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河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河北三河市是個縣級市,地方不大,十七年來,對法輪佛法及其修煉人的迫害,卻非常殘酷,至少有上千人遭受了程度不同的各種迫害,其中有教師、醫生、老闆、幹部、企業員工、退伍轉業軍人等,也有目不識丁、質樸厚道的農民;有風華正茂的大學生,也有年過古稀的老人。這群善良的人們,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和講真相勸善,就遭受了辱罵毆打、降工資、開除工職、被打斷肋骨、高壓電棍電擊、綁死人床、關鐵籠子、灌涼水種種非人的折磨……

據不完全統計,十七年來,三河市因種種迫害而死亡的至少三十七人,被迫害致殘的至少三人,被非法判刑的十四人次,被非法勞教六十九人次,被送往各種洗腦班非法拘禁達三百多人次,二十餘人被非法開除工職,多個家庭被活生生拆散,幾十人被逼流離失所、生活陷入困境,幾百人次被非法拘留。其中很多人多次甚至十幾次被非法拘留,更多人被高額罰款、被非法抄家、被打、被電棍電擊、被綁架進廊坊等地的洗腦班迫害,還有被無故停職、扣發工資等,至於被單位和各級政府上門騷擾、非法扣押不許回家、無理沒收身份證等等更是常事。

善與福相伴,罪與罰相隨。殘酷的迫害,對作惡者的惡報也必然慘烈。十七年來,雖然中共當局極力掩蓋,因積極參與迫害而遭惡報的事例仍不斷傳出。據不完全統計,三河市因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多達七十四例、涉及七十八人,其中邪黨幹部二十八人,610、綜治辦及公檢法等三十二人,其他十八人。這七十八人中,遭報死亡者二十七人,車禍及重病者四十六人,撤職查辦及鋃鐺入獄者十六人,殃及家人或其它報應者二十六人。

雖然暫時還不能展現惡報全貌,但已經觸目驚心,足以驗證善惡有報的天理。希望被謊言矇蔽還在參與迫害的人,以此為戒,停止迫害,抽身保命,棄惡從善,將功補過,使自己和親人擁有美好的未來。

一、中共幹部參與迫害遭惡報


1、劉永宏,男,四十九歲,原三河市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三年六月至二零一四年初,劉永宏任此職以來,迎合河北省委邪黨書記周本順,在教育系統污衊大法、毒害學校老師和中小學生;此期間所發生的每一起綁架、非法拘禁、騷擾善良法輪功學員等,劉永宏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迫害法輪功罪惡運動的推動者和執行者。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上午九點多,劉永宏突然發病,被送到三河市燕郊人民醫院急診室搶救,確診為急性心肌梗塞,百分之九十五心臟梗死。

中午十二點多,劉永宏媳婦趕到醫院,癱坐在樓道地上哭道:「我可怎麼辦呀!一直身體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這樣啦?!……這可讓我怎麼活呀?!」急急忙忙調來不少專家會診、搶救,折騰到下午四點,又調來北京紅十字會救護車,拉到北京阜外醫院搶救,怎奈無力回天,被阜外醫院拒收,只得拉回三河市醫院,用心臟起搏器維持心跳,於一月八日死亡。民間傳言,劉永宏在燕郊開發區任職時的下級被抓,眼看自己也要挨查辦,是被嚇死了。


2、吳顯國,男,一九五六年八月生,原石家莊市委書記、市長,三河新集鎮小王莊人。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打壓迫害法輪功時升任廊坊市常務副市長,在以後任廊坊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對廊坊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零五年三月任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

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在石家莊召開的民族工作會議上,吳顯國講話中誣蔑法輪功。散會後,法輪功學員時向東向吳顯國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吳顯國問是哪個局的,答是民族宗教事務局的。一會兒,竄出幾個便衣當著吳的面將時向東按倒在地,強行綁架,之後警方還綁架了時向東的丈夫劉新,並非法抄家,導致時向東被非法判刑三年,劉新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吳顯國召集較大範圍人員參加的邪惡會議,部署二零零八年四月到九月迫害法輪功,要動用上萬人在各街道、廣場、小區、廠礦企業各單位布控;各商業單位及街道、廣場、小區一律安裝攝像頭;搞株連,各級單位層層立責任狀。

吳顯國在石市任職期間,對石家莊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罪不容恕。二零零八年九月,因三鹿奶粉事件,吳顯國被免職。


3、李剛,男,五十二歲,二零零四年七月任三河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二零零五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任三河市委書記。身為一方官員,本應造福百姓、為民做主。然而在其主政三河的七年間,三河市法輪功學員,因種種迫害而死亡的至少三十七人,迫害致殘的至少三人,被非法判刑九人,被非法勞教十九人次,被送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多達一百零一人次,遭到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難以計數。三河市的每一次綁架,每一次非法勞教,每一次非法判刑,都有他不可推脫的罪責。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李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在其私宅起獲贓款現金一億餘元,成為河北檢察機關二零一四年查辦的大案、要案之一。


4、周文臻,男,五十七歲,原三河市副市長、邪黨副書記。在其任職期間,積極推動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河市首次對法輪功學員宋建國、厲永蓮、薛樹清、郭春英、鄧雪梅等非法開除公職,三河電視台公開進行污衊性報導,周文臻對此惡性事件負有一定責任。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河市秉承上級命令,成立所謂「嚴打整治專項鬥爭領導小組」,明確指令迫害法輪功,組長正是周文臻。其多次下達文件,要求各單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摸底盤查,詳細上報等。二零一四年,周文臻因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被逮捕,後因患腸癌被「取保」。


5、劉寶來,男,六十二歲,原三河市政法委書記、副市長。任職建設局局長期間,曾經逼迫本單位學員寫不修煉保證書,這位學員被迫絕食五天抗議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零八年,劉寶來任職三河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積極推動迫害法輪功。在他的作用下,零八年前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不管被逼妥協、轉化與否,全部報批勞動教養。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劉寶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6、馮寶才,男,五十二歲,原齊心莊鎮鎮長。二零零零年在齊心莊鎮政府工作期間,曾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賈學雲的迫害,賈學雲後來被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當時險些死亡(三河市醫院已經告訴家人治不好了),後來轉院到順義,死馬當成活馬醫,命雖然撿了回來,但是人卻變傻變殘了,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馮寶才在文化局上班時心血管病突發,立即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7、魏偉光,男,死亡時四十七歲,三河市燕郊鎮綜治辦主任。魏偉光自上任以來,不聽法輪功學員良言相勸,賣力迫害法輪功。他帶隊開三輛警車,闖進諸葛店法輪功學員周再田的診所,強行綁架正在給人看病的周再田大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帶隊開著警車、吊車,闖進海洋局大院,用吊車打開私人住宅樓房窗戶,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杜縛蒼,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幾個月;他還多次綁架東蔡法輪功學員湯寶信未成;他多次去程子村、諸葛店村、王各莊村、東蔡村、星河浩月等處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等等。魏偉光喪失人性、迫害善良、為虎作倀,終遭惡報。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魏偉光上班時,突感身體不適,送入醫院,沒容搶救,就暴病身亡。

8、石利軍,男,三十多歲,原泃陽鎮綜治辦主任,曾積極參與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零年冬季的一天天還沒亮,石利軍帶領泃陽鎮一夥不法人員,闖入一位女法輪功學員的臥室,女學員在看守所絕食七天剛出來,身體特別虛弱不能起床,石利軍強行掀開被子要綁架,還把上小學的女孩兒抓到鎮政府,讓孩子大冬天只穿單衣光腳站在水泥地上體罰。石妻李春霞在市交通局運管站工作,結婚多年懷孕幾次全都流產,四處投醫問藥多年不能生小孩。後來石利軍在外面包養二奶,鬧的家庭不和。二零零九年前後,石利軍收受他人賄賂東窗事發,進了局子,又賠了十幾萬元,還丟了官職。

9、陶得桂,男,五十多歲,原楊莊村治保主任。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陶得桂緊跟江氏迫害法輪功學員,長期跟蹤、盯梢兒。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一起說話,他就立刻報告派出所,把學員抓去審問。一次,一個女學員給另一個學員幹農活,他看見了就去半路攔截,攔住後將該學員毒打一頓,然後報告派出所;一看到學員掛的條幅他就扯下撕毀;還多次謾罵大法師父、惡毒攻擊大法,有學員勸他不要做惡害自己,他不但不聽,還對此學員進行監控、伺機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陶得桂死於突發腦溢血。

10、於福,男,六十多歲,原黃土莊鎮掘山頭村書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派人在門外偷聽、監控本村大法學員,威脅不讓發真相材料等等。二零一三年前後,於福幾個人開車去唐山買海鮮,車門無故自行打開,其他人無事,只有於福一人掉下車,猝然摔死。

11、周再生,男,原燕郊鎮諸葛店村邪黨書記,幾年前在高樓派出所上班時,就毆打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周再生回諸葛店任村書記,在職二年期間,配合當地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及公安局人員,把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進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周再生講真相,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否則會遭惡報。他不聽不信,一意孤行,繼續參與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周再生得肝癌死亡,死時五十四歲。

12、劉廣生,男,原燕郊鎮諸葛店村治保主任。在任期間追隨中共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劉廣生給大法造謠,並謾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八月,劉廣生指揮村民王某、賈某用鋼刷把大法標語刷掉、摘掉橫幅。法輪功學員善心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將來對自己不好,他們不聽。二零零四年,劉廣生在與他人爭吵時突然倒地,暴死,才五十多歲。劉廣生平時甚麼病都沒有,死前一句話也沒來得及說,幾分鐘內就暴斃,做了中共的陪葬品。

13、吳永生,原李旗莊鎮西楊莊村幹部。曾撕毀大法真相材料,謾罵大法,為此遭報牙疼了一年多,在此期間法輪功學員向其講真相,並告訴他今後不能再罵大法了並真心改過,牙就不疼了。誰知吳永生不但不醒悟,還揚言:「我要是總書記,我把煉法輪功的全整死。」話說完沒幾天,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初就得了尿毒症、肺部積水、下肢無知覺、嘴也不會動了。花了不少錢也沒能保住命,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吳永生在極其痛苦中死去。

14、甄瑞興,男,四十八歲,三河市皇莊鎮人大主席兼總工會主席,家住楊莊鎮窩頭新莊村,積極參與、賣力打壓、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晚,甄瑞興夥同派出所人員,非法闖入民宅,到多名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綁架,還帶著手銬到學員親屬家非法搜查,給多個家庭及親屬造成巨大精神壓力,致使學員有家不能歸。同年五月十三日,甄瑞興夥同派出所、三河刑警大隊三十餘人,翻牆跳院,非法抄家抓人,先後將多名學員綁架,連靠拐杖走路的殘疾人都不放過。

二零一二年左右,甄瑞興因貪污公款被處分。他用公款抓彩票,賠了就借高利貸,為了還債把樓房、平房全部賣掉,連工資卡都壓在別人手裏。妻子與他離婚和孩子租房住,現在還背負一百多萬外債,每天拆東牆補西牆、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二零一五年十月,甄瑞興還受警告處分。

15、張燕生,男,原三河市楊莊鎮副鎮長,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月遭遇離奇車禍,張燕生重傷(見第35例)。

16、張希華,男,燕郊鎮小胡莊村村長。利慾熏心,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法輪功學員呂春鳳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接回,送到三河看守所。有本村法輪功學員找到張希華,希望他把呂春鳳接回家。張希華卻說:誰要是給我五千塊錢,我就把她接回來。結果,呂春鳳被非法勞教。家人去找村書記要給呂春鳳送衣物,村書記同意讓張希華開車去,張希華謊稱車壞了,家人只好自己打車去唐山開平勞教所。就在當天夜裏,張希華卻開著村委會的車,拉他的朋友到北京給小孩看病,汽車撞到北京八王墳附近的大望橋上,張希華當場死亡,他朋友一家三口都沒有受傷。

17、賈廣通,男,六十多歲,原燕郊鎮諸葛店村村幹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謗師謗法。幾年來,賈廣通患腰椎盤突出,二零零七年,花了六萬多元做手術,也未能治好,還有腦血管病等。

18、朱宏(音),男,四十六歲,三河市泃陽鎮小曹莊村長。積極追隨中共及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詆毀大法、破壞大法真相。朱宏身為一村之長,本應該維護村民的利益,懲惡揚善,可是他卻違反常理,於村民的安危而不顧,只要是「上級」的旨意,不管好壞一律照辦。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朱宏聽從上級安排多次拿著漆桶,塗抹法輪功學員為救人在牆上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不斷撕毀法輪功學員貼的不乾膠和真相資料。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多次跟他講真相,告訴他不能塗抹牆上的標語、不要撕毀真相,那樣會遭報的。朱宏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繼續幹破壞大法的惡事。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朱宏心臟病突發,惡報死亡,撇下妻兒老小,給家人帶來無盡的痛苦和傷害。

19、侯紀同(音),男,原黃土莊鎮政府人員,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到法輪功學員家裏監控。二零一一年前後,侯紀同患胃癌,死亡時才三十多歲。

20、楊賀,男,燕郊鎮諸葛店村村委會主任,積極參與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在諸葛店村拆遷改造過程中,向開發商索要巨額財物,涉案金額三千六百多萬元,成為二零一五年十月,廊坊市通報的市紀委查處的八起頂風違紀的典型案例之一,在看守所被關押至今,已開庭兩次,等待他的將是牢獄生活。

21、盧金利,男,五十多歲,原三河市教育局局長。在任職三河市衛生局局長、教育局局長期間,參與迫害本系統法輪功學員。盧金利現在遭報患了甲狀腺癌。

22、孟慶昭,男,四十多歲,三河市新集鎮黨委副書記,曾積極參與迫害本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孟慶昭受到嚴重警告處分。

23、李洪澤,男,三河市燕郊鎮黨委委員、政法委書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六年,李洪澤受到警告處分。

24、麼廣才,男,六十多歲,原泃陽鎮副書記兼綜治辦主任,曾多次抓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因亂搞男女關係,工作作風霸道,被人毆打。早已身患多種疾病,無法正常上班。

25、李永芹,原燕郊鎮諸葛村代理書記,此人曾積極配合打壓抓捕法輪功學員,對學員罰款,多次罵大法、罵大法師父,還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傷,不擇手段進行迫害。在二零零二年被撤職,身患多種疾病。

26、楊春平,原燕郊鎮諸葛店村支部書記,曾積極配合打壓抓捕法輪功學員,多次罵大法和大法師父,仇視大法惡毒攻擊大法,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傷、迫害善良。在二零零一年因貪污被撤職,並令其退回貪污的贓款。至今仍有人在追查他的惡行,他的兒子楊賀也鋃鐺入獄。

二、610、綜治辦、公檢法人員參與迫害遭惡報

27、趙德旺,男,五十多歲,燕郊鎮六一零的「黑幹將」。二零零一年,趙德旺曾參與非法抓捕大量法輪功學員,參與辦洗腦班等。二零零三年,因做惡多端而上了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七年因其貪污事發,被判刑十年。

28、劉迎秋,男,三十七八歲,身高一米八左右,原三河市齊心莊鎮派出所副所長,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在其任三河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期間,綁架法輪功學員辛寶東夫婦,對商店、住宅進行非法搜查、抄家,在沒有任何事實、證據的情況下,劉迎秋力主簽發逮捕令,將辛寶東投進看守所進行迫害,九天打斷辛寶東八根肋骨、險些喪命;劉迎秋還在大年初三就綁架齊心莊鎮法輪功學員姜桂玲,致使其被非法勞教,家人受到極大傷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七點左右,劉迎秋酒後駕車,在白廟高速路口與一輛拉磚大車相撞,劉迎秋當場死亡。法輪功學員本著慈悲善念,曾多次給劉迎秋及其家人講真相,但都拒絕接受。其實早在二零零七年其父劉效文突然暴病,幾天內身亡,也是因劉迎秋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受牽連。據其親屬的同事講,其發病前,還在為家人照看孩子,身體狀況一直較好,突然發病。北京醫院的專家講,其肺部病理改變與二零零三年流行的「非典」(SARS)極其相似。

29、黃義,男,四十多歲,原皇莊鎮派出所所長。曾多次親自或指使手下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學員外衣扒去只穿內衣內褲,用皮腰帶抽打;用麻擰成繩、前端繫上疙瘩狠勁抽打;拿大電棍電、用穿著皮鞋的雙腳踩法輪功學員腳腕;將法輪功學員銬在鎮政府院內電線桿上、汽車尾部橫樑等地方,拳打腳踢等等,手段極其殘忍。黃義於二零零四年三月患胰腺癌,疼痛難忍,去好多醫院,一年花掉十多萬元,最後瘦成皮包骨、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在極其痛苦中死去。


30、國立臣,男,四十七歲,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610主任。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立案追查。二零零五年三月,國立臣調任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一零年春,任三河市「610辦公室」主任、主管迫害法輪功至今。在其任職期間,三河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極其嚴重的迫害。因種種迫害致死或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三十三人,至少三人被迫害致殘,十四人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二十四人次,被送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多達一百零九人次,遭到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難以計數。特別是近兩年來,國立臣作為王佔青等四人被冤判一案的偵查機關領導,對法輪功學員王佔青、文傑、馬維山、康景泰進行非法抓捕、非法拘禁。在明知違法的情況下,仍簽署拘留證、取保候審決定、起訴意見書等一系列文件;特別是在康景泰血壓高達二百二、身體很虛弱的情況下,直接違反規定、簽署文件,強令三河市看守所收押;而且在四位當事人已經簽署監視居住的情況下,下令將他們全部劫持到廊坊市拘留所二層,非法拘禁兩個多月。同時以610主任身份操控司法,直接策劃指揮五次非法庭審,明知沒有法律根據、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被破壞實施、沒有受害者、沒有犯罪證據,明知王佔青等人的無辜,卻濫用職權、故意製造冤獄,對上述四人非法重判,製造了王佔青六年、馬維山和文傑各五年、康景泰判三緩三的重大冤案,罪責難恕。二零一六年初,國立臣被警告、行政記過處分。如不醒悟,將功補過,等待的將是更大的天懲。


31、石連東,男,五十歲,三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老家是三河市皇莊鎮小薄各莊村,現住賢人街別墅九排八號。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其父石長江,原三河市處級老幹部。石連東因為他父親的關係,二零零零年到三河市新集鎮派出所,不久就升任指導員,在新集鎮派出所期間,一直積極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到三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不久就直接升任大隊長。打開國際互聯網,搜索「三河 石連東」,搜索結果與石連東相關的迫害文章140 多篇,沒寫他名字的、或沒上網曝光的迫害事實相信還不少。自二零零五年石連東任職國保大隊長的十餘年間,三河市法輪功學員,因種種迫害而死亡的至少三十人,被非法判刑十四人次,被非法勞教十八人次,被送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多達一百零六人次,遭到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難以計數,惡性事件接連不斷,其罪責昭然若揭,無可推卸。石連東遭報心臟做了兩個支架;殃及其父得了中風,經過多方治療,很長時間還不能出門。

32、李志新,男,四十多歲,燕郊派出所指導員。在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其任職三河市北城派出所副所長期間,就積極迫害、乃至毒打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剛剛遭到趙永康、郭玉東毒打的法輪功學員鄧雪梅,被帶到派出所後,李志新不由分說,左右開弓,打了鄧雪梅四十多個嘴巴,打得鄧雪梅雙眼不能視物,淚流不止,左耳內疼痛嚴重,趙永康又踢了兩腳,將滿臉青腫的鄧雪梅強行送進三河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點左右,李志新帶人到學員李鳳霞家打門,要抓她去洗腦班,問他們是幹甚麼的,謊稱是物業的,孩子信以為真把門打開,一看有警察,急忙把門又鎖上,李鳳霞丈夫買菜恰好回來,警察讓把門打開,丈夫未從,李鳳霞得以走脫,警察開門後見人不在了,李志新誣陷李鳳霞丈夫妨礙公務,硬把她丈夫關進三河市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李志新受到嚴重警告、行政記大過處分。

33、趙永康,男,五十多歲,原北城派出所所長,在職期間積極參與破壞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趙永康曾經把年近八十歲的老太太李榮輝銬在自行車上,抽老人大嘴巴。魯春陽是他親戚,趙永康明知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並沒有觸犯法律,根本不講親情,與其手下大打出手,將魯春陽打的遍體鱗傷後送廊坊洗腦班迫害。之後,趙永康患肺病,有疑似肺癌表現。


34、孟洪利,男,五十多歲,三河市公安局主任科員、黨委委員。在其任職泃陽鎮及高樓鎮派出所所長、三河市看守所所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三月,孟洪利受到警告處分。其惡行還累及妻子:其妻馬岩原來在北城自來水公司上班,零九年左右患膽結石,後來做了切除手術,身體虛弱,不能上班。

35、潘廣忠,男,四十一歲,原楊莊鎮派出所副所長,多次參與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二點左右,三河市楊莊鎮副鎮長張燕生開車,潘廣忠坐車,在三皇路行駛到中門辛村時撞到路旁的一棵小樹上。小樹是去年栽的,只有拳頭粗,按常理,被汽車撞上後小樹非斷即倒。然而,他們開的松花江麵包車撞到小樹時車門被震開,潘廣忠被甩下車,汽車順著傾斜的樹幹向前爬了一節又倒回來,正好把潘廣忠軋在車下死亡,張燕生受重傷。


36、王海濱,男,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七三左右,三河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自從上任以來,三河市六一零在王海濱操控、指令下多次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送往洗腦班、勞教。致使多個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造成多個法輪功學員的老父、老母因無人照顧而悲憤離世,造成多個家庭破碎不能正常生活,多個學生學習無法保證。王海濱還威逼下屬鄉鎮官員迫害法輪功,強行指令鄉鎮往洗腦班送人。有人勸其不要再幹迫害好人的事了,他以冷笑拒絕。王海濱的惡行殃及其父: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早晨,他的父親王光偉被摩托車撞傷,小腿骨折。


37、劉樹春,男,四十多歲,三河市公安局主任科員。二零零一年,劉樹春作為三河市610主要人員,在三河市民政局院內大辦洗腦班,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劉樹春受到警告處分。

38、閆建樹,男,五十多歲,家住康居小區西十二棟一單元一層一零一室,原三河公安國保大隊教導員。多年來積極參與對大法、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二零零一年夏天,閆建樹任職北城派出所指導員時,曾毆打並殘忍的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的女兒,一個不足二十歲的姑娘。閆建樹遭報得了糖尿病;閆妻呂樹清對自己丈夫的惡行不但不勸阻,反而煽風點火、助紂為虐,患子宮流血不止之疾病,到北京做了子宮切除手術。


39、趙明志(智),男,五十多歲,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燕郊治安分局局長。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早晨八點,三河市公安局,動用百餘警力,勞民傷財,在三河城區和燕郊鎮區對法輪功學員抄家抓人,製造恐怖。趙明志身為燕郊分局主要領導,張立武、李志新、劉海港等積極參與,到法輪功學員白玉文家非法抄家抓人,翻牆跳院,如同土匪打家劫舍;到七十五歲法輪功學員劉永祿家非法抄家抓人,不顧家人病重,騷擾、搶劫十小時;二十多人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周再田私人診所,周再田走脫,大量私人物品被抄搶,家中一片狼藉。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趙明志被警告處分。

40、張立武,男,四十多歲,燕郊派出所所長。在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張立武被警告、行政記過處分。

41、劉海港,男,四十左右,三河市公安局燕郊派出所代理所長。在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三月,劉海港受到警告處分。

42、周衛國,男, 四十三歲,三河市新集鎮榮村人。一九九九年周衛國在新集鎮派出所工作期間就曾參與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隨所長劉江海調到楊莊鎮派出所後,五年來幾乎參與了抓捕所有楊莊鎮法輪功學員的惡事,還曾經毒打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四點多,在埝頭(榮村街內)公路上,一輛開得飛快的摩托撞上推著自行車行走的周衛國。交通警察到現場時確認周被撞出幾十米之遠,車禍之奇很快傳遍了全市。被撞後周衛國很快就被送進了市醫院,四肢有骨折,透視未見異常,胸腔無積液,但周突感發憋,很快死亡。


43、趙軍,男,三河市公安局紀委書記,在其任職泃陽鎮派出所所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趙軍受到警告處分。

44、劉守健,男,段甲嶺鎮派出所指導員。在其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劉守健受到嚴重警告處分。

45、孫治有,男,五十多歲,三河市看守所惡警,在犯人中有「四大殺手」之一的惡名,曾經多次毒打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一年得腦溢血差點要了命,不能正常上班。


46、孟建國,男,五十多歲,原泃陽鎮派出所所長,賣力抓捕打壓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曾多次毆打、電擊法輪功學員,暴打一位十六、七歲的還是少女的法輪功學員,慘不忍睹。後來由於無故侮辱、打罵一個善良女子,在其家人告發追究下,孟建國被撤銷一切職務並被清除出公安隊伍。依仗其家庭背後勢力,其父是原三河法院院長,其弟孟建政是原三河市政法委書記,後來孟建國又回到公安系統。

46、周勇,男,原新集鎮派出所指導員。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晚上八點多,周勇夥同雷宇新和長得黑胖的聯防胡建生,三個人喝得醉醺醺的,手裏拿著大半瓶二鍋頭白酒和半個生蔥頭,闖進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吳青霞屋裏,周勇將她雙手反銬按坐在椅子上,雷宇新拿過酒瓶將酒強行灌下;隨後又拿來電棍,從頭開始,臉、脖子、腋下、胳膊、大腿、腰部,從頭到腳沒有電不到的地方;又端來一盆水,扒掉吳的鞋,將她的腳按進水盆裏,用電棍電她的腳心,兩根電棍輪換著充了四次電。沒過多長時間,周勇就遭了報:因與本鎮一名婦女搞兩性關係時,被派出所所長王振東撞見,二人吵了一架,周勇被撤職、調走「學習」。二零零一年下半年,不法人員在三河民政局院內辦洗腦班時,周勇與孟建國一起在洗腦班搞衛生、掃地等,進行「反省」、「學習」。

48、劉富寶,男,五十多歲,原楊莊鎮派出所所長,積極參與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三年春劉富寶因車禍骨折,後來神經系統患病,日夜不能入睡,痛苦消沉,有多年不能上班。

49、孟慶彪,男,三河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隊大隊長。在其任職黃土鎮、泃陽鎮派出所所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孟慶彪受到嚴重警告處分。

50、張尚林,男,五十多歲,原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先後參與非法勞教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自己做惡殃及家人,其家屬患子宮瘤做了大手術。

三、其他人員受謊言欺騙參與迫害遭惡報

51、姬成林,男,原皇莊鎮政府工作人員,家住皇莊鎮孫各莊村。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前後,在一天晚上,姬成林突然暴病身亡,死亡時才五十多歲,給家人帶來極大痛苦。

52、白金山,男,四十多歲,原皇莊鎮政府工作人員,家住皇莊鎮白西村。任職期間,積極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本村法輪功學員李景榮和剛放假的兒子去娘家承德,在途經北京市平谷縣的公共汽車上,被跟蹤盯梢的白金山和平谷縣警察聯合綁架。當天深夜警察非法抄家,許多私人物品被搶劫。連她不修煉的兒子也一起被綁架,劫持半天一夜,被逼說污衊大法的話才放人。李景榮被綁架到三河看守所三十多天,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四十多天,最後又被劫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白金山夥同派出所二十多人,非法闖入李景榮家,一擁而上、強行綁架:把她兒子按倒在地,連踢帶打;把李景榮強行抬到車上,到鎮政府白金山等人按著她,給戴上手銬,直接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致使李景榮身上二十多處青紫傷痕。

二零一二年左右,白金山與甄瑞興一起因貪污公款被處分。他拿公款抓彩票、狂賭,越陷越深,沒錢就借高利貸。因還不上錢曾割腕自殺,經搶救沒死成。為了還錢把樓房賣掉,妻子與他離婚和孩子租房住,鎮政府將其雙開。為躲避一百多萬的外債,經常逃離在外,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53、郝慶春,男,五十五歲,三河市新集鎮孟莊人,原來在新集鎮政府計生辦工作。二零零零年二月底,郝慶春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闖入小王莊村一張姓法輪功學員家中,要強行綁架這位學員去墮胎。這位學員修煉前結婚好幾年都沒能生孩子,因修煉大法身體康復而懷孕,當時已四個多月,而且是第一胎。當家屬質問為甚麼強制墮胎時,這夥人居然說甚麼:「因為你煉法輪功,就要強制流產。」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楊莊鎮公路上,郝慶春騎七零摩托撞在一輛大貨車主機與掛斗的連接處,被掛在大貨車上拖走二十米遠,腦袋留在頭盔裏與身體分離,腸子流了一地,全身除兩大腿還算比較完好,其餘面目皆非、支離破碎,慘不忍睹。他的兒子用鐵锨和尼龍袋給收的屍。

54、孟昭山,男,原黃土莊鎮栲山二村村委會會計,積極參與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多次帶領鎮政府人員綁架、騷擾本村大法學員,學員到地裏幹活,他就帶人到地裏去找。二零零八年,遭惡報患食道癌,死時六十歲。

55、李振福,原燕郊鎮諸葛店村主任,緊跟江氏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配合打擊抓捕法輪功學員,盯梢、監控,給公安局通風報信,協助六一零去法輪功學員家 中恐嚇。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在二零零零年出了車禍;在二零零一年被撤職。

56、王強,男,五十多歲,原泃陽鎮南關村邪黨書記。曾積極配合打壓抓捕法輪功學員,在鎮黨委會上發言惡毒攻擊大法,還給法輪功學員家停電等,迫害善良。二零零三年九月,王強被撤職。

57、潘進忠,男,五十多歲,燕郊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在其任職皇莊鎮、泃陽鎮邪黨書記期間,積極參與、主導迫害法輪功。曾命令屬下殘忍毒打法輪功學員,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已上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一六年,潘進忠被雙開。

58、張震峰,男,三十多歲,新集鎮政府人員,曾多次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二零零四年,參與綁架潘寶忠並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在劉永宏家附近蹲坑、盯梢,張震峰等四個人開車跟蹤騎自行車的劉永宏妻子。兩天後把劉永宏綁架進廊坊洗腦班。張震峰還威脅劉永宏的大女兒、兒子,逼迫簽字。張震峰還帶警察吳建超去劉永宏的老家,威脅他的八十四歲的老母親,逼問兒媳的下落,伺機綁架劉永宏的妻子。張震峰遭報:賭博輸了很多錢,樓房都輸沒了,媳婦已跟他離婚,他跪下哀求也沒用。

59、王培柱,男,原三河市五中校長。二零零三年夏天,王培柱在大庭廣眾之下公開謾罵詆毀法輪大法。一位老太太上前善言相勸,他不但不聽,反而越罵越兇。沒過兩個月,他開車把一老者碰傷,很長時間還不能出院,花掉二十多萬元。此事他不肯外漏一點消息,傷者住在外地醫院,傷勢也不算嚴重,傷者也不是故意訛他,可就是出不了院。

60、張春芝,女,五十多歲,三河市中醫院婦產科主任。九九年惡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在一次大會上發言「堅決與法輪功鬥爭到底!」對法輪功仇視,一直沒怎麼得好。最近患直腸癌晚期,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做的手術,精神不好。

61、楊某某,男,六十一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患胃癌去世。他死後辦喪事剛兩天,他的街坊張某某和王某某對法輪功學員周某某說:在半年前,楊某某還說「甚麼現世現報?!我也罵他師父了,也罵法輪大法了,我怎麼甚麼事也沒有呀?!」平時還說過「越說神我越不信!」又一個可憐的人被中共的無神論給害死了。臨死的頭天法輪功學員給他講了真相,他也寫了鄭重聲明,但願他有個好的歸宿。

62、尹某某,男,當年二十歲,河北圍場縣人。二零零五年,他到三河個體企業打工,一塊幹活的有一法輪功學員,待他特別好。該法輪功學員生活上經常幫助他,並且向他講法輪功真相。他不但不相信,反而誣蔑大法,謾罵大法師父。這名法輪功學員多次良言相勸,此人不但不聽,還搶學員的書,搶過來摔,拿煙頭燙書。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尹某某放假回家後,當天騎摩托車出門,就撞在汽車上,人撞的不輕。當時送往醫院,醫院拒收,讓轉院。而且與其相撞的汽車還逃跑了,醫療費還得自己承擔。

63、賈振某,五十多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農村閒散人員。頭幾年,整年監視本村法輪功學員,一天掙二十元昧良心錢。二零零九年患肝癌死去,花了幾萬元。死時明白了真相說:「給多少錢我也不幹這事了。」也寫了鄭重聲明,明白了幹了對不起大法、法輪功學員的事,是要償還的。

64、王秀珍,女,五十多歲,三河市一幼的保健醫生。受中共謊言欺騙,仇視大法。一次,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她跳高的罵,無理智的罵大法、罵師父。不久,患乳腺癌晚期。

65、段某某,男,約五十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民。二零零八年六月下旬,段某某受村支部金錢雇佣去各地塗抹真相,之後被狗咬,腿被咬個大口子,十多天紅腫不能下地。現在患糖尿病多年,還離了婚。希望不明真相的人們多了解真相,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前途開玩笑。

66、楊莊鎮中門辛村有一家三口,受電視散布仇恨的宣傳,敵視大法,心中無善念,經常撕毀大法真相。見著大法真相光盤三口輪換著撅折,見著法輪功學員貼的真相就揭下來倒著貼上……二零零二年,遭遇車禍,女主人當場死亡,兒子在醫院搶救了幾天也去世了,只剩下男主人在身體和精神的重創下,飽受痛苦的折磨。

67、劉國華,四十多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二零零一年,積極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監視法輪功學員,還配合附近縣公安局抓捕法輪功學員,致使一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劉國華多次給公安局通風報信,經常舉報法輪功學員,因此遭了惡報:殃及他母親癱瘓在床,已死;他自己腳上經常流膿,幾年來因打架兩次被拘留,被大量罰款,被人砍傷,差點要了命。

68、李某,男,七十多歲,泃陽鎮南關村村民,看大隊部。二零零一年過年時,泃陽鎮政府給了他一千元錢,誘惑他監視本村的法輪功學員。過後李某對人說:「做這樣的事不好,給那一千元都買藥吃了。」幾年前已病亡。

69、張治山,五十多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他就充當急先鋒。對法輪功學員極其惡劣,他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連踢門帶大罵,並且毀壞大法資料,做盡了破壞大法的事。幾個月後,他得了不治之症──癌症。在經痛苦折磨了一年多後,於二零零零年死去。

70、牛某某,男,二十六歲,三河市泃陽鎮楊相公莊人,因受電視謊言欺騙仇視大法。他在一電器商城上班,一位法輪功學員講法輪功真相,很多人都認真地聽,他不但不聽還惡語中傷大法。法輪功學員仍耐心地向他講,他破口大罵大法,還氣勢洶洶地追著法輪功學員罵。沒過幾天,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夜裏,他突然尿了幾大雪碧瓶子的血,後拉北京醫院搶救,確診為血癌。據知情人說,他還曾將法輪功真相光盤毀壞、投入他家做香油的芝麻爐裏焚燒。二零零三年夏天,在遭受一年的病痛折磨後死亡。

71、郝某某,男,北京人。二零零二年,到燕郊諸葛店村法輪功學員家串親戚,看到法輪功學員給大法師父敬香、行合十禮,從外面闖進屋來罵師父、罵大法,攔也攔不住,犯下謗佛謗法的大罪。半年後,他正坐在三輪車上看別人下棋,一跟頭摔下去,就沒氣了,那年五十七歲。

72、張志全,六十多歲,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一天,法輪功學員將真相傳單放入他家門內,張志全次日清晨發現後,並未看,就將傳單撕碎,並且還站在門口破口大罵。三天後,張志全吐血、拉血而死。

73、三河市泃陽鎮溝北莊戶村電工,被指派撕毀法輪功學員救人的不乾膠,他對別人的良言相勸不以為然,沒想到剛走幾步腳就被重重地扭了一下,很長時間還一拐一拐的。以後逢人就說:撕法輪功真相是真遭報呀!

74、王某,男,二十多歲;賈某,男,五十多歲,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八月,法輪功學員為救世人在村電線桿上貼了幾百條「真善忍 ! 法輪大法好!」 等標語和橫幅。村主任劉廣生發現後,找到村民王某某、賈某某,指揮二人用鋼刷沾水把大法標語刷掉、摘掉橫幅。法輪功學員多次勸阻不聽,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做,將來對你們不好。其中一人說:誰給我錢,我就給誰幹活。王某在當年就出車禍,開摩托車時胳膊、腿全摔傷、骨折,花了不少錢,一年沒上班。二零零二年,賈某老母親摔倒、上肢骨折;妻子患股骨頭壞死,花四萬元換了一個股骨頭,賈某一人伺候二個病人,一年沒上班,二零零八年其妻病亡。後來法輪功學員告訴他真相:粘「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是為了救人,誰頭腦中記住了「法輪大法好」,那這個人就得救了;你們把真相標語全給刷掉了,你們就是把人能得救的機會給破壞了,就是在犯罪、害人,就會遭報應。賈某明白真相後,說:甭說一天給我二十元,以後一天給我二百元我也不幹這種事了。


看到這些觸目驚心的悲慘事實,作為修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人,心情非常沉重。法輪功學員在遭受迫害極其嚴重的情況下,還堅持義無反顧地講真相,就是為了避免更多這樣的事情發生。

有人說:我也沒遭報啊,我的官職還提升了。有這樣一句古訓:「做惡必滅,做惡不滅,前世有餘德,德盡即滅;為善必昌,為善不昌,前世有餘殃,殃盡即昌。」那些人因不了解真相,在中共體制的誘惑與脅迫下,充當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雖得一時小利,卻難以善終,他們付出了或者必將付出慘痛的代價,他們的家人也受到了種種牽連,正如佛家所說「一人作惡,禍及全家」,「因果報應,毫釐不爽」。但這惡報,絕不是修煉人所願見到的。

也許有人說:我只是個警告,沒有實質的傷害,算不上惡報。上天有好生之德,慈悲為懷。神對人遠比我們人對待自己的孩子更加珍惜。孩子犯了錯,我們批評、教育,說幾句、打兩下,都是希望孩子改錯變好,不然,等走到違法犯罪那一步,家長也是束手無策。沒有實質的傷害,也許神看你還有得救的希望,只是敲警鐘而已;也許已經罪大惡極,不久會有更大的惡報在等著。繼續參與迫害,必將因自己的罪惡而墜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還在參與迫害的人,請立即懸崖勒馬,將功補過;參與過迫害的人,請順天意而行,用你們的現有權力,在你們管轄的區域停止迫害法輪功,抵制這場邪惡的迫害,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用你們實際行動贖回你們已做的罪惡。

不明真相的人,請你們看一看法輪功學員傳給你們的真相材料,明辨是非、分清善惡。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中共反腐只是一種形式,落馬的大小官員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其表面上的原因或是權力鬥爭、或是生活作風、或是貪污腐敗,不一而足;但是,如果將這些人在迫害法輪功期間的所作所為翻開,就不難發現,他們都是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中的積極參與者。

那些江鬼死黨和亡命之徒,行惡之時肆無忌憚、毫不手軟,惡報臨頭各個傻了眼:周永康被審期間,曾七次下跪,祈求不死;前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被逮捕時裝瘋賣傻,兩眼緊閉、臉色蒼白,癱成了一堆泥,被人抬進警車。張越號稱河北的「政法王」,和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一樣,在台上時都是耀武揚威、得意忘形、殺人不眨眼的魔王,聽不進半句逆耳良言,他們作惡時,何曾會想到自己落得今天的下場?!

幾十年來,中共在鎮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滅絕式的打壓法輪功等歷次運動中,整死餓死了約八千萬中國人。八千萬冤魂啊,想想日本人南京大屠殺殺害三十萬中國無辜的老百姓,都被認為是罪惡滔天,我們每個人都不難明白,中共的罪孽是多麼巨大!尤其不能忽視的是,中共還犯下了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加拿大和美國的國際獨立調查顯示,至少有六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無辜摘取器官。

對中共的滔天罪惡,上天能不嚴懲嗎?正直的人們不應該揭露嗎?揭露中共惡人惡行,不是搞政治。相反,對惡人惡行的長時間沉默,卻多多少少反映出部份人的懦弱和冷漠,無意之中縱容了邪惡。衷心希望每一個可貴的中國人,都能夠分清是非,遠離邪惡,保住良知,從而得到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