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父親的手術說開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他,退休前是中共的高官。而我,在這一世是他的女兒。如何讓父親更多更清晰的了解真相從而救度他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父親的家族沒有任何特別的背景,身為工人的爺爺和作為家庭主婦的奶奶養育了很多子女,而父親是完全靠著自己的力量完成了求學,升職,一路做到省級幹部,成為了家族的驕傲。

當然,我們作為修煉人,都知道這是他以前帶的德所換來的。但是常人會認為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和「中共的培養」,「領導的提拔」。對於一個在中共體制下一路走來的人來說,這種對黨文化的接受和對黨的「感恩」更是高於一般常人。

家裏有很多父親與國務院領導的合影,與國外政要的合影,更有一張與江魔頭的合影!我每每看到這些照片,尤其江魔頭那張魔臉,就非常厭惡,真想一把火燒光!

但是我非常清楚,對這樣中毒太深的常人不能下猛藥,不然適得其反,毀了他,就是毀了他身後的龐大世界和眾生。我感覺就像一個一籌莫展的醫生,圍著一個完全不相信我醫術的病人在找入手點。

在過去的十七年裏,在父親身邊發生了很多與法輪功有關的事件:首先,九九年七二零,他參加了由江魔頭在中南海召開的要定法輪功為某教的省部級幹部會議,之後親眼見證了中共對他所在行業大法修煉人的迫害。後來,我開始給他寄真相信,跟他講大法的美好,他也不止一次的接到過大法弟子撥打的真相電話。在幾年前,他更經歷了我因為講真相而被惡警綁架等的迫害……

這些事情的發生讓他感到恐懼,感到害怕,因為他深知邪黨的狠毒,深知好人被迫害在中共治政下是多麼的稀鬆平常。他擔心他的地位受到威脅,擔心女兒的安全,擔心女兒的修煉給他帶來的影響,但又知道無法改變女兒的信仰,又親見了女兒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的諸多神跡和變化,對他這麼體貼孝順;對家人、對子女的培養都做的讓他非常滿意的女兒,是哪裏也找不到了,這一切的一切讓他糾結又無奈。

從此法輪功的話題成了家裏的禁忌,沒人去觸碰這個領域。他心裏想的、他的無奈,我都非常清楚,我的堅定,他也非常清楚。就這樣,中間隔著一層玻璃對峙著。他知道無法改變我,只求有一天法輪功能平反,我能堂堂正正揚眉吐氣的修煉。而我一直在找真正能打開他心結的良方和機會。

師父沒有放棄他,上個月,他去做了體檢,體檢發現內臟長了結節需要摘除。如果是惡性的就是癌,需要化療和放療。對於身體一向健康的他來說這無疑是一個重大打擊,確定要做手術摘除部份臟器的。那些天,他沉默寡言。

我堅信師父講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的法理,他不會有大事,任何在這個歷史階段發生的事都是好事,都是給我們救人提供機會和條件的。所以心裏很穩,在用天目觀看他癌變部位時,看到另外空間一條綠色的巨大蟒蛇在向我吐著芯子。我求師父救救他,並用天目看到那條巨蟒被師父消滅了。

在手術的前兩天,我將我天目看到的情況告訴了母親,一來讓她知道大法的神奇,二來告訴她必須除去家裏的邪黨物品,因為這些東西在向父親散發著黑色的敗物。並告訴母親安心,我師父已經將製造惡性癌變的大蟒消除了。母親似信非信的說,那我看看結果吧。

父親對手術活檢化驗結果應該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在手術即將進行的頭一天晚上很晚的時候,他突然從醫院打電話給我,讓我明天一定給母親帶上速效救心丸,以免她知道壞結果承受不住,心臟病發作。我心裏定定的知道結果是甚麼,平靜的響應著他。

之後的手術非常順利,而且各種化驗結果證明癌細胞一點都沒有擴散,三個月後,就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不需要任何特別的打針吃藥。父母都很釋然。

而在整個父親體檢、住院、出院過程中,我有機會接觸到了很多平時沒有機會接觸和見到的主任名醫,企業領導等等。這樣,隨著他們的出現,一個個讓他們了解真相的機會就這樣巧妙生成了。

對於父親,通過這次手術,他知道了健康是高於一切的要素。在他此刻的心境下,是我解開他心結的最好切入點。因沒有合適面對面詳談的機會,我給他寫了一封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真相信。從我們親密的父女關係開始回顧,讚賞他事業的成功,講述我選擇走入大法修煉的原因,修煉後身體精神上經歷的種種神奇,大法洪傳的現狀,中共迫害的邪惡,江魔頭小丑的行徑,大法救度的事實,當前天象的變化談到順天意者昌的道理,百善孝為先的原則,遠離中共和政治的重要與撕毀帶有江魔頭照片的意義等。把我這些年想要表達的一併詳述了一番,並讓他一定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並在他出院回家之前,銷毀了江魔頭的照片,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全家福。

父親讀過信後,應該是被打動了,當晚沒有提及任何我銷毀他用以炫耀的照片之事,這在之前那是不可想像的事,他一定會大發雷霆。那天,他對我特別慈愛,跟我一起回憶我小時候我們一起經歷的那些趣事。我知道這一次他真的看進去了,聽明白了!無以言表對師尊的感恩!師尊給我們提供了一切救人的可能和開創了一切救人的條件,我們只需要謹記師尊的教誨去救人就不會枉費師尊的一片苦心!

向內找是靈丹妙藥

隨著父親的出院,來看望他的人絡繹不絕。遠在外省的親戚也相約而來。對於這些名義上來看望父親,實際上來聽真相的眾生是必須讓他們不虛此行的。

很多年不見的叔叔來了,約了大家晚上一起吃晚飯,第二天一早他就要離開了。為了能詳細講述大法的真相,我給他也準備了一封真相信和禮物。準備晚上晚飯時交給他。

可是,那天從上午開始,我的腸胃就一個勁的疼痛,我忍著疼完成著工作,修改著真相信。到下午兩三點,疼痛又加劇了,疼的我坐在桌邊上,連伸手去拿離我一尺之遙的手機都困難。冷汗一直在冒,我緊蹙著眉頭。怎麼辦?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和搗亂,讓我晚上救不成他。我不斷的發正念,可還是疼痛沒有任何緩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吃止疼片,去醫院吧,取消今晚的晚餐吧,等等人心不斷出現。

時間已經是快下午四點三十分了,按照原計劃五點我就需要出發了,這樣疼痛難忍的怎麼去救人哪?

我心裏開始求師父,求師父幫幫我。一個思維打了過來:向內找!對,向內找,看看我這幾天都在想甚麼,在幹甚麼,做了甚麼不符合一個大法弟子的事沒有。

一想就馬上找到了問題所在:從叔叔來,就一直在誇獎我年輕漂亮,而我也被帶動著,從頭一天晚上就設計穿甚麼裙子,梳甚麼髮型。雖然從年輕漂亮入手講真相無可厚非,但是在這個噱頭的背後卻是這麼強烈的求名之心,顯示心、色慾心,骯髒之極。我明白了,年輕漂亮是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但是我們是靠著年輕漂亮救人的嗎?如果是這樣,師父讓自己成為全宇宙最年輕俊朗的形像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嗎?可是師父是這樣的教導我們的嗎?我們是因為師父的外形而走入大法的嗎?不是呀!救人的大法如此純正偉大,哪容得下這些骯髒的人間邪念?!讓舊勢力抓到把柄製造腸胃疼痛的假相這麼久。真是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

堅決的去掉這些心,一個將修成金剛不壞之體的大法修煉者怎麼能讓低靈爛鬼在身體上隨便作祟?我看了一眼時間,還差二分鐘四點三十分,一個聲音告訴我四點三十分我就會完全恢復如常,站起來挺直腰,一切邪惡的安排已付之東流。

四點三十分,我快速的站了起來,挺直腰,在辦公室裏走了幾步,腸胃真的不疼了,好像一切沒有發生過一樣。我整理好真相信和禮物,心裏反覆堅定著一念:去掉所有的顯示和求名的心!

五點鐘,我準時出發赴約,並順利轉交了真相信。完全不能想像半個小時前的我,誰見了都要送醫院去的。

一切奇蹟在大法弟子身上都可能發生,因為我們有師父,有宇宙大法,有師尊給的無敵法寶:向內找!大法太博大精深了,感覺人間的任何語言都不能表達其萬一。

一件父親做手術的事件就引發了這麼多救人機緣的故事,其實這樣的機緣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發生著,那是師尊慈悲的期盼,是眾生億萬年的等待,我們作為弟子的唯有走正、珍惜、做好,才不負此生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