在地上,用水管往許基善的頭部、身上沖水,從上午九點鐘一直澆到下午一點鐘,四個小時不停的向許基善身上猛沖。許基善顫抖著,呼吸困難,疼痛難忍,由於背著十字架,一動也動不了,痛苦中他將嘴唇咬破,並大喊 「救命」。可是暴行並沒有停止,最後被活活澆死。

六月七日下午我聽到他死了,我不相信,怎麼可能呢?昨天下午我倆剛分手。那些犯人對我說:你在這住了六天,許基善他沒有遭罪,睡了六天覺,寬鬆了六天,以前他天天晚上是站著的,不讓睡覺。我真的沒有想到我倆就是這樣分手了。

關兆起八天八夜被逼罰站、不讓睡覺

大慶法輪功學員關兆起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在家被警察綁架,遭酷刑折磨,被大慶監獄非法關押了六年,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出獄回家,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出獄後不久,便不幸離世。

我曾經和關兆起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裏,那時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的法輪功學員有五十九人。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關兆起被劫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關兆起遭讓胡路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被劫持到大慶市監獄,關押在七監區。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一日,關兆起被獄警搜出經文,遭王英傑副獄長關押小號十五天。在小號,吃飯不允許用筷子,只能用手抓,睡的是鐵皮鋪,不給被褥。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二日,七監區逼迫法輪功學員必須在三天之內「轉化」、寫「五書」,不寫就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只能站著,直到「轉化」為止。十三分監區監舍頭楊國軍對關兆起說:「咱們個人關係不錯,在一起好幾個月了,我們也不能動手打你,但你不寫,那就二十四小時不能睡覺,只能坐著;否則扣我們考核,不給減刑,我也沒辦法。」關兆起從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開始連續罰站到二十四日下午。監區長李鳳江一看連續兩天沒有進展,得知有些犯人礙於情面不動手,便使出壞主意,把關兆起與關在十四分監區的法輪功學員趙玉安對調。

三月二十四日下午一點三十分,關兆起被轉到十四分監區的樓上,監舍犯人頭范兆堯讓包夾犯人把關兆起帶到庫房,問:「你還煉不煉了?」關兆起回答:「煉!」話音剛落,罪犯范兆堯掄起拳頭朝關兆起臉上打來,連續打了二十多拳,邊打邊說:「我讓你煉,我讓你煉。」關兆起的臉被打變了形,滿口的牙齒都被打鬆動了。罪犯范兆堯打累了,告訴包夾犯人鐘海濱、李來權、李大威等把關兆起弄到走廊上繼續迫害,幾個犯人拳頭、棍子一起打,犯人李大威用刮鋪木板子專砍關兆起的膝蓋,犯人李大威、李來權,用煙頭燙關兆起的十指指甲,他們邊打邊問:寫不寫?看關兆起不寫,他們又把關兆起按在地上,用棍棒、皮管子抽打,把關兆起打的昏死過去,又拖到洗手間用涼水澆醒後,再拖到走廊繼續打。關兆起被打得暈死過去三次,後背全部黑紫色,沒有一點皮膚的原色。直到下午三時三十分,這些犯人們打累了,也到開飯時間了,就把關兆起綁在上鋪的梯子口上,關兆起又暈死過去。

當關兆起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所謂的「學習室」的椅子上,聽到犯人范兆堯說:李鳳江大隊說了,對法輪功採取甚麼手段都不過份。關兆起要求找值班獄警,犯人擋著不讓見,獄警更是躲著不見。犯人繼續不讓關兆起睡覺,繼續罰站,關兆起被折磨得站不住,他們就兩個人架著他。最後為了交差,犯人范兆堯假冒關兆起名字寫「五書」交給獄警。

三月二十八日上午,所謂的「學委」拿來誣蔑大法的試題答卷讓關兆起答,當面被關兆起撕碎。二十九日,「學委」又拿來試卷,告訴必須答,試卷要交給獄方。關兆起沒有配合,繼續被體罰,腳和小腿都紅腫了,腳腫的穿不上鞋,後來由紅腫變成黑紫。關兆起一直被迫害到二十九日晚,連續八天八夜不讓睡覺,不讓坐著。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皇曆臘月二十七,監獄長王永祥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毆打法輪功學員德榮、賈生輝、孫健彬、王宇東、金生等人,並將他們全部關押小號折磨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們得知這一消息後,開始進行絕食抗議。關兆起絕食期間被拉到監獄醫院灌食,他是一路上高喊」法輪大法好「全監獄都能聽到他的聲音。他絕食了一個多月,兩天一灌食,每一次都能聽到他高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610」李鳳江指揮犯人范兆堯、鐘海濱、李來權、李大威毆打關兆起,關兆起的頭部被打傷,留下了後遺症,他出獄前鼻子經常出血,出獄不久後就去世了。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邪惡的罪行一定是要清算的。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