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勞教所陳秀華作惡殃及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明慧網信息顯示,陳秀華二零零三年就已經任北京市女子勞教所五大隊大隊長,陳秀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被明慧網多次曝光,她的名字被收錄在明慧網「惡人榜」。

二零一一年前後,陳秀華的丈夫、北京市天堂河勞教所會計(警察)張玉江突發胃癌住進北京市宣武醫院,檢查發現是胃癌晚期,住一段院後出院,半年後死亡,死時五十多歲。陳秀華和她的丈夫是高中同班同學。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十六名法輪功學員,造成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的慘劇。陳秀華是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如今她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

「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壞人還不煉呢」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明慧網曝光:北京市女子勞教所一次接見時,五大隊大隊長陳秀華和人說: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壞人還不煉呢。那人問:好人煉法輪功都被關到這裏,社會上剩下的都是壞人了,那這個社會還好得了嗎?陳秀華頓時啞口無言,繼而歇斯底里。

為了一己私利,陳秀華每天都在犯罪,不是為別的,而是琢磨如何才能把這些她也認為是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轉化」。她們先採取偽善欺騙的方式「轉化」法輪功學員,她們有任務,「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兩千元。

讓犯人打罵好人

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陳秀華把本來就非法的打罵的「權力」交給了犯人,犯人怎麼對待法輪功學員都不受罰,得到的是減期和提前解教。法輪功學員劉豔、盧寬都堅持信仰,陳秀華為首的一夥氣急敗壞,對她們從身體到精神上進行折磨。

二零零五年夏天,北京法輪功學員楊小鳳第二次被平谷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之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六個月。陳秀華和犯人李玉平對她野蠻灌食,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強迫她貼牆站立,還強迫她全天二十四小時筆直坐在小凳子上,不如他們的意就對楊小鳳張口即罵、舉手就打。之後陳秀華把楊小鳳送到集訓隊迫害,在集訓隊時全天二十四小時讓犯人折磨,不讓睡覺,每天給很少的飯菜和水。楊小鳳被折磨得不像人樣。她表示,集訓隊真如人間地獄,不堪回首。

毒打張連雙致精神失常

北京法輪功學員崔佩英在明慧網曝光陳秀華的惡行:「我叫崔佩英,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非法送到大興北京女子勞教所,因迫害嚴重被送入醫院,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送女子勞教所第五大隊。剛到時,惡警先用偽善手段對我,看不行,就來惡的。惡警大隊長陳秀華、趙國新,多次對我肉體和精神摧殘,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兩個多月,站不住了就不讓挪動的坐著,讓猶大和賣淫女對我辱罵和摧殘,逼我看造假錄像等。有位女法輪功學員張連雙,三十六歲左右,原本身高體壯。惡警隊長陳秀華、王慶生,對張連雙強行洗腦,不讓睡覺、洗漱,站七天七夜後,承受不住寫了所謂轉化書,還被逼迫每天寫認識,造成張神智不清,吃不下睡不著,還逼她長時間站著。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對她大打出手,致使張失去知覺送醫院,被摧殘成骨瘦如柴、整天在床上亂蹦的精神失常人。」

在飯裏下毒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網發表北京法輪功學員《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在飯裏下毒》的文章,曝光陳秀華在法輪功學員飯菜裏下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文章指出:「二零零五年底到二零零七年八月,我被綁架到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五大隊迫害。由於堅持修煉真、善、忍大法,我被關小號,五大隊隊長惡警陳秀華指派吸毒慣犯劉春萍包夾迫害我。

為早點出去,劉春萍不遺餘力與惡警陳秀華、張素敏迫害我,強行讓我坐小凳(一種刑罰)不許動,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謾罵。每天劉春萍還要把我的情況做記錄,口頭彙報給惡警張素敏。

夏天,她們把我關押在庫房,屋內不通風,悶熱難耐,每天包夾給我打飯菜,飯菜裏總有異味,連綠豆湯也有蓋不住的苦味。我不吃,包夾問我為甚麼不吃,我說味道不對,我懷疑下藥了。劉春萍說,你不吃我就得扣分挨罵,你們不都真善忍嗎?為我想想。我說:為你生命的永遠,不要參與迫害。

幾天後,我就頭昏、頭沉、噁心、心跳過速,神智時常不清,記憶力減退,脾氣煩躁不安。往往這個時候,惡警張素敏就來和我談話。有時我就昏昏沉沉的睜不開眼,她就用手敲我頭。

有一天,包夾胡中豔端著飯盤從隊部出來,趁劉春萍不注意,我問她:你怎麼上那端飯?她說:隊長把藥放飯裏,才能讓你們吃(指沒放棄信仰的)。

兩個月後我出現了心臟病的症狀,惡警陳秀華怕迫害敗露,把整個隊所有的門都關上,不許人隨便出入。」

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二零一五年五月底至今,已經有超過二十萬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將得到應有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