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德州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6、德州慶雲縣嚴務鄉派出所所長李光榮被免職、拘留

李光榮,四十多歲,山東慶雲縣慶雲鎮袁家村人,曾是嚴務鄉派出所所長。因犯錯誤被就地免職。免職後的新年臨近,佔慣了便宜的他糾集幾個人,到本鎮所管轄的煙花廠去要煙花,遭廠長拒絕。於是,他們就在煙花廠亂砸一頓,後被拘留。

李光榮以後通過關係,接任孫建國,主管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積極追隨邪黨指令,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綁架法輪功學員,有時親自開車去,如果是其它刑事案件,就現在大陸的治安狀況,他絕對不敢隻身前往。這表明,李光榮是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但他利慾熏心,無所顧忌的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大肆敲詐、勒索、威逼法輪功學員,對勒索不到的法輪功學員,就非法勞教。在李光榮及陳敬禮(分管局長)的操控下,非法勞教了很多學員。很多法輪功學員因此被迫離家出走,導致妻離子散,難以團圓。

幾年來,李光榮集結「610」團伙洗劫法輪功學員竟達四十餘人次,累計洗劫現金達21萬元,此外李光榮還借洗劫之際非法私吞法輪功學員家人八萬餘元。洗劫中「610」犯罪團伙集體瓜分一萬餘元。以上這些還不包括「610」人員吃請、收禮和洗掠法輪功學員家中的各種物品。在這期間,很多法輪功學員遭受多次洗劫、迫害、恐嚇、綁票的傷害。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經李光榮直接參與的就有幾十個迫害案例,其中河北小學教師胡連華被迫害致死,至少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洗腦班,十一名學員被勒索至少21萬元,至少十八名學員被非法勞教一至三年。

河北小學教師胡連華被其迫害致死

胡連華
胡連華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山東省慶雲縣公安局「610」惡警李光榮等綁架了在慶雲縣打工的河北省鹽山縣小營鄉韓將軍、村小學教師胡連華(法輪功學員),當天又勾結鹽山縣公安局去她家抄了家,並同時綁架了胡連華的丈夫韓中代(法輪功學員),將他們夫婦非法關押在慶雲縣公安局。隨後幾日,胡連華被迫害致吐血、便血,出現嚴重病狀。慶雲縣公安局惡警李光榮等叫囂:「拿十萬塊錢就放人,不拿錢,人死了,叫家人來收屍。」其凶惡本性暴露無遺,已達到毫無人性的地步。胡連華於十月四日被慶雲縣公安局惡警迫害致死。享年不滿五十歲。慶雲縣公安局惡人以釋放胡連華的丈夫韓中代,並賠償十八萬元人民幣為條件,阻止胡連華家人告狀,意欲逃避法律責任。

李光榮直接參與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關押到看守所或洗腦班:徐青梅、史鎮海、張秀華、盛桂英、張梅蘭、呂秀芬、張俊仙、王淑琴、趙金麗、耿傑鳳、常學軍家屬、胡連華、韓中黛、劉寶洋、楊希慶、張愛民、劉俊勇、楊喜慶、王建亭共十九人。

勒索錢財:劉振芬(2萬),竇玉蘭(2萬)、馮桂英、宋紅霞(5萬)、段桂霞(1萬)、陳吉照之妻(1萬)、李鳳華之妻(近2萬)、杜全村(不詳)、李淑霞(1萬)、盛桂英(2萬)、崔忠啟(5萬)共十一人。

騷擾:趙俊香、竇玉蘭共二人。

非法勞教:劉全義(3年)、殘疾人趙如勝(2年)、段桂霞(2年零9個月)、宋紅霞(1年零9個月)、田福青(1年零9個月)、劉寶洋(1年半)、常學軍(1年零9個月)、趙金麗(1年半)、畢玉平(1年)、李淑靜(1年零3個月)、馮壽剛(1年零6個月)、李佳紅(1年)、王勝海(不詳)、張豔華(不詳)、黃平順(不詳)、趙俊香(不詳)、楊印海(不詳)、杜秀華(不詳)共十八人。

7、德州陵縣惡警孟祥東、王世磊遭惡報 被雙規、判刑

孟祥東是德州陵縣前孫鎮派出所所長,他自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任職以來,秉承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充當著惡黨的馬前卒,慫恿手下品行惡劣、為非作歹的惡警,對本鎮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採取蹲坑、跟蹤、綁架等手段進行迫害,並對本鎮百姓實行挨門挨戶翻抄法輪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給當地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起到了多次破壞作用。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孟祥東又在陵縣「610」頭目武貴國的參與指揮下,糾集本所王某及其他惡警上門綁架了法輪功新學員金杏花夫妻兩人,詐取錢財上萬元後才罷手。

王世磊是德州陵縣會王鄉派出所惡警,也經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八年,參與迫害陵縣法輪功學員吳秀芝。

善惡有報是天理。兩人作惡成性,他們偷拿派出所的槍出來販賣,結果買家事發,把他們供出來,私販槍支是重罪,案子當時挺轟動,驚動省裏,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孟祥東及王世磊等人以窩藏、買賣槍支刑事犯罪嫌疑被司法機關立案審查。孟祥東被「雙規」,王世磊被重判。

8、德州樂陵國保人員張文傑、王建強遭惡報 妻子患癌 炸瞎眼睛

樂陵市公安分局國保人員張文傑和王建強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一直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從事迫害法輪功工作,現已遭報,張文傑妻子患癌,自己腹中長有異物。王建強被鞭炮炸瞎一隻眼。

張文傑曾任樂陵市公安局「610」負責人,屢屢迫害法輪功學員,幾乎主使或協從了對樂陵市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無惡不作,現已內退,但他退而不休,又被返聘回國保大隊,迫害法輪功。他單位的同事對他的為人都很鄙視,形容他是「小事辦大了,大事辦糟了」。他經常帶領國保大隊王建強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的一天,張文傑、王建強闖進孫連英家,搶走她的全部大法書、手機、她兒子張凱上大學用過的電腦,把孫連英綁架關進看守所。第二天,張文傑看到綁架孫連英的情況已經在明慧網上曝光出來,他氣急敗壞的多次闖進孫連英家,威逼恐嚇她丈夫,不說出誰給上的網,就抓他們兒子頂罪,同時也多次非法提審孫連英,恐嚇她說:「不說就抓你的兒子。」

後來張文傑、王建強夥同青島「610」的人員把孫連英正在上大學的兒子張凱抓進青島大山看守所,同時,孫連英也被劫持到濟南勞教所。由於在樂陵看守所四十多天的精神摧殘,孫連英身體已非常虛弱,體檢結果不合格,又把她帶回樂陵,本應放她回家,可張文傑為了找孫連英的丈夫要錢,又把孫連英關進了看守所。孫連英丈夫交給張文傑、王建強三千元錢,又請他們吃了一頓飯,才把孫連英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一月,樂陵市法輪功學員張金海被綁架。隨後樂陵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董本哲、范曉恆、張文傑人等將黑材料遞交到樂陵市檢察院,致使張金海被非法批捕,後張金海被非法冤判三年半。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樂陵學員趙玉棟被范曉恆、張文傑等綁架。張文傑聲稱「我就是惡人榜上的張文傑。」

張文傑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多年,現遭惡報,家庭不和,老婆得了癌症,並與其離婚;他自己腹中長有異物,情況不明;王建強幾年前也遭惡報,被鞭炮炸瞎一隻眼。

9、德州德城區國保大隊隊長張希坤因參與迫害殃及家人 母親去世

張希坤,男,四十八歲,方臉,中等個兒,現任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610」成員,家住公安文明小區。此人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就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張希坤積極參與並指使手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抄家、敲詐勒索、掠奪、非法勞教等等,張希坤作惡不停,犯下累累罪行,二零一四年,自從綁架德州法輪功學員李志強以後,張的身體一直不適,藥瓶不離手,不久,其母親還去世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前後,在張希坤的指揮和參與下,德城區國保警察綁架或騷擾了李志勇及妻子李俊玲、賈明祿、柳月萍、孔祥梅、陳玉蘭、孫祥仁、王玉芹、呂多美、張秀琴、馬玉清、孟秀雲、王建平、康淑鳳、張文燕、張清成、崔濟萍、唐芙慧、張寶芝、陳月娟、柳月紅及兒子李宗澤、郭麗等23名法輪功學員,現呂多美、孫祥仁、王玉琴、陳玉蘭已遭批捕。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張希坤、劉大偉等人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李志強和單秀芳合開的店鋪,瘋狂查抄了店鋪並將二人劫持到德州看守所,後李志強被非法冤判四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張希坤指使綁架了劉玉秀、程碧、羅寶清、孫修海(男)、郭女士、徐世英等六名法輪功學員,後劉玉秀、徐世英、羅寶清分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年半、一年零二個月。

二零零九年九月,張希坤參與綁架馬洪衛、徐世英等二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陳志華、韓嬌非、姜可新被非法勞教。當勞教所因法輪功學員體檢不合格拒收時,張希坤等惡警私下給錢,硬把法輪功學員留在勞教所。馬洪衛在看守所被折磨的全身浮腫、喘息困難,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含冤而死。其餘人員被關進看守所,高額勒索。張希坤在德城區公安分局對法輪功學員李雲風施暴拽頭髮、打耳光等。

10、德州德城區國保警察段惠娟遭惡報 女兒患白血病離婚 丈夫免職


段惠娟照片

段惠娟是德州市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一個女警察,六十來歲,長著一張黑乎乎的臉,現已退休。

自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來,段惠娟(和國保警察張希坤、劉大偉)緊隨不捨,參與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幾十起,綁架、抄家、送洗腦班、送勞教等等,無惡不做。

現段惠娟已遭到報應,殃及家人。其女兒三十多歲,得了白血病,女婿跟女兒也離婚了,丈夫王琦原德州市交警支隊隊長,據悉因跟黃勝受牽連已離職。

11、德州國保警察劉寧因參與迫害殃及家人 父母同時癱瘓在床

劉寧,男,四十二歲,原是德州經濟開發區某派出所的警察,在二零零六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邢立秋等人後,調到德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多年來,劉寧跟隨國保隊長張希坤參與多起綁架、抄家、提審法輪功學員事件,其中就包括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綁架法輪功學員徐世英、劉玉秀等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綁架法輪功學員李志強,致使李志強被冤判4年。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做了壞事要招來的惡果,勸其不要再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了,他卻不以為然,繼續助紂為虐。

劉寧的父母剛六十多歲,目前都得了腦血栓,癱瘓,不能自理,只好高價雇保姆來伺候,搞得劉寧十分痛苦、煩惱。誰家有這樣癱瘓的老人肯定也會痛苦不堪,何況還是父母同時癱瘓在床。

12、德州武城縣政保科副科長徐丙新遭惡報 姐姐被撞死

原武城縣政保科副科長徐丙新(現已內退,也早已上了惡人榜),曾是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邪惡之徒,曾多次抓、打、關押、勞教了不少大法修煉者。並在山東、河北多個地區張貼、散發「協查通報」,懸賞3000至10000元通緝法輪功學員甚至學員不滿二十歲的孩子也在通緝之列。

'武城縣公安局張貼的「協查通報」'
武城縣公安局張貼的「協查通報」

二零零六年春天,徐丙新唯一的姐姐被車當場撞死在縣政府門口外的公路上,非常悲慘;徐丙新的女兒也曾差點被狗咬死。徐丙新一人作惡,殃及全家。誰能永遠當官?欠下的債你跑到哪裏都得償還。「善惡終有報」,這是天理!

13、德州武城鎮政府武裝部長劉洪軍遭報 吞食安眠藥差點死亡

劉洪軍,男,德州武城鎮政府武裝部長,曾毆打年過花甲的法輪功學員。後遭報,因工作原因工作問題而吞安眠藥自殺,經搶救才保留下了一條命。

武城法輪功學員王付興進京為大法鳴冤後,他的妻子、母親及另外幾名法輪大法學員被鎮政府人員綁架到鎮政府關押了九天,並分別被罰款500至1000元。他母親寫了修煉大法以後親身受益的真實經歷,鎮政府武裝部長劉洪軍惱羞成怒,揪住近六十歲老人的頭髮,讓她在雪地裏站著,並在晚上糾集幾個人把她關在鎮政府樓上的一間屋裏,關了燈,要行兇打人,被老人識破,嚴詞質問,才得以倖免。後來劉洪軍遭惡報,因工作問題吞安眠藥自殺,經搶救才未死。

三、單位領導迫害員工遭報案例(十人)

單位是保護員工利益的場所,但在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下,部份單位負責人為了自身利益不僅不保護員工,還協助邪黨迫害做好人的員工,致使法輪功學員被勒索、勞教甚至死亡。然而善惡報應如影隨形,如今這些善惡不分者也遭到了應有的報應,他們有的罹患重病,有的失去親人,有的遭報身亡。

1、山東華能電廠六名高層領導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 一人絕症 二人死亡 三人免職

山東華能國際德州電廠是山東德州迫害修煉法輪功的職工最嚴重的單位之一。職工於蓮春被迫害致死,員工車奇聰一家四口被非法勞教關押。善惡有報,曾參與迫害的領導接連遭報,有人離奇死亡,有人身患重病,還有的被免職。

原廠長兼黨委書記郭良、黨委副書記高振之、工會主席陳志業被棄用

原廠長兼黨委書記郭良、黨委副書記高振之、工會主席陳志業,這三人為首的領導班子和市裏不法幹部聯合將法輪功學員於蓮春送入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勞教,並導致於蓮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於勞教所四大隊被迫害致死。他們還將本廠所有煉過法輪功的職工、家屬名單報市裏備案,造成這些人無法出境旅遊,以及子女出國留學、參軍的困難。

高、陳、郭三人因經濟問題被「清洗」,高、陳退休,郭被棄用。二零零三年底郭忽又被調往華能國際岳陽電廠。

政工幹部趙傳聲,退休辦書記趙良第、公安科幹事鞏向陽患絕症或身亡

該廠參與過迫害的人員已有多人遭惡報。電廠政工幹部趙傳聲(男,四十歲左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迫害法輪功學員,聲稱要與「610」保持一致,配合當地「610」機構將法輪功學員於蓮春(女)迫害致死(死於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都由其親自操辦。趙傳聲幾個月前得淋巴癌,今已死亡,撇下孤兒寡母,其妻尚未有職業。

退休辦書記趙良第釣魚時被高壓電電擊而死;公安科惡人鞏向陽患白血病正化療;希望仍在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引以為戒,迫害大法是要遭天懲的。

2、德州新湖風景區管委會王某誹謗大法遭報 胰腺癌身亡

山東德州新湖風景區管委會有一個姓王的。她是風景區的一個小班長,今年三十八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她被共產邪黨的造假宣傳所矇騙,極端的仇視法輪功學員。她經常說一些誹謗之言,發現風景區內有大法真相標語和材料,她便馬上向上級報告,並帶頭進行清理。她還對有的法輪功學員另眼「照顧」,多次對法輪功修煉者或她管理的工人進行刁難。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二零零五年四月,她突然得病,經醫院檢查為胰腺癌。經多方治療也不見效。由原來體重160多斤到死時瘦的皮包骨頭,已不是正常的人相,身心經受了極度痛苦的折磨後於七月初死去。

3、德州武城棉紡廠保衛科長侯金才打死法輪功學員遭報 兒子車禍身亡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三十五歲的武城縣棉紡廠法輪功學員陳桂彬被棉紡廠保衛科長侯金才等四惡徒毒打致兩節頸椎粉碎性骨折,終因傷勢甚重,治療無效去世(明慧網早就曝光了此事)。之後不久,惡人侯金才的兒子就被車撞死在棉紡廠前的公路上。棉紡廠的職工都說這是惡有惡報!

4、德州齒輪廠廠長李政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 兒子沒有生育能力

德州齒輪廠原是德州市一家較大的企業,擁有員工一千一百人,但因為其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效益日漸衰退,工廠現在不足六百名員工。

其廠長李政多次迫害員工法輪功學員李志強,齒輪廠為報復李志強,多次主動配合邪黨,惡意構陷並監視、威脅、恐嚇家屬且天天彙報,給李志強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致使李志強被冤判四年。也給齒輪廠埋下了苦果。不僅工廠效益越來越差,其廠長李政也遭到惡報,兒子近四十歲也沒有孩子。

5、德州市農機廠保衛科科長魏世嶺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 連摔跟頭

魏世嶺原是山東德州市農機廠保衛科的科長。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時,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多次惡意舉報,並配合派出所警察到本廠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抄家,嘴裏還不乾不淨罵罵咧咧。

他每舉報一次,就無緣無故的摔跟頭,有時摔倒在地,竟昏死過去,到醫院檢查,還沒毛病。

特別是在零四年,魏世嶺又舉報了本廠的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被抓進看守所時,他揚言:「這次某某撞到共產黨的槍口上了,非勞教不可。」

廠裏職工有個習慣,每天晚上吃完飯後,有的職工沒事,自願到車棚裏打撲克,魏世嶺也經常來看打撲克。這次他又摔倒在地上,前四顆門牙都摔掉了,滿臉像個血葫蘆,每天戴個大口罩。知情的人都說:「他是舉報迫害法輪功學員,現世現報了。」

有個法輪功學員給他講了真相,魏世嶺做了「三退」。現在魏世嶺明白了,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再幹傷天害理的壞事了。

結語:

當初迫害基督徒的暴君尼祿火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徒,殘酷迫害基督徒;而當今中共獨裁者江澤民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瘋狂打壓法輪功修煉者,至今經核實在明慧網報導出來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逾四千人,更有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無法統計。

歷史驚人的相似。善惡有報,這是普世之真理。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後遭受了毀滅性的瘟疫而覆滅,而現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和壞人也漸漸的遭到報應。《明慧網》上公布了上萬例有據可查的、因為緊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人,由於中共各級機關、部門害怕曝光,刻意隱瞞死亡原因,明慧網所披露出來的這一萬多例還是少數。

這場基於栽贓和謊言的迫害,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這一點連迫害發起者自己都知道。所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各級「610」,從迫害初到現在各種犯罪計劃、政策都是一級一級口頭傳達,連電話記錄都不留,即使有文件後來都在想辦法收回和銷毀,不給自己留罪證,以便到時把所有責任全部推給下面層層的具體執行者。當迫害持續不下去的時候,當所有迫害者面臨正義的清算時,那些跳在前面的「迫害急先鋒」們,一定會被出賣得乾乾淨淨,到時沒有任何「有關上級」來為你們承擔一絲一毫的責任。不過話也說回來,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背後指使者也一定難逃法網。參與迫害,後果可怕。

如今江澤民已被近二十一萬人控告,天滅中共在即,逆歷史潮流迫害修煉者的行為,無疑是自取滅亡之舉。那些為了利益出賣良心給中共的人,只有立即停止迫害,保護法輪功學員,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證據,將功補過,才是唯一出路。真心奉勸曾經參與迫害的人員,善待法輪功學員,並加入到舉報江澤民的大潮中來,為自己和親人留下未來。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